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书名: 却绿 第9章 作者:这碗粥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以嫡为贵琏二爷的科举之路不死佣兵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叶呈锋把自己的律师朋友介绍给施与美。

    律师问施与美当年她父亲和单位是否签订过购房协议。

    施与美点头。

    律师说,有协议的话,这官司赢的几率很大了。

    施与美一听,顿时觉得天清气朗。正要起草律师函,单位却改了口,说补交一下办/证费,房子就归她了。

    施与美松了口气,连连道谢。

    叶呈锋说:“客气什么。”

    两人一来二去,关系的亲密,顺其自然。

    转年的春天,d市迎来了回南天。

    叶呈锋租住的房子在首层,非常潮湿。墙上都在滴水,地上湿得抹都抹不干。

    施与美便说道,“要不搬去我那住吧。这里退了,还能省点租钱。”

    叶呈锋正在擦拭镜面的水雾,闻言,他转头看她,“你的邻居见到,又要说了。”

    “我天天往这边跑,你的邻居就不说吗?”施与美反问。

    叶呈锋扔掉了抹布,笑了笑,“说,都说。碎嘴巴,闲不住。”

    既然要入住施与美的家,那么再无名无份就是招惹是非了。叶呈锋想了很久,终于在十天后,带着女儿去了亡妻的墓地。

    叶翘绿得知自己要去见妈妈,非常激动。那天晚上她一夜未眠,只想着见着了妈妈,要和她说什么。

    出门那天,她挑了件素白的裙子,扎了个简单的马尾。

    两父女手牵手地搭乘公交车。途中叶呈锋买了一大束白百合。

    越近叶妈妈的墓,叶呈锋神色越严肃。

    叶翘绿抬头看着,跟着绷紧了脸。

    到了墓前,叶呈锋将花束搁下。

    墓碑上的照片,笑得很灿烂。叶妈妈嘴角弯着的弧度,在叶翘绿的脸上很常见。叶翘绿爱笑这一点,正是遗传自叶妈妈。

    叶呈锋看着妻子的笑,拽拽叶翘绿的手,“小绿,这是你妈妈。”

    “妈妈。”叶翘绿轻声说着,“我很乖,是个好孩子……”

    “翘嫣,我没有辜负你的嘱托。”叶呈锋对着叶妈妈笑,“我女儿最棒了。”

    章翘嫣临走时,担心他跟随她而去,死死拽着他的手,喘着大气,“你要活下去,好好过日子……如果我的丈夫女儿将来不幸福,我死了也不会放过你!”

    叶呈锋牢记着妻子的遗言。他好好地工作,给女儿富足的生活。在困境之中,也不让女儿过多沾染负面情绪。

    他的女儿,遗传了他妻子的善良和纯真。

    他要给女儿最大的幸福。

    他也要给自己活下去的幸福。

    “翘嫣。”叶呈锋半蹲身子,“我给小绿找了一个新妈妈,她很疼小绿。小绿很喜欢她……我对她也有好感。我和她说,我的心里一直都会有你的位置。她说她不介意,如果我忘了你,她才生气。”

    他拍拍女儿的背,“小绿,你永远都不可以忘记你的妈妈。她叫章翘嫣。虽然她没有陪过你,但她比谁都爱你。”

    叶翘绿点头,看着妈妈的照片,想把妈妈的样貌刻进心里。她的眼里盈着泪珠,“妈妈,我也爱你。我一直都在打小怪兽,想把你救回来。”

    她明白,自己即将有两个妈妈。

    一个是沉淀在她心底的亲母。

    另一个,则是温柔的施与美。

    先前见不到施与美的时候,她日盼夜盼。而今真的有了新的妈妈,她却茫然了。妈妈听到她唤别人为妈妈,会生气吗?

    她不知道答案。

    但是爸爸说,妈妈最大的愿望就是自己的女儿幸福平安,无忧无虑。

    叶翘绿想,自己这辈子一定要幸福平安呀,这样才让妈妈安心。

    ----

    叶呈锋退了租,搬去了香山街。

    原来叶径的房间,现在成了叶翘绿的。

    叶翘绿最近刚学了个成语,叫“鸠占鹊巢”。她就这样把自己当鸠,叶径为鹊,在心底用上了。

    她有时睡在小床上,会想起叶径。

    犹记得,那天她在他的床上躺了一会儿,他就把床单、被单洗了又洗。

    他如果知道,她睡了他的床,他可能会把床都拆了……她睡了他的房间,他可能会把房子炸了……

    她诚心希望在天堂的他,不要怪她抢了他的妈妈,还要抢他的房间、他的小床。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她经常给叶径念祷告词,希望他早日转世,下辈子平安喜乐。

    叶翘绿经常和罗锡他们玩。

    罗锡有时候会说起叶径。

    她竖起耳朵听着。

    他们说,叶径去了他爸爸那里。但是他爸爸在哪里,大家都不知道。

    冯有云问,“小绿子,你知道叶径爸爸在哪吗?”

