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修)

【书名: 却绿 第33章 (修) 作者:这碗粥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以嫡为贵山村名医琏二爷的科举之路不死佣兵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叶径近期婉拒了外来项目,把心思放在期末大设计。

    叶翘绿调侃他不忙着赚外快了。

    他说:“你的成绩并到我这了, 当然要认真。”

    她问:“难道你自己做就不认真吗?”

    “我没你这么在乎成绩。”

    “你一说, 显得我功利心好重。”她捂住心口,状似凄然。

    他不答。她不是功利心重, 而是态度认真,什么都要做到最好。

    二人组队,最舒适的是:做作业不一定要在制图室。他俩待在见林则悦, 有新想法产生, 也能及时到书房绘制下来。

    建筑学是一门充满想象力的理论课。

    书上的文字,泛泛其谈, 讲的道理大家都明白。甚至只看文字的话, 有些枯燥。如何将这些书籍知识, 转换成设计作品,靠的是思维的设网。

    叶翘绿喜欢买有配图的建筑书籍。大部分时候,上千字的描写不如一张图片。

    她在看了大半本《办公建筑设计规范》之后, 说道, “我们上大学都没有语文课, 老看这些规范, 写起文章来都没了以往的文采。”

    “设计说明你来写, 给你锻炼机会。”叶径一下子就把文字部分甩了出去。

    “要多少字?”

    “言简意赅。能一句讲完的,绝不拖第两句。”

    “晓得了。”她点点头, “就是不需要文采嘛。满腹诗书,却无用武之地。”她托着腮,目光移向窗外。

    轻风清凉, 月光皎洁。

    她忆起高中作文,“高中时候,月亮升起的过程我能描述三百字。”

    叶径开了一樽芬达,“现在呢?”

    “现在只会:月亮升起啦!”她张开双手,比了个缓缓上升的手势。

    他将芬达递给她。

    她咕噜噜喝了两口,“以后写情书可能都憋不出字了。”

    “你写?”他把玩着开瓶器,“给谁?”

    “给喜欢的男生啊。”她扬起了眉,“大侠,你知道吗?”

    叶径停下手里的动作,冷冷看着她。

    “叶径。”叶翘绿有新疑问,“你收到过情书吗?”

    “没有。”

    “咦。”她惊讶道,“我以为你是漫画里天天被情书砸的男生呢。哐哐哐哐,砸到了头。”

    “你想不想被开瓶器砸出个洞来?”开瓶器的孔串在他的尾指上,被甩得转起圈儿。

    她吓得捂住头。“不想。”

    “那就闭嘴。”

    ----

    叶翘绿好一阵子没见到那个保洁工了。

    她住进来后,家政每回打扫都是在她上课时。

    这个星期六早上,保洁工过来了。

    叶翘绿刚起床,牙都没刷。一开门就见到了客厅里弯着腰的保洁工。

    保洁工脱完鞋子,把携带的工具箱打开。转身时,对上了叶翘绿的视线。她先是微微一笑,接着向叶径发问:“先做厨房?”

    “书房。”

    她怔了下,点点头,拎起桶去阳台打水。

    叶翘绿好奇问,“她今天是周末过来呢?”

    “上个星期她没空。”

    叶径早上煮了汤河粉,叶翘绿哇哇哇称赞了几句,吃完就自觉地洗起碗来。

    保洁工整理完次卧,站到了厨房。她看着叶翘绿满是泡沫的手,“还是我来吧。”

    叶翘绿回头一笑,“快洗完了。”

    保洁工不多话,默默做事。经过书房的门前,她见到叶径和叶翘绿靠得很近。两人各自执笔,在同一张图纸上画着什么。

    “保留原来的山体,在这里做一块……”叶翘绿在地形中间画了个圈,“公共休憩绿地。”

    叶径的钢笔在圈上点了三下,“我让你做标准层平面,你画什么景观。”

    她一扁嘴,“我看着这个等高线就想利用起来。”

    他斥了声:“干自己的活去。”

    她不动,只是眼珠子一溜,“叶径,你的睫毛为什么这么长?”像是一把小扇子。

    他抽出被她压着的打印图。

    她挨近他的脸,仔仔细细端详,“你向上看的时候,视线会不会被挡住啊?”

