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修)

【书名: 却绿 第23章 (修) 作者:这碗粥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琏二爷的科举之路以嫡为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h大的两公里外,新开了一家自助餐ktv。

    开张大酬宾。

    大房间四个小时房费仅需十元, 自助餐每人二十九。

    能吃能喝能唱, 而且便宜。

    精打细算的生活委员立即预订了这家。

    下了课,叶翘绿和几个女生一起坐地铁过去。

    昌艳秋问, “叶径呢?”

    “他自己去啊。”叶翘绿回答。

    刚说完,地铁的车灯从前方黑暗的轨道中亮起。

    列车到站。

    正值下班的高峰期,地铁很拥挤。

    几个同学进了车厢。

    昌艳秋和叶翘绿排得后, 只能站在门边。

    车门即将关闭, 叶翘绿的裙摆扬在门外。她捂住裙摆。然而,已经晚了。

    她的裙角被夹在门里。

    她扯了扯, 扯不动。她只能定定站着, 一手扶住昌艳秋。

    昌艳秋开腿而站, 努力成为叶翘绿的支柱。

    列车平稳前行。昌艳秋问:“你和叶径现在什么关系啊?”

    “我俩是好朋友,他请我吃饭。”

    “……”这个回答让昌艳秋无趣,“抓紧啊, 这都十月份了, 冬天要来了, 找个男生暖暖吧。顺便上下车也能给你捡裙子。”

    叶翘绿听得很懵。

    地铁到站, 车门打开。

    叶翘绿的裙子被夹得皱成一团。

    昌艳秋拉起叶翘绿的手往外走, “叶径很受欢迎,今天他第一次参加聚会, 就有女生蠢蠢欲动了。”

    叶翘绿这会倒听懂了,她讶异,“同班同学吗?”她以为叶径的人气都是其他系的。大班的课, 围绕在他身边的,都是她不认识的女生。

    “嗯。”昌艳秋想戳叶翘绿的圆脸,“叶径上下课都独来独往,没有机会告白啊。聚会就不一样了,聊天唱歌,再灌点酒,一回生二回熟。”

    觊觎叶径的女生一直都有,昌艳秋有意无意会给叶翘绿站队,提醒叶径有主了。

    但是,渐渐同学们发现,叶径和叶翘绿不像情侣。但要说没关系,又不是。反正诡异得很。

    从外表来看,叶翘绿虽然可爱,但要匹配叶径,仍然有差距。

    时间久了,有一两个女生就自动忽略叶翘绿,而将叶径定义为单身。

    譬如,汤玉就为了这次聚会而精心打扮。她不是要告白,只想和叶径拉近关系。

    昌艳秋和汤玉同宿舍,出发前见汤玉在镜前描绘眼影,她就猜出了。她和汤玉关系也不错,但是叶径的归属,在她的心里,叶翘绿已经先入为主,所以,自然会偏心。

    叶翘绿听着昌艳秋的话,蹙起了眉。她和叶径的交谈,很少涉及爱情。她都忘了,有那么多的女生喜欢他。

    昌艳秋拉住差点撞上电梯扶手的叶翘绿,“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叶翘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她脑子有点乱,想法左窜右窜,却又捕捉不到。

    这种状态,有点像琢磨方案的时候。许多的元素在飘,但是无论如何拼合,逻辑都是断的。在她心里,叶径是与恋爱绝缘的名字。自闭儿和女生恋爱的模样,谁能想象。

    昌艳秋笑了笑,“别担心。你现在还是很有优势的。”起码叶径只和叶翘绿接近,这一点已经能秒杀许多女同学了。“上电梯了,小心点。”

    “噢……”叶翘绿收回心绪。

    要不晚上回去找叶径谈谈这些男女心事好了。

    她都忘了,他是个青春期少年了啊。

    ----

    生活委员订下的这间房,有三个麦克风。其中一个被吴天野紧紧握在手中。

    众人明白他的属性,不与他竞争。

    沙发分做三个区。爱喝酒的,爱玩牌的,爱唱歌的,各自形成区域。

    叶翘绿听着同学们的撕心裂肺,频频朝门口张望。

    昌艳秋啃咬西瓜,心里一个个点着人数。

    报名的同学中,除了叶径和汤玉,其余都到了。

    昌艳秋回忆着汤玉的妆容,嘀咕着,“叶径不会轻易被截胡吧。”说完,她觉得自己想多了。

    大学以来,叶径身边出现过多少美女,其中不乏比汤玉美貌的,但都遭了冷眼。所以,这二人没到,应该是巧合。

    汤玉没来,吴天野找不到合唱《滚》的搭档,他在话筒里喊话昌艳秋,“汤玉呢?”

