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修)

【书名: 却绿 第24章 (修) 作者:这碗粥

强烈推荐:琏二爷的科举之路以嫡为贵不死佣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正在拉锯之时,昌艳秋拉住叶翘绿的手, “玩不玩国王游戏?”

    叶翘绿转头, “我想去唱歌啊。”她两年才来一次ktv,才唱了一首不过瘾。

    昌艳秋的笑意隐去, 切换成生无可恋的脸,哀嚎一声,“放过我们吧。”

    生活委员推推眼镜, 补充说, “放过我们吧。”

    叶翘绿抿唇,再问叶径, “我唱歌不好听吗?”

    “不是。”见她毫无自知之明, 他便不打破她的幻想了。

    闻言, 她神色得意起来。叶径的赞美向来以一挡百,堪称真理。

    昌艳秋和生活委员交换一下眼色。为了不让叶翘绿的歌声再度响起,昌艳秋以一本闲置的《architecture theory since 1968》把叶翘绿拉进游戏中。

    邹象洗着手中的扑克牌, 慢条斯理说道:“规则简单。我们八个人玩, 用a到8的扑克牌代表号码;再加一张鬼牌, 是国王。一共九张, 每人抽一张。谁抽中鬼牌, 必须马上亮牌。大家抽完八张之后,剩下的一张暗牌, 是国王的号码。国王有权要求任意的号码做任何事。但是,国王不知道暗牌是几,所以也存在自己掉坑里的可能。”邹象顿了下, 补充道:“玩玩而已,都是无伤大雅的小玩笑。”

    叶翘绿听完了规则,再次向昌艳秋确认,“你把书送我吗?”

    昌艳秋点头,“太厚了,我懒得看。”

    叶翘绿马上答应,“好啊,我也来玩。”她这个月的零用钱告急,买不起建筑书了。她转头问,“叶径,你和我一起玩吗?”

    叶径看着邹象洗牌的动作。

    邹象灵巧的十指叠着牌。换牌时,尾指的指腹刮过扑克牌的边缘。

    叶径眼一沉。“玩。”

    于是,人数上升至十人。

    邹象把扑克牌放在桌上,沿着逆时针方向一顺。“抽吧。”

    同学们纷纷下手。

    叶翘绿瞄了眼自己的号码:4。

    她连忙掩住。

    邹象笑着亮出鬼牌,“不好意思,这次我是国王。”

    昌艳秋鄙视出声,“你是第二次国王了。”

    “运气嘛。”邹象浅笑。他看着同学们盖着的牌。“嗯……不如我就来定两组大作业的合作搭档吧。”

    别墅的小作业过后,有个高密度住宅建筑的大作业,需要二人合作。这是老师昨天提过的。设计任务书要下个星期才公布,同学们候着,尚未组队。

    邹象猛然说起这个事,同学们的心提了起来。

    小作业的成绩榜,叶翘绿和叶径是大二系的第一和第二。万一这两人组队合作,那真是所向披靡了。

    邹象道:“我先说明啊。虽然是个游戏,但既然开始了,就得遵守规则。别我点了号码之后不认啊。”

    生活委员说:“当然。”

    昌艳秋痛快一句,“我们玩得起。”

    邹象笑了,“1和10组队,4和8组队。”他说完,视线往叶径那边瞟去。

    叶径冷冷回视。

    “我是4号。”叶翘绿惊呼,“谁是8号啊。”她探头去看叶径的牌。“叶径,你几号?”

    他直接亮了出来:1。

    昌艳秋拉开嗓子,“我为什么不是8。”

    沉默了许久的汤玉莞尔,“我是10。”她的眉眼流转,金桃色的眼影将她的眸子衬得闪亮。

    叶翘绿怔了怔,问着同学们,“8号呢?”

