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书名: 却绿 第52章 作者:这碗粥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琏二爷的科举之路以嫡为贵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六零年代好生活     据说人类的抗痛神经是可锻炼的。︾|

    叶翘绿过往的岁月中, 无忧无痛,最难过的是懂事起知道自己没有妈妈。第二件则是叶径当年的离去。

    右背很疼,手指被压处更是锥心刺骨。她不停地哭喊。

    来了很多人, 大家七手八脚地搬开砖块。

    有人要来抬她。

    却听得一人喊着,“不要乱动, 万一有骨折什么的, 等医生来吧,以免二次受伤。”

    叶翘绿没有等到医生的到来, 痛得失去意识。

    中途醒来, 是在救护车上, 她趴着说不出一句话。

    护士低下头, “没事,很快就到医院了。”

    随着救护车的一个急刹,叶翘绿下巴撞了一下,又昏了过去 。

    晚上, 她恢复意识,睁开了眼。

    “醒了醒了。”

    她听到了妈妈的声音, 近在耳畔。

    “小绿,还疼吗?”

    叶翘绿趴在床上, 歪着头抬眼, “妈妈……”

    “吓死妈妈了,吓死妈妈了。”施与美美眸泛红。

    “妈妈,我好痛……”

    “我知道,我知道。妈妈也痛。”施与美眼泪掉了下来。

    叶翘绿再转眼, 叶径坐在凳子上,神色阴沉看着她。

    她眼泪夺眶而出,“叶径,我好痛。”

    “嗯。”他起身,“要不要把头换个方向?趴太久了不舒服。”

    施与美点头,扶着女儿的头,“老叶正在赶过来,没事,小绿不怕。小径,出去问问护士,止痛针怎么还没来啊?”

    正说着,护士便进来了。

    叶翘绿晕沉沉的,说了几句话就乏力,闭上眼睛。

    施与美说道,“小径,我回家收拾过夜用品,你在这看着。别走开啊,留意着针水。”

    “放心,我不走。”

    叶径静静坐到病床前,抚了抚叶翘绿的脸。

    叶翘绿在公司留下的警急联系人是施与美的号码,施与美第一个接到通知。

    叶径是第二个。

    匆匆赶来,那前几天对他得意洋洋的她,瘫着半个身子,脸色惨白到可怕。她背部失血过多,手臂骨折淤肿。

    他心痛难忍,握着她的左手亲了亲。

    然后看着她进去手术室。

    医生出来后,他只问一句:“有生命危险吗?”

    施与美追问着,“手会有影响吗?背上呢?”

    医生:“没有生命危险,手臂和背部要看后续治疗。”

    叶径紧绷的弦松了。

    施与美低泣道,“如果伤到了手,小绿就不能当建筑师了。”

    “有我在。”建筑师灵动的是思维,只要她活着,他当她的手也无妨。

    反正他这辈子没有远大的志向,想了二十几年,只想明白了一件事。她要当建筑师,他一定会让她实至名归。

    ——

    叶翘绿脖子歪久了,颈部僵着难受。她自己转不过来,唤道:“叶径,叶径。”

    “我在。”叶径俯身,“要换姿势吗?”

    “嗯……”

