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修)

【书名: 却绿 第26章 (修) 作者:这碗粥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以嫡为贵琏二爷的科举之路不死佣兵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不知道二狗哥恋爱了没有。

    二狗哥的大学生活很闲。他约过几次聚会,都碰上叶径和叶翘绿的赶图时间, 最后不了了之。

    叶翘绿觉得, 罗锡谈恋爱的几率非常大。也许等不到她毕业,他就找到了二狗嫂。

    想到这, 她略感惆怅,但不悲伤。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怀念完二狗哥的潇洒,叶翘绿翻了个身。

    她联想到了叶径的俊美。他那张招蜂引蝶的脸, 真是造孽。万一有坏女人觊觎他的美貌, 他年纪轻轻的,容易上当。

    她改天得好好教育他, 防止他误入歧途。

    ----

    第二天是鲜鱼档的月结日。施与美清早就出门了。

    她给余下三人留了早餐。

    叶翘绿哼着跑调的歌, 在卫生间洗脸。她抬头, 看着镜中的自己,咧嘴一笑。

    她擦干脸,拉开门。

    坐在凳子上望大树的叶径转头。见她出来, 他起身走向卫生间。

    “叶径早啊。”她欢快地打招呼。

    刚起床的他头发有些乱, 神情淡漠。

    她有些莫名。他以往也不热情, 但那不过是自闭。现在则仿佛不认识她了似的。

    她探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你为什么不和我道早安?”

    他不理, 径自去了卫生间,锁上门。

    叶翘绿瞪着门板, “自闭症犯了嘛。”

    “小绿。”

    听到这声音,她立即笑起来,“爸爸, 早啊。”

    “早。”叶呈锋在厨房站了好一会儿,先前叶径对叶翘绿的漠视,叶呈锋看在眼里,让他在意的是女儿的反应,他问道:“你和叶径还有互道早安的习惯?”

    “有啊。”叶翘绿不知父亲问话用意,坦诚说,“班上同学很融洽,早上上课都会问候。”

    “同学们挺可爱。”叶呈锋微笑。

    之后,叶径都很沉默。吃完早餐,他坐到沙发看球赛。与他小时候的习惯一样。

    叶翘绿则在房中画画。

    叶呈锋看着两人各忙各的,欣慰地上班去。

    叶呈锋一走,叶径换了个舒适的姿势,半躺下。

    叶翘绿画到一半,想起《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 》的课,她上了qq,在班群里问,老师有没有点名。

    班长回:老师有事,不来了。

    叶翘绿放下心。

    草王:我们都没去。

    班长:我下午去大作业的设计场地。谁报名?

    一下子,几个人响应号召。

    叶翘绿来了兴致,她跑到客厅,“叶径,班长下午去看场地,我们跟着去吧?”对待作业,她向来干劲十足。

    叶径懒懒地抬眸,“西郊离香山街很近。你问个具体位置,球赛完了我们就出发。早点回来睡午觉。”

    叶翘绿点头,坐到凳子上打字问班长。

    班长把地址发给她。

    下一刻,邹象的私聊来了,你什么时候去西郊?

    叶翘绿如实道,等会儿就去。

    我俩既然是搭档,一起吧。

    她这会儿才想起和邹象组队的事。她在斟酌如何回答。叶径却仿佛看出了她的踌躇,说道:“别人来问,就拒绝。”

    她讶异望他。

    他看着电视上的比赛,闲情逸致。

    叶翘绿不禁想起,九岁那年的暑假,他也是这样倚着沙发。窗外是蔚蓝的高空,明媚的阳光。

    转眼间,十年过去了。儿时岁月走远了,却又在某个瞬间回到原处。她盼望,再过一个十年,她和他一样不变。友谊天长地久。

    叶翘绿和邹象说,老师会带我们去的,到时候我们再交流吧。

    邹象便不说话了。

    群里,汤玉问起叶径的去向。

    叶翘绿见到,关了qq群。她好奇问叶径,“汤玉约了你一起吗?”

