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书名: 却绿 第48章 作者:这碗粥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以嫡为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山村名医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叶翘绿理了理自己的发丝, 然后漾起笑,“叶径,我洗完了。”

    叶径扬了扬手里的册子, “你看完了?”他此时已经穿上了宽松的家居服。

    她惊讶地问道:“那是什么啊?”表情无辜得简直不食人间烟火。

    他没有直接拆穿她,而是掀开其中一页。场景是一张床, 男上女下, 女人的表情渴望而享受。他摊给她看,平静地问:“你说呢?”

    “没看过。”叶翘绿咳咳两声, 然后捂了捂眼。

    这一捂, 视线有碍, 她绊到了旁侧的单人沙发。一个重心不稳上身趴了上去。

    长及大腿的t恤翻起, 匀称的长腿一览无遗,甚至,露出浅紫色内裤的一角。

    “哇!”她惊叫一声,立即转过身子。

    这下, 浅紫色内裤大半都露了出来。

    果真如叶径想象过的那样。

    浅紫色裹着白皙的肌肤……

    叶翘绿慌乱地缩起双腿,蜷进沙发。她把t恤的下摆扯过膝盖, 下半身包进衣服里。然后,她看向叶径, “你没有看到什么吧?”如果他回答看到了, 她就揍他一顿。

    叶径凤目幽深,摇了摇头。

    她不信,警告说:“看到了也要忘掉。”

    他点头。

    算他懂事。“你有没有短裤借我穿穿?”叶翘绿意识到了,把长款t恤当裙穿有点危险。

    叶径放下手里的册子, 站了起来,“我给你找找。”

    几分钟之后,他出来,拿着一条松紧带的短裤。“别的你都穿不上,这个你试试能不能绑紧。”

    叶翘绿接过来,赶紧去卫生间。

    裤子有点大,她把带子绑到最紧,勉强能穿。只是,穿上之后,她猛然想到,叶径的某个部位也曾裹在这裤子之中。

    他身材是很好,但那个东西,都是丑的吧……

    她瞬间觉得这条裤子的裤裆有千斤重……

    抬眼望向镜中,她的脸蛋,红霞似火。

    叶翘绿吓到了。怎么红成这样了?

    她闭眼深呼吸,低头用冷水拍拍脸。

    那个册子的威力太大了。难怪都说,淫/欲是深渊,是禁地。她不过是站在悬崖上,朝深渊禁地望了一会儿,就心神不宁了。

    她这趟过来是正经事,不能掉进深渊。

    她又往脸上扑了几下水。

    再抬头时,感觉好多了。

    然而瞥见香水瓶时,脑海中又闪过册子里的画面。她喃喃着:“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她继续洗脸。

    叶翘绿在卫生间待得比较久,再出来时,只见叶径一手搭着额头,斜靠在沙发上。

    她唤道,“叶径?”

    他没有反应。

    睡着了?叶翘绿走近他。

    他闭着眼,神色放松,没有一丝妖异之色。

    叶翘绿愣愣看着,有那么一瞬间,突然回到了九岁那年。叶径半夜要看球赛的话,就会睡沙发。现在和那个情景很像。

    她在沙发旁蹲下,细细地打量他。

    这几年,她都没机会好好看过他。

    朱彩彩说,每个人对爱情的定义都不一样。

    有些喜欢轰轰烈烈,曲折壮阔。

    有些则偏爱细水长流,小日子幸福就好。

    有些甚至连情话都不讲,沉默却又可靠。有句话叫: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叶翘绿听到,想了很久。

    她不介意叶径陪她一辈子。无论遇到什么事,只要她一回头,他就会在。说着凉薄的话,做着最温暖的事。

    虽然他去k市的几年,和她疏远了。但是,他又回来了。

    他那时不时展现的妖色,在她的暴力之下,收敛许多。她再搓几遍,他也许就变回自闭儿了。

    回归正道,指日可待!