    他轻轻抬起她的头,帮她转向另一边。

    叶翘绿望着窗外远处的高架桥,再度闭眼。

    她想问,她的右手怎么样了?对将来握笔有影响吗?可她明白,要是她问了,叶径只会安慰她说慢慢恢复。爱护她的人讲的话都是类似的。

    她从小没有妈妈,爸爸教育她长大要像妈妈一样善良美好。

    她一直记着爸爸的话,乐观向上,豁达开朗。叶径这个负心郎她都没有记恨。

    爸爸说无论遇到什么事,心态好就一切都好。

    可是她现在豁达不起来。右手麻麻地疼,背上仿佛仍有重物下压的无力感。

    如果她那时候不站在那里就好了。

    如果她跑的方向再往左一点就好了。

    如果她再在办公室坐一会儿就好了。

    无奈词典中有如果二字,现实却无法实现。

    叶径看她好像又睡着了,没有多说。他拿起枕头垫在她的左肩,再拨了拨她的刘海。

    她感觉到了他的动作,心中既喜又悲。

    她的伤不能痊愈的话,他就要带着伤员过一辈子了。心高气傲的天之骄子能忍受几年呢。

    一时间,她的自信全没了。

    ——

    这几天,叶径明显感受得到叶翘绿的沮丧。她的脸上明明白白写着她的情绪。

    经过休养,她在别人帮助下勉强能坐,至少没趴着那么难受了。

    但是手臂依然抬不起来。

    叶呈锋和施与美不在她面前说起右手的事。二老现在的心愿和叶径一致,人活着就好。

    叶翘绿寡言了不少,有时呆呆望着右臂,愁思消沉。

    施与美握起女儿的手,“怎么小绿变得和小径一样了?”

    叶翘绿瞄了叶径一眼,低下头。她想了好几天,要是自己残疾了,拖累着他,对彼此都不好。

    当然了,她不敢和他说。

    她要说了,他肯定要凶她。然后嘶吼说,“你为什么要放弃你自己?”

    道理她都懂,只是心里这道坎过不去。

    “来,你最喜欢的小番茄。”叶径拿着果盘递过来。

    “医生说这能吃吗?”她在他们面前表现得依旧乐观。

    “没有说不能。”

    叶翘绿拿起一颗,放进嘴里。唔,平常甜甜的味道现在冒着酸涩。

    叶径轻声问:“手今天疼不疼?”

    她摇头。其实挺疼的。

    “背上呢?”

    她还是摇头。背就更疼了。

    叶径放下水盘,“事故的原因想听吗?”

    她瞪大眼。她猜想了很多种可能性,最终指向是豆腐渣工程。

    “湿贴花岗岩墙砖,外挂电视机,空鼓脱落掉下来的。”叶径语气很冷。

    设计所租赁的那栋办公楼十几年了,当年的装修公司叶径正托人去查。究竟是图纸的错误还是施工队偷工减料,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那我要去讨回公道!”叶翘绿的右臂垂在一侧,左手握成拳。

    “我给你去,你好好休养。”

    “我都休养这么久了,为什么右手还没有好转?”她多日来的担忧掩饰不住,“是不是以后都好不了了?”

    她终于说出来了。她一时没控制住就说出来了。叶径接下来就会对她倾诉情衷,“我不许你胡说!你一定会好起来的!”然后紧紧地抱住她。

    叶翘绿在等待着脑海中的画面。

    然而,叶径很平静,拿了颗小番茄塞进她的嘴里,说道:“伤筋动骨一百天,你才养了十天。而且,你伤得严重的在背,不是手。”

    她咬了口小番茄。

    这颗甜了。

    “叶径,你为什么看起来都不心疼我的样子?”

    “疼在我心,你当然看不出来。”

    “男朋友也不是这么当的,要哄哄要抱抱啊。”她郁闷。

    “你背上的伤不能碰,抱不了。”

    叶翘绿气呼呼地看他,“如果是你受伤——”顿住,“呸呸呸,你不会受伤的。”

    叶径抚抚她苍白的唇。“你不要想太多,你的脑子也不适合想太多。你只要记住,不管你伤哪了,我们以后都要结婚。这里治不好,就去其他医院。国内不行,我带你去国外。”

    “可我都不能做设计了……”她低下声去。

    “你思路还在,怎么做不了设计了?”

