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修)

【书名: 却绿 第38章 (修) 作者:这碗粥

强烈推荐:琏二爷的科举之路不死佣兵以嫡为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d市的十强房企进林集团突然陷入绝境。

    政府下令封锁该企业的所有楼盘。未售的停售,已售的禁止办理房产证。规划报建的地块, 审批一律告停。

    这是叶翘绿结束旅行之后回家得知的新闻。

    叶呈锋在饭桌上说起。

    叶翘绿很是吃惊, “进林的口碑一直不错啊,见林则悦就是进林集团的盘, 物业管理也很好。”

    “见林则悦的物业不是进林集团的。”叶呈锋朝情绪不佳的施与美望了一眼,“进林的事,听说是账目问题。”

    施与美脸色越来越苍白, “什么问题?”

    “具体不清楚。我猜……进林大股东抛售股权和这个事有关。”叶呈锋顿了顿, “这些都是道听途说,没有官方消息。”

    “那——”施与美心悸, “会不会牵连到小径?”

    叶翘绿疑惑施与美的这个问话。进林和叶径能有什么关系?

    叶呈锋笑笑, “没什么的。他一个在读大学生能掺和什么事。”

    “这倒也是……”施与美稍稍松口气。

    叶呈锋见女儿越来越懵, 解释说:“进林的董事长是叶径的爸爸。”

    一声惊雷。“啊!”叶翘绿吓得被汤呛了一口。

    施与美露出一丝苦笑,“小径跟他爸爸走了之后,我和他爸爸很少联系, 就没提了。都是过去式了, 说来说去没意思。”

    叶翘绿怔怔的, 相处那么久的人, 突然成了豪门子弟。“我说怎么叶径生活费那么多……”

    “他爸爸只会给钱。我和小径电话聊的多, 远程管教都比叶家强。”施与美很庆幸,儿子没有走上歪路。

    叶翘绿笑开了, “叶径这么好,一定是妈妈教出来的。”

    “是啊,你和小径都很好。”施与美轻叹出声, “现在只希望进林的事不要给小径惹上麻烦。”

    “应该不会的。”叶呈锋安慰说。

    叶翘绿扒了口饭。她现在明白了为何华东之行叶径有些心事重重。到达n市的那天,正是进林集团被封盘的日子。

    施与美:“小径在见林则悦住的房子是叶竹贤名下的。老叶,不如我们在h大租房吧。小径住了那么久宿舍,也够委屈的,让他和我们一起住。”

    叶呈锋讶异施与美的反应,“现在事情还不清楚,就让叶径和进林撇清关系么?是不是有点淡薄亲情了。”

    “我太清楚叶家的德行了,他们的家族基因就是自私。”施与美连饭都吃不下了,“我心里难安,就怕小径被连累。”

    叶呈锋沉思片刻,说道:“年前有朋友介绍了一套见林则悦的二手房。过年事多,一直拖着。这几天我和业主约个时间,一起去看看。”

    施与美点头,“好好。”

    ----

    叶翘绿第二天从香山街回到了见林则悦。

    一开门听见客厅传来各种像是临死前哀嚎的音效。

    走过玄关柜,只见叶径席地而坐,连着电视机打游戏。那音效正是丧尸被杀时发出的。

    “你考察报告写完了吗?”叶翘绿踩着轻快的步子,放下背包。

    “嗯。”他回得很轻。

    她抱起靠垫,坐到他的身旁。看着他修长手指在操控器上快速地移动,再望望游戏画面中丧尸。她说:“叶径,你为什么都没告诉我你的爸爸是进林集团的啊?”

    “你没问。”

    ”噢……”也是,自闭儿是不会主动聊天的。

    她望向他的脸。他把头发剪短了,轮廓更加俊美立体。

    她昨晚上网找了进林董事长的照片。看到的第一眼她就明白了,叶径这藏在冷漠之下的妖邪眉眼是遗传自谁。

    “爸爸说进林被锁盘了。”她抱膝而坐,下巴枕在抱垫上,“你别怕,我爸爸和妈妈都不会不理你的。有什么心事可以告诉我们,大家一起商量解决。”

    “嗯。”

    游戏里的丧尸永远打不完。

    倒下一批又起来一批,张牙舞爪地向前移动。

    叶径一路闯关,毫不停歇。

    叶翘绿静静陪在他的身边。

    太阳渐渐西落,云彩霞光缤纷,远处的金黄像是燃烧中的熊熊烈火。从阳台玻璃门望出去,对面的建筑镀上了金纱。

    叶翘绿爬起来,“叶径,我饿了。叫外卖吧,你要吃什么?”

