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修)

【书名: 却绿 第17章 (修) 作者:这碗粥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以嫡为贵琏二爷的科举之路不死佣兵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叶呈锋不但反对,他还立即去了趟h大的校本部。

    施与美见他急成这样, 连忙跟过去。

    叶呈锋找了几家中介公司, 说明自己租房的需求,然后跟着中介看了六套房子。

    这边的小区, 最小的就是两房。

    所谓的单间出租,不外乎两种。一种是与人合租,另一种则是房中房。

    近年来, 单间出租非常火爆, 房源却少之甚少。于是,房东们把套房隔成几个单间, 分别出租。加起来的租金比套房整租要高。

    合租的房子, 叶呈锋看了两套。租友都有男性, 叶呈锋拒绝了。

    其他的四套,美其名曰一房一厅,其实就是房中房。房间窄小, 没有阳台, 厕所是另加的。套房内的几个单间, 隔音奇差。

    叶呈锋哪舍得自己的宝贝女儿住在这种环境, 全部否决了。

    他和施与美走了一个小时, 见到的全是简陋的出租环境。他也愁了。

    中介在旁说道,“要好环境的也有, 就是贵了点。”

    叶呈锋在这会儿,倒也不计较贵不贵了,随着中介去了一趟。

    正是见林则悦。

    环境确实好, 价格确实贵。而且两房的房源已经被租了。剩下的都是大三房。

    叶呈锋摇摇头。

    施与美莞尔道,“这不就是小径住的小区嘛。”

    叶呈锋轻飘飘一句,“那你要不要去找他?”

    施与美笑了,“他不是天天住这里。第二天上午有课的话,他就睡宿舍。”

    这句话,给叶呈锋提了个醒。“他第二天没课的上午,一个星期有几天?”

    “星期二上午没课,我知道。”至于不知道的,她就没说了。

    “这房子,今天晚上租不到啊。”叶呈锋望着小区的园林。

    这小区叫见林则悦,园林景观是重头戏。五维绿化,移步异景。如果女儿住在这个环境,倒真不错。

    他转向施与美,“要不,你和叶径商量一下,他住宿舍的时候,小绿过来这儿住。他不住宿舍了,那小绿就回家来,第二天睡晚点再去上课。反正一个星期也就星期二上午没课吧。”

    施与美敛起表情,“我说你怎么防贼似的防着我儿子。”

    “请注意用词。”叶呈锋纠正说,“我不是防着你儿子,我是防着十九岁的少年。十九岁的少年是泛指,意思是全部,all!”

    施与美冷笑,“那你就放心小绿住在我儿子这了?不担心我儿子三更半夜从宿舍跑回来?”

    “叶径品行良好,我相信你。”

    “你这是相信的表情嘛?”

    “我让他们错开时间,正是因为我相信叶径不会三更半夜回来。但他俩独处一室,我就不相信他能把持得住。”叶呈锋说,“我重申一次,我相信叶径,但不相信十九岁的少年。全部,all!”

    施与美差点把手提袋砸过去,“all你个头啊。”

    她回到家,把叶呈锋这错开住宿的方案电话通知叶翘绿。

    叶翘绿听得懵了,“爸爸是不是忘了我有晚自习?”h大校本部的晚自习,十点二十分下课。叶翘绿计算了下,走到车站是十一点多,回到家都要凌晨了。

    回家住宿的方案比租房还不靠谱。

    施与美暗叹,“晚自习不上了,回家学习吧。”

    “那我还有选修课啊。我报的电影鉴赏,要到九点半下课。”

    “先不管这些。后天你就要搬了,东西放到小径那去。至于租房还是怎样,下一步再说了。”施与美有点头疼。

    叶翘绿应了。现阶段也只能这样。

    施与美说:“对了,我跟小径说了,让他去大学城帮你搬东西。你和他约下时间。”

    “好啊,我刚刚也叫了二狗哥。”叶翘绿高兴了,她的铁三角之梦就要来了。

    “那就好。”施与美笑,“两个男生搬得快。”

    ----

    星期六一大早,叶翘绿就起床了。她把自己的被褥打包好,然后等着叶径和罗锡。

    约定的时间,是上午九点。

    她过去公交站等。

    叶径和罗锡是一起过来的。

    叶翘绿见到并肩而来的两个男孩,笑了,“二狗哥,叶径。”

    罗锡跟着笑,“你个傻绿子,站太阳底下也不知道打把伞。”他走近她,伸出右掌,悬空在她的头上。

    “就站了一会。”她捂捂自己的脸。不会就这样晒黑了吧。

    “走吧。”叶径这么走来,出了不少汗。额边的头发有点湿。“宿舍在哪边?”

