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书名: 却绿 第49章 作者:这碗粥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以嫡为贵盛世医香琏二爷的科举之路山村名医不死佣兵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叶径不等她的回答, 抓住她吻了过去。

    就连朱彩彩都能明白到叶翘绿这等粗神经不能用温吞方式,叶径哪能不知。他在等待时机。

    叶翘绿的细腻表现在情感之外。儿时凭着一个武侠片,就自以为喜欢上了罗锡。

    社交在她的理解中是十分浅白的, 喜欢谁就和谁玩。从不花时间在人际关系的弯弯绕绕上。遇到不友善的人,她耿直地回之。

    过去的几年, 施与美电话打得多, 他都应得简洁。

    施与美叹道:“妈妈从小对你嘘寒问暖,你的性子还不如单亲家庭长大的小绿开朗。”

    “父母恩爱/的家庭也不一定能生出她这样的。”

    其实, 他和她都不合群。

    别人道他是天才。天才多孤僻。

    她也有天份, 却是以另类的自信潇洒独行在世界。

    前几年邹象说她傻, 近两年倒改口了, 评价为:“大智若愚。”

    在世二十六年,叶径只遇过这样一个叶翘绿。

    她很聪明,也很单纯。

    他看着她欢蹦乱跳向他奔来,掉进一个坑, 好不容易爬起来,“扑通”一下, 又进去另一个坑。

    坑越来越多,她跌得晕头转向, 离他越近。

    ——

    叶径将叶翘绿压在黑色镜子。

    她吓得双手抠在凉凉的镜面, 却抵抗不得。

    嘴边是他充满攻击性的气息。或许这就是朱彩彩所述的男性荷尔蒙。

    势如破竹的侵略让她兵败如山倒。

    她的指甲在镜面划出一声尖刺的噪音,接着双手就被他单手扣起。她已经无法思考,唇瓣被他咬得又疼又麻,脸上热烫烫的。动了动手指, 碰到了他的掌心,引来更火热的探索。

    之前她对他的强吻只觉是啃鸡腿,正在感受中的这个亲热却像极了册子里的男女。

    两人呼吸交叉在一起,喘气间带着暧昧的促音。

    迷蒙间,她掀开眼见到斜上方的镜子倒映出了他的身影。然后,她手腕的钳制骤松,她顺势搭上他的肩。

    嘴中舔到有血的味道。

    叶径停下亲吻,亲昵地将鼻尖蹭了蹭她的脸,“比起你强吻我,这回舒畅多了。”他声音很哑,令她想起他变声期前的嗓子。

    她抬眼,只见他唇上的伤口又渗出了血。

    他凤眸墨黑,盯着她的眼。

    她拭了下他的伤口。

    听朱彩彩说他喜欢她,但她迟迟等不来他的告白。不晓得这种心高气傲的人在爱情面前是不是也爱端架子。

    不过,如今新时代了。叶径轻薄她,那她能反轻薄。他不来告白……她可以强行把他拖上山。

    想到这,她温柔地拭伤变成了粗鲁地搓揉。

    叶径“嘶”了一声。

    叶翘绿收回手,“好了,我强吻了你,你也强吻了我。我们要来谈一谈了。”

    他抚了下唇伤,再看她。

    她腮色桃红,艳唇水润,一副惨遭蹂/躏的可爱样,却摆出了正义凛然的表情。

    叶径深深吐气。他怕一失控就把她抱床上去了。他松了松肩颈,转身坐到沙发。“过来谈吧。”声音有**的收梢。

    沉思着表白的叶翘绿没有听出来,她神色凝重跟着他坐下。“我们继续开诚布公来解决问题。”

    “嗯。”

    “这次的谈话分三个阶段。”她用主持会议的腔调彰显话题的严肃性。

    叶径敛起表情,问:“有ppt吗?”

    她训斥:“不要打断我的话。”

    他便不说话了。

    “第一,我们从六年前,就是2008年的春天说起。”

    叶径庆幸她不是从1997年的春天开始。

    “你记得吗?你那时候就强吻过我。”她盯着他。

    他解释:“我吻得很浅,不算强吻。”

    “你闭嘴。”叶翘绿再次训斥。“这动作和你轻重有关吗?我是要问你,你为什么要吻我?”

    “你真的不知道?”他伸展了身子,先前因为**而绷紧的肌肉放松下来。

    她的眼睛一溜,渐渐显现出一丝嘚瑟。“朱彩彩说你喜欢我呢。”

    叶径不回答。

    她点头,“你否认我也不会听的,就当你默认了。然后第二,就是为什么我要吻你。”

    “是呀,为什么?”

    “我忘记了。”她无辜地看他,“进去第三个阶段吧,你为什么要强吻我?”

    他又不吭声。

    “还是那个答案,朱彩彩说你喜欢我呢。”叶翘绿的得意之色掩不住了,“我那天回去想了很久,她的话是有道理的。妈妈说我从小就是个漂亮可爱的小美女,你喜欢我很正常的啊。”

    叶径是真的不想理她。在他面前谈美貌,她哪来的自信。

    她看他半天没反应,说道:“这就是我的分析,你有意见的话就反驳啊。”

    “……”

    “没意见了吧?那我就有个很好的建议啦,想不想听啊?”

    他轻摇头。

    叶翘绿并没有采纳他的意见,继续说:“我们可以顺其自然,顺理成章,顺水推舟,把我们的关系重新定义一下啊。”

    闻言,原先懒懒的叶径突然转头看她,眉梢眼角染上惑人的妖异。甚至可以说是惊喜了。

    她一掌劈向他,“斩妖除魔!”