    “不会。”他在拷贝纸上描着地形。

    她倾起身子,转到他的侧脸角度。上弯的睫毛翘得似乎能挂根绳。

    他低头画自己的图。

    保洁工立在门口,轻声打破书房的安静,“请问,主卧要收拾吗?”

    “嗯。”叶径应了声。

    保洁工走向主卧,旋着门把,推开了门。

    叶径的房间向来整洁干净。

    她只需日常保洁。

    擦完桌子,一转身,保洁工被门口探着的脑袋吓了一大跳。

    看清是叶翘绿,她松了口气。

    叶翘绿笑了。

    她趁着叶径上洗手间的空档过来,就是好奇。

    她之前认为叶径禁止外人踏足这房间,谁知比她更算外人的保洁工都能进,她这个同居密友反而望几眼都被他驱赶。

    她朝保洁工招着手,低声问,“这个房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物品吗?”

    保洁工摇了头。

    叶翘绿觉得自己问得傻气了。既然保洁工能见,那肯定不至于见不得人。换个问法:“那有什么奇怪的男性物品吗?”

    保工工还是摇头。

    叶翘绿环视房间一圈,毫无异常。

    听到洗手间的开门声,她赶紧往书房跑。

    她匆忙的身影从站在洗手间门口的叶径面前奔过。

    他看了眼开着门的主卧,走向书房。

    保洁工看着空无一人的门口,轻轻笑了笑。

    何为异常?

    少年的青春悸动在她看来都是必经之路。就算她在房间看到自/慰工具,也没什么大不了。

    叶径房间干干净净,见不到工具。

    保洁工仅是在以前某个偶然的情况下,捡到过一张女生的半裸画。

    画得惟妙惟肖,就是刚刚探头的那个小圆脸。

    身材偏丰满,肉肉的,胸不小。

    叶径向来沉闷,他的父系家族恨不得他夜夜笙歌、寻欢作乐。生怕他守身到结婚当晚。

    得知有个女生与他同居,叶父当下就放了礼炮。

    儿子开荤有望了。

    ----

    周末两天,叶径和叶翘绿没有出门。

    叫了几顿外卖,其余时间都在书房做设计。

    大致的构思定了下来。

    两人分工得很好,叶翘绿负责功能部分,叶径着重立面造型。

    叶翘绿突发奇想,“叶径,如果将来我们一起工作,是不是就所向披靡了?”

    他微仰头靠着电脑椅,“你毕业了想做什么?”

    “做设计呀,我的梦想就是当个建筑师。”她的眼睛在发亮,“我们本科毕业是2011年了,嗯……我不知道会不会读研。将来工作,我想进设计院。叶径,我们一起吗?”

    “还有四年,再说吧。”叶径对设计的热情远不如她。

    此时的叶翘绿知道自己为了设计梦想要努力。努力的方向,尚未成型。

    但她非常憧憬和叶径工作的场景。她甚至有种想法,她和他生来就是要搭档的。所以两人各有所长,互通互补。

    再也找不到另一个和她如此契合的人。

    捕捉到这个思绪,她怔了下。

    世界上最长久的男女关系,是情人、是夫妻。而她和他不是。那就表示未来某一天,两人终将分离。

    忆起九岁那年,她误以为他去世,在日记写下了满满的怀念。然后,她走过的年月里就有了杰克·罗宾·径的身影。“叶径,我们分开的那么多年,你有想念过我吗?”