    叶翘绿拿出湿纸巾,递过去,“你先擦擦汗。”

    他接过,撕开包装。

    她赶紧说,“跟我走啊,校本部是你的地盘,这里是我的。”她拍拍胸口。

    叶径在拭汗。

    “以后h大两个校区都是你地盘,我们的小公主太棒了。”罗锡这话说得极其自然。因为她的确是他们的小公主,又可爱又讨喜。连抠门的冯有云都会给她买吃的。

    听了他的话,她的眼睛亮了,一个劲地笑。

    往宿舍走的路上,叶翘绿发现不少女孩的视线都往这边飘。她抿唇,抬眼看罗锡。

    二狗哥的魅力原来这么大么?

    这十几分钟的路程,全是女生们的目光。

    叶翘绿想,风靡万千少女这个词大概就是用来形容罗锡的。

    她又开始担忧了。

    她都还没学好功课,哪有时间和那些女生竞争。

    叶翘绿在环境工程系的一年,除了学习,就是学习。

    同学去玩乐,她学习。

    同学去恋爱,她学习。

    同学们给叶翘绿贴上的标签,是读书狂人。那股狠劲,让老师们很是欣慰。当老师们得知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转专业,则纷纷叹息。

    平日里,叶翘绿没和哪个异性有过多来往,这会儿突然冒出两个男生,寝室的室友们都大跌眼镜。

    朱彩彩连忙扔下小言本,过来打招呼。她扬起最美的唇角弧度,伪装温柔,“你们好,我是叶翘绿的室友朱彩彩。”

    罗锡露出爽朗的笑容,“好啊。”

    叶径表现淡漠。他对于那句“我的室友,她叫朱彩彩。”还记忆深刻。

    叶翘绿在旁笑着介绍,“这是罗锡,这是叶径。我的儿时玩伴。”

    儿时玩伴,换个词,这就叫青梅竹马了。朱彩彩听着,流露出羡慕。尤其是两个竹马长相都不错,其中一个甚至称得上俊美无俦。谁不想有这样的帅哥当玩伴。

    叶径没兴趣把时间浪费在无意义的废话之上,开口问:“这些箱子都要搬?”

    叶翘绿点头,指着角落里的那个箱子,“这箱都是书,好重的。你和二狗哥一起抬吧。”

    “哎哎,小绿子啊。”罗锡压低声音,凑到叶翘绿的耳边,“有外人在场,别二狗二狗的叫了。”

    叶翘绿明白过来,她点点头,“那我叫你罗锡哥。”

    罗锡赞扬式地拍拍她的肩膀,一副把她当好哥们的架势。

    朱彩彩则把目光转向叶径。她在这个时刻猛地想起,叶翘绿曾经透露过,她喜欢一个儿时玩伴,很帅。

    朱彩彩不禁发出一声长长的“嗯”。这小绿同学,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有个这样的儿时玩伴,自然就看不上其他的男生了。

    三人说话间,叶径已经扛起那箱书往外走。

    叶翘绿愣住了。

    罗锡也愣住了。那个瞬间,他觉得自己的男子气概被打压了。他立即终止聊天,默默抱起另外的两个箱子。

    朱彩彩直直盯着叶径的背影。他穿着灰色t,但她从他裸/露的半截手臂延伸,想象到他衣服下的背部线条,情/欲深浓。

    她捂眼,不敢再看了。

    待两个男生出了去,朱彩彩拉着叶翘绿问道,“你之前说喜欢一个青梅竹马,是这两个之一吗?”

    叶翘绿点了头。真爱无敌,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

    “哇!是不是那个长得超级帅的?”朱彩彩简直要晕了。今日与叶径的相见,足以让她惊艳。

    叶翘绿还是点头,坦诚道:“他很帅,像大侠。”她记得罗锡踢球时的虎虎生风,超级帅。

    “我明白了。”朱彩彩何止羡慕,简直恨了。那长相,那身材。“对着这样的竹马,谁能把持得住。谁都不能!”