    “不去。”他没说汤玉约没约,直接给了结果。

    “噢……汤玉上次的裙子真漂亮。”那天之后,她路过商店,都下意识寻找白纱裙,可是她穿不出汤玉的仙气。

    叶径的目光从电视上移开,转向她,“是什么样的?”

    “你不记得了吗?”她觉得,班上的男生们都被裙子惊艳了。吴天野的那首《裙下之臣》就是为了称赞汤玉而唱的。

    “没留意。”

    听到这话,莫名的,叶翘绿心情舒畅起来了。

    ----

    老师下周才出示用地红线,叶径和叶翘绿今天要调研的是地块现状。

    两人在周围街道走了一圈。

    周边以居住用地为主,有少量商业和教育科研配套。地块西侧有一条河涌,河边仍是泥路。东面对街是低层住宅区,南面是高层复式盘。

    “老师说,我们要以真实地块来实践理论。”阳光下,叶翘绿的汗粘湿了发丝,“可现在我站在这里,好茫然。”

    “那是你不习惯将现状转化成图形来思考。”叶径看到她的汗顺着颈脖,滴进上衣里。润湿了领口。

    她以手掌扇风,“你有没有经验分享给我?”

    “主要靠天赋和悟性。”

    “说了等于没说。”叶翘绿扁起嘴,“针对这次的大作业,你没有建议吗?”

    “邹象的空间想象力不如你,但他的美术功底非常好。”叶径见她出的汗比他的还多,移步往树荫走,“这次的作业主要是规划总平和单体平面。绘画和体块交给他,平面功能由你来。”

    叶翘绿点头,“我画画是没他好。”

    “建筑设计能力,你甩他十条街。”叶径不掩饰对邹象的不屑。

    她追问:“那你和汤玉要如何合作?”

    “她的作品中规中矩,说不上出众,但是逻辑没问题。我和她在设计上无沟通障碍。”

    她闷声闷气的,“你不知道她裙子什么样,可是你很清楚她的设计啊。”

    叶径的眸中闪过流光,他侧头,“你这话是不是有别的意思?”

    “什么意思?”叶翘绿抱怨道:“我想要和你组队的,我们也没有沟通障碍啊。而且默契十足。”

    他看着她。

    她脸不红气不喘,似乎只是惋惜失去了一个好搭档。

    “哦。”叶径仰望浓密的绿叶。

    “我俩强强联手,可谓是天下无敌手。”叶翘绿比了个奥特曼的姿势。

    “你不玩那个破游戏,什么事都没有。”

    “我哪知道邹象这么乱来的。”她想起那场游戏,十分懊恼。她窥见叶径冷淡的脸色,安慰道:“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就当是我们的比赛吧。谁赢了谁请吃饭。”

    “嗯。”阳光疏疏落在他的脸上,漾起星星点点的暖光。

    叶翘绿被他的玉颜惊艳。她想起早上镜中的自己。

    每当她和他并排而立,她就逊色起来。她成了是衬托他美貌的绿叶。

    她本来对自己外表很有自信的,现在焉了。女孩子还是少跟比自己更漂亮的男生来往吧。

    调研完毕,两人步行到公车站,叶径突然问:“妈给你讲解完生理知识了?”

    “那当然啦。”叶翘绿昂起头,“社会这么乱,妈妈让我保护好自己。”

    “我看你学了也是白学。”他猜施与美不会讲露骨之事。

    叶翘绿睁着大眼睛,“你自己都不懂,怎么怀疑我呢。”

    他深深看她一眼,望向十字路口。

    公车驶来了。

    ----

    星期一上午,班长把大作业的组队表交给老师。

    二人一组,一共十七组。

    大作业的课程,一个班六个老师。每人负责二到三个组。

    叶翘绿和叶径不是同一个老师。

    除了下午的现场调研,其他的,每个老师都有单独的时间安排。甚至,作业形式也有不同。

    叶翘绿跟着的刘老师,要求在原来的规划和单体之外,补一份现状报告。

    叶径所在的李老师团队,则需提交设计过程思维碎片。

    同学们各自忙的重点不一样。

    叶翘绿和邹象走现场走了七趟,从地块交通、噪音、日照、风速等等方面总结。

    她负责统筹文字,排版则交给他。

    邹象时不时就散出倜傥风流,摆出一副要俘虏她的模样。然而,她眼里只有作业,根本察觉不到他有意无意的引诱。

    叶翘绿:“夏季风速偏低,通风效果不明显。”

    邹象绽开迷人一笑,指着路边的商店,“喝不喝咖啡?”