    无人回应。

    生活委员喃喃,“不会是国王的号吧……”他去翻开搁在桌上的暗牌。

    果然是8。

    叶翘绿惊了,“大作业我要和邹象一起做啊。”

    “请多指教。”邹象的唇角笑意深浓。

    叶径一直沉默,他在心里斟酌着什么。

    这个回合,对于其他同学来说,一个小插曲而已。不过产生的结果,却影响了四个学生的大作业设计过程。

    最为窃喜的是汤玉。与叶径能否有结果,现在未知。但现在她看到了希望,起码她有了与他相处的机会。

    叶翘绿略感颓丧。她用手肘撞撞叶径,低下音量,“叶径,我本来想和你组队做作业。”结果冒出个奇怪的邹象。

    叶径盯着邹象洗牌的手,不语。

    下一轮抽牌,竟无人抽到鬼牌。

    邹象一哂,将剩下的暗牌翻开,那才是鬼牌。

    他张开大掌,掠起全部的牌,“只能再抽了。”

    昌艳秋笑称:“你是老赌徒吗?”

    邹象唇角含笑。

    叶径冷漠,他看穿了。这薄薄十一张牌的洗牌顺序是固定的。上五张和下六张交叠。只要记住起始顺序,再根据洗牌的次数计算,每张牌就毫无悬念了。

    邹象这回洗了六轮,等于将最底下的三张按照原顺序到了最上面。“同学们请。”他笑容亲切。

    叶翘绿正要抽牌,手背却被叶径拍了下。她吓得缩回来,瞪大着眼看着叶径。

    叶径伸手抽了第三张。

    邹象微眯眼,看着夹在叶径修长指间中的牌。

    叶翘绿抚抚手背,斥声说:“你打我干嘛?”她见同学们都抽好几个了,赶紧将最近的牌拿过来。

    她看了眼,又是4。

    叶径随意瞥了眼牌面,扔出去,“鬼牌。”

    邹象暗哼一声。

    叶翘绿抱怨,“本来我要抽那张鬼牌的。”

    叶径瞥向她,见她怕他窥到,惊得把扑克牌掩在胸口,他说:“那我把权利让给你?”

    “那倒不用,我只是批评一下你的行为。”叶翘绿宽宏大量一笑。

    “嗯。”叶径就是这么一问,他当然清楚她不会追究。

    同学们抽牌完毕,集体看着叶径,等候他发号施令。

    叶径沉眼望着余下的最后一张牌。

    邹象笑了。他好奇,在这种场合中,叶径能说出什么样的要求。邹象和朋友们玩,都是耍流氓、窥**。他觉得,叶径的想法一定不同流俗。

    谁料,叶径说,“4和9抱一下。”

    邹象眼角一抽,幻想破灭。好吧,男性这生物,其实都很俗。

    众同学沉默。

    “几号?”叶翘绿刚才没听清。

    叶径转头看她,“4和9。”

    嘈杂声中,他沉沉的声音穿进她的耳中。

    叶翘绿看着自己的牌,第一时间的想法是:她不要再和邹象搭上关系了。

    接下来,她修正了这个想法:她不要和除叶径之外的男生抱。

    然后,她再修正:9号是女生就最好了。

    最终她朝叶径叫,“你这个国王不正经啊。”

    叶径倾身低语,“这类游戏不就玩这些。”她自己傻,胡乱答应。不给她点教训,她都不明白,她只有被骗的份。而且,他很正经了,只是抱,不是吻。他问:“谁是9号?”

    同学们面面相觑,无声。

    昌艳秋立即掀开暗牌,“9号在这。”她欣慰了,天意啊。

    “真巧。”叶径淡定自若。

    邹象在心里鄙夷叶径的无耻。

    昌艳秋起哄道,“抱一个吧。”前面几个问题无聊透顶,她都打哈欠了。好不容易才来点男女互动,她一扫瞌睡虫。

    得知叶径是9号,叶翘绿莫名松了口气。她转头看他。

    他也看着她,眼神称得上冷漠。

    房间的灯光忽然忽然暗了下来。

    原来是吴天野开了舞台模式,聚光灯集中在他的身上。吴天野唱:“燃亮烛光,只管相拥。”

    漆黑好办事。叶翘绿把握住机会,猛然伸手抱住了叶径。抱住之后,她泄愤似的使劲用力,想让他疼痛。

    可惜,叶径对她那的点儿力,不放在眼里,哼都没哼一声。

    她失望,抱完就要抽身离开。

    他及时按住她的背,低声道,“等会儿。”手掌的位置正好停在她的内衣扣上,两秒过后,他稍稍移开。

    “要干嘛?”

