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修)

【书名: 却绿 第25章 (修) 作者:这碗粥

强烈推荐:以嫡为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山村名医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美术老师伫立在湖边,给同学们讲解完作业内容, 便去树荫下乘凉。

    今天的美术作业是钢笔素描。钢笔素描讲究的是黑白的层次感。明亮与素淡, 都通过钢笔的疏密来把控。建筑学的素描,对线条的要求极高。

    同学们各自寻了位置坐下。

    叶径去了湖心凉亭。

    汤玉见状, 立即跟了过去。

    叶翘绿踌躇过后,转身坐到半山坡的树荫下,面向凉亭。

    湖水粼粼微光, 深碧色的树影跳跃在水面。那一方亭渡上了一层金光。坐在凉亭石凳的叶径暖黄起来。

    她起笔在画纸中间勾了个小小身影。

    叶径知道汤玉的跟随, 他快速朝叶翘绿的方向望了眼,不动声色。

    亭内静默了二十来分钟, 汤玉走上前, “叶径, 大作业的地形听说在西郊。”

    “嗯。”他简单应了声。

    叶翘绿在画亭。

    叶径在描山坡。他视力极佳,知道她正在看着此处。

    “要不先去看看地形?大作业时间很紧。单栋别墅老师给了二十天,高密度住宅区却只安排半个月。我有点担心。”汤玉的语气、词句都是斟酌过的。她和他现阶段的联系是建筑设计, 所以这个切入点是最适宜的。

    叶径不发一言, 钢笔的走势行云流水。

    汤玉半天没等到他的回话, 略显尴尬, 她稍稍抬头, 只见他浓密的睫毛半垂,侧脸俊美如画。她的心漏了一拍。定了定神, 她继续说,“而且,大作业还要电脑制图、建模。我学了autocad和sketchup, 但是没实践过,不知道完成度能到哪。”

    建筑学的绘图软件,都靠自学。autocad的课程和工业设计学生的一样,只教基本的功能。而建模软件,学校不设课程。

    汤玉担心临阵出错。

    叶径终于停笔,“老师说的是规划模型,sketchup拉几个体块就行。”

    她着迷于他的五官,轻问:“那单体渲染呢?”

    “v-ray或者artlantis。”

    “嗯?你会渲染器?”汤玉又惊又喜。她暗自庆幸与他组了队,一定能事半功倍。

    他继续画,笔下的树影层层相叠,繁茂浓郁。“既然是合作项目,分工要详细。”

    汤玉听明白了他的言下之意,“放心,我会承担与你相同的工作量。”

    叶径向山坡瞟去一眼,再转头朝汤玉绽出一笑。

    笑得汤玉耳根都红了。

    向来只传叶径冷漠孤傲,谁知一笑竟能现出妖异之相。

    她的心跳如小鹿乱撞。

    ----

    叶翘绿怀疑自己眼花了。

    怎么瞧见叶径对着汤玉散发出邪肆惑人的气场。

    她先是蹙眉,接着松开,然后再皱起脸来。

    她捏起自己的圆脸蛋,狠狠用力。

    会疼。

    好疼。

    她站了起来,拍拍裤子上沾着的泥土青草。正要往前走,离她最近的一个男同学窜了出来,“叶翘绿,快来看我画画。”

    “啊?”她茫然回头。

    只见男同学手握一扎中性笔,歪起嘴角,一甩头发,“看我的青草碧连天!”

    吼声之后,他用那一扎笔快速地在纸上点点点。

    “草王重出江湖。”班长尖声喊道。

    这位同学因为擅长画草,故得称号:草王。

    叶翘绿看着那张画,空白的一处很快布满了密集的点。方法古怪。没几下,草坪就出来了。

    “好棒啊。”她为他的投机取巧鼓掌。

    鼓掌完毕,她转头看向湖心。她的目力不及叶径,她分辨不清叶径是在看她,还是取景远山。

    草王突然把画递了过来,动作太快,纸尖刺到了她的脸。

    好疼。她斥道,“干嘛?”