    叶翘绿:“南边的高层楼盘对地块的日照有影响。”

    邹象再看向另一侧的商店,“不喜欢咖啡的话,那果汁呢?”

    叶翘绿斥道,“你到底干不干活?”她将堆叠的资料递给他,“你今天一定要把这些整理排版。”

    “那就是我又要熬夜了。”邹象接过资料,叹声,“来杯咖啡提神呗。”

    叶翘绿有些恼火。这是她和他搭档的第三天,进度停滞不前。他俩毫无默契。

    她很想念叶径。

    她和他走一遍现场,聊几句就能把问题梳理清晰。而她现在跑了三天,仍然焦头烂额。

    她憋闷不已。

    到了这个时刻,她明白,叶径是大大的好。她宁愿当一片小绿叶,衬托他的男色,也不要跟邹象浪费时间。

    “邹象,报告的排版交给你了。我回去了。”叶翘绿转身就要走。

    “我请你吃晚饭。”邹象拦住她,“离这不远有间农庄,招牌菜:竹笙浸鸡。”

    “不用了,我要早点走。”她和邹象吃过几餐,跟没吃一样。倒不是饭菜不好,而是她发愁作业,食不下咽。

    走了几步,叶翘绿忍不住给叶径拨电话。

    冷漠的一个字:“喂。”

    她的脸皱了起来,“叶径,你晚上请我吃饭吧。”

    “嗯?”

    “我好饿,几天没吃饱了。”她故意说得楚楚可怜,博取他同情,“我今天只吃了青菜,好想吃鸡鸭鱼肉啊。”

    “在哪?”

    “我马上坐公车回去。”叶翘绿一下子就乐了,再也委屈不起来,“你等我,要请我吃饭啊。”

    “嗯。”

    听到叶径的应允,她高兴得步子都轻快起来。

    走在她身后的邹象不怀好意,“听说叶径和汤玉进展神速啊。”

    叶翘绿顿住,回头瞪邹象,“你跟着我干嘛?”

    “没人陪我吃饭,我回学校了。”言下之意,他和她同路。

    她的喜悦去了大半,垮下脸。

    ----

    公车走了大半个小时,到了校门口。

    叶翘绿跳下车,正要奔向前,却止了步。

    等在那边的,是叶径和汤玉的身影。

    汤玉一袭红长裙,美丽动人。

    邹象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我以为是作业进度神速,看来关系也突飞猛进啊。”

    “什么关系?”叶翘绿奇怪地问。

    “他们的身高、外貌非常般配。”邹象的男主播音色像在念稿子。

    “是吗?”叶翘绿朝门口那一对男女望去。

    哪里般配了?

    叶径的长相,只有妈妈那样的美人才能匹配。呸呸呸!不能说妈妈。那是乱来,不道德。

    总之,迄今为止,她没见过有谁站在叶径旁边,不被他比下去的。

    叶径转头望过来,他冷冷瞥了眼邹象,再朝她一挑眉。

    叶翘绿立即笑了,撇下邹象,小跑过去,“叶径!”话音中的欢喜,仿佛是久别重逢。

    校门口桂花清香。学生们来来往往。

    邹象将目光定格在叶径和叶翘绿两个人。

    叶翘绿不如汤玉高,不如汤玉瘦。但是,她和叶径一起非常和谐。

    风景美如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却绿相邻的书:扳倒女帝的正确方式全能娱乐教父倾世女娲:蓦然回首君不见总裁索爱:女人,你是我的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霸道总裁高冷妻撩神[快穿]林少强宠:娇妻携宝归来空降热搜首辅夫人黑化日常修真之攻略面瘫师弟国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