第6章

【书名: 却绿 第6章 作者:这碗粥

强烈推荐:琏二爷的科举之路以嫡为贵不死佣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1993年,d市第一条地铁线路开工,许多沿线的骑楼被拆。

    1997年六月末,一号地铁线路的部分站点观光试运营,票价为五元。试运的站点在西片区,距离香山街口不远。

    罗锡慷慨地给了叶翘绿五张一元钱,“小绿子,我们去坐地铁。”

    叶翘绿开心地双手接过,“谢谢二狗哥哥。”

    罗锡大笑。

    她又觉得那威风八面的大侠风范出来了,眼睛晶晶亮地望着他。

    冯有云在旁嘀咕着,“为什么二狗不请我们去坐地铁。”嘀咕完了,没见罗锡有何表示。冯有云便跑回家讨零花钱。

    张川转眼从口袋里掏出五元纸币,扬起手,“走,去坐地铁。”

    冯有云许久未归,叶径说道,“他出不来了。”

    罗锡和张川点头。冯有云的爸妈人不错,但涉及到金钱问题就变得很凶。

    于是,三个男孩一个女孩往地铁站走。

    叶翘绿一路追随罗锡的脚步,她还学着他的摆手,让自己也威风起来。

    叶径和张川却只觉她走得别扭。

    罗锡察觉到了她的模仿,想起自己母亲对妹妹的教导,“小绿子,女孩子走路不要外八。这是男子汉的步伐。”

    叶翘绿回头看叶径。

    他就没有男子汉的步伐。

    她问:“叶径不是男子汉吗?”

    罗锡愣了下,转头看着叶径漂亮至极的脸,说道:“长成这样怎么男子汉。”他心中的男子汉,是刚正不阿的五官。

    叶径朝罗锡冷冷横过去一眼。

    罗锡摸摸鼻子,拉过叶翘绿,勉为其难解释说:“男子汉的步伐分很多种。叶径……也算是。”

    叶翘绿仔细想了想,“我喜欢二狗哥哥的。”她要当大侠。

    “……”罗锡觉得她走得不好看,可是有个小粉丝把自己当榜样,他又有点儿骄傲。

    在他踌躇之间,一行人到了地铁站。

    试运的第一个星期,许多人来凑热闹。他们四个小朋友,被大人们一挤,就见不着了。

    叶翘绿看着人群,有些慌。她不知道地铁要怎么坐,从哪个门上,从哪个门下,又要去哪里。

    她被簇拥至候车区。

    轨道两边尚未安装屏蔽门。

    叶翘绿看着黑漆漆的轨道,不敢上前。她张望着四周,慌了,“二狗哥哥,叶径,张川。”

    工作人员在那边拦着乘客,“请排好队。不要跨过黄线。各位不要跨过黄线。”

    叶翘绿被挤得难受。

    她在前方看到一个神似叶径的身影。她要朝他的方向走,却抗不过人群的阻力。她喊:“叶径。”

    叶径在这嘈杂的环境中,听见了一声带着哭腔的呼唤。

    他回头。

    后面两个大人的身子完全挡住了他的视线。

    等他钻出来,那声呼唤早被冲散在喧闹中。

    叶径微微蹙眉。

    叶翘绿虽然和他同年,甚至比他大三十九天,但她很幼稚。现在这场面,可能都吓坏了。

    这时,地铁即将到站。

    乘客们往门的方向靠。

    叶径被人群推着进了地铁,越推越里。他透过车窗,寻找着那个胖乎乎的身影。

    地铁启动时,他见到了她。

    她迷茫地站在站台,东张四望。皱着脸,要哭不哭的,可怜得很。

    叶径呼出一口气。只要她不是胡乱上了哪节车厢,那就好找。希望她别乱跑。

    到达下个站点,叶径立即下了车。与站内工作人员联系之后,他坐上了反向的列车,回到起始站。

    这时的叶翘绿却已经不在站台。

    她正往外走。她怕自己搭错车,会迷路,再遇上坏人将她拐卖。她于是她打算回家等小伙伴们,这样比较安全。

    将到闸口,广播里传来一声,“小胖球小朋友,听到广播后,请马上与地铁工作人员联系。小胖球小朋友,听到广播后,请马上与地铁工作人员联系。”