    “方便面。”

    她回头,看着他暗沉的身影,笑了,“这个我会,不叫外卖了。我做给你吃。”

    叶翘绿哼着歌,进去厨房。

    叶径终于停止了枪杀游戏。

    他望了眼昏暗的天色,打开了灯。

    厨房里她的身影透过玻璃门清晰可见。宽松的红色毛衣,黑色的紧身绒裤。略显丰满。

    他起身,舒展几下四肢之后,半躺在沙发。

    封盘政策来得突然,进林的资金链要断了。集团的前途他并不在意,只要不牵连到他。但他对父系家族的亲情观念持怀疑态度。

    这时,耳边响起了不成调的声音。

    五音不全的叶翘绿唱得开心,左右手各端一杯方便面。

    他每每听她的歌声都下意识要找耳塞。

    庆幸的是,下一秒她停止了歌声,“叶径,海鲜风味、五香牛肉,你要哪个?”

    “都行。”

    “那我把海鲜让给你吧。”

    叶翘绿轻轻放下杯面,坐到沙发,拿起自己的那一个,“咻”的一声,面条入口。

    叶径执起叉子,“你吃得饱么?”

    她摇头,“我们都是长身体的年纪,这一碗方便面怎么够呢。晚上继续吃宵夜。”

    “我买了碟,看场电影。”他慢条斯理吃着面。

    “什么电影?”

    “变形金刚。”

    “好啊,这部我错过上映期了。”

    他看着她喝了大半的汤。“你再去吃一碗吧。”

    她点点头。

    ----

    许多年后的叶翘绿很怀念两人窝在沙发吃泡面,坐在昏暗客厅看碟片的温馨。

    在那暖意绵绵的初春,她和叶径进入了大二下学期。

    进林集团的内/幕也在这个时候爆了出来。

    这家上市公司的账目,亏损几十亿。房源被封锁,集团的资金链断裂,更是连续负债达百亿。集团濒临破产。员工的薪水遥遥无期。

    而此时,集团董事长跑了。

    施与美惴惴不安,总有一种儿子会搭进去的预感。

    叶呈锋眼见她茶饭不思,托了相熟的朋友去打听。

    一天之后,朋友电话过来,“叶竹贤在过去的大半年隐蔽转移了企业的公有资产,现在跑海外去了。政府正在彻查他的资产状况。”

    施与美抖了抖唇,“赶紧让小径离开见林则悦那房子。”

    叶径看到叶竹贤卷款而逃的新闻时,心中了然。叶竹贤没有给他打过一个电话,想来是准备把儿子弃在这了。

    施与美通知叶径立刻收拾东西回香山街。

    叶径站在阳台接电话,“好。”

    见林则悦走的是精品路线。园林景观用了许多的藤本植物。棚架、竹亭、山石,花红叶绿,充满生机。

    在蔚蓝天空之下,似锦如画。

    他伫立在栏杆处,向下望了许久。

    久到叶翘绿慌张起来,她跑到他的身侧,“妈妈怎么说?”

    叶径没有表情,“我们回香山街。”

    她倏地拉起他的手,“有什么事,我们回去找爸爸妈妈商量。我的家就是你的家啊。”

    他转头看她。

    她的眼里盈满担忧的情绪。

    她一直是个乐天派,鲜少有负面情绪。就算有,也能迅速化解。不能说她的家庭条件有多富裕,但是受到的宠爱绝对是千金级的。不止父母,连罗锡几个都让着她。

    她是个很好的女孩。认真、刻苦,定下目标就坚韧不拔。

    她的建筑天赋不及他,但他相信,她的未来会很辉煌。她一定能成为万众瞩目的大师。

    “我照顾不了你了。”叶径突然笑了笑,向来冷漠的眉眼舒展成微微的眷恋。他伸手把她揽进怀里。

    她惊得瞪大了眼睛,双手拽紧他的上衣。

    微风拂过,带来春绿的气息。

    他却像是在她耳边交代遗言。

    “你让你爸早点把房子定下来,房价不会跌的。有的时候贵那么几万,咬咬牙就过去了。再等下去,就不是几万的事了。”

