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修)

【书名: 却绿 第27章 (修) 作者:这碗粥

强烈推荐:琏二爷的科举之路以嫡为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叶翘绿预想的共餐变成了四个人。

    虽然莫名,但她想不到拒绝的理由。毕竟同学一场。

    叶径寡言。

    叶翘绿看着多出来的两人, 也变得不大说话。这又是难以下咽的一顿晚饭。

    邹象和汤玉互相在套对方的设计方案。

    叶翘绿听着都惭愧。她和邹象的规划至今仍是一张白纸。报告进度缓慢, 她没有心思走下一步。越来越苦恼。

    她托着腮,筷子戳着碗里的芝心丸。

    叶径夹了个墨魚丸给她。

    她抿唇, 用勺子舀起,正要咬下。

    叶径提醒,“小心烫。”

    她听着颇为受用, 改为吹气两口, 然后放进嘴里。她发出赞叹声。“唔……”刚刚吃的所有墨魚丸都没有这一粒美味,新鲜弹牙, 脆软爽口。

    邹象和汤玉见状, 停止了两人的对话, 看着叶翘绿一脸满足的笑容。

    邹象玩味一笑。

    汤玉则表情沉了。

    气氛静默下来,叶翘绿逮住空档,问道, “叶径, 你的方案只做别墅吗?”

    “是啊。”汤玉抢先回答。

    叶翘绿问不下去了。她以前是叶径最亲密的人, 结果才三天, 他的新搭档就能代他发言了。

    她闷闷地继续戳丸子。

    好不容易吃完饭, 叶翘绿瘪着的肚子仅靠几粒丸子填补,饿得慌。但又吃不下。她自动把邹象和汤玉定义为外人, 无法大快朵颐。

    回程之路,桂香飘散。

    四人在分岔路口道再见。

    待到独处,叶翘绿忍不住问道, “叶径,你和汤玉是朋友吗?”

    叶径看着她,她闷堵的情绪明明白白写在脸上。“不是。”

    “她今天的红裙子好好看啊。”叶翘绿感慨,自己穿了那么多年的裙子,怎么就没有仙气呢。

    “你的规划怎么样了?”

    话题被他一拐,她又变得苦恼起来,“还在整理报告。”

    “初步的想法呢?”

    “我核对了技术指标,想把别墅设置在中西部;地块北部视线开阔,用来放高层户型;南端做洋房区。”

    “这么多户型,时间非常紧。”

    “刘老师让我们当真实项目来做。这个地块容积率政府批到2.2呢,开发商肯定要利润啊。我粗粗计算了别墅的建筑面积,没有高层不够的。”

    “和李老师的要求不一样。”叶径跟着的李老师,要求是高端低密度住宅。容积率不需要做足。

    与他走了一路,她的心情活跃起来,“你说,我是不是还得研读规范,否则出来的也不是真的。”

    “来不及了。”走到岔路口,叶径转向食街方向,“规划满足间距就行,单体平面注意核心筒。”

    叶翘绿愣了,“我们去哪?不回去吗?”

    “吃宵夜。”

    她高兴了,“我以为你和汤玉吃过饭就不理我了。”

    “胡思乱想。”邹象这别有用心的组队,是为了让叶翘绿受挫。叶径心知肚明,他就当挑挑她那根迟钝的筋。

    ----

    这一顿宵夜,威力无比。

    叶翘绿倏地灵感爆发,连夜手绘了规划稿。

    之后,邹象吊儿郎当的样子,她不再理会。

    他不干,她就自己做。

    忙碌的过程中,她发誓,再也不玩破游戏了,都是坑人的。

    邹象时不时过来汇报一下叶径和汤玉的相处,越说越暧昧。

    叶翘绿有时会恼火,深呼吸之后,再平静下来。

    偶尔见到叶径和汤玉一起出现,她都仔细研究两人之间的距离。大部分时候,汤玉都是半倾身子靠向叶径,眉目间透着情意。

    叶翘绿瞪瞪叶径。

    叶径回以一记淡漠。

    昌艳秋说,以前的叶翘绿和叶径一点儿都不像男女朋友;现在这些小动作,倒有了打情骂俏的意味。

    生活委员问道,“汤玉松土松到什么程度了?”

