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书名: 却绿 第50章 作者:这碗粥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琏二爷的科举之路以嫡为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叶翘绿从前就喜欢在冬天吃雪糕, 从嘴里冻到肚子。小时候那本日记,阿曼达·卡蕊娜·绿在某个冬天吃了雪糕之后化身为雪女。

    杰克·罗宾·径则是旁给她烤火。可暖心了。

    后来,妈妈管得紧, 不让她在大冷天啃冰棍。

    2008年情人节的那个雪糕是她好几年没在冬天吃到过的冰甜。

    两盒内裤换来的呢。

    叶翘绿捂住两腮,大大的笑容咧起。看, 叶径不只喜欢她, 他爱她啊。

    “哈哈哈。”她都乐出声了。

    匆匆而行的路人陆续投来异样的眼神,看着这个小姑娘站在柱子旁独自傻乐, 乐得脸蛋红艳艳。

    叶翘绿沉浸在突如其来的喜悦之中。好一会儿过后, 她捶了下头。“当年怎么没有看到这个广告呢。”

    叶径是自闭儿, 情啊爱的肯定难以启齿, 他对她的单恋只能通过这么婉转的方式来表达。而她从来没有注意过。

    霎时,叶径的形象在她心中悲苦起来。

    一个人在北方,无亲无故。她在享受着父母关爱的同时,却在心中埋怨他。

    其实他比她更豁达吧。她抢走了他的妈妈, 又对他呼来喝去,白吃白喝。他都不曾计较过, 还把她照顾得特别好。

    就像朱彩彩说的,这么优秀的叶径怎么能让给别人呢。

    她笑盈盈地望着广告牌, “叶径, 叶径。”

    ——

    吴完的设计公司坐落在d市的一个别墅群。不靠主干道,宁静休闲,林荫葱绿别墅群错落有致。

    这个地段大院百分之八十都外租,而且大多是艺术设计类公司。与吾圆左侧相邻的是一个文化书店, 右侧靠着一间室内设计的。

    “这里的风水就是旺文化产业。”吴完笑着出来路口迎接,“临街有一个艺术画馆。”

    叶翘绿笑问,“那个画馆很久了吧?记得高中时期我来过这里参观。”

    吴完点头,指了指远处的砖红色建筑。“嗯,十几年了。开画馆的老人家六七年前把别墅买下来了。”

    她迈步想上前和吴完交谈,想到了什么,回头。

    叶径和邹象略慢几步。叶径一脸漠然。邹象倜傥风流,对上她的视线还朝她眨眨眼。

    叶翘绿当没看到,唤道,“叶径,走快点啊。”

    他上前。

    她以前当他是听话,现在才明白他是纵容。纵容她的一切。她握了握他的手。

    他瞟来惑色的一眼。

    她无辜地笑了。

    吾圆是一栋白色小楼,前院绿植缠绕,一套白色桌椅在角落里。桌面散着几张设计图。

    吴完见到,拿起纸张。“这些人又忘记把资料收进去了。”他神情轻松,并不介意员工们的疏忽。

    叶翘绿一踏进办公室,就惊讶了。

    她工作地方虽然是设计所,但是装修风格很普通。她刚去时有些奇怪,待久了就习惯了。

    吾圆这里风格跳脱。白色的办公桌,绿色的电脑椅。而且不同的区域氛围不一样。有清新,有搞怪,还有宁肃。能放松,能冥思。

    离她最近的那个座位,显示屏上是sketchup建模图。

    座位上的男人抬眼看她。

    她笑笑。

    对方扯扯嘴角。

    吴完领着大家往楼上走,“我们只做方案,出图深度是方案报建的标准。”

    到了三楼办公室,他拉开窗帘,再开了窗户。

    绿植在明媚阳光下嫩得发亮,空气新鲜清新,鸟雀翠声响起。

    “吴师哥,你这里环境真好啊。”叶翘绿走到阳台,看着排列整齐的盆栽。

    吴完笑笑。他拿出公司的方案册,递给邹象,“这是上个星期出的项目。”

    叶翘绿独自在阳台眺望。

    d市这样的别墅群有几个,都有其各自的氛围。这里人文气息浓厚,连蛋糕店门口陈列的书籍都充满艺术气息。

    飘来的花香沁人心脾。

    她笑着回去办公室,自然而然地坐在叶径身边。

    吴完正说到公司近期的工作内容,“我们做的事很琐碎,最近在弄住宅细项研究。”

    他递了张纸给叶翘绿,“小叶现在在做施工图是吧?”

