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修)

【书名: 却绿 第22章 (修) 作者:这碗粥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盛世医香以嫡为贵琏二爷的科举之路山村名医不死佣兵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叶翘绿离开教室。

    外面起了风,有几片叶子落下。风卷起地下的碎叶, 飘到了她的脚边。她的裙摆迎风起舞。

    她抬眼望了眼沈黑的天空, 快步往前走。

    雷声再响。

    怕是一场大雨。

    叶翘绿跑起来。她懊恼着,早知道就和叶径一起走了。

    算算时间, 他估计已经到家了。

    她之所以逗留,并不只因为要与他错开,主要还是有个设计问题让她犹豫。

    别看别墅规模小, 其实空间变化很多, 是最能体现建筑思潮的体型之一。老师布置的作业,地形复杂, 几层坡度。这让学生们的设计构思更加多样化。

    叶翘绿考虑的是错层别墅, 既能利用地势的高差, 又能丰富建筑空间。

    别墅楼梯作为垂直交通的联系元素,对空间序列的建立尤为重要。她今晚一直在画楼梯,但是直到离开都没完成。

    风势渐大, 校道桂子飘香。

    花瓣轻轻停顿于她的肩膀, 再在她的跑动中落地。

    路上的学生们都是行色匆匆。

    叶翘绿抬手看表, 盼着大雨晚些到。

    她奔跑的步子, 回响在路上。

    出了校门, 岔路过去的食街有灯火,很热闹。而往见林则悦的这边, 店铺早早关门,到了这个时间点,路上没有人。

    下一刻, 雨来了。

    叶翘绿停下脚步,微微喘气。

    她打开了伞。

    从雨点到滂沱大雨,不过短短一分钟时间。再亮的路灯都照不清被雨水冲刷的路面,路上的砂石,被雨水卷着淌向排水井。

    风大,雨大,她的裙子湿了大半。她赶紧往店铺的方向躲避。

    走了一半,见到店铺雨篷下有个身影。修长挺拔。

    虽然雨水挡了些许视线,但她无比熟悉那个人,惊呼出声,“叶径,你怎么在这里?”

    叶径望着前方的雨。他手上的伞,是干的。

    叶翘绿走上台阶,收起伞。湿透的伞面,水珠不断滴落。她拨了拨额前的碎发,“你不是早回去了吗?”

    他没有出声。

    她奇怪看看他,又顺着他的视线望向大雨。“我以为你在家泡热水澡了。刚刚雷声好大。”

    叶径收回视线,转头看她,“知道下雨怎么这么晚才回。”

    “你走的时候,我想到一个楼梯的布置,想做完再走。”叶翘绿解释说:“可惜那个想法是错误的,楼梯跑不上二楼。”楼梯的净宽、梯级的宽度、高度都有规定,在她的空间转换中,需要仔细计算楼梯的长、宽、高。

    她现在的那个方案,楼梯不好布置。

    叶翘绿想着别墅方案的平面,结合地形的高差,她在脑海中把起居室和卧室的隔墙移位。“叶径,晚上我给你看看方案,你给我提提意见吧。”

    叶径答应。

    为了表示公平,她说,“你遇到问题也可以来问我呀,我们互相切磋。”

    他点头。

    大雨落下的声音,连食街那边的喧闹都盖住了。

    十几分钟之后,大雨渐小。

    叶径说,“走了。”