    草王讪讪一笑,“不好意思,我想挥舞起来。不小心弄到你了。”说完,他没再看她,开始到处炫耀自己发明的画草神器。

    叶翘绿捂捂脸,心思回到叶径和汤玉的身上。

    她再向凉亭看去。

    亭子只剩汤玉。

    叶径沿着长长的游廊离开了。而他走来的方向,正是她所在的山坡,或者直接说,他要找的就是她。

    叶径在她的身边坐下,声音低不可闻,“你和妈说了我们出来写生?”

    叶翘绿听不清,靠近他,扬起调子,“嗯?”

    他垂眸看着她的耳廓。

    她奇怪睇他。

    两人的距离很近,他俊颜如玉,冷眸艳绝,她觉得公园风景就此失色了。她坐正身子,抿唇道,“你刚刚说什么?”

    “妈怎么知道我们在这?”他低问。

    她以同等音量回他,“噢,我发了短信,告诉她我晚上回去吃饭。”

    “妈打电话来,让我和你一起回去吃饭。”

    “那好啊。”叶翘绿乐了。

    这时,叶径伸手在她的脸颊轻拭一下,之前被纸割出的血丝沾上他的指。

    她愣愣的。

    他将食指摊给她看。

    她捂住脸,怪叫一声:“竟然出血了。”难怪觉得刺疼。

    此时一阵风吹来,草王忽然起了寒意,只觉有一柄冰刀从背后刺来。

    他犹豫地回头。

    射向他的,是叶径落霜的眼神。

    草王挥舞画纸的手僵了……

    ----

    叶呈锋早早回到家。

    得知今晚叶径和叶翘绿过来吃饭,他先是笑道,“那好啊。”然后问着,“叶径很久没来家里了吧?”

    “是啊。”施与美在厨房煲鸡汤,“建筑学好忙,小绿都几个星期没回来了。”

    叶呈锋脱下外套,步入厨房,“正好小绿今天回来,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施与美微讶,将煤气调至小火,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什么事?”

    叶呈锋沉吟片刻,简述说:“公司老孟的女儿,今年十八岁,怀孕四个月都没发现,路上摔了一跤,孩子掉了才明白过来。这事给我提了个醒。我想让你给小绿上一节性教育课。她妈妈走得早,我以前没这意识。最近在外面听多了少男少女的混账事,我心里不踏实了,怕她懵懂被骗。”

    施与美怔了下,“学校没课的吗?”

    叶呈锋失笑,“中国教育,谈性色变。巴不得告诉孩子们,人类都是石头里蹦出来的。”

    “那行啊。我负责教导小绿。”施与美抿嘴而笑,“那你是不是要给我儿子上堂课?”

    “我觉得他不需要。”叶呈锋此言发自肺腑。

    施与美但笑不语。儿子都十九岁了,早经历过遗精。她的确不担心他。她庆幸的是,叶径没有遗传他父亲的风流不羁,是个和叶翘绿一样纯真无邪的好孩子。

    叶翘绿和叶径回来得也早。

    施与美一见到儿子女儿,第一反应就是,“怎么都瘦了?”言语之间,心疼得紧。

    “妈妈,我的设计作业拿了第一名,比叶径还厉害!”叶翘绿鞋子没换好,就嚷嚷开了。

    “小绿好棒啊。”施与美看向门口沉静的儿子,笑问:“小径第几啊?”

    “第二,排在我后边。”叶翘绿左手拇指往后一指,嚣张气焰十足。

    叶呈锋哈哈一笑,“好现象,状元、榜眼都在我们家。”

    “叔叔好。”叶径不卑不亢地唤了声。

    叶呈锋微微一笑。叶径在他面前很有礼貌,极为客气。如果不是施与美这层关系,他和叶径其实是陌生人。

    “爸爸。”叶翘绿热情地走来,脸上洋溢着喜悦,“下次我把作业带回来给你看,画得可漂亮了。”

    “好啊。”叶呈锋无比宠溺。

    叶翘绿在他身旁坐下,挽起他的手,“我拿了90分。”

    “嗯。”叶呈锋好奇问道,“那其他10分的缺点在哪呢?”

