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修)

【书名: 却绿 第21章 (修) 作者:这碗粥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以嫡为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山村名医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h大种了许多树,入目皆林。

    树种繁多。红叶李、四季桂、落叶杉、广玉兰, 等等。

    春繁秋香, 四季皆是闲庭信步的佳境。

    邹象在医院待了一个多星期,返回校园闻到淡淡的桂花香, 又忆起自己的伤。

    恶狼出没的那天晚上,空气中就是弥漫着这种清甜的味道。

    夜空一轮皎皎秋月,前方一道修长身影。

    如果邹象不是因此受了伤, 他很乐意将此美景与众侃谈。

    挡住他去路的叶径, 长得非常漂亮。

    邹象只见过这一个能如此恰当地适用“漂亮”二字,却不显娘气的男生。

    他以往调侃某某男生时, 这个词语带有贬义。

    而当形容叶径时, 邹象却是由衷地赞美。叶径的品相无可挑剔。

    率先打招呼的, 是邹象。或者说,他在很久以前就想说出这声,“叶径, 好巧。”

    淡白的路灯在枝繁叶茂的桂花树下, 叶径的影子被拉得细长。他盯着邹象, 眸中蕴着一层墨。“你写了黑板的字。”开口就是陈述句。

    邹象挑起眉, 他好奇的是:“你为什么觉得是我?”

    他那天早到去上课。

    教室的门开着, 但是没有人。

    他望着最后一排的靠窗位。他儿时起学习绘画,美术直觉很敏锐, 就这么看着空空的座位,他都能勾勒出叶翘绿的身影。

    邹象笑笑,起了坏心。

    他用左手在黑板上画了几个字。谁都没有看见。当同学与他爆料此事, 他亦表现得毫无破绽。而今过了大半个月,他都快忘记这事了。

    叶径不语。他没有亲见黑板上的字迹,不过有个同学拍下了照片。

    叶径无意间见到照片。每个人的画都有其特点,邹象的笔在斜下的时候,尾端会上飘。哪怕他换成左手,仍然有其鲜明的走势。

    邹象见叶径并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耸了耸肩,“一个无伤大雅的小玩笑。”

    他不认为这几个字能伤到叶翘绿。事实证明,她的关注点确实歪到了天际。

    叶径不再说话,上前挥拳。

    邹象大惊,后退两步,闪过叶径右拳的同时,腹部却被踢了一脚。他不得不敛起心神,做好防卫。

    邹象之所以将叶径形容成恶狼,是因为叶径的攻势很凌厉。

    邹象是走艺术文雅路线的,当然挡不住。叶径连打人不打脸这个道理都不懂,让邹象的脸颊挂了彩。

    邹象编了个蹩脚到无人会信的恶狼之说,解释自己的伤。

    在住院期间,他无聊到描画了叶径矫健犀利的身影,再在叶径的身后画了个丰满的圆脸女生。

    班上在传叶径和叶翘绿的事。

    探病的同学说,叶翘绿勤快地倒追叶径,并且成功了。

    邹象听到,望向病房的窗外。

    叶翘绿之所以会成功,是因为叶径没有拒绝。从素描考试那天,邹象就清楚,他俩关系匪浅。

    而叶径为了黑板字寻仇,更加说明,叶径有意。

    探病的同学走后,邹象想起了自己初见叶径的情景。

    那是在大一入学的时候。

    叶径是建筑学的新生代表。

    偌大的演讲厅,他穿着质地上乘的休闲衣裤,立在讲台,语速平缓,淡漠诉说着自己的入学感想。

    他真正成了全场的焦点。长相出色、身材颀长,沉着冷静,气质卓然。

    不知为什么,邹象听得出,叶径对于建筑学并无热忱。

    那份演讲稿,只是一份稿子。

    叶径的心游离在演讲稿之外。从他话里出来的梦想,那么飘渺。

    邹象嗤笑这个优等生的虚伪。但不可否认的是,邹象因为叶径的演讲稿而对建筑学有了兴趣。

    叶径说:“以出世的心态,做入世的建筑。”

    邹象是美术生。

    建筑这种从简单的物与象到空间的叙事艺术,与纯粹的绘画有一种跨界的共生。

    建筑比美术更理性,更工艺。

    邹象在那个瞬间,萌生出转去建筑学的想法。他玩美术许多年了,但未曾体验过那种想象与现实相互平衡的领域。

    叶径演讲完毕,礼貌性鞠躬离去。

    场下的同学们热烈鼓掌。

    坐在邹象前排的几个女生尖叫了,“建筑学的叶径好帅啊啊啊!”