    他恢复成冷漠。

    叶翘绿这才说回正题,“如何?互相强吻过了,难道不用负责任吗?妈妈一直教育我们要有担当啊。”

    “要,当然要。”

    “那就这么定了,我带你上山,走回正道。”

    叶径浅笑点头。

    他难得的温暖笑容,令她心中一动,她恍然明白了朱彩彩要收集美男图的决心。

    这美色着实勾魂摄魄。

    ——

    升华了与叶径的关系,叶翘绿神清气朗,开始忙接下来的各项目。

    月末,某个楼盘出了事故。一名工人在安装玻璃幕墙的时候滑落受伤。

    那是设计所前年的项目。

    报道出来那天,所长在外出差。

    三天后,所长回到d市,立刻召了该项目相关人员开会。

    所长坐在会议桌上端,严肃地问:“人齐了吗?”

    刘良点头,“齐了。”

    张伟卓左看看,右看看,“还差叶工吧。”

    刘良笑了笑,“小叶没有参与这个项目,张工记错了吧。”

    张伟卓慢条斯理说道:“刘工别忘了,这个中标项目是方案组做的设计。”他用钢笔在桌面敲了敲,“叶工那会儿就在方案组呢。”

    刘良看看张伟卓,不再说话。

    所长双手交叠,吩咐刘良,“把小叶叫进来吧。”

    刘良依言行事。

    半分钟后,叶翘绿推门进来,微微颔首,然后坐下。

    所长:“我去问了开发商,事故是因为工人踩空掉到排架外了。”

    身为建筑负责人的刘良道:“新闻报道正在调查。”

    “嗯。以防万一,你们把这个项目所有的图纸都过一遍,一定要仔细。”

    刘良:“施工事故赖不到我们头上啊。”

    所长摇头,“没出事一切好说。只要出了事,不管是不是我们的原因,肯定都会被查,就怕查出个纰漏来。谁负责啊?这图纸上签的都是你们的名字。”

    会议后,叶翘绿看着项目的照片。

    张伟卓看她一眼,突然道,“设计成这个鬼样子,出事故不稀奇啊。看这造型不是圆的就是弧形,安装这种玻璃幕墙,难度太高了。”

    她愕然抬头。

    张伟卓不怀好意一笑。

    刘良看不过去,接话说:“d市的地标性建筑就是圆的,照你说也是设计有问题了?”

    张伟卓脸色僵掉,掉头就走。

    刘良:“别想太多。再说了,这方案又不是你设计的,张工搞不清楚状况。”

    叶翘绿点点头。

    周五晚上,叶径听到叶呈锋外出应酬,便过来吃晚饭。

    算起来,他和她两人重新定义关系之后,也就见过两次。她要赶图,他有进林的市外项目跟进。

    叶翘绿把项目事故和叶径说了。

    叶径喝着气泡水,“张工就是商业城的结构设计师?”

    她咬下小番茄,“就是他啊。”她和张伟卓的合作非常不愉快。

    “他改图了么?”

    “我逼着他改。我把崔工都拉上了,最后他才肯改。”她有些来气,“我不喜欢和他做事。”

    “出事的项目是你设计的?”

    “不是,方案是肖工做的,但是方案组解散了嘛,肖工早走了,留下的手尾都是我在跟。刘工说出了事故要例行检查,但设计没问题。”

    “你现在项目忙不忙?”

    “上个星期交了规划报建图。”

    “吴完暑期要开办研习营,让我去参观他的公司。你有空不?”

    “有啊!哪天定了你告诉我。”她抓了一把小番茄,“叶径,你吃不吃,我喂你。”

    叶径冷漠起身,进了房间。

    叶翘绿只好将小番茄往自己嘴里塞,这新关系貌似也没什么变化嘛。离山顶还远着呢。

    施与美隔着厨房的玻璃门见到儿子漠视女儿的情景,面露忧色。

    这两个小朋友关系还没好转么?

    ——

    吃完饭,叶呈锋突然回来。他见到叶径的出现有些惊讶,面上表现倒镇定。

    叶径坐了没多久就离开。

    叶翘绿窝在房中思考,恋爱是要怎么谈的呢?这个问题她咨询了朱彩彩。

    朱彩彩:明晚有空吗?出来吃饭,我给你分析。

    两人约在商场等。

    叶翘绿去得早,先逛了逛。她见到一对对情侣手挽手,肩并肩,如胶似漆。

    而她和叶径交往之后,都没空出来逛。他好几次约她,但她都在加班。昨天他回家,两人除了工作的事,都没聊多少。

    他走之后给她发微信:你最近有没有想过我?

    她回:想过啊。

    然后,她见朋友圈里的一个同学秀恩爱。

    男朋友给了一个亲吻的表情。

    同学发了一个更大的红唇过去。

    叶翘绿算了算她和叶径的交往日子,到牵手的阶段了,再过一段时间就能拥抱,然后亲吻等等。

    她笑了。

    抬眼间,忽然见到一个巨大的红色广告牌。

    她的笑意淡去,怔怔的。

    广告语写着:爱她就请她吃哈根达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却绿相邻的书:扳倒女帝的正确方式全能娱乐教父倾世女娲:蓦然回首君不见总裁索爱:女人,你是我的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霸道总裁高冷妻撩神[快穿]林少强宠:娇妻携宝归来空降热搜首辅夫人黑化日常修真之攻略面瘫师弟国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