    草王答:“肯定没戏啊。我赌上我草王称号,叶径和叶翘绿的关系坚硬如花岗岩。松不动的。”他回想起写生那天叶径的眼神,仍心有余悸。如果叶翘绿的脸上落下个疤,叶径怕是要把他砍死。

    谢天谢地。

    交图日子越来越近。

    手绘推敲过后,到了电脑出图阶段。

    邹象收起看戏的心情,和叶翘绿一起为了两人的分数忙碌。

    换了几个场地之后,两人移到邹象宿舍干活。因为在其他地方都无法保证充足的电源。

    吴天野每天都见到叶翘绿出现,好奇问:“叶径就这么让你一个人来我们男生宿舍?”花岗岩也经不起这种捶打吧?

    电脑前建模的叶翘绿回头,“不然呢,我再拉昌艳秋过来吗?”

    吴天野耸肩,觉得她的建议实在妙,于是把昌艳秋叫来了。

    宿管阿姨炸了,怒气冲冲上来敲门,“你们二男二女躲在宿舍里做什么?”

    邹象走过去应答,释放出致命的男性魅力,磁性嗓音宛若天籁,“阿姨,我们要赶作业。欢迎随时查房。”

    宿管阿姨显然很吃这一套,警告了几句下去。

    晚上十一点,宿舍大灯熄灭。

    四人换上台灯。

    叶翘绿有些焦躁,“这个湖水的反射参数要怎么设才能渲染出清透的倒影?”渲染了几次,湖水都不真实。

    邹象上前,“我来弄。”

    叶翘绿怀疑,“你行不行啊?”

    邹象:“让你见识一下班上的第二王。”

    昌艳秋笑问:“什么王?”

    吴天野:“the kingsketchup。”

    闻言,叶翘绿鼓掌,“邹象,你终于有利用价值了!”

    邹象:“多去世界走走,不要只看得见你家叶径。我长得也很帅。”

    “你比叶径差远了。”不懂看人脸色的叶翘绿如实说道。

    邹象几乎呕血。

    ----

    大作业的成绩,先是三个老师在小组评分。小组最高分的作品,再与其他两组参加大评审。

    同学们对于小组成绩毫不意外。

    叶径和叶翘绿的作品都榜上有名,第三组是吴天野和昌艳秋。

    叶径和汤玉是第一组上台展示作品的。

    主讲是汤玉。

    她最近都穿着跟仙女似的,裙摆轻薄,走几步都能扬起来。

    或许是因为紧张,汤玉的讲解不算好。但是方案设计没有大问题。

    地块里有个小水塘,叶径组的方案是做了一个50米标准泳池。正如李老师的要求,度假村般的奢华。

    第二组上台的,是叶翘绿和邹象。

    现状报告由邹象负责。

    同学们在坐在台下,仿佛在听新闻联播。

    连老师都抚掌而笑,“这是广播站的同学吧?”

    叶翘绿忽然想,早知道把后半段也交给邹象了,说不定这嗓音能加分。

    邹象说到结尾处,“接下来就交给我的好搭档,叶翘绿同学了。”

    叶翘绿立即起身,走上讲台。

    台下的同学们的目光让她紧张。她担心自己讲得不如汤玉。

    某个瞬间,她撞进叶径的墨瞳。定了定神,她清清嗓子,“下面由我来为大家展示我和邹象同学的设计成果。”

    幻灯片开始。

    “我们这个方案采取多组团布局,两条景观轴线贯穿小区。”

    这个时候,邹象倒是配合地很好,鼠标跟着她的内容走。

    叶翘绿顿了下,又开始紧张。她偷偷往叶径方向瞄一眼。

    他没有表情,但她就是知道,他在鼓励她。

    她深呼一口气,继续说:“地块分成三个组团,北面的围合式,东面点式高层组团,中西面岛式别墅组团,南面的多层组团,各组团通过景观轴线相互联系。”

    她环视台下,“两条景观轴为设计主导因素,同时兼顾西侧自然河涌,将地块的绿化按点、线、面不同层次组织布置。中心园林是景观的核心,由园林绿化、中心广场、带状水面等要素构成。”