    她嘀咕一声,“我不是小胖球。”然后绽开笑脸,奔向了工作人员。

    她在这一刻想,叶径真是好,不愧是施阿姨的儿子。

    ----

    暑假一放,叶翘绿隔几天就去叶径家里玩。他表现得冷淡,她自顾自热情。

    炎炎夏日,皎阳似火。

    叶径怕热,站在落地扇旁边吹风。

    叶翘绿有样学样,跟着他一块吹,吹得裙子都飞了起来。

    他将眼神瞥向她。

    她朝他笑,“我也好热。”

    他挪了位置,和她保持距离,避开她飘舞的裙摆。

    她威风凛凛地霸占了大半的风扇。

    施与美正好回来,见此情景,连忙拉开叶翘绿。“不能站在这直吹,会感冒的。”

    “叶径也吹。”叶翘绿解释着。

    施与美抬眼看了叶径一眼。

    叶径不吭声,回到窗边的椅子看风景。

    施与美拿出手帕,轻轻给叶翘绿拭汗,“这是错误的行为。小径和小绿错了,都要纠正过来。”

    叶翘绿听话地点点头。

    施与美轻捏她的小脸,“空调明天就送来了,今天再忍忍。”

    新的三台空调,是叶呈锋去置办的。

    施与美当时推却了下。

    叶呈锋说,别让孩子热坏了。

    施与美便答应了。

    叶翘绿知道两个大人成为朋友了,就像她和叶径、二狗他们成为小伙伴一样。

    后来,她天天都往施与美的家里跑。

    施与美发现叶翘绿很喜欢吃鱼,她时不时会捎一条鱼回来,有时红烧,有时清蒸。还会煎几条秋刀鱼。

    叶翘绿很想和同桌孙多丽吹嘘自己吃到了最好吃的鱼。各种做法的各种鱼。

    但是暑假,她见不到同桌孙多丽。

    那种想炫耀的劲憋着憋着,把她憋闷了。她要寻一个人来聆听她的幸福生活。

    叶径和她吃的一样,跟他说这些,她得不到成就感。

    于是,她去找罗锡。

    下了楼,一眼见到的是冯有云。

    她笑了,“有云哥哥。”

    冯有云停下脚步,“小绿子好啊。”香山街八、九岁的孩子,都是男孩。这边的女孩要么是初中的年纪,要么还在幼儿园,和这群小学生玩不到一块去。

    叶翘绿这个九岁女生格外受宠,几个男孩都跟着罗锡叫她“小绿子”。除了叶径。

    叶翘绿开心应了声,然后突然谈起鲜鱼的十八种做法。说得天花乱坠,把自己所学的形容词都用上了。

    冯有云开始一头雾水,后来听她连美味佳肴这个词语都出来了,他胃口大开,流露出羡慕,“我都没吃过施阿姨做的菜,好想吃啊。”

    她得意了,高兴了。那口气舒畅了些,也不去找罗锡了。只惦记着,开学后一定要和同桌孙多丽详细说下鲜鱼的美味。

    她的暑假日记开始记下各种鱼的名称、样子、煮法。

    有时候一天能写两种鱼。

    写多了,她就把第二只鱼分到第二天的日记。

    她写了十来天日记了,叶径一篇都没动。

    叶翘绿见叶径整天都是玩,不做作业,于是问着,“你作业做完了吗?”

    叶径看着窗外的大树,“没有。”

    叶翘绿跟着望过去。平视的角度见不到大树,于是她跑到窗边向下望。树上的叶子很茂盛,青绿一片。她再问:“你不和我一起做作业吗?”