    “太暗了,他们看不见。”

    她瞪着前方,“胡说八道!我都能看见他们的影子。”

    “嘘,再等等。”他的唇靠得很近,说话气息烫着她的耳朵。

    她说:“叶径,我中午吃了火锅,你闻到我头发的麻辣味了吗?”不止头发,她连身上都有火锅味。呛死他。

    这时,不满吴天野个人主义的班长重新开了灯。

    叶径和叶翘绿拥抱的画面,让昌艳秋鼓了掌。可喜可贺,这俩终于有进度了。

    反观一直留意着叶径的汤玉则沉着脸,她看着叶径拍拍叶翘绿的背,嘴唇轻轻在叶翘绿的头发上停顿半秒,然后离开。

    叶径的碰触轻不可觉,迟钝的叶翘绿当然不知道。

    周围的同学并未发现。

    只有汤玉和邹象察觉到了。这个举动,对叶径来说,已经很亲密了。

    邹象拿起一罐啤酒,打开即饮。

    汤玉或许不清楚叶径这个拥抱的目的。

    邹象却心知肚明,叶径这是让叶翘绿宣告主权,顺便警告汤玉和邹象,别在大作业过程中耍心眼。

    ----

    这个星期三下午的建筑设计课,和美术课互换。

    美术老师带着学生去公园写生。

    一班学生背着画板,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前往目的地。

    一路上,不少路人对这群学生侧目。画板的直观印象,他们都以为是美术生。很少人会联系到建筑学。

    叶翘绿这是第一次出外写生,倒是比待在教室画静物好玩。

    她在公园门口与搭乘出租车赶到的邹象遇到。

    他给画板做了个花哨的布套,风骚出格。转头望她时,他的眼神深邃似墨。

    她瞥了眼,点点头以示招呼。

    他上前,“叶翘绿,你知道大作业的地形是在哪吗?”

    “不知道啊。”老师没宣布。

    “就在西郊。离这里很近,要不写生之后,我们先去走走?”

    她摇头,“星期一老师就发任务书了。”

    刚说完,她就见到前方叶径的身影,她顿时笑了,踩着欢快的步子追上去。

    邹象被遗弃在原地。

    叶翘绿跟上叶径,拍拍的肩膀。

    他微侧头看她。

    “叶径,你知道大作业的地形是在哪吗?”

    “不知道。”

    “就在西郊。离这里很近,要不写生之后,我们先去走走?”

    叶径看着落叶在她身后飘落,“西郊?”

    “是啊。”蓦地,她突然想到,“那不是离我家很近嘛?”

    因为赶别墅作业,她有三个星期没回家了。

    明天星期四,只有两节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课,因为适逢期中考,老师让同学们自习。

    等于没课。

    叶翘绿的眼睛闪闪发亮,她靠近叶径,悄声耳语,“不如我们画完回家吃饭吧。”

    “你爸在?”

    “不知道。”

    “那不去。”

    “你就不想见见妈妈吗?她经常念叨你呢。”她的爸爸不是他的,但是他们有着同一个妈妈呀。

    “电话能联络。”言下之意,见不见都无所谓。

    叶翘绿扁起嘴,“无情。”

    路过的吴天野接收到这两个字,又开始哼唱,“说了是无情,写了更无情。”

    叶翘绿佩服吴天野的歌唱才华,他总能唱几句与切合场景的歌。

    她和叶径玩游戏抱一下的时候,吴天野唱的是《拥抱这分钟》。

    那晚回去之后,她在叶径面前哼起这首歌。

    叶径理都不理她。

    她再唱。

    他冷淡,“三十四秒而已。”

    她懵了,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他解释:“何来的这分钟。”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却绿相邻的书:扳倒女帝的正确方式全能娱乐教父倾世女娲:蓦然回首君不见总裁索爱:女人,你是我的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霸道总裁高冷妻撩神[快穿]林少强宠:娇妻携宝归来空降热搜首辅夫人黑化日常修真之攻略面瘫师弟国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