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书名: 却绿 第44章 作者:这碗粥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以嫡为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山村名医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九点半左右, 叶翘绿抬表看了时间, “袁总,我先回家啦。”

    袁总喝得满面通红, 半个身子靠过来, 重心不稳,又控制不住。“叶工不再玩玩啊?”

    崔工接话说:“袁总, 我们明天还要上班。”

    谭海滔望着越来越往叶翘绿靠近的袁总,心中警铃大作。叶总交代过,工作汇报的要求是巨细无遗。

    眼前这一幕可不好汇报啊。

    他欲要开声,却见叶翘绿闪过了袁总壮硕的上半身。

    袁总一头磕到了沙发背。

    叶翘绿微讶:“袁总喝醉了啊。”

    赵进强慌忙扶起袁总。

    谭海滔说道:“叶工,崔工,我送你们回去吧。”

    于是, 叶翘绿和崔工趁乱走人。

    走出电梯,地下车库炎热窒闷的气流扑面而来。汽车轮胎的摩地声,尾气的味道, 刺激着叶翘绿的听觉和味觉。

    崔工解解衣领, 打了个酒嗝。“袁总的酒太烈了,我喝了半杯都上头。”

    谭海滔笑笑,“袁总珍藏多年的宝贝,能不烈嘛。”

    叶翘绿全程没有沾酒。

    袁总来劝酒,孙工来劝酒, 李力平不怀好意来劝。她都拒绝,就直接一句,“我不喝酒。”什么借口理由一概没有。

    喝高了的袁总听着有些来气。

    谭海滔和崔工连忙出来给她挡。

    谭海滔要开车, 以茶代酒过关了。

    崔工倒是喝了好几杯,这会儿头晕着。

    沿着车道走,叶翘绿一路观察。发现墙根有大片的水渍。“这是渗水了吧?”

    “对。”谭海滔回道,“地下水位高,外墙经常渗漏。这片区域都这样。”

    “一品林溪的水位也高吧?”

    “我跟赵进强交代过了,防潮防水一定要做好。”谭海滔停下脚步,“我车子在这。”

    上了车,谭海滔预估了下行车路线,“先送崔工吧。”

    车子一出地面,叶翘绿就开了一侧的窗户。

    微风吹进来,车上的酒气散了些。

    她转头。

    崔工头歪在靠背上,眉头皱得很紧。

    她想起了刚才叶径离去前的情景。“崔工,我去便利店给你买杯热饮吧。”这句话她本来想和叶径说的,可是没来得及。

    崔工睁开眼,扯起笑,“不用,酒醒了就好。”

    她懊恼,“早知道不来唱歌了。”

    “没这事。再说了,我也喜欢唱。”崔工再度闭上眼,“我休息休息。”

    她便不再扰他。

    崔工住的地方离得近,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

    车上只余两人时,谭海滔开口打破了先前沉默的气氛,“叶工是住h大?”

    “对,你送我到西门就行了。”

    “没事,送近点吧。”谭海滔熟练地转着方向盘,“幸好你没喝袁总的酒。高度数白酒,女生受不住的。看我们叶总都喝得中途走人了。”

    叶翘绿连忙问道,“他怎么样?醉得严重吗?”

    谭海滔在后视镜里看她的表情,“没大碍。”

    “那脑袋的伤呢?”

    “那个叶总没说。”他看叶径走的时候挺有精神,不像晕眩的人。

    “噢……”

    谭海滔犹豫着想问她和叶径的关系,但却不妥。最终咽下去了。

    他将叶翘绿送至楼下。

    车子掉头时,谭海滔忽然看到前方一辆白色奥迪a7停在路边。

    他觉得那车牌号有些熟。

    一时半会想不起来。

    回到家,他一拍大腿。“那不是设计总监的专用车嘛!”

    敢情他的接送工作还被上司亲自盯着呢。

    ——

    过了两天,施与美说起叶径头晕的事。

    叶翘绿便去小房间抱起那个枕头,朝自己狠狠打三下。

    不疼啊。

    星期六上午,施与美做了丰盛的饭菜,装进保温桶,“小径说怀念我的饭菜。他今天在公司加班,我中午给他送过去。我觉得,他的头晕也许就是因为没吃到住家菜。而且他是男性,也要补补肾。”

    “天气预报说有雷阵雨啊。”

    “没事,我打车过去。”

    迁至新居之后,施与美在h大的市场新开了海鲜档,请的还是以前那个小工。她是典型的家庭主妇。叶径一个电话,她忙活了一上午,只为给儿子送午饭。

    叶翘绿去阳台望了望。

    进林集团方向的天空暗沉沉的,估计会是大雨。

    她想起公司的一位男同事,在某天起床时打个喷嚏,闪到了腰,住院三个月。

    再回想叶径苍白的脸色,是不是她不小心打到某个穴位了?

    还是去探望探望好了。

    “妈妈,我给叶径送过去吧。”

    “也好。”心中惦记前几天儿子和女儿的争执,施与美说道:“这几年,小径一个人在外,有事只能自己扛,性格比较别扭,你多体谅体谅。你俩以前不是很要好么。多聊聊,就没事了。”

    叶翘绿点头。有妈妈这层关系在,她和叶径总不能老死不相往来。她就豁达一些,当包容自闭儿吧。

    行至半路,叶翘绿见到药店,便去询问头晕药。

    店员问:“怎么引起的头晕,贫血吗?”