    得到了室友的肯定,叶翘绿笑了。

    刚说完,另一个室友急匆匆地进来,踏进宿舍门就嚷嚷,“彩彩,我见到一个超级大帅哥!如果我晕倒在他面前,他会不会立即抱住我。然后画面开始转圈。”

    朱彩彩嗤笑,“请保持矜持,他是小绿的对象。”她转向叶翘绿,“小绿你要看好你家竹马啊。”

    叶翘绿慎重地点头,意识到了危机。

    “还有啊。”朱彩彩正经起来,“你啊,要照顾好自己。如果遇到我这样的同学,就赶紧抱着不放。我就见不得傻姑娘被欺负,你要受了委屈,就告诉我,我给你出主意。”

    “谢谢你。”叶翘绿笑了。她知道自己很幸运,总能遇上真心爱护自己的朋友。

    她珍惜这份幸运。

    ----

    搬家公司的货车迟到了。

    叶径和罗锡把东西放到约定地点,走到树荫下等候。

    叶翘绿搬去和叶径同住的事,罗锡觉得突然,但又在他的理解范围内。毕竟叶径和叶翘绿多了一层施与美的关系在。而且小时候,叶翘绿就是和叶径一起住在香山街的。

    罗锡笑哈哈地攀着叶径的肩,“好好照顾小绿子啊。”

    叶径轻轻掰开罗锡的手。

    罗锡掏出了一盒烟,递过去,“来一根不?”

    叶径摇头,“不抽烟。”

    罗锡夹起烟,点燃后说道,“别怪我没提醒你啊,不要心生邪念。在浴室、房间安装摄像头之类的,偷看我的小绿子。”

    叶径淡漠,“我没有这种癖好。”

    “没有最好,她好歹叫我一声哥。我这辈子都把她当妹妹。”罗锡呼着烟圈。

    “那你把她接去和你住。”

    “你妈还不打死我。”罗锡白了叶径一眼,“对了,你们同进同出的,又同班,可别招来闲言蜚语啊。她一个女孩子,传出去不好。而且……还要提防变态。”

    “我知道。”叶径挪步往里,这个天气连树荫下都热。

    罗锡还想说什么,却远远见到叶翘绿背着背包奔过来。他笑,“这傻绿子。”

    叶径望过去。

    只见她裙摆飞扬,笑容洋溢。脸颊上的两坨红,在热气之下,更红了。

    “二狗哥。”她喊着。

    罗锡嘴上的烟差点没咬住,“说了别在公共场合喊这名。”他转向叶径,“你能替我答应一声吗?”

    叶径自然不肯的。

    罗锡看着叶径的脸,摇头叹气,“我什么时候才能修炼到你这种喜怒不形于色啊。”

    “下辈子吧。”叶径说。

    ----

    叶翘绿的箱子,全堆在了1001的客厅。

    她倒在沙发上,“我好累啊。”

    罗锡拍拍沙发,“坐好,女孩子坐要有坐样。”他有个亲妹妹,平时当大哥当惯了,见到女孩子瘫成软泥就忍不住训两句。

    叶翘绿立即坐直。她瞄到叶径沉冷的脸色,说道:“叶径,我下午再收拾东西行吗?我昨晚整理了一晚上,好累啊。”她知道他嫌弃这里乱。

    叶径转身往外走,“你收拾好了我再回来。”他实在忍不得自己的家乱成这样。

    叶翘绿撇嘴了。

    罗锡赶紧道,“没事,二狗哥陪你拆箱子。”

    待叶径离开了,叶翘绿才说道,“叶径有洁癖,不怪他。”

    罗锡把那箱最重的书拆开,“哪个女的受得住这种性子。”

    “那是。”叶翘绿坐在沙发的扶手上,用刀片划开箱子的胶带,“起码要和我一样通情达理才行。”

    听到这话,罗锡神色一顿,“小绿子,你现在在这住下了,我就给你提个醒。”

    她笑,“嗯,二狗哥你说。”