    叶翘绿越说越流利,“建筑层数自北向南呈递减趋势。200平方米以上的别墅区位于景观最好的中西部。视线开阔,景观较好的地块北部,沿中心园林景观布置了140-180的高层。东面临城市道路的,主要是小于90平方的小户型。地块南端则布置了120-140的洋房。”

    邹象将户型平面一一罗列。

    正如叶径对叶翘绿的评价,在平面上,她的能力非常突出。单体户型中,厨房的流线、主卧室的私密性、书房和客房之间的临时转换,家政空间和卫生间的结合设计,她都考虑到了。

    对于一个大二的学生来说,实属难得。

    所以,刘老师带头鼓了掌。

    紧接着,满堂掌声响起。

    叶翘绿欣喜不已,深深一鞠躬,“谢谢老师们,谢谢同学们。”

    在这一刻,分数已经不重要了。创作设计给予她的意义,是让她的心灵重新启航。

    她朝叶径展颜一笑。

    ----

    大作业完成,叶翘绿紧绷的弦终于能够缓缓了。

    班上在说聚会的事。

    她兴致勃勃地问,“要去ktv唱歌吗?”

    同学们对她的歌声有了阴影,连连摇头。

    她央着昌艳秋,“陪我去唱歌吧。”

    昌艳秋一脸生无可恋,“放过我吧。”

    来来去去寻不到人,叶翘绿拦住叶径。“叶径,陪我去唱歌吧。”

    他垂眸看她。她圆圆的大眼睛宛若一汪秋水,漾着渴望的光。“你很喜欢唱歌?”

    她点头,“是啊。”

    “那去吧。”

    “叶径,你最好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越发觉得他是个挑不出缺点的好人。长得美,心灵更美。

    叶翘绿又问了好几个同学,每个听到她要唱歌都摆手拒绝。

    结果,只有她和叶径两个人去了ktv。

    地点还是上次那家。

    房间小小的。

    叶翘绿一进去就拿起麦克风吼了两嗓子。

    叶径的表情出现迸裂,从兜里掏出两个耳塞,把耳朵堵上了。

    她未察觉他的动作。

    见他神色自若坐在沙发上,她深感安慰。哪怕全世界嫌弃她的歌声,叶径也不会离去。

    “叶径,你是个好人。”她在麦克风里喊道。

    叶径看她一眼,没有反应。

    她只当他这是自闭症的表现。

    她点了十几首歌。时而深情,时而澎湃。

    叶径始终不带表情,低头玩手机。

    五首歌曲过去,叶翘绿开嗓完毕。

    她笑着看向他,“叶径,谢谢你陪我来唱歌。为了表达我的谢意,我唱首歌送给你。”她觉得那首歌就是为她和他而写的,歌词非常贴切。

    叶径抬眸,未露一丝喜悦之色。

    叶翘绿跑下台,一屁股坐上沙发,大声说道,“叶径,我唱首歌送给你。”这下,他该高兴了吧。

    他慢慢把耳朵里的塞子取下,沉静问道:“你有话要说?”

    她瞪着他手中的耳塞。敢情她之前唱的,他一句都没听进去。热情被泼了一盆冷水,她的眉头皱起,重述说:“有一首歌,我想送给你。”

    “哦。”他宁愿她别送。

    她补充说:“很好听的。”

    然而,这四个字叶径并不相信,他把塞子塞回耳朵,面无表情看着她,“好了,你唱吧。”

    叶翘绿一怒,将他的耳塞没收,逼着他听了她一晚上的调不成调,曲不是曲。

    那首她说很好听的歌,叶径根本听不出原唱是怎样的。只记得歌词是:“听我咁咁咁讲嘢……”

    第二天起床,脸色苍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却绿相邻的书:扳倒女帝的正确方式全能娱乐教父倾世女娲:蓦然回首君不见总裁索爱:女人,你是我的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霸道总裁高冷妻撩神[快穿]林少强宠:娇妻携宝归来空降热搜首辅夫人黑化日常修真之攻略面瘫师弟国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