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书名: 却绿 第35章 作者:这碗粥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渣受洗白攻略[快穿]山村名医不死佣兵盛世医香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福运宝珠[清]     月神餐厅这个名字听着就像是向女神表白的地方。

    叶径的他的阴郁之气, 染上就散不去了。周身罩着寒意。

    陈书悦察觉到, 谨慎小心地退了两步。

    她听到了他的那五十朵玫瑰。她猜测, 那小白兔又惹到这位叶总监了。可怜的小白兔……

    叶径拿起车钥匙,匆匆往外走。

    陈书悦端庄地站在办公室, 恭送说,“叶总慢走。”

    她穿着白衬衫、西装裤。以前娇俏可人的美女变成了稳重禁欲系助理。

    设计部的几个同事好奇, 问着陈书悦怎么形象大变了, 都有向叶总看齐的趋势。

    同事甲打趣说,“在一个大帅哥上司面前,不是应该更加美艳嘛?小短裙穿起来。”

    陈书悦摇摇头,“你们啊,还是too young哪。”一个优秀的助理, 应该是上司想要你变成什么样,你就是什么样。而且要表现得毫无怨言。

    叶总帅是帅, 但他只爱逗小白兔玩。除此爱好,别人的短裙,他嫌弃。

    某天, 叶总瞄了眼陈书悦的大腿,慢条斯理道:“陈助理,你这裙子太短了,去项目还是换长裤更方便。”

    当天下班,陈书悦就去商场买了长裤。

    她怕再穿短裙,叶总的眼神会如刀子般割伤她的美腿。

    第二天窦正森见到陈书悦禁欲系的打扮,开玩笑说, “陈秘书的腿受伤了吗?包得这么严实。”

    陈书悦笑笑。“窦总,医生让我少穿短裙,保护膝盖。”

    叶径望过来一眼,没说话。

    陈书悦以站姿示忠。谁给她评绩效,她就听谁的。她就是这么现实的女人。

    陈书悦不和同事八卦上司的事,所以,同事问起这些,她都打哈哈而过。

    叶径到集团才二十天,许多女同事都知道,设计部总监是个超级大帅哥,而且年轻。这样的条件,引来无数觊觎。个个都在想,要是被叶总看上,人生就真的无憾了。

    连分公司的女同事都找陈书悦打探军情,“你们部门叶总有女朋友了没?”

