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修)

【书名: 却绿 第40章 (修) 作者:这碗粥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琏二爷的科举之路以嫡为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这天,叶翘绿路过这个占卜摊档, 突然有了倾诉的心情。

    占卜的这个蓝眸青年, 听她说了这么多,都没有赶她走。虽然他脸色很臭。

    有点像以前的叶径, 虽冷犹暖。

    “你知道他为什么变了吗?”叶翘绿问。

    “谁知道呢。这男人的自尊啊,还真不好说。”蓝眸青年懒懒的,“他以前是王子, 你是公主, 很般配。现在不同了,他贬为平民了, 你还是公主, 他的心境就不同咯。”

    “这公主要被宠着才叫公主。”叶径不疼她, 她就只是平民。

    “对,你在我眼里只是个大妈。”青年伸了个懒腰,“大妈, 你故事讲完了吧?我要去吃饭了。”

    “你以后还在这占卜吗?”

    “屁!再也不来了。”蓝眸青年站起来, “爱情是个烦恼的玩意儿。大妈, 你好自为之。”

    ----

    叶翘绿离开占卜摊, 往回家的方向走。

    2008年初夏, 叶呈锋咬牙在h大买了一套三居室。那个时期是高价位。

    同年夏季,美国雷曼兄弟公司破产, 世界金融危机拉开序幕。

    十次危机,九次地产。d市的房价骤跌。

    叶呈锋的新房子还没装修好,房价就比购入时降了几十万。

    新闻一出, 施与美的心中一凉。她担心叶呈锋怪责叶径当初的购房建议。

    叶翘绿笑着在旁安慰道,“反正都是自己住的,升或降都和我们无关。这房子短期内又不卖。以后还会涨的。”

    话是这么说,但是施与美总觉得买贵了。如若等到现在再入手,房贷的月供额都能减不少。

    她在中介公司询问价格,问了半个月,越问越低。她的心更凉了。

    叶呈锋无奈让她别去问了。买了就是买了,世上没有后悔药。

    某个晚上,施与美看新闻得知,原来这场经济风暴,在去年的夏天就显露出蛛丝马迹了。新闻透露出来的日期,让她突然想起叶径父亲的财产危机。她好像明白了他为何急于卷款逃离。

    施与美留意着房产新闻。

    数月之后,原本接手进林集团的那个开发商,在这场危机中陷入了困境。

    施与美叹气。她庆幸,叶径是她带大的,不然跟着他父亲,那会长成怎样自私的性格。

    叶径离开的这些年,个性有了转变。但她相信,他如从前一样品行良好。

    叶翘绿也是这样坚信的。

    她到家,开了门。

    “回来了?”施与美之前坐在沙发上,见到叶翘绿,她立即站了起来,“不是加班吗?”

    叶翘绿一边换鞋,一边说道:“本来要去公司,但是在路上见到一个好玩的摊子,耽误时间了。”

    “什么摊子?竟然让你这个工作狂放弃加班。”施与美斟了杯水,探了探杯身的水温,兑上凉开水,再递过去。

    “一个出来骗钱的好人。”叶翘绿弯起笑。接过大灌一口,水温刚刚好。“妈妈,我今天不去公司了,在家里加班。”

    “嗯。”施与美唠叨着:“你说你这工作,周末跟工作日一样,什么时候能歇歇?”

    “有活干就不错了。”叶翘绿这样应着。

    2013年以来,建筑行业的发展逐渐走缓。许多人议论,说建筑进入寒冬期了。更有某设计院低至11元的设计费新闻爆出。

    应届生人心惶惶。在职的则担心没项目可接。

    叶翘绿所在的设计院是d市某大型设计院的分所,暂时还没感受到寒冬期。

    刚进设计院的前三年,她只做方案;第三年开始兼顾施工图。到了这个时期她才学习到如何在建筑和结构水电暖之间磨合。

    正如叶径之前告诉她的,一个真正的建筑师负责的是各方面的统筹。

    这样的一个工作状态,让施与美心疼。

    白白胖胖的小姑娘,在高强度的压力之下,胖不起来了。身形变得修长。

    脸蛋倒还是圆的。

    施与美洗了水果,走到叶翘绿的房间,“先吃点东西。今天等你爸回来再吃饭,比较晚。”

    叶翘绿点头,拿起一颗小番茄。

    施与美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小径要回来了。他刚刚给我打了电话。”

    叶翘绿只觉耳边轰隆一声,身体动弹不得。

    “这孩子,可回来了。他说要回d市发展,下星期六的飞机。”

    叶翘绿点点头,一时间没组织好语言,她嚼着小番茄。

    “我多久没见他了,以为他要在留在k市当女婿了。”

    “女婿?”叶翘绿这会儿倒反应过来了。

    “事业再忙,也得来看看老妈吧。除非是事业和爱情的双重束缚,才没空。”施与美半开玩笑。

    “爱情束缚?”这四个字对叶翘绿而言,简直是晴天霹雳。

    “我猜的。”施与美抿嘴笑。“小径是个大男人了。转眼,你俩都二十六了。”

    叶翘绿冷漠了。

    她翻出叶径的微信,点开朋友圈。除了建筑的照片,什么都没有。冷冰冰的。

    她翻完他全部的朋友圈,都没找到一个和爱情束缚有关的。

    她关上手机。

    去年,叶径勉为其难和她互加了微信。

    聊天记录很诡异。

    她时不时给他发一条建筑类的推送,他偶尔会转新颖的建筑公众号给她。除了互发公众号文章,两人就没什么话了。

    儿时的玩伴,在时光中渐行渐远了。很是惋惜。

    ----

    叶径坐的航班,下午抵达d市。

    中午,叶翘绿吃完饭,就去机场接机。

    施与美说道,“接机也好,小径这么久没回来,说不定会迷路。”