    “没有。”每次想起,都会冒出她的语录:“我的同桌,她叫孙多丽。”

    声音娇娇糯糯。

    但很吵。

    所以他不去想了。

    叶翘绿瞪起眼,“我和妈妈都很想你啊。”话语中有埋怨他的意味。“那我们如果再分开了,你也要想着我啊。”

    “好。”

    “要多请我吃饭啊。”

    “好。”

    “不过,我还是希望我们不再分开了。”

    “怎样才能不分开?”叶径眸如深潭。

    “你请我吃一辈子的饭啊。”她能省一辈子的饭票。

    他点头,“好主意。”

    叶翘绿笑开了。

    这个时候,大侠、情书、二狗哥,她想不起了。

    爱情是怎样的,她懵懂不知。

    ----

    老师通知,设计竞赛的评审在官网公示了。

    06级建筑学一班的作品拿到了综合设计奖的三等奖。

    老师欣喜不已,“你们虽然拿的三等奖,但是一、二等奖都是有工作经验的设计师,所以在学生之中,你们非常优秀。”

    叶翘绿低低“哇”了一下,脸上堆起的笑让眼睛眯成弯弯的一道线。

    她没有走错路,她对未来充满信心。

    她将喜讯报给施与美听。

    施与美不禁向摊档小工吹嘘,“我的儿子和女儿都是最棒的。”

    买鱼的顾客听到,问道,“老板娘的孩子几岁了啊?”

    “十九。”施与美找零钱给顾客,“儿子女儿都十九,读大二了。”

    顾客:“原来是龙凤胎,真是羡慕。”

    施与美笑笑,没有过多解释。

    叶翘绿和叶径的合作,事半功倍。

    离交图还有一个多星期,图纸已经完成得差不多。时间宽松了,他俩就出去听讲座,看各种展览。

    正如老师所言,建筑学这门功课,眼界非常重要。

    临交图的周末,他俩去了趟香港,观察各大商场业态。

    叶翘绿在研究设计之余,还得给女同学代购彩妆。

    她照着清单读给店员听,然后让叶径买单。因为她的银/行卡余额不足。

    那一堆色彩斑斓的彩妆让她好奇,“叶径,你说如果我化了妆,痘痘就看不见了吧。”

    “看不见不代表不存在。”柜台太过拥挤,叶径神色不耐。

    她的抗打击能力极强,笑道:“我想把痘痘遮住。”

    店员一听,立即推销产品。从粉底到遮瑕,说得天花乱坠。

    叶翘绿听得糊涂了,“那我到底要买哪一种啊?”

    “小姑娘没化过妆吧?”

    叶翘绿点头。

    店员连忙说:“我给你试试。”

    叶翘绿坐在镜子前,看着店员在她脸上涂涂抹抹刷刷。

    上眼影时,叶翘绿摇头,“我就是遮痘痘,别的不用了。”

    店员劝道:“你底子很好,上个淡妆就出彩。你男朋友这么帅,你也要妆扮得漂漂亮亮啊。”

    叶翘绿的注意力立即被其中三个字吸引住,“男朋友?”

    店员往叶径方向示意。“这帅哥不是你男朋友呀?”

    叶翘绿呆住。

    想要反驳,嘴巴张了张,却说不出话来。

    叶径一手拎着女同学们的代购品,另一只手玩着手机游戏。

    颀长身姿、漂亮五官引来不少女性目光。

    叶翘绿的心里有什么地方起了波动。

    先来解析男朋友三个字。

    除了爱情之外,男朋友的日常应该是请饭、陪伴。如果感情深厚,就能住一起。

    呃……不就是叶径的日常吗?

    叶翘绿陷入了沉思。

    而要将叶径和男朋友区分开来,那最主要的就在于爱情二字。

    她以为的爱情,是与大侠携手江湖的潇洒。

    而她认识的男生之中,只有罗锡是刚正不阿的气质。

    如果换成叶径……他这外表和正义不沾边。凤眸勾挑,鼻尖微翘。反而透着邪教气质。

    不过,和他每天吃吃逛逛,她很喜欢。

    非常喜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却绿相邻的书:扳倒女帝的正确方式全能娱乐教父倾世女娲:蓦然回首君不见总裁索爱:女人,你是我的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霸道总裁高冷妻撩神[快穿]林少强宠:娇妻携宝归来空降热搜首辅夫人黑化日常修真之攻略面瘫师弟国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