    “我画不了画了。老师都说我的钢笔素描特别好……”越说越低声。

    “想画什么?我当你的手,你让我怎么画我就怎么画。”

    “你画一下那个高架桥。”她左手一指窗外。

    叶径点头,问护士要了圆珠笔和问诊纸,坐在床边绘画。

    叶翘绿神奇地发现,与他聊了这么些话,手上的疼痛有所减轻。这样一对比,确实是背部的伤更惨。

    她望着绘画中的他。

    仍然惆怅。

    她想画他啊……

    ——

    过了两天,所长和刘良来探病。

    说了些安慰的话,所长还提前把奖金给发放了。

    刘良道:“压到你的砖块是边角位的,尺寸不大,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是啊。”叶翘绿当时觉得自己真的会死,太疼了。而且衣服都被血染红了。“所长,你看我这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我……”

    所长笑笑,“好好休息,工作的事别担心。”

    刘良欲言又止,看看所长的脸色,最终没有再说。

    走出医院,他问:“那个来找小叶的女人是不是不理会了?”

    “那个人态度傲慢,看着不像小叶的朋友。”所长叹道:“小叶现在受了伤,我看那手不好恢复啊。没见到刚刚垂着不动吗?都十几天了。一点好转都没有。”

    “还裹着纱布呢,也不好动吧。那谁当时拍了视频,最大那块砖把地砖都砸出缝来了。我看着都渗人,幸好没砸到小叶那。”

    “暂时让她休假,三个月之后看看吧。”

    刘良点头,忽地问道,“刚刚在病房的是进林新来的叶总啊,他也来探病?”

    “哦,窗边那个?”所长莫名,“我以为是小叶家属啊。”

    “也许吧。”毕竟都姓叶。走了没几步,刘良继续问,“所长,那个女人的项目要不要争取一下?下半年没新项目啊。”

    “再看吧,如果她再来的话。”

    刘良答应了一声。

    从他的角度他是想进新项目。养家糊口,收入越高越好。不过那个女人确实奇怪。

    她是大前天来的,妆化得很浓,看不清本来面貌。

    她踏进设计所,见到的第一个人是张伟卓,开口即问:“你们所里是不是有个叫叶翘绿的建筑设计师?”

    张伟卓惊艳了一下,然后不甘愿地点了头。

    “哦,那——”

    女人话音未落,张伟卓加了一句,“她现在在医院躺着。”

    “医院?”女人嘴角抿成一条线。

    “对对,被石头砸到了。躺医院一个礼拜了。”

    “怎么砸到的?”

    张伟卓便解释了那天的情景,说完问道,“你这趟来意是?”

    女人笑了,红唇弯起,“我有一个项目要开发。听说你们所的叶工方案设计能力卓绝,来拜访一下。”

    张伟卓立即邀请女人进接待室,“我们所里方案强的不止叶工。叶工是跟着刘工学习的,我们刘工算得上她师傅,他这会在,我叫他来。”

    女人打量着接待室,优雅地坐下。

    张伟卓拉了刘良进来。

    刘良看了眼女人,在她对面坐下,“你好,我是刘良,所里的建筑负责。”

    女人看看他,“你是叶工的师傅啊?”

    “师傅谈不上,教了一点东西给她。”

    “那你的能力肯定比她更好。”女人叠起腿,托起腮。

    “各有所长吧。”

    刘良询问了女人项目地块的位置、面积。

    女人撩着头发,“我要建一座工厂。”

    “工厂?”刘良和张伟卓都愣了下。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工人在里面干活的房子。”

    刘良和张伟卓面面相觑。所里很久没有接过厂房的设计了。厂房都是大空间,满足生产线流程即可。是个低难度的设计类别。

    刘良将所长唤了过来。

    谈了没几句,女人嗤笑一声,“你们觉得厂房设计很简单?”

    所长笑,“不是设计简单,是功能简单。”

    “算了,我等叶工康复吧。”

    “能不能好还不知道呢。”张伟卓冷讽。

    女人向所长说:“这是我名片,叶工回来了,记得通知我。”她翩翩离去。

    作者有话要说:  《却绿》的感情线会在正文完结。

    事业线则在番外才能真正大结局。

    谢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却绿相邻的书:扳倒女帝的正确方式全能娱乐教父倾世女娲:蓦然回首君不见总裁索爱:女人,你是我的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霸道总裁高冷妻撩神[快穿]林少强宠:娇妻携宝归来空降热搜首辅夫人黑化日常修真之攻略面瘫师弟国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