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修)

【书名: 却绿 第41章 (修) 作者:这碗粥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琏二爷的科举之路以嫡为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小房间的门敞开着,叶翘绿探着头。

    没人在。

    她看了眼关着门的卫生间, 猜测叶径在里面。

    叶翘绿把书桌上的几本建筑书抱起, 走到房门,和迎面而来的叶径撞了个满怀。

    书倒了一地。

    她惊呼出声, 慌忙蹲下/身捡书。

    见他并不移步,她奇怪地抬头。

    他的眸子蒙着一层暗色。

    她莫名,“怎么了?”

    叶径没说话, 倒是客厅的施与美过来了, 见此情景,问道:“撞到了吗?”

    “没事。”叶翘绿重新抱起书。

    “小径, 你还是睡这房吧。”施与美看了眼小房间, “小绿的东西整理一下就行。”

    “妈, 不用了。”叶径眼里的那片暗色消失了,他转向施与美,“公司明天就能给我安排住所。我住那边, 离公司近。”

    “你公司这么好待遇啊?”施与美笑起来, “哪家公司啊?”

    “进林集团。”

    叶翘绿讶异, “我有做进林的项目啊, 一品林溪。”

    2008年, 进林集团停牌后,进行债务重组。

    2010年复盘。虽说建筑行业在慢慢低迷, 然而随着高地价的拍卖,房价却是一路飙升。d市动不动就几万的地价,中小型房企拍不起了。

    进林集团近几年发展迅速, 又排上了十强的名次。现在的进林集团,和叶径父亲已经没有关系。

    但施与美听到这个公司,又会想起当年叶径被查的事。她心有余悸。“那个没良心的狗东西,现在还躲在国外不肯回来。”

    叶径却说,“窦总知道我是谁的儿子。”

    “他们会不会趁机找你麻烦。”

    “没事。”叶径从容自若,“我能应付。”

    叶翘绿看着眼前的他,他真的不一样了。现在是个男人,气宇轩昂。

    六年前轻轻吻着她的少年,长大了。在她心湖投下一颗碎石,之后他就不见了。独留她在原地。

    ----

    这晚叶呈锋在外应酬。

    三个人的晚饭,施与美把儿子和女儿的口味,都照顾到了。摆了一桌子的鸡鸭鱼肉。

    施与美笑着把煎好的秋刀鱼夹到叶径的碗中,“在外边都吃不到妈妈的菜,回来就多吃点。”她转向叶翘绿,“小绿,你也是,都瘦成什么样了,工作那么辛苦,就要吃好吃饱。”施与美理解的瘦,是从长辈的角度看的。她巴不得自己女儿一直都脸蛋圆圆,肉嘟嘟的。

    闻言,叶翘绿立即咬了一大口的鸡腿。

    她想起多年前叶径留给她那个吻,有怨气生起。她把鸡腿当成叶径的大腿,狠狠地咬。

    那股狠劲,让施与美惊诧,提醒道:“别自己咬到舌头。”

    叶翘绿点头,然后“咔擦”一声,把鸡腿骨咬碎。再越咬越碎,直至碎成了沫。吐出来时,她看了叶径一眼。

    叶径觉得那个眼神,似乎是想喝他的血,碎他的骨,甚至,鞭他的尸。

    吃完饭,叶翘绿回到房间加班。

    叶径去了客卫洗澡。

    叶翘绿望着桌上的一堆资料,心中思绪万千。

    叶径一回来就要搬出去住,他和她曾经的感情,再也没有修复的可能了。

    她气难平。

    凭什么夺走她的初吻之后,什么解释都没有。这不就是传说中的负心郎吗。

    她守了十九年的吻。

    叶翘绿拿起笔,在白纸上勾了个卡通小人。然后在旁边画上密密麻麻的箭。

    万箭穿心。

    这时,叶翘绿听到叶径在外面说了句,“妈,我洗完了。”

    施与美的声音传来,“小房间的被单床单都给你换过了。”

    叶径轻声“嗯”了一句,就没说话了。

    叶翘绿想起,那被单、床单是嫩绿的那套。以前在香山街,每次他离开,妈妈就会洗干净放起来,待下次他来再给铺上。

    想象叶径现在睡在那个颜色上面,叶翘绿就更生气了。那是她最喜欢的嫩绿色,不想让他睡。

    为了平息怒气,她决定去主卧的浴室里泡澡。

    当初装修时,叶呈锋特地为女儿做了个浴缸。毕业以来工作强度大,她经常借此减压。

    进去浴室,叶翘绿打开水龙头。浴缸放水的时间,她回房拿家居服。

    再走出来,小房间的门开了。

    叶径穿着简单的背心短裤。他见到她,轻飘飘的一眼,然后转身往客厅走。

    她看着他的背。

    挺拔修长。

    大学同居那会儿,他只穿t恤,现在连穿衣习惯都改了。

    叶翘绿进去浴室,“砰”地关上门。“我让你走火入魔!”