    “叶径去年……惹到了一个变态。”罗锡觉得用“变态”二字最为恰当了。

    叶翘绿讶然。

    “是我们学校的女生。”罗锡看着叶翘绿的天真脸,觉得还是得把话说明白些。“女的叫钱绣。叶径来宿舍找我的时候,和她见着了。她倒追了叶径大半年,没追到。我都被她烦死了。”

    罗锡很无辜。他大一所住的楼栋,是男女混住。女生在六楼以上。他在四楼,就因为他认识叶径,钱绣隔三岔五来骚扰他,他躲都躲不掉。

    庆幸的是,上了大二之后,男生宿舍搬迁,罗锡离开了那个宿舍区。

    “她是个混子,江湖气很重。”钱绣把所有接近叶径的女生都当成了情敌,曾经用不正当手段威胁过好几个女生,逼得那些人再也不敢看叶径一眼。

    叶翘绿惊得整理的动作都打住了。

    罗锡回忆着:“钱绣的左肩有个老虎刺青,夏天她喜欢穿吊带。你如果见到了就赶紧跑。”

    叶翘绿轻问,“是……黑社会吗?”

    “那倒不是,就是路子比较野。”说到这,罗锡笑了笑,“她五月份之后没再缠着叶径了。也许找到新目标了。但是防着点,总是好的。”

    “二狗哥,你会不会也遇到这种女生倒追?”

    “我没这么倒霉。”他只是普通帅,远不及叶径那种过分的漂亮。

    叶翘绿呼出一口气,“二狗哥,我想大学毕业再谈恋爱。”建筑学是五年制,她比他晚出社会。如果她考研的话,那就更晚。不知道罗锡能不能单身到那时候。

    “好啊。”罗锡哈哈一笑,“小绿子好好学习,二狗哥支持你,以后当个漂亮的建筑师。”

    “谢谢二狗哥。”她冁然而笑。

    先当漂亮的建筑师,再当漂亮的新娘子。

    美好的未来。

    ----

    叶径晚上没个消息。

    叶翘绿打电话过去的时候,他问她收拾干净没。

    她望了眼凌乱的客厅,回答了否。

    他便不回来了,挂电话前,说道,“明天我让钟点工过来收拾,你别动了。”

    叶翘绿想动也没力。她铺好床,累得直接倒下。

    她选的这间客卧,挨着叶径的主卧。

    主卧的房门关着,叶径不在,她没有去开。这是施与美教育过的基本礼貌。

    她静静躺在床上。正如她先前所想,一个人睡在这个大房子,空得慌。

    还好,床垫软硬适中,很舒服。

    叶翘绿躺成一个大字。

    她后天就要去上课了,心情雀跃却又带有一丝紧张。h大的建筑学是省重点专业,能进来的都不是泛泛之辈。她要努力。

    她弯起嘴角,渐渐入睡。

    第二天,叶翘绿睡到了九点钟。

    一睁眼,她有些茫然。清醒过后,她下床去拉开窗帘。

    外面林荫鸟语,一片葱郁。

    她起床洗漱,然后在厨房里找吃的。

    虽然这是叶径的房子,但是叶翘绿一点也不客气。她该吃就吃,该睡就睡,丝毫没把自己当外人。

    吃到一半,门铃响了。

    她奔过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女人。大约二十四五的年龄。她乍见叶翘绿,愣了下,然后微微曲身,“我是家政的,过来日常保洁。”

    叶翘绿想起了叶径昨晚的电话,便开了门。

    女人自备拖鞋,进来就换掉。然后,她把自己的工具箱打开,拿出清洁布。

    光是厨房的卫生,她就弄了一个小时。

    叶翘绿终于明白,为什么这厨房能一尘不染了。

    经过一番收拾,叶径的房子恢复了整洁干净。

    叶翘绿问他回不回来。

    他的答案还是否。“我睡宿舍,你明天记得早起。你走得慢,过来教学楼得半个小时。”

    “你不回来给我补课吗?”她眼巴巴等着他的传授教学,谁知道他连影子都没出现。

    “你先看书,有不懂的再问。”无情冷漠的回答。

    叶翘绿的圆脸一扁。

    ----

    建筑学一班来了两个转专业的学生。

    班长在课前发表欢迎词。

    同学们热烈鼓掌。

    叶翘绿就算加入了大集体。

    和她一起转进一班的,是邹象。

    两位新同学自我介绍完毕,美术课也就开始了。

    叶翘绿本想挨近叶径的位置。但他坐在窗边,身旁已有两位女同学围着。

    叶翘绿只好做罢,自己找了个比较好画的角度坐下。

    邹象把画架摆在她的旁边,坐下后低低一句,“同学。”依然是磁性嗓音,标准国语。

    叶翘绿转头,“啊?”

