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书名: 却绿 第43章 作者:这碗粥

强烈推荐:以嫡为贵琏二爷的科举之路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中式包厢有两张大圆桌。

    先到的总包几个人在窗边沙发喝茶。

    斜阳西下, 红霞漫天。

    叶翘绿踏进房间, 第一眼留意到窗户玻璃的图案设计很别致。光线透过图案落在房间深色地面,仿佛星空。

    她掏出手机拍下。

    正要多照几张, 李力平拉上了窗帘。

    赵进强打了个电话给袁总。说道, “袁总堵在路上,还要十几分钟。叶总, 来,你先坐。”

    在场的不少年纪都比叶径大,但是叶径职位高,大家对他都很客气。

    赵进强引着叶径往上位坐。

    叶径推辞道,“留给袁总。”他坐到了相邻的位置。

    他一入座,其他人也跟着坐下。

    叶翘绿正在犹豫选哪一张桌, 被孙工喊住,“叶工,过来一下。”

    她走过去。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孙工就是为去年会议上与她争论的事道个歉。

    这个事, 孙工觉得是自己这边不厚道。当时总包几个人面目狰狞,难为她一个小姑娘扛得住。

    孙工招呼着她坐到总包那桌。

    叶翘绿就着孙工拉开的椅子坐下了。

    崔工身兼护花使者任务,选择了她旁边的位置。

    “叶工。”这时,进林设计部的建筑师谭海滔唤她,“过来这边吧。”

    叶翘绿有点蒙了, 怎么突然这么多人唤她。

    不过,她还是回到了进林这桌。

    崔工被李力平拉着问承台修改方案,离不开了。

    谭海滔拍拍右侧的椅子, 笑道:“叶工来这坐。”

    “谭工好啊。”叶翘绿笑。谭海滔也是个负责的设计师,她和他合作得还不错。他经验丰富,她学到不少。

    谭海滔介绍着左侧座位上的人,“这是设计部新来的叶总。”

    叶翘绿点了点头。心中并不十分想搭理叶径。

    “这是设计院的叶工。”谭海滔说:“一期的售楼部就是她设计的。”

    “叶工。”谭海滔给叶翘绿斟了杯茶,“叶总中午去售楼部坐了坐,觉得那里的空间设计非常棒。”

    “谢谢。”叶翘绿笑了。既然是谈公事,那她也坦荡荡。公私分明嘛。而且能得到叶径的称赞,在她的心中是一种荣耀。

    叶径就着售楼部的设计问了几个问题。

    叶翘绿笑盈盈地回答。

    夹在其中的谭海滔只能做个斟茶的。

    他心中暗觉稀奇。

    设计院的叶工才工作几年。当时一品林溪开发一期时,她只负责其中一栋。那会儿,谭海滔听刘良说过,她才刚学画施工图。

    谭海滔担心又是个乌龙生手。

    然而她画出来的图纸消除了他的疑虑。他记得刘良的话,“这个小姑娘将来前途无量。”

    而叶径又是另一个让谭海滔刮目相看的人物。

    建筑设计是一门技术工作,有料没料一看便知。

    叶径初来乍到,美貌惊人。设计部的男性不大服他。但叶径召开部门例会时,短短二十分钟,讲的都是进林过往存在的设计缺陷。

    谭海滔不免汗颜。

    长江后浪推前浪,他感觉到了危机。

    ——

    如果没有袁总的到来,叶翘绿怀疑这顿饭就要和叶径的建筑讨论中度过了。

    袁总是一品林溪的项目总,叶翘绿去年见过。

    未料的是,袁总竟然认得她,才来就问道:“你就是叶工吧?”

    她怔了怔,点点头。

    袁总竖起大拇指,“江湖上一直流传着你的传说啊。一己之力打败十几个大老爷们。”

    她谦虚一笑。

    袁总主要的聊天对象是叶径。他十句话里有八句的意思是:“叶总这样的相貌都能去当明星了啊。”总之就是把叶径的颜值吹得只应天上有。

    黝黑的赵进强接了句,“而且叶总比我们皮肤白啊。”

    叶翘绿瞄了眼叶径苍白的脸色。之前和他说话,他偶尔气力不足,那模样真像是被她打伤了。

    她没有再和叶径交谈,填饱肚子之后,她开始期待赵进强说的“下半场”了。

    袁总聊到兴头上,“我有个女儿啊特别乖。”他在手机上翻出女儿的照片给叶径,“看,是不是很乖?”

    叶径轻轻点头。

    叶翘绿好奇地探头,然而看不到。

    “美吧?”袁总问。

    叶径仍然轻轻点头。

    袁总满意地收起手机,“改天介绍给你认识。”

    叶径半眯妖眸,“好啊。”

    叶翘绿一惊,莫不是袁总想撮合女儿和叶径?只是,谁会想收一只妖孽当女婿啊。

    思及此,手痒痒了。她握起拳手,晃了晃。

    叶径瞥了过来。

    她定住拳势,挑衅望他,暗示意味十足。

    他神色一凝,似是畏惧她的拳头。

    她得意地轻哼一声。收妖这种事当然得她来做。想她健壮如牛,治他分分钟的事。

    “时间差不多了,嘿,各位!去不去ktv?”袁总环视一圈,“孙工请了客吧,我不能不请啊。”

    孙工吆喝一声,“谢谢袁总。”

    谭海滔:“叶工来不来啊?”