    陈书悦一概回答:“不知道。”她不能告诉同事们,叶总暂时没有女朋友,可他垂涎一只小白兔,到处挖坑给小白兔跳。

    那只傻乎乎的小白兔,欢蹦乱跳地进了坑。好不容易爬起来,“扑通”一下,又掉坑里了。

    陈书悦光是想象都觉得可怜。这小白兔的未来,一定是在一个大坑里,再也出不来。

    当然,有时候陈书悦也会惋惜。

    叶总这等的美貌身材,赠予天真无邪小白兔,可惜了。

    如果浪荡点,留情点,能滋润多少颗寂寞的少女心。

    ----

    晚上七点多的d市,塞车得厉害。

    叶径堵在半路,有点烦。

    车外霓虹灯明,车里昏暗无光。

    在这样的封闭的自我环境中,叶径不再收敛,眼眸沉寂着黑压压的情绪。

    过去的几年,独处时,他经常这样。

    叶径松了领口。

    有些东西,当你告诉自己,再也得不到了。初初心割的锐痛,会在时间流逝中慢慢变淡。

    然而,当她再次出现,和从前一样闪着亮光,岁月没有在她的心里留下痕迹。曾经淡忘的疼痛,会在瞬间死灰复燃。甚至转变成为一种强烈的占有欲。

    叶径望向月神餐厅的方向。

    沈九见,这三个字从叶翘绿说出之后,叶径已经在心里把那五十朵玫瑰碾碎。

    从前的叶径,不在乎叶翘绿和谁在一起。只要她过得好,就好。

    然而,现在的他,却是势在必得。叶翘绿当然是幸福快乐的。但她的快乐,只能是他给的。除此之外,谁都不行。

    她喜欢正义,他就陪着她正义。

    她要斩妖除魔,他就重塑心性。

    他将自己的黑暗藏到她见不到的地方。哪怕他的全世界都黑了,他都会为她留一盏灯。

    这一切的前提是,她得是他的。

    前面的车流缓慢如蚁,密密麻麻的车灯在晃动。

    叶径看看时间。

    下班高峰期,开车不如坐地铁。

    他将车泊到最近的停车场,改乘地铁。

    d市地铁线路越来越多,人流越来越大。

    叶径很多年没有在d市坐过地铁。他买票进站,下楼梯见到站台。他停下了脚步。那里仿佛有一个要哭不哭的的胖胖小女孩,圆圆的小脸蛋皱成一团,慌张无助。

    他转开视线,走到候车区。

    他现在与她相隔三个地铁站。

    她在和一个追求者共餐。

    叶径沉眼看着列车到站时间表,暗暗把涌起的戾气压下去。

    这时,突然有两个女人上前,热情地打招呼:“嗨,帅哥,一个人吗?”

    他视线转了转。

    左边的女人晃晃手机,“交个朋友吗?”

    两个女人身材都很高挑,穿着风格相似的长裙,妆容精致。这身打扮,像是模特。

    叶径冷淡,“我有女朋友了。”

    女人不死心,继续问:“那有兴趣拍平面广告吗?”

    这种搭讪,他见得多了。他不再搭理。

    叶径见到了地铁的车灯。

    列车进站。

    上了地铁,他忍不住给叶翘绿微信:吃完没?

    没有,才上了一个面包。当着沈九见的面,她保持着形象。然而,和叶径聊天,她就实话实说,我好饿,肚子都扁了。说完,再附加一个抚肚子的大熊表情,可怜兮兮的。

    不要和让你饿肚子的人吃饭。连她的食量都不了解的男人,怎么养她一辈子。

    这顿是我请他吃的。她都不好意思了,她都吃不饱,沈九见更加饿了。

    你大学吃我那么多白饭,我都没让你出过一分钱。这只狼心狗肺的小兔子,吃他的吃得理直气壮,转身却跑去给送玫瑰的请西餐。

    你和他不一样,我们从小玩到大。她跟叶径哪还分什么彼此呢。沈九见却是个外人。

    叶径不回她了。

    ----

    餐厅里,叶翘绿吃两口,朝手机望望。

    叶径没消息了。

    她猜他大概在忙。

    工作为先,她非常体谅男朋友。

    牛扒上了之后,她说:“终于有肉了。”她终于活过来了。

    沈九见点头,“饿坏了吧。”他拿起刀叉。

    “还好。”她回得言不由衷。果然还是和叶径吃饭才能随心所欲,想吃就吃。

    沈九见把大块的牛扒切成碎块。

    叶翘绿瞧着他的刀法,竖起大拇指,“你好棒,我都不怎么会用刀叉。”以前和叶径去吃西餐,被他说没有仪态。

    “切牛肉也能用力学来解释。”沈九见的职业病犯了。

    叶翘绿笑,“如果是我的话,就会想象切成什么样子最好看。”

    “你也很棒。”沈九见把牛肉块放到她的碗中。

    “谢谢。”

    两人相视一笑。

    这一幕,碍眼极了。比那五十朵玫瑰还碍眼。

    叶径冷冷地望着窗边的那一男一女。

    服务员上前,“先生,有位了吗?”

    他点头。

    服务员退下。

    叶径直直朝那桌走去。

    叶翘绿转眼间望见,霎时脸上绽开了花,她朝他招手,然后转头和沈九见说道,“我男朋友来了。”

    沈九见转头看去。

    见到叶径的第一眼,沈九见已经输了。无论是长相、身高还是气质。走来的那个男人都把他比了下去。

    先前还抱着侥幸,现在沈九见的希望破灭了。

    叶径走到桌旁。

    叶翘绿往里挪了位置,让出一个位置给他。

    他坐下,不发一言,只是盯着沈九见。

    看得沈九见心里发毛。

    叶翘绿给两个男人介绍。

    “这是我的高一同学,沈九见。”