    他歪起笑,“我忘记带水彩颜料了,能和你共用吗?”

    “没问题。”她拉了张凳子横在她和他之间,再把颜料盒放在上面,“这样我和你都方便拿。”

    “谢谢。”邹象盯着她的脸,微微哑下声音,“我差点就去了二班,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向辅导员争取来到一班吗?”

    叶翘绿微讶,“为什么?”她以为班级都是老师分配的。

    他倾身,话音的字像是从呼吸里出来一样,透着一阵迷离感。“因为你在这里。”

    邹象说完,直勾勾看着她。他以为她会面红耳赤,害羞失语。谁料,她只是看了他一眼,转过头去,起笔画画。

    这个反应不在他的预期。他这种午夜魅惑的声线,轻易就能挑动少女的芳心。

    而她却连眼底都毫无波澜。

    邹象笑意更深了,喃喃念道:“面白い。”日语:有趣。

    他拿出画笔,在叶翘绿伸手去挑颜料时,他故意用笔尖勾了下她的笔尖。

    叶翘绿当他是无意的。

    然而她第二次沾颜料时,又被他的笔尖勾了下。

    她郁闷了。她好心借颜料给他,他却来捣乱。“邹象,你不要来拌我。”

    “啊,我不小心,抱歉。”他的话听着很有诚意。

    之后,邹象的确不再耍小动作。

    美术课到十一点四十分下课。

    到十一点的时候,叶翘绿就开始饿了。她把注意力集中到绘画,抵抗饥饿。

    下课铃一响,她回头看叶径。

    巧合的是,他也在看着她。

    她的饭卡忘了充值,只剩五毛钱。中午她想跟着他蹭吃蹭喝。

    叶翘绿想起罗锡的话,不能让外人知道她住在叶径的房子,否则会被老虎刺青女威胁。

    那是不是装作两人以前不认识,就不那么招恨了?

    思及此,叶翘绿起身。她到处走走看看,装作欣赏同学们的画作。走着看着,就走到了叶径的身边。

    她望着他的画板,由衷赞叹。“你画得好好啊。”在现下这场景中,这是很突兀的一句话。

    距离叶径最近的两个女生都转头看向叶翘绿。

    叶翘绿等着叶径的回应。

    他一声不吭。

    她只好自导自演,“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啊?”

    叶径转头,对上她亮晶晶的眼。“叶径。”

    叶翘绿笑了。她就知道,他不会让她一个人唱独角戏的。“好巧啊,”她故作惊讶,“我们三百年前是一家。”

    旁边的两个女生已经确定,叶翘绿是来搭讪叶径的,而且搭讪水平非常低级。以叶径的性格来说,多半不理。

    但是,叶径说话了,而且还是顺着叶翘绿的话,说:“是很巧。”

    “这就是缘分啊。”叶翘绿觉得自己肚子更饿了,“为了这个缘分,你不请我吃饭吗?”

    那两女生觉得,叶翘绿这脸皮厚如城墙了。

    叶径搁下画笔,把颜料盒盖上。“走吧。”

    叶翘绿立刻回去收拾绘画工具。

    那两女生都觉不可思议。

    叶径是个很有异性缘,却又对异性非常冷淡的人。对他有意思的女生,从h大到d大,成群结队的。但他一个都没答应。

    叶翘绿刚来第一天,就靠着跟他同姓这个烂梗约上饭了。

    简直奇迹。

    ----

    下午两点半还有课。

    叶径不想出校门,便去了饭堂。

    饭堂的三楼,有小炒。

    叶翘绿这会儿也没心思和叶径保持距离了,她把自己上课的激动心情分享给他。“我这是第一次在大学上美术课。”

    “画得如何?”

