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修)

【书名: 却绿 第30章 (修) 作者:这碗粥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以嫡为贵琏二爷的科举之路不死佣兵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s市的上下桥是当地成功的城中村改造,毗邻香港。交通便利, 旁边有工业园和数码城。

    一行人首先来到了下桥村。

    邹象自小生活富足, 他以为城中村就是脏乱差。

    然而,s市的城中村, 却是不少成功人士的孵化地。随着s市关内的房价攀升,租金水涨船高。许多初来乍到的梦想族,只能暂租在城中村。

    吴天野调侃说, “说不定我们毕业之后就得租这种地方。”

    邹象耸耸肩。

    调研分成两个组。

    叶径和叶翘绿一起, 另外三人另一组。

    分组是吴天野提议的。

    邹象没有意见。他怕再遭恶狼撕咬。

    汤玉犹豫了下,瞄了叶径一眼之后, 她跟在邹象和吴天野的身后走了。

    叶翘绿自然没有察觉汤玉的眼神, 她的心思都放在正事之上。和另外三人挥了挥手, 她背着大背包,往反方向而去。

    叶径静静跟在她的后面。

    城中村巷道狭长,村民自建的楼栋哪有间距可言。

    几层楼的公寓, 都是租给外来人。租金比非城中村便宜。但是自建楼没有产权。供水、供电都只设立一个总表在村子。房东自行分装水表, 电表。这就造成了房东对租客的水电费漫天要价。

    叶翘绿走过这个街道, 见到了很多栋出租公寓。

    在她听过的许多创业故事里, 那些摆过摊, 搬过砖,干过苦力, 做过粗活的人,是不是就从这些地方展翅的。

    公寓门口有租客出入。她上前去聊天。

    个性开朗的她,言语带着学生的稚嫩和天真。

    好几个租客驻足回答她的问题。

    走出这条巷子之后, 她回头和叶径说,“原来城中村租客素质很高的。”有销售、有设计,有营销等等,摄影师、程序员也多。

    “不然呢。你以为毕业生走出校门就能租两三千的房子?”叶径去便利店买了两瓶水,将其中一瓶打开之后,递给她。

    她接过,“我想……我以后还在d市找工作吧。省点儿租金。”

    “嗯。”

    两人再走过去,就是社区文化广场,以及村博物馆。这些都是村民文化传承最集中的反映。

    走过长长的巷道,叶径说:“市中心的地越来越少,未来的城市更新或许会以旧城改造为主。”

    叶翘绿点头,“s市不是在填海吗?”

    “嗯,再填下去能和香港连成一片。”

    “你也会说冷笑话啊。”她哈哈一笑,“那到时候你买pg模型更方便了。”

    ----

    竞赛的指定基地在一个高架桥附近。

    下午,一行人打车过去。

    条件书并未规定具体的红线,只是给出一个大范围。由参赛者在地块内自行选择建筑用地。

    烈日炎炎,吴天野一路高歌,走到桥下的阴影处,“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下等三年。”

    邹象横过去一眼,“你躺奈何桥下别回来了。”

    叶翘绿看着吴天野立在两条大高架之下,小小的身影跳着跳着。

    一眼望去,桥底的柱子之间堆叠起错落的空间。

    汤玉招着手,“吴天野,走了。”

    吴天野无奈走到太阳下。

    基地很大,有厂区,有村子。

    大家选了几个可建区域,比较之后,都是中规中矩的地块。

    叶翘绿猛然回头,看向那个高架桥底。阳光刺眼,她眯起之后,再用手背挡光,“哎……我们利用桥下的空间当做保障房的基地怎样?”

