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书名: 却绿 第8章 作者:这碗粥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盛世医香以嫡为贵琏二爷的科举之路山村名医不死佣兵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十一月初,叶呈锋带着叶翘绿,去了趟香山街。

    他略略概括了下自己现在的状况。对着施与美,他只能表达歉意。他自身难保,没办法兼顾她了。

    施与美是个聪明的女人。一个委婉的暗示,她已明了。初时她一怔,随后莞尔道,“事业为重,应该的。”

    叶呈锋深深看她一眼,然后牵起女儿的手。

    叶翘绿有些不安,回头去看施与美。

    却见施与美的笑容越来越大,大得有些伤感。

    叶翘绿再去看叶径。

    叶径一脸平静。

    叶翘绿虽然不太懂发生了什么事,但她有不好的预感,她仰起头问道:“爸爸,我以后还能来施阿姨家里玩吗?”

    叶呈锋笑笑,“施阿姨很忙。”

    叶翘绿圆圆的眼睛里,有了落寞。

    ----

    这天过后,叶翘绿在学校见到叶径,有些踌躇。

    叶径倒是没什么不同,依然寡言。

    某天下课后,叶翘绿跑到隔壁班的门口。她探着脑袋,悄声道,“叶径,叶径。”

    声音很小,坐在第六排的叶径没听到。

    倒是第一列第一排的小胖哥,见到一个小胖妹,觉得惺惺相惜。他问,“你找谁?”

    叶翘绿用右手挡住唇侧,小声道:“叶径。”

    小胖哥皱起眉,她说得太小声,他听不清楚,不确定问着,“嗯嗯?”

    她摇头,重复说:“叶径。”音量微微提高。

    小胖哥这下听明白了,他转头,拔声喊道,“叶径,有人找。”

    叶径抬头,一眼就看到了门口叶翘绿歪着的小脑袋。

    他无声张嘴:什么事?

    叶翘绿竟然看懂了,无声回答:快出来。

    小胖哥回头看看叶径,再转过来瞧着叶翘绿。小胖哥很是茫然。这两人有说话吗?是他没听到吗?

    叶径起身,走到了门口。

    叶翘绿笑了,转身到走廊等着他。

    他走近她,目光习惯性看向大树。

    她站在他的身边,“叶径。”

    他转头看她。

    “我爸爸和你妈妈吵架了吗?”叶翘绿猜了很久,再结合电视剧上的情节,她这样推断着。

    “没有。”他和他的妈妈都不喜欢吵吵闹闹。

    叶翘绿挨近他,问着:“我可以去你家玩吗?”

    “不行。”

    两人的对话,回到了半年前。

    叶翘绿再追问叶径,他闭口不谈了。

    她隐约知道,自己和施与美的某种联系断了。

    过了不久,叶呈锋辞退了珍姨,之后没有再请保姆。他的资金链断了。他把公司、房产变卖。

    年底,叶翘绿搬了家。她住的大房子,被一个胡须大叔占了。

    离开的那天,她三步一回头,望着原来的家。“爸爸,我们还会回来吗?”

    “以后爸爸给你买更大的。”叶呈锋嘴上说得轻巧,现实颇为无奈。他租了个首层的旧屋。房子不大,六十来平方。三面采光,门前有个敞开式小院子。

    虽然叶呈锋不曾和女儿说起自己生意的困境,但是叶翘绿隐约明白,爸爸很辛苦。以前西装革履的爸爸,现在穿着皱衫,到处奔走。

    她看着有些心酸。

    叶翘绿变得认真起来,每天都刻苦学习。她想早点长大,长大了就能赚钱,帮爸爸分担。

    寒假结束后,她想要告诉叶径自己搬家的事。

    隔壁班却没了他的身影。

    听小胖哥说,叶径转学了。

    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

    叶翘绿看着坐在叶径原来位置的高个子,怔怔的。

    然后她跑到走廊去望那棵大树。

    大树还在,却没了叶径的背影。

    她想,这下真的见不到施阿姨了。

    ----

    1998年夏天,国/务院颁发通知,取消福利分房政策。中国进入了商品房的时代。

    施与美所住的那套房,是她父亲单位的福利分房。

    前些年,她父亲离职,以工龄折价买下了产权。但是单位迟迟未办房产证。最近,单位突然以她父亲已离职为由,要收回那房子。

    住在那栋楼的,大多数还在职,单位并未为难他们。

    遭遇此事的,独独施与美。

    她去了单位,讲道理,讨说法。

    单位却说,因为她父亲离职了,那产权不作数。

    这可把她急到了。因为她的确没有房产证在手。

    在和单位谈了两个月都没结果的情况下,她去了趟律师所。就那么凑巧的,遇见到了前来处理工程款纠纷的叶呈锋。

    两人重逢,彼此都不是最佳状态。

    叶呈锋这边,开发商拖欠他的工程款,一直未兑现。现今的他,没了之前的光鲜气派。

    而施与美也是跑得焦头烂额,满头大汗。

    这次的相遇,他俩有了与去年不一样的话题,聊得更加生活化,而不再是去年那些空泛的风度与优雅。

    ----

    入冬后的一天,叶翘绿放学到家,见到了施与美。她怔了下。

    施与美依然秀丽,温柔和善,“小绿,好久不见啊。”