    邹象望着叶径往外走的侧影。他拍了三下掌,英俊的脸上挑起倜傥的笑意,“叶径。”

    ----

    建筑学的学生,除却公共课外,都有专业教室、美术教室。深夜时分,建筑学院的楼栋,一眼望去,好几间灯火通明。

    大一到大三,总有赶图的学生。大四的学生,转成电脑制图;而大五的,则出外实习。

    建筑学的设计作业,在初学时期,以手绘为主。这是捕捉灵感最快的方式。

    图板、针笔、丁字尺、比例尺,是建筑学学生的标配。

    h大的大二建筑学,每个学期有两个建筑设计大作业,在大作业之前有个引导式的小作业。

    十月的小作业,是别墅设计。

    临近交图日,叶翘绿上完选修课,回到专业课室。

    教室里陆陆续续有学生进来。彼此打声招呼,开始埋头绘图。

    吴天野带了音箱。低音炮放讲台,两个小的摆斜对角。音乐与创作,相辅相成。

    画了几下,他扭起臀来,和着音乐手舞足蹈。

    同学们习以为常。

    建筑学的学生,班级凝聚力比较强。专业教室就像是第二宿舍,同学们在这里画设计图,休息时聊聊天。如果有熬到凌晨一二点的,再一起叫个外卖填肚子。

    音箱是吴天野的,选的曲子是他的品味,基本都是粤语。

    汤玉跟着哼唱了几句。

    思路疲乏,她望了望课室,目光在叶径的身上逗留了好一会儿。

    以往,叶径晚上都不在。最近倒是经常出现。有这样的帅哥陪着熬夜,熬夜都有了乐趣。

    吴天野在座位上的扭胯,已经得不到满足,他踩着国标的舞步,向后排走来。

    吴天野和邹象是舍友,两人关系不错,他扭到邹象的身边,跟着音箱传出的女声唱道,“你控诉我,接吻接上瘾。”

    邹象听不懂粤语,他看了吴天野一眼,低下头。

    吴天野转向叶翘绿,“你呷醋呷上瘾。”

    她不受影响,聚精会神在画图。

    吴天野陶醉在音乐中,在过道转着圈子。

    汤玉听着他的声音越行越近,突然跟唱起来,“请你滚,滚出去。”

    吴天野顿住,接着唱:“你爱滚,不配做人,爬出去。”

    两人对骂了几句,吴天野斗不过汤玉的高音,转回邹象的身旁,略带埋怨的语气:“请你滚,滚出去。”

    邹象扔下针管笔。

    他是美术生,见惯了各种奇葩。

    他大一的那个班级,从老师到学生,没几个正常的。书法老师更是一绝。每每上课提前把自己的草书挂出来,就走了。意思是学生模仿即可。

    上了一年的课,邹象只见过书法老师三次。

    建筑学是理工科,邹象初初来到,觉得氛围平常。久了才知道,哪儿都有神经病。

    相比之下,邻桌的叶翘绿属于正常范畴。

    他转头问着叶翘绿:“这是在唱什么?”

    叶翘绿没有听见,她在沉思别墅楼梯的方位。

    邹象将一块橡皮擦抛到她的桌上。

    她一惊,抬起头来。细碎的发丝拂过她光洁的额头,飘动一下,静止。

    邹象捕捉着那个瞬间,脑海里在为刚刚的场景构图。这是他的惯性思维。“这是在唱什么?”他又问了一句。

    叶翘绿凝神听着吴天野的歌,正要解答。

    不知何时走来的叶径冷冷地开口,“他让你滚出去。”

    叶翘绿点点头,“就是叶径说的那样。”

    邹象看着眼前的一男一女,笑了笑。他抹去了叶翘绿的画面,开始定格叶径的身影。

    邹象这个自恋人士,现今最欣赏的样貌,当属叶径了。

    这时,窗外闪过一道雷。

    叶翘绿讶异,“要下雨了?”

    窗外无月,漆黑叠影。

    叶径将手里的书放在叶翘绿的绘图桌,转身回到座位。

    他没有言语。不过叶翘绿明白,他这是在告诉她,他要回去了。

    除了吃饭,其余时间她和他都有意分开。

    叶径在外租房,同学们都晓得。

    看着空出来的书桌和床,再想想越来越多的杂物,舍友们觉得那个空间浪费了。然而,想归想,没人敢把东西往叶径的位置堆放。

    班上的人知道叶翘绿被安排到其他学院的女生宿舍,但因为楼栋不同,她究竟住没住,同学们不清楚。

    叶径离开了十五分钟之后,叶翘绿准备收拾东西。

    邹象抬腕看表,十一点三十六分。他靠近她,“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叶翘绿把叶径的那本书锁进抽屉。“不用啊,我自己回去就行。”h大后门到见林则悦的那条路,晚上寂静少人,但是路灯很亮,所以她并不害怕。

    而且,她不能让同学们发现,她与叶径住在一起。

    昌艳秋见邹象频频搭讪叶翘绿,全以失败告终。她同情邹象,过去拍拍他的绘图桌,说道:“我和汤玉去吃宵夜,你来不来当护花使者?”

    邹象转向昌艳秋,笑了下,“我的荣幸。”

    作者有话要说:  露台的照片、叶径的草图和小绿的模型晚上会放到微博:二犬儿蛋。

    谢谢各位。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却绿相邻的书:扳倒女帝的正确方式全能娱乐教父倾世女娲:蓦然回首君不见总裁索爱:女人,你是我的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霸道总裁高冷妻撩神[快穿]林少强宠:娇妻携宝归来空降热搜首辅夫人黑化日常修真之攻略面瘫师弟国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