    “不。”他拒绝得直接。

    她转头,决定不理他了。

    没过两分钟,她从作业里抬起头,开口问,“叶径,鲅鱼你会写吗?”

    “不会。”

    “我也不会。”她写了个拼音在日记本。

    叶径某天翻了下她的日记,依然找不到一丝抄袭的价值。看着就跟个菜谱似的。

    今天桂花鱼,明天秋刀鱼。

    他合上日记本。

    封面那叶翘绿三个字写得大大的,不过翘字的“尧”和“羽”隔得有些开。难怪罗锡他们看成了四个字。

    叶径把日记本放回去。

    转身之际,却见到散开的作业本之中,叠着另外一本日记。

    他拿起。

    这个封皮,倒是和寒假那本一模一样。

    他掀开。

    的确是之前那本,结尾停在寒假时期的那页。他之前就见过了。

    “在那很远很远的地方,阿曼达·卡蕊娜·绿打败了全部的怪兽,救出了妈妈。从此她和爸爸妈妈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叶径猜测,这不是交给老师的日记,而是阿曼达·卡蕊娜·绿的自传。

    ----

    七月十八日是叶翘绿的生日。

    知道叶妈妈忌日内情的施与美避开了这个话题,甚至连叶径八月二十六日的生日,她都和儿子商量不办了。

    叶径没有意见,他对生日本就不热衷。

    八月初,叶翘绿掉了颗犬齿。

    笑起来,有个缺口。

    说话时,有点漏风。

    以前换门牙的时候,她是一个人玩,丑不丑没人知道。

    现在则不同了,好多小伙伴们都能见到她缺牙的样子。这让阿曼达·卡蕊娜·绿的爱美之心受到挫折。

    她初初不敢出去见罗锡,躲在施与美的家里,悄声问叶径,“我这样子不好看吗?”她说完,立即捂住嘴。

    叶径想告诉她,一个小圆球本来就好看不到哪儿去。不过他忍住了,回道:“还行。”施与美叮嘱过,让他多照顾叶翘绿,别欺负她。还说她生性单纯。他当时听着有个感觉,他这个当儿子的难道不单纯么。

    得到叶径的肯定,叶翘绿放下捂嘴的手,“其实我有新牙齿了。”她咧嘴,把新长的小小尖牙往外舔了舔,秀给他看。

    他淡淡的,“舔歪了变龅牙。”

    她立即把舌头缩回去了。

    这天午睡,叶翘绿梦见自己被一个巨大的龅牙咬住,吓得一身冷汗。

    她不敢再乱舔了。

    长牙齿期间,施与美为了增强叶翘绿的自信,称赞说,“小绿以后一定是明眸皓齿的美女。”

    可把叶翘绿乐着了。她记住了明眸皓齿这个词,是用来形容她的。

    叶径看着自己妈妈在睁眼说瞎话,没有表情。

    “叶径。”叶翘绿向他走过来,“你什么时候会掉我的这颗牙?”她指了指自己长好的那颗牙。

    “不知道。”

    “你掉了的话,说话就会和我之前一样,有一阵风弗弗地出。”

    叶径不语,离她远些。

    她却凑过来,模拟着漏风的话音,“弗弗,就是这样弗弗。”

    “不要喷口水。”他抬手抹着自己的脸。有时候,真想揪起她那圆圆的脸蛋,使劲儿拧。

    实在太吵了。

    作者有话要说:  呃…

    有评论说,如果这文不平淡的话,就要与我同归于尽。

    我想了想,还是把文案修改一下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却绿相邻的书:扳倒女帝的正确方式全能娱乐教父倾世女娲:蓦然回首君不见总裁索爱:女人,你是我的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霸道总裁高冷妻撩神[快穿]林少强宠:娇妻携宝归来空降热搜首辅夫人黑化日常修真之攻略面瘫师弟国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