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书名: 却绿 第7章 作者:这碗粥

强烈推荐:琏二爷的科举之路不死佣兵以嫡为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叶翘绿这个暑假在施与美家里住下了。

    施与美在自己的房间加了张小床。

    叶翘绿睡在温暖的小床,晚晚都笑着入眠。连被小怪兽追着跑的恶梦都没做过了。

    刚放暑假那会儿,叶呈锋会赶过来接女儿回家。渐渐的,他的到来,就变成蹭饭。吃完饭,他捏捏女儿小手,独自走了。

    叶翘绿没有细想。就算想了,她也只想到有个妈妈很好。成年人男女之间的事,她一知半解。

    暑假之后,叶翘绿回了自己的家。

    某个晚上,她在电视剧里见到美轮美奂的婚礼现场。

    女主角披着白纱,穿着白裙,簇拥在花丛之中。

    柔光的画面,让叶翘绿的小女生心思活跃起来。她有些憧憬新娘子的白纱裙。

    叶翘绿在玩耍的小伙伴中,筛选了下。

    叶径太漂亮了,和他站在一起,会显得她不如他漂亮。她不喜欢。

    冯有云比她矮。当新郎的人,都是比新娘高的。

    张川老是要抄她作业,不是好孩子。

    于是,她跑去找那如大侠一样走路生风的罗锡。

    罗锡好一阵子没见她,此时看她的犬齿长出了,他出于友谊,赞了句,“小绿子的牙齿好白。”

    叶翘绿笑了,恨不得一直呲着牙。笑完了,她想起正事,“二狗哥哥,你长大了娶我,好不好?”

    大她几个月的罗锡显然被这莫名的求婚吓了一跳。他看着她圆乎乎的脸蛋,秉着婚姻大事岂能儿戏的态度,瞪起了眼,咬牙拒绝,“不要。”

    叶翘绿皱起了脸。

    她再回去看那个电视剧。

    女主角从此和男主角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女主角说,“勇敢追求真爱。真爱无敌!”

    叶翘绿记下了。

    过了几天,小伙伴们约着玩游戏,叶翘绿呵呵笑道,“我要玩结婚的游戏。”她还指了指罗锡,“我要嫁给他。”

    罗锡一愣。未料到自己之前的无情,居然斩不断她的情丝。再看众男孩打量他的眼神,让他发毛。

    他脑海中开始浮现他和叶翘绿结婚的场景。她长大后的身形是他的两倍,那个画面太可怕。

    旁边的冯有云和张川点着头,“好,让二狗和小绿子结婚!”

    这下,直接把罗锡吓哭,一慌神,就把心中所想说了出来。“我要娶美丽的新娘子,我不要胖的。”

    叶翘绿听了,愣愣地看着他。她明白,新郎不要她了。他哭,她也跟着哭,“我要当美丽的新娘子,我要嫁给二狗哥哥。”

    虽然她不喜欢哭,但是电视上是这样演的。新郎不要新娘的时候,新娘就会哭。何况现在二狗都在哭,她这个想当新娘的,就更要哭了。于是她越哭越起劲。

    叶径在旁一直沉默着。他不想管这些儿戏,但是忆起施与美的叮嘱。他看着哭泣的女孩,抿了下唇。

    叶翘绿的眼睛哭得红红的,圆圆的小脸涕泪交错。“我要当新娘子。”

    叶径上前拖起她的手,“不玩结婚,玩机甲战。”

    她止了声,吸吸鼻子。还好他来劝,不然她哭累了,都不知如何停下来。“那我当地球军。”她要狠狠地揍坏人。

    “好。”他转向罗锡,“二狗,你当外星人。”

    罗锡哽咽地点头。当坏人都比娶个胖子强。

    然后,叶翘绿气呼呼地把外星人打倒了。

    罗锡又想哭了。

    回去后,叶翘绿对着自己的脸蛋捏了很久,问叶径,“我这样子不好看吗?”

    他没看她,回道,“还行。”

    她仔细瞧他。然后再望望镜中的自己,不如叶径漂亮。她扁起嘴,“二狗哥哥为什么不要我当他的新娘子。”

    叶径随口一句,“因为他没钱,买不起婚纱。”

    叶翘绿觉得很有道理。

    于是她又自信起来了。

    ----

    叶翘绿虽然经常和叶径一起玩,但她和他并无共同爱好。

    直到九月下旬,两人一起去了趟美术展。叶翘绿才知道,原来叶径对画画也有点心思。不过她没见他执过画笔。

    美术展的门票,是叶呈锋的合作商送的。

    那天他带叶翘绿过来吃饭。吃完了,他收拾着碗筷进去厨房,把票递给了施与美。“星期天有个画展,我是没空去了,你看看能不能抽时间去逛逛。”

    “画展啊。”施与美脸上闪过欣喜之色,“一定去。”

    叶呈锋微讶,“怎么?你喜欢绘画?”

    “是小径。”她笑了笑,“他从小喜欢画画。给他请过美术老师,老师说他有天分。”但是,自她带着他来到香山街,他就没再画过画。

    “有点巧,小绿以前也喜欢涂鸦。让两小朋友去玩玩吧。”叶翘绿以前去过儿童美术课堂。她对于色彩的把握很好,哪怕是乱七八糟的上色,画面的色调都很均匀和谐。上了小学之后,有了作业,叶呈锋不想女儿太辛苦,就没再安排额外的课堂。

    施与美点头,将票揣进兜里。

    叶翘绿知道这事之后,盼着星期天快点来到。

    星期六上午,她去香山街玩。

    这天天气不太好,下了两场阵雨。

    叶翘绿想起在《聪明的一休》里见到的晴天娃娃,她去大房间问叶径,“你有乒乓球吗?”