    “还可以吧。我暑假报了水彩班。”

    就在这时,叶翘绿突然发现,迎面而来的好些女生都在朝这边看。似乎和搬家那天一样。

    她转头看叶径。

    她知道,他从小就漂亮。长大之后,五官更加立体。她这样看去的侧脸弧度,跟画里出来的一样。

    不止二狗哥风靡万千少女,叶径也是有这种潜质的。她一下子对自己的铁三角搭档自豪了起来。

    “叶径,听二狗哥说,有许多女生追求你。”叶翘绿今天梳着马尾,走路时一甩一甩的。“你喜欢什么样的?”

    “不知道。”叶径在牛肉店停下脚步,“今天吃这家。”

    她点头,继续说着,“我觉得你要找一个热闹的。如果女朋友也文静,那就变成两个自闭儿了。”

    他进了店。

    “你还要找一个和我一样脾气好的,不然会被你气死。”

    他懒得接她的话。

    两人入座后,叶翘绿顺手地把两套餐具烫了,然后斟了两杯茶。“你什么时候回见林则悦啊?”

    “今晚。”

    “那你晚上给我补补大一的课吧。”她心心念念的就是学业。

    他啜了口茶。“你不是要回家?”这茶很涩,他放下了。

    “我不回啊。”叶翘绿端起茶杯,喝了大半杯,“我和妈妈说了,我晚上有选修,回去太晚了。”

    叶径的手指在茶杯上敲了敲,“那我回宿舍睡。”

    她瞪起了眼,“你要给我补课啊。”

    他看着茶杯里的细碎茶叶,“你爸那边怎么解释?”

    叶翘绿这会儿脑筋转过来了,“我和爸爸说,你把房子让给我,自己在宿舍睡。”

    他抬眼看她,“不仅和你爸说,还要和我妈说。”

    她恍然大悟。万一妈妈不小心说漏嘴,那就穿帮了。“还是你考虑得周到。”也许这就是高考成绩他802,她742的区别。

    她要认真学习,把差距缩小。

    饭后,叶翘绿打电话给施与美。

    施与美一听儿子为了女儿,坚持住宿舍,心情复杂。她的这个儿子就是太懂事了,让她心疼。“委屈小径了。”

    叶翘绿这会儿也觉得自己太欺负叶径了。吃他的,喝他的,还住他的。她省下的伙食费,都是他双倍支出换来的。

    挂上电话之后,她说道,“叶径,我给你付点房租吧。”

    “付多少?”

    “两百块怎么样?”她一个月八百块生活费,暂时只能给四分之一。

    叶径答应了。

    ----

    晚上叶翘绿和叶径回到见林则悦时,她倒想起了一件事。

    她看着相邻的两间房。“妈妈说,男女有别。我的房间你要敲门才可以进啊。”

    “嗯。”叶径扔下书包,“记得锁门。”

    然后,她走出阳台,“以后我的衣服晾哪里啊?”

    “阳台。”他在沙发坐下。

    叶翘绿望着自己昨晚晾晒的内衣内裤,咳咳两下,说道:“那不是和你的一起挂着了。”

    “不然你还想晾哪?”他转眼看向阳台的晾衣杆,明白了她的意思。他漫不经心的,“那些五颜六色的内裤,以前在我家,我就见过了。”

    “非礼勿视。”她教育他,“你不能老盯着我的内裤颜色。”

    叶径将视线转向电视机,遥控打开。

    她说:“两个卫生间,我们分开用。”他的主卧是卫浴套间。她则用客卫。

    “嗯。”他闲适地倚向靠背,眼神若有似无地飘向她,“你要不要搬到主卧?”

    叶翘绿摇摇头,“那房间都是你的东西,搬来搬去好麻烦。”

    “你住套间比较好,那里有浴缸。喜欢泡澡的话,换主卧给你。”

    “有浴缸?”她笑了,立即要走过去看。

    叶径迅速地翻过沙发,在房门前拉住了她。

    她讶异回头。

    他松开手。“门锁了,钥匙在我这。”

    她的杏眼,对上了他的凤眸。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却绿相邻的书:扳倒女帝的正确方式全能娱乐教父倾世女娲:蓦然回首君不见总裁索爱:女人,你是我的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霸道总裁高冷妻撩神[快穿]林少强宠:娇妻携宝归来空降热搜首辅夫人黑化日常修真之攻略面瘫师弟国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