    “施阿姨。”叶翘绿回过神后,绽开笑容。

    “小绿看着瘦了好多。”施与美话中有些心疼。叶翘绿以前虽然胖胖的,但是脸蛋圆,眼睛圆,十分可爱。施与美喜欢那圆圆的模样。

    叶呈锋在旁听到这话,有些愧疚。

    在他风光时,女儿天天大鱼大肉,两大碗米饭,还是吃得一粒米不剩那种。现在租住在此,女儿饭量少了,吃肉也没有从前豪爽,面色都不那么红润了。

    叶翘绿摸摸自己的脸,她也觉得自己没有以前好看。她笑笑,“我以后还会胖胖的。”等她能赚钱了,她继续吃两大碗米饭,那样就能胖胖的,很好看。

    施与美走过去,抚抚叶翘绿的头,“你还在长身体,一定要吃饱吃好,知道吗?”

    叶翘绿点头,“施阿姨,我先做作业,做完作业和你玩。”

    “好啊。”施与美笑,“小绿真乖。”

    这天晚上,施与美和叶呈锋一起在厨房忙活。

    晚餐的菜色十分丰盛。

    叶翘绿看着久违的煎鱼,想起了自己去年的暑假日记。

    她咬一口。

    果然还是从前的美味。

    她有些好奇今晚为什么叶径不来,于是问着:“施阿姨,叶径在家吃什么呀?”

    施与美的神色一顿,她看了眼叶呈锋。

    叶呈锋微笑看着女儿,“他要做作业,改天再带他过来玩。”

    然而,随着施与美到访得越来越频繁,叶径都不曾出现。施与美没有再提起过这个儿子。

    叶翘绿问道,“施阿姨,叶径什么时候会来和我玩呀?”

    施与美怔了怔,“他……不在我身边。”她的语气隐着无奈。

    叶翘绿更好奇了,“为什么呀?他去哪里了?”

    “……随着他的爸爸走了。”

    叶翘绿惊得圆眼瞪起。她立即联想起叶径曾说过,他爸爸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和她妈妈一样的很远很远的。

    他……

    现在随着他爸爸走了……

    “你还小,不懂这些。”施与美勾了下叶翘绿的刘海,不打算将大人间的纠葛告诉小孩子。

    叶翘绿听着,心里着实慌。

    虽然叶径和她说话都很短句,但他是她的小伙伴。她记得他望着大树的样子,记得他听她讲话的样子。还记得他站在落地扇前,被风吹得发丝乱舞的样子。

    叶翘绿脑海中乱糟糟的。

    她不再追问施与美,而是回房,拿起那本许久没写的日记本。

    这本日记,是她悲伤时的寄托。

    阿曼达·卡蕊娜·绿在路上遇到一个叫杰克·罗宾·径的男孩。

    故事里,杰克·罗宾·径没有去很远很远的地方,而是陪着阿曼达·卡蕊娜·绿打怪兽。两人默契十足,一路过关斩将。

    写着写着,纸页上有了润湿。

    叶翘绿擦擦眼睛,呜咽出声:“叶径……”那颗泪珠,晕开了杰克·罗宾·径的名字。

    后来,叶翘绿想起叶径的死讯就难过不已。再忆起两人一起玩旋转木马时的情景,她更觉悲伤。

    叶翘绿站在阳台望窗外。

    这个旧屋门前有两棵大树。如果叶径还在,他一定可以看很久很久。

    她学着和叶径一样,坐在院前望大树。她看不出所以然,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悼念他。

    叶呈锋和施与美都不知道叶翘绿的想法,见她郁郁寡欢,问了几句。

    叶翘绿撒谎说是学习上的问题。她不想提起施与美的伤心事,就像爸爸从来不谈妈妈一样。

    叶翘绿觉得,叶径虽然走了,但他一直在以杰克·罗宾·径的身份陪着她。所以无论他离开多久,她对他都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却绿相邻的书:扳倒女帝的正确方式全能娱乐教父倾世女娲:蓦然回首君不见总裁索爱:女人,你是我的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霸道总裁高冷妻撩神[快穿]林少强宠:娇妻携宝归来空降热搜首辅夫人黑化日常修真之攻略面瘫师弟国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