    邹象侧头望去,挑起眉,“日本城市有很多高架桥下的空间例子。”

    “对,我想起日本新宿的桥下商街。”叶翘绿笑了,“我觉得高架桥底有一定的开放性,也能充当城市景观。这就是城市和社区能源的共享。”

    “我国现在高架桥下的大多是……”汤玉沉吟,“停车或者休闲场所。”

    叶翘绿说:“没人做过,不代表不能做。反正概念性设计嘛。这次竞赛,肯定有其他学生想的更古怪。”所谓的建筑思考,以理性的逻辑,展开不合逻辑的想象。

    叶径:“去那走走先。”

    邹象扛起他的单反相机,到处拍照。“我倒想在高桥架下住保障房。”

    “先收集资料,回去再商量方案吧。”吴天野擦着汗,“十二月份了,夏天还没完。”

    汤玉走到桥底的阴凉处,“就是不知道这长条的地形,堆砌方块能不能堆出新意。”她抬头。桥底露出的混凝土灰暗成渍。

    叶翘绿顺着她的视线向上。两条狭长的高架桥,上下交错。“明天去买模型材料,这个空间要用模型来推敲。”

    汤玉看她一眼,再看向叶径。

    却见他将湿纸巾递给了叶翘绿。“擦汗。”淡淡的调子。

    汤玉自嘲一笑。她为自己先前的愚蠢而反省。叶径这样的性子,如果他不喜欢,又怎么会共餐那么久。他连竞争的资格都没给她。

    叶翘绿抹着脸,“叶径,你为什么不怕热了?”她记得,九岁他很爱吹电风扇。

    “心静自然凉。”

    “我心都没动啊。”她理直气壮。

    叶径冷冷的,“你浮躁。”

    她指着吴天野,“他的汗流得跟跑了步似的,他更躁。”这时,她猛然想起件事,“啊,我报名了运动会,我忘记了!”

    众人目光齐唰唰看向她。

    叶翘绿讪讪一笑,“我就是跑步比赛,跑完我就走。”

    ----

    运动会那天,正是模型制作期。

    几个同学之中,模型做得最好的是叶翘绿,大部分的工作也是交给她。

    竞赛任务书要求,模型比例为1:300。体积太大,要四张绘图桌拼在一起才能摆得下。

    她不得不蹲在桌子上粘合。

    闹钟一响,她停下手里的活,拍拍身上的碎屑,“我去跑步了,等我回来再做。”她跳下桌子,风一样地跑走了。

    没有留给其他同学说话的机会。

    汤玉轻笑出声,朝叶径说道,“原来你喜欢炸呼呼的女生。”

    他没有回答。但也停了下绘画的笔,起身离开。

    吴天野莫名,看着叶翘绿做到一半的模型,问道:“叶径去哪?”

    汤玉缓缓道,“他要给叶翘绿加油吧。”

    吴天野:“他如果会喊出加油两个字,那天都要塌了。”

    汤玉:“不是只有说出来的才叫加油。”

    吴天野挤眉弄眼,“你不是要把叶径抢过来吗?”

    汤玉看着邹象,“邹象不是要把叶翘绿抢过来吗?”

    邹象一哂,“别乱讲。她那种女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他心中腹诽过无数遍,叶径的眼光有够差劲,竟然心仪那个小胖子。

    汤玉才不信,“那你围着叶翘绿干嘛?”

    “就是图个乐子。”无聊时,碰上个逗趣的女生,想看看她的笑话。

    这么一想,邹象突然也想去看叶翘绿的比赛了。他起身,“我出去走走。”

    ----

    叶翘绿的比赛还有十五分钟。

    她换上了运动衣裤,在起跑点活动筋骨。

    前方传来的喧嚣,她听见了,并没在意。

    跑道边的女生嚷嚷道:“那个男生好帅啊。”

    叶翘绿立即望了过去。

    然后她乐了,挥起手。她就知道,“帅”这个字就是叶径出场的标配。

    叶径只是静静看她一眼,往跑道终点走。

    她明白了,他在终点等她。

    跑道边的女生以为叶径是拒绝的意思,讽笑一声,“自作多情。”

    叶翘绿正好在最左的跑道,她听到这话,愣了下,“你是在说我吗?”