    叶翘绿回道:“是啊,去年转过来的。之前在方案。”

    “那这项资料对你有用。”

    她目光转至资料上,翻开第一页,就好奇问道:“吴师哥,你们方案组连空调机位都要研究这么细吗?”

    “那当然啊。”吴完笑,“我这什么都要学。那些说起来是施工图组的事,但在吾圆,就归方案管。”

    他烧水泡了壶茶,问道:“小叶,你知道空调运作原理吗?”

    “大概了解。我们所的建筑有统一空调孔洞高度和百叶大样,我都是按着那个数值做的。”

    吴完:“d市夏天这么热,这么长,我最喜欢吹空调了。小叶,你多观察观察,有些楼盘过密的空调百叶都被业主拆了。”

    叶翘绿点头。这个她大学时期就发现了。

    吴完:“空调是通过低温进风,高温出风,达到热交换。如果高风困在百叶里,再高温进风,就形成了热风短路。我们要做的是让进出风方向不在一个平面,譬如减少百叶的下倾斜角等等。”

    她恍然大悟,低头望着资料上的图片。这就是爸爸所说的,知其然要知其所以然。她疏忽了这些知识。

    吴完教学兴致很高,连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叶翘绿老老实实回答。

    邹象喝了四、五杯茶,给叶径发了条微信:这老吴不是要讲解半天吧?他觉得没劲。

    叶径:她喜欢听就行。

    邹象耸耸肩。要问天底下哪个男的自愿当绿控,叶径当仁不让了。这么多年过去了,绿绿小公主仍然是叶径的心尖儿。

    邹象看向叶翘绿的侧脸。他很难昧着良心夸赞她是个国色天香,但不可否认,她笑起来特别治愈。

    大学时期,她厌烦他,明明白白挤兑他。他念在她有张灿烂的笑脸,原谅了她那不成熟的言行举止。

    叶翘绿虽然耿直到经常让人气闷,但在班上她人缘算不错的。

    吴天野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所以说,全凭那朝阳般的笑容,她才能活到今天。

    ——

    叶翘绿这一趟吾圆之行,收获良多。

    不过吴完光抓着她问东问西,让她纳闷,“叶径,吴师哥为什么不问你和邹象问题啊?”

    叶径平淡,“因为那些我们和吴完讨论过了。”

    “噢……”

    行至半路,倏地她停下脚步。

    叶径向前迈了一步,然后回头,“怎么了?”

    “叶径,你说我们升华这么久了,到了该牵手的时候了吧。”都交往近二十天了。

    他表情平静,眼里却有了笑意,朝她伸出手。

    他的掌心纹路清晰。

    她一把抓住,神秘兮兮道:“我告诉你,你知道你的少年心事了。”

    “什么?”

    “哈哈哈。”她笑声清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两人去的是2008年的那个商场。

    从地铁出来就是超市,叶径见她拖着他往超市方向,问了句,“是去买内裤吗?”

    她看他一眼,不说话,拐了个弯走上扶梯。

    叶翘绿满心欢喜地走向六年前的那间店。远远看去,门面不一样。

    近距离一看,原来哈根达斯已经撤走了。

    换成了五羊雪糕。

    她怔怔的,“叶径,你吃甜筒吗?”

    他静静看她,心中了然。“想说什么?”

    “我发现你真的很聪明啊。”

    “过奖。”

    她踮起脚尖,与他耳语,“我觉得你暗恋我很久了。”

    他不否认,只问:“哪听来的?朱彩彩?”