    叶翘绿看了好一会儿。

    叶径呼吸平缓,睡得很熟的样子。

    她转头看了眼桌上摊开的册子。男女互相挑逗的画面,让她又好奇起那深渊禁地了。

    她就偷拍一下好了。或者把照片高价卖给朱彩彩和昌艳秋,小赚一笔。

    叶翘绿心跳加速,拿起手机,调成静音。她轻手轻脚去勾叶径的衣领,然后把手机贴近他的衣领处,按下拍摄键。

    完毕后,她检查着照片。衣领开口的角度不够大,只拍到了一点他的胸膛。估计卖不到好价钱。

    于是她扯开那个v领,单起一只眼,偷窥他的胸膛。

    叶径的身材简直完美。

    她这么看着,觉得热热的。

    她把目光转到他的脸。从他的额头到鬓角、再到眉眼,鼻梁,薄唇。出色至极的样貌。

    他小时候像施与美,长大了倒不太像。

    没一会儿,叶翘绿觉得呼吸间都有热气冒出,有点晕乎乎的。像是喝酒的后劲。

    可是她刚刚没有喝酒,气泡水的味道也不像酒。她只好将此现象理解为酒不醉人人自醉。

    叶翘绿越来越晕,思维变得呆滞。

    呆滞中,她忽然想到一个事:叶径夺走了她的吻,那她就也夺他一个。这样就很公平了。

    叶翘绿拍了下自己的额头,自言自语道,“我真聪明啊……”

    决定了就要干。

    她用力地把叶径的腿推到一边,一屁股坐到沙发边。然后伸手拿起小册子,翻到唇舌交缠那一页。认真学习过后,她打算去实践了。

    转头时,叶翘绿见到叶径在看着她。

    她愣了,问道:“你睡觉为什么会睁眼?”她已经完全迷糊了。

    叶径听到她的话,眼里有一闪而过的某种情绪,然后,他闭上眼。

    “这才乖。”叶翘绿笑了,“你好好睡觉。”

    她俯身,双手捧住他的脸,揉了揉,搓了搓。嘴里念着:“斩妖除魔!”

    揉完了,搓完了。

    她倾身咬住他的下唇。

    她这不是吻,是真正的咬,而且用力得很。她忘记自己在干嘛了,脑海中幻想着在啃鸡腿。这个鸡腿的肉感还不错,就是少了点酱料味。

    叶径的下唇被咬破了。

    让她啃了一会,他扣住她的脑袋,反客为主,厮磨着她的唇瓣。在她惊呼时,他的舌灵巧地探进她的齿腔。他吻得激烈狂乱。卷起她的舌尖,刮过她的上颚,诱她和他一起沉沦。

    叶翘绿已经彻底晕乎了,她浑身无力,趴在叶径的身上。

    这鸡腿吃久了,好累。

    然后,她睡着了。

    叶径抱着她,坐了起来。

    对她来说,那瓶水的酒精浓度还是高了。

    ----

    叶翘绿醒来是傍晚了。天色暗下来,客厅没有开灯。

    她一脸茫然,不知自己身处何方。坐起来,想起了,这是叶径的地方。但是哪都没有开灯,不知道他在不在。

    “叶径。”她喊着。“叶径。”有叶径在,她待在这儿没觉得有不妥。而一旦失去了他的气息,这个房子很陌生。

    这时,有懒懒的声音传来,“怎么?”

    房间的灯亮了,客厅的灯也亮起。

    叶径出现在房间门口,眸色意味不明,“醒了?”

    “我怎么睡着了?”她记得自己在欣赏他的睡颜,后来就不知道了。

    “你扑上来吻我,然后睡着了。”叶径陈述着事实,语气低沉了些。

    叶翘绿一扫之前的浑沌,她吃惊地瞪着他,“你说什么?”

    他走过来,指着下唇的伤口,“伤到我了。”

    她太震惊了,震惊到跳了起来,“天啊!”

    “我不想相信,但不得不信。”叶径神色有点无奈。

    她意会过来,“你的意思是我强吻吗?”

    “不然你以为是我邀请你吻到我破皮?”

    她瞪大眼,“你为什么不反抗?”光有肌肉不能打?那不就是草包嘛。

    “我头晕得厉害,天旋地转。”

    叶翘绿看着他的伤口,红得有点吓人。似乎是被咬出来的。她冥思苦想,左想右想,想不出这个吻怎么发生的。只能说,淫/欲让人堕落。

    不过……他以前吻过她。那她现在吻回他,也算公平吧。有点儿不公平的是,她的初吻没破皮。而她伤了他。她站起来,叉腰问道:“你想怎么样?不如我赔你一百块吧。”语气中有着心虚。

    叶径冷冷的,“我以前请你吃两碗牛肉面都五十多了。”

    “那——”提起以前的霸王餐史,她的气势有点弱了。“赔你两百啊。”

    他一把拉住她。

    “干嘛?”她警惕:“你不能事后报复啊,我打不过你的。”

    叶径挑起一抹笑,轻声道,“一吻还一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却绿相邻的书:扳倒女帝的正确方式全能娱乐教父倾世女娲:蓦然回首君不见总裁索爱:女人,你是我的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霸道总裁高冷妻撩神[快穿]林少强宠:娇妻携宝归来空降热搜首辅夫人黑化日常修真之攻略面瘫师弟国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