    “这是叶径。”既然前边已经解释过男朋友,她便省略了这个形容词。

    沈九见点头,“你好。”

    “嗯。”叶径非常淡漠。

    “叶径,你想吃什么?”叶翘绿高兴道:“今天我请你。”

    “随你。”

    “那就牛扒吧。”她眼睛转了转,咳咳两下,一本正经,“你饿坏了吧,我给你叫两份。”

    叶径一眼就看穿,她是因为她吃不饱才多叫一份的。不过喂饱她,是他最乐意的事。所以他点了头。

    沈九见这顿吃得不是滋味。

    叶径出现后,叶翘绿整个人的状态都不一样。她看着叶径的眼神,闪闪发光,像是嵌着一块宝石。

    转向沈九见时,那光就黯淡了。

    而叶径,知道她不喜欢吃烧烤汁;知道她喜欢吃小番茄;知道她不喜欢蒜蓉酱;知道她喜欢海鲜酱。

    这一男一女的世界,谁都融不进去。沈九见连插话都困难。他隐约知道,叶径是来宣告主权的。

    那五十朵玫瑰是彻底枯萎了。

    ----

    沈九见也识趣,找了借口早早离开。

    临走时,他由衷说道:“叶翘绿,你和你男朋友很登对。祝福你们。”

    叶翘绿起身道谢,“谢谢,”

    叶径倒是一下子怔住了。

    男朋友?

    是谁啊?

    这个名词的出现很突兀。

    让他非常意外。

    沈九见走了,这桌剩下两个人。

    叶翘绿没吃饱,埋头继续吃。

    叶径垂眸,静静坐着。在这个时刻,世界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了。只剩烟花的声音,绚烂的美景。

    他转头看叶翘绿。

    她吃得两腮鼓起,可见真的饿坏了。

    “慢点吃。”叶径出口的声音温柔。

    叶翘绿奇怪地看他,“你怎么了?”

    他有点怪怪的。

    他向来缺乏表情神经,她也习惯了他漠然的样子。而今,他漾起温柔。这让她有点慌。

    接下来,他的话,更吓人。“你男朋友,是谁啊?”

    叶翘绿的牛扒都吓掉了。不是说好一起上山吗?难道他要反悔了?

    这是件大事啊。

    她都认定他了,被他亲了摸了,如果他不承认,她就在这里把他打死!她有点生气,“你想赖账吗?”

    “什么?”

    她肃正起来,“我们才恋爱五天!”她伸出五指,“你就要分手了?很过分啊。”

    叶径回忆着前五天的事。

    他和她去了趟z市。他的记忆中没有任何和恋爱有关的字眼。

    不过,无论她五天前说过什么,现在他都要把握这个话题。她说恋爱,那就恋爱。不要去理解她的思维,顺着就行。

    叶径捉住她的手,“没事,继续恋爱。”

    “我告诉你啊,叶径。我追了你,你同意了。我们就确定了恋爱关系。”她抽出手,握成拳,一副逼良为娼的架势,“你如果敢对不起我,我就把揍扁。”

    追求是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他这个当事人什么都不知道。非得那五十朵玫瑰来通知,他成了男朋友?

    但,这些都不重要。

    男女朋友要干的事很多,没必要把时间浪费在废话上面。

    譬如:逛街散步,看场电影,吃点宵夜。

    叶径琢磨着,选了昏暗的场景。“去不去看电影?”

    “啊?”叶翘绿讶然,“我没吃饱。”

    “看完电影去吃宵夜。”叶径此时恢复了冷淡。

    叶翘绿安心,这样的叶径才正常嘛。

    刚刚温柔似水的,可把她吓坏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我以前说,《逢青》是我写过最正常的文。

    现在想想,《却绿》比《逢青》更正常。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却绿相邻的书:扳倒女帝的正确方式全能娱乐教父倾世女娲:蓦然回首君不见总裁索爱:女人,你是我的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霸道总裁高冷妻撩神[快穿]林少强宠:娇妻携宝归来空降热搜首辅夫人黑化日常修真之攻略面瘫师弟国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