    昌艳秋扔掉西瓜皮,拿出手机晃了晃,吼道:“我给她打个电话。”

    电话通了,汤玉没有接。

    昌艳秋歪起嘴角,回着吴天野,“联系不上。”

    话音刚落,房间的门被推开。“不好意思,来晚了。”汤玉的纯白连衣长裙,在光线黯淡的ktv中格外醒目。她高挑清瘦,真丝质地的裙子仙气飘飘。金桃色偏光眼影,眉目间闪着少女的神采。

    吴天野瞥了眼过来,他一边唱自己的,一边给她选了首歌:《少女的祈祷》。

    昌艳秋喊着,“汤玉,你迟到了。”

    汤玉歉意笑笑,轻步走来。

    她一离开,叶径出现在门口。

    昌艳秋侧着身子望去。

    他正在打电话,半个身子隐在走廊。她只见到他的白衬衫。她喜欢男生穿白衬衫,尤其是对方是个大帅哥。

    叶翘绿眨眨眼,看着门口。叶径身影出现的霎那,她莫名轻松了些。

    这时,汤玉顿了下脚步,回首说道,“我先进去了。”

    叶径听到这话,沉眼看向汤玉。

    汤玉莞尔一笑。

    他没有表情,伸手将门关上,继续聊电话。

    白衬衫的衣角被厚重的木门遮住,仅剩汤玉的白裙在晃眼。

    汤玉进入大学之后,越来越漂亮。化妆的因素,加上衣着品位的提升。大一那个乡郊妹,已然是个小美女。

    汤玉侧身,姣好的容颜,黑亮的长发让台上的吴天野唱错了一句歌词。

    除了跟唱的同学,其他人没有留意到。

    昌艳秋搭着旁边的沙发,问道:“怎么这么晚来?”

    “有点事。”汤玉微微一笑,那笑意转向叶翘绿时,有着极其微妙的停顿,然后再自然地弯起檀唇。

    迟钝的叶翘绿丝毫不觉。

    昌艳秋却注意到了,她瞟向门的方向,心中百转千回。

    她挺不屑这种熟人间的插足。

    但叶径与叶翘绿这么久了都定不下关系,让她着急。女生的倒追,再如何大胆直白,都有个限度。关键的一步,还是要男生来走的。

    叶径推门进来。

    喧闹室内,空气闷窒。

    他神色微冷,和电话那边说完最后一句,挂断了。

    叶翘绿起身,脚尖的方向迎着他。她想问问他迟到的原因,正要迈步,同学一声大喊,“叶翘绿,下一首是你的歌。”

    吴天野的歌将要结束,屏幕上显示大大的预告,下一首:教我如何去小便。

    吴天野见到那七个字,含笑的嘴角收平、收紧。他把麦克风放下,走下台阶。

    叶翘绿握拳抵唇,咳咳两声,从同学手里接过话筒。她最喜欢春田花花幼儿园了。

    随着她的歌声响起,叶径行至一半的步子停下了。他眉尾在那个瞬间挑起。

    她唱得跑了调。

    吴天野避坐在沙发角落,表情深沉,他最烦这种五音不全又要强行尬唱的。

    叶翘绿自个儿唱得很高兴,用脚尖打着拍子,“以后全部靠自己……”唱到这儿,她转头叶径望去,对上他的黑瞳,她笑,“一个人小便……”

    叶径面色无波,静静听着她的走音。

    前方出现一抹白,将他和叶翘绿之间的视线切断。

    汤玉的清丽之姿,婀娜多情。喧闹之中,她大声说:“叶径,你唱歌吗?给你点一首。”