    她依言跟在他的身后。

    路灯下的两个身影,相距二尺。

    食街那边的喧闹远了,雨停了。

    路上非常寂静,两旁有浓郁的矮树丛。繁茂的植叶,黑黑的一团。

    叶翘绿以往走过这里,没觉得不妥。这会儿倒是惊觉,如若有人想犯罪,树丛就是最佳藏匿场所。

    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叶径。

    他淡淡“嗯”了一声。

    叶翘绿说,“还好有你陪着。”她先前不曾留意树丛,便无所畏惧。而一旦心中形成了危险意识,她就害怕了。

    她庆幸前些天都没出事。

    叶翘绿转了转眼睛,看着前方叶径的背影。

    听班上的女生说,叶径不仅是班草,甚至在学校都能排上名。

    h大的男生中,叶翘绿见过最出挑的就属叶径了。而且,成绩拔萃,善良体贴,简直是上天入地都找不到第二个的完美男生。

    她奇怪的是,学校这么多男生,校草这个头衔是怎样选出来的。她都没见过哪里有投票。

    她这样想着,步子慢了下来。

    叶径停下脚步,回首。

    风吹过,树上的雨水落下,滴在他的脸颊。

    叶翘绿的头顶,则是哗地一下,倒下不少雨水。她捂住头,追上他,问道,“叶径,你知道你是校草吗?”

    “不知道。”

    这个答案,她早料到了。她觉得,叶径属于美而不自知的族群。而邹象,则是恨不得昭告天下他很英俊。

    回到见林则悦,叶径先去洗澡。

    叶翘绿倒在沙发,咬起笔头,望着白色天花。

    这房子是简约北欧的装修风格。以原木色和白色为主,再以深蓝点缀,清爽干净。

    她觉得那个饰线有点像楼梯的梯级,又想起了别墅设计。

    建筑设计强调镜头的流动和空间的串联。建筑师与艺术家同样追求美学,艺术家可以无视尺寸,而建筑却要在比例上落实。

    想了很久,她的脑海中一片空白,没有灵感。

    正在这时,手机的短信声响起。

    拿过来一看,叶翘绿的笔咬不住了。

    大学城校区的朱彩彩,竟然知道了邹象这号人物。你们班是不是有个美男子叫邹象?!!!

    光是文字描述,叶翘绿都能感受到朱彩彩的激动。她如实说:有叫邹象的,但不是美男子。建筑学一班有叶径坐镇,美男子这个称号轮不到邹象。

    少来,校友群贴了邹象的照片,好帅。

    叶翘绿都不知道有校友群这东西。她上了qq,朱彩彩立即把邹象的照片发了过来。

    那是邹象的侧脸。

    摄影的那位,技巧非常棒。

    他的脸占了左边大半画面,构图的右缘,是远处的一棵红叶李。

    光与影,风与发,捕捉的瞬间刚刚好。邹象望着那棵红叶李,眼里映着朝阳,漾出了一波的柔光。

    从这张照片来看,邹象倒也确实是个帅哥了。

    叶翘绿视线掠过他的眼睛,转到了右下角。

    紫得发亮的红叶李树下,有一个背影。

    远景有虚化。

    她把图放到最大,大到像素不清。

    她不会认错,那是叶径。她与他认识这么久,他就算糊成像素格,她都不会认错。

    她告诉朱彩彩,树下的那个才是美男子。

    朱彩彩不听,我把邹象收藏来舔屏了。再见!

    叶翘绿把邹象的照片仔细看了看,她喜欢叶径那样的,惊艳的外表,内敛的性格。

    等到叶径洗澡出来,她和他说,“你比邹象好看多了。”她誓死捍卫叶径校草的地位。

    叶径掀眉看她。挺直鼻梁沾着未干的水滴,细长凤眸深黑如墨。“当然。”拿他和邹象比,他可不乐意。

    他进去厨房。

    她跟在身后,站在门边。

    他斟一杯白开水,微仰喝了一口。

    她看着他的喉结上下一滚。

    刚刚那个瞬间,如果抓拍下来,可一点都不输邹象那照片。

    叶径放下杯子,“怎么?”她这样盯着他不说话,很诡异。

    她笑了,“叶径,我突然觉得,你长得真不错啊。”