    热乎乎的泡澡放松了她的身心。洗完出来,听到客厅里叶径和施与美说话的声音,又怒了。

    把工作的资料整理完,叶翘绿看看时间,不到十一点。

    这一刻,她突然想到,既然她和叶径的关系从此就这样了,那她总得为自己的初吻讨公道。

    反正两人都破裂了,那也不介意更破。

    想到就做。

    叶翘绿检查了下自己的家居服。很正常。

    她走出去。

    施与美这会儿,正在主卧的浴室洗澡。里面有哗啦啦的水声,正好能掩盖外面的声响。

    叶翘绿转身往小房间走去,站定后,她大声拍门。

    里面没回应。

    她再拍。

    几秒过后,叶径开了门,见到是她,他挑眉,“有事?”又是轻扬的调子。

    她冷漠,“是啊。”

    “嗯?”他的目光在她的家居服掠过。

    她的上衣,胸前印着两只熊。

    熊脸被撑得有点变形了。

    叶翘绿突然龇牙一笑,朝他扑了过去。她把他按到墙上,一副霸王硬上弓的架势。

    叶径判断着她的投怀送抱是何用意,他轻勾唇角,“你——”

    话未完,她狠狠松开了他。然后在床上抓起枕头,朝他的头打过来,嚷嚷着:“我让你走火入魔!我让你走火入魔!”

    叶径被她打了三下,冷声道:“你做什么?”

    叶翘绿觉得不解气,她把枕头扔掉,往他的脸颊一拍。

    他往侧边闪。

    她追着过来。

    两人重心不稳,双双跌在床上。她上衣的两只熊,和他的背心紧紧贴近。

    “发什么疯?”叶径躺在下面,冷若寒霜地看着她。

    她抬头看着他的脸。

    冷漠是冷漠,却带着阴气。

    叶翘绿双手扒上他的脸,使劲地搓着,“啊啊啊啊!”她太生气了。

    外面传来施与美惊慌的声音,“发生什么事了?”她刚洗完,听到女儿和儿子争执的声音。进来一看,更是吓一跳。

    她的女儿气势汹汹地把她的儿子压在身下。女儿怒发冲冠的样子,似要把儿子的脸撕下来。

    施与美也“啊”了一声。

    叶翘绿不管不顾,搓得叶径的脸上泛起了红,她才放手。

    叶径有点狼狈,眉宇间的妖气散去。这一刻,以前冷漠的样子回来了。

    叶翘绿看着舒服了,爬了起来。“这样就好。”匆忙间,她的大腿蹭过一个热热的硬物。

    只是一瞬间,她没有多在意。

    叶径迅速地把被子拉过来,拢成一团罩到身上。

    叶翘绿走到施与美的面前,“妈妈,你的儿子长歪了,我给他正正骨。”她说得理直气壮。

    施与美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还没搞清楚状况。

    叶翘绿说完,拍了拍手,转身回了房。

    施与美连忙追问儿子,“怎么回事?”她端详着他的脸。他的皮肤被搓红了,但是五官还是极好的。没歪啊,反而越来越神清骨秀的感觉。

    “不知道。”叶径抓着被子,坐了起来。

    “你惹小绿了?”施与美只想到这个可能。女儿一向乖巧,怎么会动粗。

    “不知道。”

    施与美叹气,她抚抚儿子的脸,她见到他脸颊有个地方破了皮,“疼不疼?”