    女生哼一声,别开眼。

    叶翘绿这才发现,这女生竟是拒绝她入住宿舍的三个之一。她笑了起来,言语嘚瑟,“他对我多情着呢,除了我,他谁都不理。”

    叶径不在,她爱怎么说就怎么说。而且就算叶径听见,他也奈何不了她。

    她就是有欺凌叶径的威信在。

    “切。”女生嗤笑。“白日说梦。”

    叶翘绿不恼,只是说道,“等我跑完步你要仔细瞧啊。”

    “他追了你三个月。”邹象幽怨的声音倏地在旁侧响起,“可我追了你三个月零三天。为什么你不给我机会?为什么!”

    叶翘绿左看看,右看看,没找到其他女生。她问女生甲:“他追过你吗?”

    女生甲面红耳赤,“你谁啊?”话虽这么说,邹象英俊的五官让她芳心直跳。

    叶翘绿不知他葫芦里卖什么药。

    邹象又道,“你这个迷糊虫,我心中只有你,你为何将我推向别人。”他柔情万千,深情款款看着叶翘绿。

    她正要辩驳自己和他毫无关系。

    他不给她说话的机会,表白说,“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他说得抑扬顿挫。

    她惊讶。

    女生也诧异不已。看不出这圆脸小胖子这么受欢迎。

    难怪学校论坛最新的几个贴在讨论,为什么帅哥喜欢女生不喜欢的女生。无解。

    叶翘绿回过神来,揪起眉毛,打算痛斥邹象。

    他向她眨眨眼,眼里藏着坏笑。

    她的脑袋瓜子灵光一闪,恍然明白他的用意。

    比赛的选手准备集合。

    叶翘绿回到原位。

    她心思在转着,等会儿还得让叶径来追她呢。

    “各就各位。预备!跑!”

    叶翘绿跑的是一公里长跑。她有足够的时间思考如何让叶径主动出击。

    前面的800米,她排在第三。

    到了冲刺阶段,她想到办法了,豁出劲往前迈步。追上了第二名。

    冲过终点,她缓下脚步,赶紧找寻叶径的身影。

    才一转身,他已经站在身后,递了瓶水过来。

    叶翘绿嘻嘻一笑,拿过来,喝了几口。

    这时,耳边仍然有女生的叫声,模模糊糊,听不真切。但是其中的“帅”字却是直击她的内心。

    在场最帅的,就是叶径了。

    “叶径,叶径,我想拜托你一件事。”叶翘绿站在和他距离半米的位置,喜笑颜开,眼睛是一汪倒映着星空的湖水。

    “嗯?”

    她低下声音,生怕被他人听去,“你过来抱我一下。”

    “怎么?”叶径谨慎地打量着她。

    她训斥:“你这人平时跟自闭儿一样,闷声不吭。现在不该说话的时候,又爱问东问西。”

    他便不问了。眼角余光瞥见周围不少同学在看着这个方向。

    她仍然用仅两人能听见的音量说:“你要狠狠地搂我,狠狠地抱住,要表现出对我求而不得的样子。”

    两秒后,她见他没动作,问道:“求而不得,你知道吗?就电视上那种,狠狠地——”

    叶径左手拽过她的右臂,右手将她的背一压。她整个人就被狠狠地扣在他的怀里。

    叶翘绿的左脸颊擦过他的下巴。她惊了下,“抱反了……”她的左脸颊有两个大痘呢。“要换边,我右脸的肌肤白皙透亮。”

    “你右脸新长了个痘。”他的沉声萦绕她的左耳。

    叶翘绿懊恼,网购的祛痘水果然不管用。

    周围的喧哗声冲淡了青春痘的烦恼。

    她得意洋洋。

    这下同学们就相信是叶径对她求而不得了。她不禁想大笑三声:“哈哈哈!”

    目的达成,她故作挣扎。

    叶径便放开了她。

    她悄悄称赞他一句,“干得漂亮。”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却绿相邻的书:扳倒女帝的正确方式全能娱乐教父倾世女娲:蓦然回首君不见总裁索爱:女人,你是我的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霸道总裁高冷妻撩神[快穿]林少强宠:娇妻携宝归来空降热搜首辅夫人黑化日常修真之攻略面瘫师弟国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