    叶翘绿到的有点早,便到处转转。

    去n市时,她和他在机场的一个面馆吃的午餐。而今,面馆已迁址,物是人非。

    当广播响起那趟航班的抵达通知,叶翘绿紧张了起来,连忙往回走。

    途中,她在玻璃门前望了望自己的身影。

    嗯,不错。

    美人在骨不在皮嘛。叶径说的。

    接机处站着许多人。

    有三个统一着装的美女,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叶翘绿不禁也望过去。

    她们身高在168左右,穿的像是工作制服,包臀中裙。纤细的小腿蹬着高跟鞋。

    叶翘绿低头望了下自己的牛仔裤,早知道穿裙子出来了。

    看看时间,距离飞机抵达已经过了十五分钟。

    叶径应该快出来了。

    她的心跳加速。

    当一个出色漂亮的男人出现在前方视线时,叶翘绿怔住了。

    她以前幻想过,叶径是个邪教少年,但那是向往正义的教主。如今,这邪教主的正义之色,不见了。他的眉眼风华绝代,却沾染上了曾经的进林董事长那样的妖气。

    叶翘绿本来都想好了,叶径这趟回来,她要努力修复和他的关系。接机场面,就从小亲密开始,譬如喊他一句:“小自闭儿。”

    他会冷冷回她,“嗯。”

    一下子就回到了儿时玩伴的友谊。

    然而,在见到他的这一刻,她喊不出亲密的那几个字了。她不明白,为什么叶径不等她了。他从来不说,她都猜不到。

    在叶翘绿愣在原地的时候,旁边那三位美女摇着手,“叶先生,这里。”

    叶翘绿一听这称呼,更愣了。

    她看着叶径走向那三位美女,看着他把行李递给她们。

    以前冷漠的脸,现在却是阴凉凉的。

    三位美女殷勤地给他引路,笑靥如花,“叶先生辛苦了,窦总让我们来接您。”

    他转身,就要跟着她们走。

    “叶径!”这时,叶翘绿喊了声。

    她的音量很大,周围好些人都望过来。

    叶径停下脚步。两秒后,他回了头。

    叶翘绿立刻奔上前,说着:“妈妈让我来接你回家。”

    那三位美女面露讶色。

    “怎么不给我电话?”叶径说话的调子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的叶径说话很沉,现在的他,尾音有些上扬。而且,他的眼神也变了,带着意味不明。

    叶翘绿在这样的眼神中,止了步,声音低了下去,“我以为妈妈给你打过电话了。”

    他问:“怎么过来的?”

    “坐地铁。”

    他的身子往三位美女的方向倾,“一起跟她们走吧,有车。”

    “噢……”现在的场景,和她想象中相差很远。

    叶翘绿的脑子乱了,等反应过来,已经随着她们到了停车场。她看着那辆商务车,客气一笑,“我想起还有个事,还是坐地铁方便。”

    “去哪?送你过去。”他眉尾微挑,“这里走回地铁站要十五分钟,如果你赶时间的话,坐车更好。”

    她随便说了个地址,然后上了车。

    坐上车之后,她倒庆幸,还好蹭了车。

    那三位美女并不忌讳叶翘绿在场,和叶径说着窦总的吩咐。

    叶翘绿这时才知道,叶径是接到那位窦总的offer回来的。那三位美女都是窦总的秘书。窦总的意思是,让他任选一个当助理。

    叶径靠着座背,半掀眼皮,“你们猜拳吧,谁输了我就选谁。”

    三位美女甜甜笑着,“剪刀、石头、布。”

    输的那个,长发飘飘,名唤陈书悦,她笑得更加灿烂,“叶先生,我以后就供你差遣了。”

    叶翘绿的视线,在三女一男之中转了转。突然问:“叶径,你还在做建筑设计吗?”

    “嗯。”叶径侧头看她。凤眸的光华,蕴着魅色。“你在哪工作?”

    “a院的五所。”

    “嗯。”

    两人的对话,结束于此。

    换作以往,叶翘绿会继续找话题,逗他开口。现在,她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

    明明九岁到十九岁的十年,他们两小无猜。从十九岁到二十五岁的六年,却会变得这样客气疏离。

    ----

    叶翘绿在中途下了车,去了商场。

    心中闷堵,她试穿高跟鞋。

    一踩上去,差点滑倒。坐在软椅上,她把自己穿着高跟鞋的脚看了又看。

    最终放弃离开。

    回到家,她在鞋柜放鞋子,却见到了叶径的鞋。她蹙了眉头。

    坐在客厅沙发的施与美转头过来。“回来了?”

    “嗯。”

    “小径回来了。”

    “哦。”她竟然差点忘了,他回来也是要住这里的。

    “你放在小房间的工作资料收拾一下吧,给小径腾出房来。”

    “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却绿相邻的书:扳倒女帝的正确方式全能娱乐教父倾世女娲:蓦然回首君不见总裁索爱:女人,你是我的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霸道总裁高冷妻撩神[快穿]林少强宠:娇妻携宝归来空降热搜首辅夫人黑化日常修真之攻略面瘫师弟国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