    他正坐在桌前翻书,闻言转头,“做什么?”

    “我要做个晴天娃娃。”

    他望了眼窗外阴沉的天。“没有。”

    她只好自己撕了作业本,揉成一团,盖上手帕。做了一个脸上坑坑洼洼的晴天娃娃。

    她拿给叶径看,“这个好丑啊。”

    “嗯。”他只瞥了一眼,就继续看书。

    中午施与美回来,叶翘绿说起这事。

    施与美便去找了一团毛线球,做了个合格的晴天娃娃。

    叶翘绿高兴了,她用马克笔在娃娃的脸上画了两个眼睛,一个嘴巴。然后挂到阳台。她双手合十,“希望明天有蔚蓝的天空,温暖的阳光。”

    叶径听着就觉得这祈祷很不靠谱。夏天的阳光,哪里会温暖。

    到了傍晚,叶翘绿出来阳台,突然发现,晴天娃娃的脸颊出现了两坨晕红。

    她愣着看了好一会儿。这屋里只有她和叶径,既然不是她画的,那就是他了。

    她跑去问他。

    他说,“和你很像。”圆滚滚的脸,两坨苹果红。在他看来,她就长那样。

    她又去照了半天镜子,最后和他纠正说,“我比晴天娃娃好看多了。”

    叶径漠然。

    星期日,天色放晴。施与美左右手各牵一个,出了门。

    这个美术展是水墨主题,色调较淡。施与美穿着灰白的长裙,与画展的基调很一致。

    进到展馆的大堂,墙上挂着的是名为“一叶孤舟”的巨幅画。

    施与美怔了怔,眼神凝住了。

    叶径静静看着,嘴唇抿起来。

    叶翘绿莫名,不过见施与美和叶径神色都有些沉重,她不敢吱声。

    施与美回过神来,捏捏叶翘绿的小手,“我们走吧。”

    叶翘绿再望了眼“一叶孤舟”。小小年纪的她,还未能体会画中的孤寂与绝望。

    检票进去的画展,是浓墨的中国风。

    叶径走马观花似的看完了。然后他站在展馆的侧边,向上望去。

    他望了很久。

    叶翘绿牵着施与美的手,在看了三四张美术画之后,她见叶径没有跟上来,好奇地回头。

    他还站在那里。

    她顺着他的视线向上望,那是一个大的玻璃棚。阳光照射进来,在馆内形成一个圆柱的光照区。

    他站在光柱外,身子罩着一层淡影,与旁边的巨幅瀑布画似乎融为了一体。

    叶翘绿觉得此时的叶径就像画里出来的一样,“施阿姨,叶径在看什么呀?”

    施与美望过去,莞尔一笑,“他在看风景。”

    叶翘绿更好奇了,“为什么能看那么久?”她以为他只喜欢望大树。

    “那是他的爱好。”说是爱好,其实是儿童时期形成惯性的视觉训练。叶径的立体视觉,比常人的要好许多。

    叶翘绿的眼睛瞪得很大。

    “小绿不要学他。”与叶翘绿相处越久,施与美越觉得,叶径这性格算是教育失败的例子。一个孩子太过独立早熟,就不可爱了。她有时候会怀念以前那个向她撒娇的小男孩。

    叶翘绿望着叶径的身影。有那么一个瞬间,他的形象在她心中玄乎起来。毕竟这种让她犯困的爱好,他能坚持那么久,非常不简单。

    ----

    叶翘绿以为,自己会在施与美家玩很久很久。

    甚至,连叶径都是这样想的。

    1997年的下半年,亚洲金融风暴开始,各国经济进入大萧条。

    中国内地的外汇资本尚未实行自由兑换,在国家的维/稳政策之下,危机较小。

    而回归主权几个月的香港遭到重创。股市、楼市泡沫崩盘。

    受香港资产下跌的影响,临近的珠三角城市,风云突变。

    在此之前,不少香港人在珠三角投资炒房。加上国家取消福利分房的消息四起,许多单位赶在政策落定之前团购住房,造成了房地产的空前繁荣。

    如今,d市、s市的房价不断向下调整。

    叶呈锋做的是建材生意。与他合作的一个耗资十亿的项目,在这场动荡中,面临烂尾难关。不仅如此,d市有几个楼盘,才启动不久就直接烂在那里。

    生意越大,承担的风险就越大。叶呈锋看着自己朋友在短短一天里就蒸发了数百万资产,焦急了起来。

    在这个时候,他和施与美的关系就不能再进一步了。

    他当初想的是,既然施与美和女儿如此投缘,性格又好,那么不妨先处着。毕竟女儿需要一个完整的家。

    但如今事业岌岌可危,甚至有一夕破产的可能,他顾不上男女之事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却绿相邻的书:扳倒女帝的正确方式全能娱乐教父倾世女娲:蓦然回首君不见总裁索爱:女人,你是我的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霸道总裁高冷妻撩神[快穿]林少强宠:娇妻携宝归来空降热搜首辅夫人黑化日常修真之攻略面瘫师弟国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