    叶翘绿愣了下,“那不知道噢……”

    叶呈锋问:“没有评图吗?”

    叶翘绿摇摇头。

    叶呈锋说:“知其然,要知其所以然。”

    叶径换了鞋,走过来补充道,“小作业不评,下一个大作业会有个评图环节。”

    叶翘绿回忆着叶径的设计图纸,“其实……我觉得叶径的比我的好……立面部品非常丰富。”她的空间想象力,远不及叶径。

    “你的平面高分。”叶径淡淡的。

    “小作业是平立剖,大作业主要是规划和分析图吧。”叶翘绿扬起笑,“我们再来比一比,这次谁能拿高分。”

    叶径看她一眼,“嗯。”

    叶呈锋的目光从叶翘绿走到叶径。

    虽然两个大学生讨论的是学业。

    虽然叶径毫无破绽。

    但是,叶呈锋非常警惕孤男寡女的相处,他要催催施与美早点给女儿普及男女知识了。

    ----

    叶径吃完饭,被施与美留了下来。只得在这里宿一晚。

    他洗完澡,进去房间。

    映入眼帘的是嫩绿系床被。这一系列现在成了他专属,每逢他在这过夜,施与美都给他换上。

    他拿起叶翘绿的鲁班锁,无意看到书桌上的相框。

    全家福中,叶呈锋稳重,施与美美丽,叶翘绿则笑容灿烂。

    只一眼,叶径就移开视线。

    他半躺到床上。

    十几分钟之后,传来敲门声。

    叶径冷漠,“进来。”

    叶翘绿推门,直直走进来,“叶径,叶径,你知道吗?”

    她话音未落,他已经接了句,“不知道。”

    走了两步,她往回走,把门关上。然后拉过椅子,正襟危坐。

    她神秘兮兮的样子,太不寻常。他问,“什么事?”

    叶翘绿正色,和他倾诉悄悄话。“妈妈有没有跟你说,她要给你上课啊?”

    “什么课?”

    他的回答表示没有。她摩挲着下巴,长长一声:“嗯……”

    叶径继续手上的鲁班锁。

    片刻,叶翘绿咳咳两声,“妈妈要给我讲解生理知识。”音量渐渐降低,最后四个字仅仅是气音。

    叶径停下动作两秒,“哦。”

    “你不惊讶吗?”她不懂何事才能让他震惊一下。

    “不惊讶。”

    “你爸爸给你上过课吗?”

    “没有。”

    “那你也不懂那些啊。”她对他生起怜悯之心,然后她思绪一绕,突然说:“不过,我生物成绩很好的。”

    他立即明白她在想什么,纠正她,“生物和生理是两码事。”

    “噢……那我学了之后再告诉你吧。”脱口而出的一句话,说完她意识到此话不妥。但是收不回来了。

    叶径抬头,黑眸深邃似海。

    叶翘绿讪讪的,破罐子破摔,“不用谢我,咱俩谁跟谁啊。”为了掩饰尴尬,她哈哈一笑,起身往外走。

    他看着她僵直的背影,“好好学习。”

    她更僵了,同手同脚离去。

    ----

    施与美的教育课讲得很简单。

    她没有将男女之事具体描绘,她把日常的注意事项一一说明。再复述老孟女儿的故事,告诫女儿,不负责任的性行为将对女人造成难以磨灭的伤害。

    叶翘绿谨慎地点头。

    施与美最后喝了口水,“小绿晚安了。”

    “妈妈晚安。”

    施与美微笑入眠。

    叶翘绿睁着眼,看向天花板。

    性行为,感觉是一件很遥远的事。她的大学规划中,没有恋爱这一项。

    学业繁忙,她好久没想起过二狗哥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却绿相邻的书:扳倒女帝的正确方式全能娱乐教父倾世女娲:蓦然回首君不见总裁索爱:女人,你是我的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霸道总裁高冷妻撩神[快穿]林少强宠:娇妻携宝归来空降热搜首辅夫人黑化日常修真之攻略面瘫师弟国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