    叶径摇头,冷淡的表情,透着晦暗。他再望叶翘绿时,她已经转头看歌词去了。

    半躺着的昌艳秋,视线紧随叶径和汤玉。

    从身段上来说,他俩很般配。

    再看那自得其乐的叶翘绿,昌艳秋暗叹一声:没救了。

    就在这个叹息之间,昌艳秋捕捉到了一个线索。如果叶径对叶傻妞没有一点意思,那他俩肯定是没戏的。别说约饭,连话都搭不上。

    大一上学期,昌艳秋在食街饭馆偶遇叶径,她热情邀他入座,他直接拒绝。

    冷淡,才是叶径该有的表现。他与叶翘绿的相处,透着不寻常。

    汤玉站在邹象的正前方,他毫不避讳地打量着她。

    她比叶翘绿高,比叶翘绿瘦。这一袭白纱裙,只有她这样纤细瘦高的,才能穿出仙气。

    他哼笑一下,看向台上的叶翘绿。

    他不怀疑,她唱得很开心。但是这歌声,却让不少同学恼火。

    吴天野的脸上明显写着两个大字:难听。

    再看昌艳秋,她已经捂住耳朵,阵亡在沙发上。

    而叶径,却并未显露一丝的不耐,仿佛没听到叶翘绿的歌声。

    邹象笑了笑,转头吆喝同学们玩国王游戏。

    几个同学答应了。

    昌艳秋玩心重,邹象只说了一句,她便点头。

    唱完歌的叶翘绿回到座位。她没了昌艳秋的陪伴,觉得无聊。

    她焦距定在前方。

    他站在墙边,听汤玉在大声说话。他神色淡淡,偶尔动动薄唇回应。

    汤玉的左手由后向前摆动,芊芊玉指仿若不经意撩起了白纱裙。

    吴天野又到了飙歌的时间,“让那飘呀飘呀的裙,挑惹起战争。”

    叶翘绿手肘撑在膝盖上,双手托脸,凝视着那层层白纱。

    她和叶径走过的年月,他从来没有和女生接近过,似乎……他最亲密的女性朋友就是她。

    室内很吵,她听不见叶径和汤玉的对话。只传来吴天野的渴求而着迷的歌声:“为那转呀转呀的裙,死我都庆幸。为每个婀娜的化身每袭裙,穷一生,作侍臣。”

    叶翘绿垂眼,看了眼自己的绿色连衣裙。

    被车门夹过的地方仍然皱巴巴的。她爱穿裙子,但扬不起歌词中的颠倒众生。

    某个瞬间,她突然想穿纱裙,站在风中飘呀飘。

    这个想法的萌生,她解释为歌词的暗示。

    她望了眼mv,飘飘的裙摆在镜头中来回切换,下一秒,男主角低头意欲亲吻红裙女郎。

    心念一动,她突然转眼望向叶径。

    他的视线正是向着她。

    她怔了下。

    叶径微微转头,眉梢扬起。与汤玉交谈时的冷淡此时散了开来。

    叶翘绿立即坐直身子,笑着朝他招起手来。

    那手势,让汤玉觉得她是在呼唤小狗。

    然而,叶径走过去了。

    叶翘绿往左边蹭了几下,给他让出位置。

    他静静陪坐,知道她有话要说。

    果然,她笑靥如花,诚意邀约。“叶径,我们一起去唱歌吧!”

    认识这么久,她竟然没有与他唱过歌。她和其他小伙伴合唱过好多遍了。为了公平,她要和叶径唱上一回。这叫雨露均沾。

    叶径的脸上落下几分霜寒,“不去。”听她跑调是一回事,忍忍也就过了。但跟着她一起跑,那是另一码事。他不丢这个脸。

    “我们唱首简单的歌,我来起调。”叶翘绿拍拍胸口,俨然对自己的音感十分自信。

    叶径不理,和她拉开距离。

    “我想好了,就唱阿里山的姑娘。”她把屁股一挪,靠近他,“以前妈妈经常唱,你听过吗?姑娘美如水,少年壮如山。”

    “没听过。”他冷冷的,站起来,“不唱。”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却绿相邻的书:扳倒女帝的正确方式全能娱乐教父倾世女娲:蓦然回首君不见总裁索爱:女人,你是我的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霸道总裁高冷妻撩神[快穿]林少强宠:娇妻携宝归来空降热搜首辅夫人黑化日常修真之攻略面瘫师弟国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