    她点头,指上松了紧,紧了松,最后环在他的腰上,抱住了他。“叶径,你不要怕。爸爸说,法律上的父债子偿是继承条件下才有效。你不会有事的,那几百亿的债和你没关系。”

    这个小胖子穿得多,圆成一个球窝在他的怀中。

    前途未卜。在这个时刻,他想要做的,就是好好与她道个别。“如果我不在——”

    话还没说完,她又悲又痛地抬头,“你不会不在的。你不是一个人,你有我们啊。要有什么我能帮忙的,我都在所不辞的。”

    他难得见到她的伤感情绪。她向来是个小太阳,活力四射。他漾起一丝浅笑,“那就帮个小忙吧。”

    她睁大眼,“要我怎么做?”她愿为他上刀山,下火海。

    “闭上眼。”

    叶翘绿依言闭了眼。

    她觉得他在靠近。然后唇瓣有什么覆了上来。

    叶径吻得很温柔。

    叶翘绿紧紧闭着眼。她恍惚想起了九岁那年的暖冬。和煦的阳光照着,暖意从心里泛起。

    她在这刻,明白了什么。

    原来不止她一个糊涂着两人的关系。

    他也是。

    等进林的事处理完了,两人坐下好好谈谈,交流一下恋爱的想法。

    她轻咬了叶径的唇瓣一口。

    她喜欢这种亲吻的感觉。

    ----

    回香山街的途中,一辆警察拦在了出租车的前面。

    司机吓得爆了声粗口。

    叶翘绿有些记不得细节了。

    警察会找来,她能预料得到。但她以为那只是一种例行询问。当她听到警察说叶径与某赌场有纠纷时,她双腿发软,天旋地转。

    叶径似乎从局外人变成了风暴中心。

    涉世未深的她惶恐不已,“叶径!”嘶喊的声音在风中被吹成了碎片。

    他脚步顿了下,没有回头。

    叶翘绿捂住嘴巴,眼泪不住流。

    围观人群对她指指点点,有几个路人在八卦是不是警察刚刚带走了一个罪犯。

    她生气,“他才不是罪犯。”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叶径是进林董事长唯一的儿子,莫名其妙欠了数千万的赌债。她不确定他能否自证清白。他经常往香港澳门跑。万一赌场那边咬死他呢……

    思及此,她的气势立即弱了。

    叶翘绿很茫然,怔怔抱膝蹲下,焦距定在路面的井盖上,一时半会回不过神。

    一位大婶见她这惨状,关切问道,“小姑娘,你没事吧?要我扶你吗?”

    大婶的声音让她抬起头来。

    大婶递过来一张纸巾,心疼地看着她满脸的泪水。“擦擦脸吧,然后休息一下。”

    叶翘绿接过纸巾,胡乱地往脸上抹了一通。她慢慢站起,再用手背拭去挂在眼角的泪水。握拳捶了下脑袋,“我真傻。”

    她怎么能在这里发呆呢。她要赶回家求助爸爸妈妈啊。她傻愣这么久,耽误的是叶径的时间。

    “谢谢大婶。”叶翘绿疾走到路口,拦下第二辆车。

    去拉后车门时,她的手几乎使不上劲。稳了稳情绪,才勉强打开了车门。

    她心里很慌,慌得不得了,就怕叶径有个三长两短。

    万一警察屈打成招,严刑逼供,那怎么办……

    她昨晚怎么就那么傻,被一个吻恍了心神,竟然忘记和叶径交代,真进了警察局也不能承认他没干过的事。

    只是,叶径也才19岁,他能扛得住吗?

    “呜呜呜……”她瘫在后座,又开始流泪。

    司机见她这悲痛欲绝,水漫金山的架势,叹气道,“小姑娘,别哭啊。”

    叶翘绿哭得更厉害。长这么大都没遇过这种突发事件,除了情绪的宣泄,她竟毫无他法。

    “哭得眼睛都肿了。”红灯停车时,司机把纸巾盒拿给叶翘绿,“你是失恋吗?没事的啊,天涯何处无芳草。”

    “没有了……没有了……”叶翘绿嚎啕大哭。

    她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叶径。

    “会找到的,会找到的。”司机一直重复着这四个字,“会找到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却绿相邻的书:扳倒女帝的正确方式全能娱乐教父倾世女娲:蓦然回首君不见总裁索爱:女人,你是我的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霸道总裁高冷妻撩神[快穿]林少强宠:娇妻携宝归来空降热搜首辅夫人黑化日常修真之攻略面瘫师弟国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