    “好啊。”她半弯唇瓣。

    孙工走上前,奉承着:“我觉得啊,叶工这嗓子唱起歌来就是甜美小天后。”

    半个小时之后,孙工想抽自己嘴巴。

    她的声音是甜美,但是唱不到调子上。

    李力平讽刺道,“不愧是叶工啊。”频频打破他对于女生的标签设定。

    房间角落灯光昏暗,依稀可见有两个身影,但窥不见面容。

    袁总端起酒杯,和叶径碰了碰杯,“这叶工真是不同凡响,唱起歌来都和其他女的不一样。”言语之间竟有欣赏意味。

    叶径浅浅酌酒,看着舞台前自我陶醉的叶翘绿。

    她真的什么都没变。性格、外貌、梦想。就连歌声都和以前一样。世俗从来夺不走她的乐观开朗。

    袁总:“就是听不懂这是什么歌。”毕竟调子乱了。

    叶径答:“咁咁咁。”

    袁总赞叹道:“叶总也是高人啊,这都能听出来。”

    叶径沉默。

    这是她的饮歌。他被荼毒过,阴影很大。

    然而,即便是如此大的阴影,他的手机依然保存着当初的录音。他录得仓促,只有短短十四秒。听起来,调不在调,拍子也是乱的。

    他给设了特殊铃声。

    前几年从来没响过。

    直至今天上午。

    ——

    叶翘绿唱完了,心情舒畅。她忆起当年台下叶径听她唱歌的情景,于是四下寻找他的身影。

    只一眼,她就知道角落里的暗影是他。

    死了化成灰都认得。用来形容她对他的熟悉度十分恰当了。

    她闭上眼都能描绘他十九岁的模样。冷淡、温暖。这两个互相矛盾的词就是她心中的叶径。

    她往角落里走。

    袁总起身走出暗影,迎面而来,“叶工唱得不错啊。”

    叶翘绿笑起来,“谢谢袁总。好多年没唱了,有些生疏。”

    “不不不不。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袁总抚掌大笑。

    她跟着笑,“我休息休息,一会再唱。”

    “嗯,多喝水,润润嗓子。”说完袁总往台上走。这是合唱曲目,他要上去吼几句。

    叶翘绿坐到叶径的身旁,“叶径,你知道吗?这首歌我以前唱过给你听。”

    “略有印象。”他的头枕在靠背上,吐字间有酒气呼出。

    “好听吧!”

    叶径否定的话终究还是说不出。他格外爱看她得意洋洋的样子,以前昧着良心的称赞也不是没有过。于是,他出口仍是一声:“嗯。”

    果然,她高兴极了。一下子都忘记了两人这些年的隔阂,“你喜欢听对吧?我录一首送给你,让你天天听。免费的。”

    此话一出,他的神色显露出难以言述的复杂。

    她猜不透复杂的真正意思,继续说:“外面广场唱歌的都收两块钱呢。”意思就是她白给他唱了,他应该知足。

    叶径闭上了眼,沉默不言。

    她借着暗光打量他。他去了趟北方,回来孱弱许多。是受不住那里的气候吗?她蹙起眉。

    “呃……叶总,叶工?”不知何时,谭海滔过来了。喧闹声中,他听不清叶翘绿和叶径说话的内容。但见两人的姿态,未免过于亲近。

    叶翘绿抬起头,放大音量,“你们叶总脸色很苍白啊!”

    谭海滔望向叶径,猛地想起,上午陈书悦和不知谁打电话时,说起过叶径受了伤。

    他回忆着:“好像是撞到了头。”

    他紧张起来了,“叶总,你觉得怎么样?”

    叶径缓缓睁开眼,“头有点晕,我先回去了。”

    谭海滔:“我送你吧。”

    “不用了,给我找个代驾。”他视线掠过叶翘绿,果然见她一脸关切。

    谭海滔扶起叶径,“我送你去停车场。”

    “嗯。”

    进了电梯。门一关,屏蔽了歌声的喧闹。叶径道,“谭工,我给你个工作。”

    “叶总你说。”

    “今晚把叶工平安送回家。”

    谭海滔惊讶看向叶径。

    叶径神情淡漠,不像在开玩笑。

    谭海滔笑着点头,“没问题。”

    “然后明天给我写个此项工作汇报。”

    谭海滔又惊讶了。这……属于滥用职权吧?

    作者有话要说:  修文已全部替换。

    如果细节控,17章开始有改动。

    21章之后是剧情的修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却绿相邻的书:扳倒女帝的正确方式全能娱乐教父倾世女娲:蓦然回首君不见总裁索爱:女人,你是我的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霸道总裁高冷妻撩神[快穿]林少强宠:娇妻携宝归来空降热搜首辅夫人黑化日常修真之攻略面瘫师弟国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