    她的赞美,并没有让他流露出丝毫喜悦。他依然淡漠,又喝了口水。

    叶翘绿哪会介意他的不回应,反正她说了就算。她转身去浴室洗澡。

    她一走,叶径把杯中剩余的水倒掉了。

    他父系家族的男性个个都是妖孽。他儿时跟了施与美,与父系的气质不一。不过,回家族待了这么多年,偶尔也会有些异相。

    只是未料,这偶尔的一个瞬间,能让叶翘绿刮目相看。

    ----

    星期的六、日,同学们集中在教室里赶作业。

    星期一下午,是交作业时间。

    叶翘绿在叶径的建议下,画了几个建筑剖面。然后她发现,将楼梯的位置移到外侧,再以玻璃材质处理局部,能给立面增添通透的光感。

    她的设计高差错落,由楼梯串联起功能空间。平面上,室外景观墙的弧形,给方形别墅添了几许趣味感。

    老师要求的图纸是:总平面、别墅各层平面、四个立面、两个剖面。无上色要求。

    但是叶翘绿之前给叶径上色时,倒有了心得。图纸越细致,观感越清晰。

    她把总平面涂上了淡色。

    邹象在邻座,看着她上色,觉得好奇,“用得着这么拼?”黑白图已经满足作业要求了。

    “这是我第一个设计。”叶翘绿继续手中的活,“我希望我的作品能以最好的形式陈列于众。”她将这个设计列入自己的作品类别,并且为之负责任。

    邹象望向窗外。

    天空灰蒙,树叶茂盛,她俯在图板上的身影——他脑海中在为这个场景构图。

    她可比叶径认真多了。

    叶径完成的作业再完美,邹象都认为他的目的是为了高分。这是初见叶径,邹象就有的直觉。

    邹象转过视线,倏地撞进叶径的眼中。

    叶径冷冷瞥过来一眼,然后走出教室。

    这次作业,叶翘绿拿到了班上的最高分数,比叶径多两分。

    这个消息,在班上炸开了。有羡慕的,有嫉妒的,有不满的,有怀疑的。同学们也好奇,之前稳坐第一的叶径,是何感想。

    叶径很平静。

    老师一走,叶翘绿就高兴地与叶径分享喜悦,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叶径,我是第一名,分数比你高。”后半句很是得意。

    他说:“恭喜。”声音冷淡。

    周围的同学竖起耳朵在听,辨不清叶径是否诚意。

    叶翘绿将叶径的冷淡视为最由衷的祝福,她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昌艳秋望着叶径和叶翘绿的身影,估摸着这一对是成了还是没成。关系扑朔迷离的,她都看不懂了。

    交完了图,班上的气氛活跃起来。

    班长组织了一场聚会,顺便给被恶狼撕咬的邹象补个安慰会。

    班长把这个意图道出,邹象立即拉下脸。他的目光瞟向了叶径。

    叶径坐在座位上,事不关己。

    其他同学倒是很闹腾,“邹象,你在哪条路上遇到恶狼啊?”

    邹象沉吟道:“桂树何苍苍,秋来花更芳。”

    吴天野耸耸肩,“少年莫装逼,装逼遭雷劈。”这句话是他跳舞时,邹象讥嘲过的。他原话返回给邹象。

    班长在qq群统计聚会的人数。

    叶翘绿自从转系来到班上,都没有参加过集体聚会,这回她不想错过。她在qq上回了话。

    叶径在群里复制了她的话。

    班长看着手机,敲了敲桌子。

    叶径从来不参加聚会活动。从军训教官的不舍欢送,到大二开学的吃喝玩乐,他都缺席。

    这回真是罕见了。

    在叶径之后,女生全体报了名。

    与班长同宿舍的生活委员鄙斥道:“上回我让她们来烧烤,一个个推三阻四的。”

    “看脸的世界嘛。”班长很淡定,“我们要认真读书,以才服人。”

    生活委员望了眼qq群,“叶径是和叶翘绿在拍拖吧?”

    班长笑,“或许吧。”

    “这群女生凑什么热闹啊?”

    另外的舍友拍拍生活委员的肩,“虽有主,可松土。”

    生活委员摇头,“世风日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却绿相邻的书:扳倒女帝的正确方式全能娱乐教父倾世女娲:蓦然回首君不见总裁索爱:女人,你是我的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霸道总裁高冷妻撩神[快穿]林少强宠:娇妻携宝归来空降热搜首辅夫人黑化日常修真之攻略面瘫师弟国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