    “哈哈哈。”叶翘绿又是三声笑。

    叶径一把搭上她的肩,“去超市买点东西,回我那吃火锅吧。”

    叶翘绿拍开他的手,“还没到这个阶段,我们先从牵手开始啊,”

    “……”

    她拉起他的手,转身往超市走。“凡事要有个过程啊。”

    晚上,叶翘绿一边吃火锅,一边给叶径灌输爱情理论。“上山的过程也是一种享受。如果你坐了缆车,就欣赏不到沿途的风光啦。虽然我们不小心空降到半山,但是接下来的路就要慢慢走了。”

    叶径大概听明白了,上山其实就是恋爱。空降是因为他俩吻过几次。她的思维向来奇怪,他不去纠正。

    她给他夹了一块虾滑,“我今天和吴师哥谈完之后,有了新想法。建筑学博大精深,我还得再努力。接下来会更忙了。”

    他沉默片刻,“你有没有计划离开设计所?”

    叶翘绿摇摇头,“暂时没想过。”所里虽然有几个同事不那么友好,但也有友好的同事。

    “吴完那儿要招人,他问了邹象和我。”叶径开了一瓶啤酒。

    “你刚回来d市没多久,这么抢手啊?”她大口吃肉。

    他瞥她一眼,“他的事务所成立的时间不短了,研究的东西是很精细,但要打响名气,还需要一支方案能力强悍的团队。如今的设计公司,要么是设计院走规模,以量取胜。像吾圆这小型的,只有做精品项目才能站得住脚。”

    “噢……我看他今天的那些研究资料,好花时间,但是回报率不高。如果没有一定的项目成本支持,那员工等于白干的。”她倏地想起个问题,“吴师哥给你开多少薪水啊?你在进林很高收入吧?”

    叶径勾起了笑,“现在想起了解男朋友的薪资了?”这男朋友三个字脱口而出,自然得很。

    她听着十分顺耳,“就是问问。我自己的薪水也不低呀。”当然没他高就是了。

    叶径将猪肚丸舀给她,“去不去吾圆不是薪资多少的问题。到时候再说吧。”

    “也是。”叶翘绿点头,“如果我们结婚了,买不起房可以暂时住h大。”

    冷静如叶径听到“结婚”二字忍不住被啤酒呛到,连咳两声。

    “怎么啦?”

    他用纸巾擦了擦,“吓到了。”现在只能牵手,结婚不知是猴年马月的事了。

    叶翘绿立即联想到施与美的生理教育课,她瞪他,“你不想结婚吗?你打算和我上完山就把我扔下去吗?”

    “结,当然结。”幸福来得太快。都不用他开口,她已经把未来想得很远。

    “那就好。如果你对我始乱终弃,我就去妈妈那里告状。”

    “嗯。”

    “我大学时就在想啊,要是跟你永远在一起就好了。”那时不知道这就是爱情,还以为是将儿时玩伴情谊延续一辈子。

    “大学?”

    “是啊。”她笑,“我们不是同住了半年嘛,等将来结婚了,又能回到过去的时光。”

    “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叶径慢条斯理剥着海虾,“你是我的妻子,我可以抱你,亲你,搂着你睡觉,甚至不让你睡觉。我喜欢裸睡,你也别穿衣服。我体力很好,你要多加锻炼。我早上劲儿特别足,但我会放轻动作,尽量不吵醒你。当然,公平起见,你也享受与我同等的权利。”

    他将剥得一干二净的海虾放到她的碗中。

    作者有话要说:  注释:

    一份完整的施工图纸包括五个专业:建筑、结构,给排水、电气、暖通。

    叶径、叶翘绿、邹象都是建筑学。

    张伟卓、崔工属结构,大学对应的专业是土木工程。

    叶径在会议上批评的是电气设计师。

    结构、水、电、暖都是在建筑的图纸基础上出图。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却绿相邻的书:扳倒女帝的正确方式全能娱乐教父倾世女娲:蓦然回首君不见总裁索爱:女人,你是我的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霸道总裁高冷妻撩神[快穿]林少强宠:娇妻携宝归来空降热搜首辅夫人黑化日常修真之攻略面瘫师弟国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