    “被打的。”

    店员惊讶,“那要赶紧医院啊!”

    “医生检查过了,有点脑震荡。”

    “严重吗?”

    “这几天经常头晕。”叶翘绿复述施与美的话。

    店员推荐了一个药片,“我建议还是去医院好好检查。头部的问题不是小事啊。”

    ----

    叶翘绿没有来过进林集团,只去过一品林溪的项目部。

    到了集团总部的大堂,她报上响当当的名号,“送外卖的,给设计部叶径。”

    前台员微笑,“稍等。”她拨了电话。

    陈书悦惊讶,“叶总在公司的一日三餐都是我负责的,没叫外卖啊。”

    前台员委婉转述。

    叶翘绿望了眼下雨的天,这会儿出去肯定变成落汤鸡。她庆幸自己存了叶径的电话。

    电话过去,那边好久没接。

    大约过了十几秒,终于接通了。

    “喂。”叶径的声音比上次有中气多了。

    “叶径,妈妈让我给你送午饭。”叶翘绿不待他回话,就开始罗列菜单,“有牛肉、有鲈鱼、还有炒菜心。”

    “妈没来?”他慵慵懒懒的。

    “是啊,下大雨呢,你让妈妈给你送饭。”叶翘绿看看保温桶,补充说,“妈妈还给你买了卤水鹅肾。她说以形补形!”

    叶径静默了一会,“我下楼接你。”

    几分钟过去,她突然发现,大堂里的女性们都往一个方向,好几个还泛起了红晕。

    叶翘绿有不好的预感,一转头。

    果然,邪教教主白衫黑裤地走来。他的衬衣松了两颗扣子,袖子卷上半截,肌肉线条若隐若现。

    叶翘绿又想揍他了。

    他不是还头晕吗,这样妖气四散是什么情况?

    她朝他举起拳头,目露凶光。

    又是那天咬碎鸡骨时的眼神,这让叶径收敛起来,“你吃午饭了吗?”

    “吃完才来的。”叶翘绿满意他的表现。在她的震慑下,他还是有希望走回正道的。

    “上去吧。”叶径的调子降了下来,“外面还下雨,不好打车。”

    她转头看门外,雨还在下,而且越来越大。

    他漫不经心的,“我有一本台湾田中央工作室的建筑作品集,你要不要看看。”

    她来劲了,立即答应:“好啊。”

    设计部有三四个人在加班。听见声音,几个员工抬了抬头。

    谭海滔吃了一惊,但也在意料之中。

    叶翘绿对上他的视线,主动打招呼:“谭工好啊。”

    “好,都好。”他低头继续干自己的活。

    叶翘绿打量完办公室环境,和叶径说:“你们果然是大公司啊,好阔绰的设计。”

    “你公司规模如何?”他进了办公室。

    “不到三十人。”她跟着进去,把保温桶放在桌上。

    他掩了半道门。然后在沙发坐下,半靠着闭上眼。

    叶翘绿赶紧掏出买的药,“这是治疗脑震荡的药,你等会吃一粒试试。”

    他掀了眼皮,斜斜睇向她,“为我买的?”

    “是啊,只有你脑震荡。”她觉得他现在的神情不止走火入魔,更像是妖魔鬼魅中的帝王。

    真想把他狂殴一顿。

    她搓搓手,忍住了。

    叶径把建筑作品集拿给她,打开保温桶。

    热腾腾的饭菜,美味诱人。

    两人都沉默。

    叶径在吃饭。

    叶翘绿静静地看书。看到一半,她抬起头。

    她猛然发现,不知何时,他原来松了两颗的纽扣,不知什么时候第三颗也解开了,衣襟半敞,从她的角度能隐约见到紧实的胸膛。

    他伸手去夹菜时,衣襟随着他的动作,开得更大。

    叶翘绿突然往右侧了侧身子,再把头低了低,甚至往右挪了挪。

    他保持着夹菜的动作,轻声询问:“坐得不舒服?”

    她摇摇头,笑了。

    她当然不能告诉他,刚刚调整角度,是为了偷窥他的右胸。因为衣襟的折度刚好,她见到了那力与美的肌理,以及小凸起。

    如果能偷拍就更好了。

    想当年,朱彩彩花了一百块,买下邹象骚包出格的高清照片当壁纸。

    叶翘绿问,“叶径的能卖多少?”

    “你如果拍他的裸/照给我,你下个月都不用充饭卡了,我的给你用。”朱彩彩豪气云天。

    那时叶径已经去了k市。叶翘绿再问:“那我画给你呢?”

    “那就半个月。”

    叶翘绿认真地绘画,赚得半个月的饭钱。

    作者有话要说:  每晚8点前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却绿相邻的书:扳倒女帝的正确方式全能娱乐教父倾世女娲:蓦然回首君不见总裁索爱:女人,你是我的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霸道总裁高冷妻撩神[快穿]林少强宠:娇妻携宝归来空降热搜首辅夫人黑化日常修真之攻略面瘫师弟国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