    叶翘绿连忙摆手,“我不知道。”

    她看小伙伴们都不知道叶径的离世,便也不说。悲伤的事情,就留在她一个人的心底好了。

    ----

    2001年,d市的市中心东移。

    之前荒凉的东部田野,一栋栋高楼拔地而起。

    近两年,叶呈锋做回了建材生意,比不上以前的规模,但也有了点积蓄。

    他那天见到东部的楼盘广告,和施与美说道,“这盘不错,离两所大学都近。”

    施与美望了眼,均价五千起。“你是想着,小绿一定能考上那两间学校之一吗?”

    “我没想那么远。不过学校附近好租,倒是真的。”

    “那得合计合计,以租养房划不划算。”

    前两年,东部的楼价因为市中心的迁移之说,卖得很好。但是价格却起不来。

    施与美在想,万一政府又不东移了呢。况且,自97年以来,d市的房价都比较平稳,这五千的房价,未来也高不了多少。她这会儿不知道的是,到了2016年,这个地段的价格高达十万每平方。

    由于施与美的担心,叶呈锋购房的想法,搁置了下来。

    不过现在住的这套房子,有些拥挤。

    叶呈锋把好多板材材料拿回家中。塞满这个角落之后,又往别的空地腾。

    渐渐的,施与美有了抱怨。她好不容易收拾干净的家,没过几天,又有新的板材出现。

    这怨言越积越深,终于她和叶呈锋吵了一架。

    叶呈锋显得无奈,“我以前都是这样的。”

    施与美数落说:“你以前住的是大房子,我这能比吗?”

    叶呈锋摔门而出。

    叶翘绿对于这种家长吵架的阵仗,有些无措。

    这几年来,叶呈锋和施与美的相处很和睦,哪怕有些摩擦,也就半天烟消云散。谁知道这次,居然闹了好几天。

    叶翘绿想来想去,最终在空暇时间,提笔写了封给爸爸妈妈的信。

    信写到一半,门铃响了。

    她跑去开门。

    木门拉开。

    外边站着的,是杰克·罗宾·径。

    叶翘绿上次见叶径,还是四年前。眼前的少年,有些熟悉,却又和九岁时期不一样。

    她吓到了,目光溜溜地在他的脸上、身上打圈。她不敢打开防盗铁门,拽着门把的手,紧张得直冒汗,后背都泛起了鸡皮疙瘩。

    她是人,他是鬼。

    她打不过他。

    叶径见她半天没动静,说道:“开门。”

    他的声音,较四年前更沉、更沙。哑得都不像是人类发出的音色。

    她听见这种从地狱而来的声音,更加害怕,咽了咽口水,问道:“你……是叶径吗……”

    他点头。多年不见,她还是那个小胖球。不过,五官比九岁时秀气了许多。

    这一点头,她的心要跳出嗓子口了。“你……为什么回来呀?”是不是来找她算鸠占鹊巢的账。

    “开门。”他说。

    叶翘绿想,也许当了鬼之后,他的语文更加退步了,所以只会重复这两个字。

    倏地,她想起,鬼都是没有影子的。她赶紧探头去看地面。

    他的脚下罩着淡影。

    叶翘绿松了口气。

    “开门。”他看着她。

    她轻轻地开锁,从门缝里探着头出去。

    他直接拉开门。

    她惊呼一声,连连后退。她不放心地看着他脚下的影子,再次确认,“你是叶径吗?”

    他又点头。

    她退到墙边,不敢大声,“你不是和你爸爸一起走了吗?”

    “嗯。”他从背包里掏出一双新拖鞋。

    “你的爸爸……不是和我的妈妈一样……很远很远的吗?”

    叶径换上拖鞋,走向她。

    叶翘绿靠在墙上,一动不动。

    他停在与她距离一尺的地方,朝她伸出左手。

    她脸色发白,看着他的衣袖擦过自己的脸,然后他的手定在了墙上。

    她正要开启思路,研究在这种姿势下该如何自保。

    他说话了,“我要开灯。”

    她一转头,才发现自己挡住了灯管开关。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却绿相邻的书:扳倒女帝的正确方式全能娱乐教父倾世女娲:蓦然回首君不见总裁索爱:女人,你是我的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霸道总裁高冷妻撩神[快穿]林少强宠:娇妻携宝归来空降热搜首辅夫人黑化日常修真之攻略面瘫师弟国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