    “不疼。”那点儿力,他真不疼。就是某个部位,涨得厉害。

    “小绿可能是工作压力太大了。”施与美想缓和这俩的关系,“这工作说是双休,其实每个周末都加班。”

    叶径快速说道:“嗯,我明天住公司那里了。”

    “小径,你要什么时候想和妈妈聊聊这些年的事,我很欢迎。”

    “嗯。”他沉下眼眸。

    “早点休息吧。”施与美离去,带上了门。

    叶径将手背搭在额头,深深呼了一口气。待平复之后,他不自觉露出一丝浅笑。

    小胖子虽然变瘦了,但是性格和以前一模一样。大眼睛圆又亮,纯净剔透。

    他记忆最深刻的是她九岁的模样。扎着两条辫子,胖身子罩着小棉袄,脸圆,肚子圆,像一个胖球。

    那圆圆的脸,一旦绽放笑容,明亮得好像朝阳。

    叶径掀开被子,起身。

    低下叶氏的招牌妖眸,望着被某物撑起的短裤。

    然后,他又洗了个澡。

    第二天一早,叶径就离开了。

    叶翘绿知道了,倒是庆幸自己昨晚把他搓了一顿。不然就找不到机会了。

    ----

    星期一,叶翘绿坐地铁去上班,出门时是小雨,走了没几分钟,就转成倾盆大雨。

    她只得站到旁边的大厦雨棚处躲雨。

    两个穿着小学生校服的男生女生,急急跑了过来。

    女生很着急,“我们迟到了。”

    男生很淡定,“有我陪你啊。”

    都是稚嫩的童音。

    叶翘绿不禁想起,九岁那年,d市第一条地铁线开通时的情景。

    那时候,也有叶径陪她啊。

    他总是小大人的早熟样,处处让着她。

    叶翘绿以为自己的少女心很早就启蒙了,毕竟她九岁就要二狗哥当新郎官了。

    但是叶径离开之后,她觉得有些不对劲。他照顾她的情景,一一再现,再结合他的那个吻。她无措了,越想越多。

    叶径从警察局回来,她经常偷偷瞄他,盼着他向她坦白。

    然而什么都没有。她失落,给他找着各种理由,想着他一直会来解释的。现在却成了近乎陌生的关系。

    女小学生继续说道:“你这么好,我答应当你女朋友了。”

    男小学生拉起她的小手,“我爸给多了零用钱,我给你买礼物。”

    叶翘绿听了,惊讶回头。她早听说现在的孩子早熟,却没想到小学就开始拍拖了。

    果然时代不同了。现在的孩子都不玩泥巴了。

    想来还是她太单纯,一个吻就乱了她的心神,让她惦记这么多年。

    负心郎。

    她不该搓他的脸的,应该揍他几拳。可惜了。

    雨势减小,叶翘绿往地铁站方向走。

    去到公司,迟到了半个多小时。

    设计院的上班是弹性时间。领导并不计较迟到早退,反正工作量完成即可。

    刚坐下,隔壁桌的刘良说道:“小叶,一品林溪的图纸会审,下午你跟我去一趟。小张昨晚通宵了,他要补眠。”

    叶翘绿点头。

    做设计就是这样,赶图的时候,恨不得一天有四十八小时。她上个月熬夜做方案,被施与美批评不要自己的漂亮脸蛋了。

    受不住的人,选择离开。

    叶翘绿班上有十个同学,已经当了甲方。

    叶呈锋曾经问过女儿,他有相熟的开发商,要不要去那边。以她现在的能力,薪水能翻几倍。

    她摇了头。对她来说,做设计更具挑战性。

    叶翘绿花了一个小时,把同事的资料整理完。她正要忙另外一个项目,突然来了个电话。

    对方正是进林集团的美女助理,“叶小姐,我是叶总的助理陈书悦。我们前天见过的。”她的声音甜甜的。

    “你好。”叶翘绿礼貌回着。心里在纳闷,怎么有过一面之缘的美女会找来。

    “在工作时间叨扰您,实在抱歉。”陈书悦说道,“叶总被诊断出脑震荡。他恍惚中回忆,说是这两天,只有你敲击过他的头部。”

    “什么!”叶翘绿愣住了。

    “如果叶小姐不愿意私下和解的话,那么我们律师会给你寄送律师函,追责赔偿金。”

    “骗谁啊。”叶翘绿微高音量,“他的脑袋是棉花吗?我是用枕头都能打出脑震荡!”

    陈书悦讶异。

    是什么样的场景,才会出现用枕头当凶器?她第一天当助理,就碰上了这等浮想联翩的凶案现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却绿相邻的书:扳倒女帝的正确方式全能娱乐教父倾世女娲:蓦然回首君不见总裁索爱:女人,你是我的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霸道总裁高冷妻撩神[快穿]林少强宠:娇妻携宝归来空降热搜首辅夫人黑化日常修真之攻略面瘫师弟国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