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书名: 却绿 第54章 作者:这碗粥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琏二爷的科举之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以嫡为贵盛世医香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山村名医六零年代好生活     叶呈锋回家来, 察觉到古怪。

    观察了叶径几天。他似乎和从前一样, 但又不一样。

    这天夜里, 叶呈锋躺在床上,忍不住问道, “叶径天天陪小绿在散步啊, 设计总监这么有空?”

    “不是只有他陪,我有空也会跟小绿出去。”施与美镇定自若, “进林人事变动, 他最近请了假。小径和小绿同龄人,又都是建筑行业, 话题肯定比跟我们做长辈的多。”

    “以前叶径对小绿都冷冷淡淡的,我总怕他另有所图。”

    施与美笑了,“人都会变的。关系也会改善。”

    她一直觉得儿子、女儿感情好。但在叶呈锋看来却是她儿子对他女儿过于冷漠。

    这种认知上的差异是如何造成的呢?

    儿子以前确实不太喜欢女儿。平时女儿找儿子说话, 儿子总是爱理不理的态度。谁也料不到他俩能发展成男女关系。

    看叶呈锋蒙在鼓里,施与美决定再拉儿子详谈一次。

    叶翘绿受伤期间,洗澡擦身是施与美帮忙的。后来她的右手能用上力了,便自己来。但是动作缓慢, 用时较长。

    施与美便趁女儿洗澡这段时间,拉儿子进了房。她关上门,“老叶不知道你和小绿的事,我难以启口。以前认识我的都知道我有儿子, 也有女儿。那现在你俩的关系就乱了,伦理不容啊。”

    “乱哪里了?”叶径很平静,“我和她从来不是姐弟相称, 没有血缘,户口不在一个本子上。”

    “但你俩都叫我妈妈啊。”

    “以后称呼也不会变。”他兵来将挡。

    施与美脑子乱糟糟的,“你有没有办法劝劝小绿?”

    “劝不动。一开始不是我想要,是她追过来,我说话她根本不听。”叶径淡漠,“上回你也见到了,她压着我上下其手。我反抗,怕伤了她,不反抗,她得寸进尺。”

    施与美想起那天女儿蹂/躏儿子的场景,心有余悸。“小绿接触的男性太少了。你从k市回来,气质跟你爸一模一样,祸国殃民啊。小绿迷恋你是正常的少女反应。”她看着儿子的眉眼,“或者?你有没有英俊帅气的朋友给她介绍介绍?”

    “邹象算才貌双全了,但她看不上。”

    施与美急了。自己儿子数一数二,这可怎么办?“那小绿就拴你身上不肯走啦?”

    “她连婚都向我求过了。”叶径面不改色。

    施与美瞠目结舌。但转念一想,这的确是女儿干得出来的事。“那你答应了?”

    “嗯。”

    “这……你喜欢小绿吗?”

    “还行,她也不差。”

    “感情千万不要勉强。要不妈妈去劝劝小绿?”

    叶径缓了语气,“别。她的伤这么久都不好,心情低落。况且,经过这阵子相处,我和她关系很稳定了。”

    “我怕老叶受不住啊。”施与美不敢相信叶呈锋的反应。

    “他女儿总要嫁人的,嫁给我不用担心婆媳矛盾。”

    “你们什么时候公开啊?”

    “看她吧,她是主动的那方。”

    “你啊,妈妈以前就愁你讨不到老婆,我都想不出你会喜欢怎样的女孩。小绿善良可爱,活泼热情,和你搭配倒不错。你看看你,连恋爱都要小绿来主动,要没有小绿,你这辈子就打光棍了。”

    叶径不语,看向窗外。

    “只能我给老叶吹吹枕边风,先给他点暗示。免得他接受不了。”

    这时,叶翘绿的声音响起,“妈妈,我的睡裤忘记拿了!”

    ”噢,妈妈给你拿。”施与美连忙起身,走出房间回头说,“小绿什么都不懂,你要把持住自己。”

    “嗯。”叶径淡淡应了声。

    ——

    施与美的枕边风吹得如何,叶径不知道。

    叶翘绿的伤势的好转是他最关心的。

    他带她换了几个医生,也不知道究竟是哪位医生的功劳,她的手臂能抬直了。

    叶翘绿可高兴了,站在全身镜前慢慢举起,慢慢放下。“叶径,我现在相信你了。我一定会康复的。”

    叶径从镜中看她。爱笑的叶翘绿回来了。

    脸圆了,身子丰满起来。

    他放心不少。

    当年的生活委员现在在某开发商工作。公司的度假别墅正式开业,他拿到员工优惠价,在群里约着大家周末游玩。

    邹象来问。

    叶径看了度假区的介绍,玩乐项目都是悠闲不费力的,他建议叶翘绿一块去。

    她连连点头。这几个月的休养把她闷坏了,就盼着能到处走动。

    施与美担忧,“走那么远,小绿会不会累啊?”

    叶翘绿拍拍胸脯,“放心吧,妈妈。我每天都绕h大一圈呢。现在走路没问题,只要不抬重物就好。”

    施与美点头。然后再拉儿子悄悄话,“你照顾好小绿,同时看好自己。千万不要兽性大发。这一点你可别像你爸那样。”

    叶径看向母亲美丽的脸,神色淡漠。“妈,我忘了和你说。你女儿强吻过我。所以她兽性大发的几率比较高。”

    施与美深吸一口气,回头望向兴高采烈的女儿。她怕女儿受刺激,有事都只能找儿子施压。“那你一定要拒绝她那些不正当要求。”

    “我尽量。”叶径回得模棱两可。

    施与美板起脸,“不要尽量,要一定。”

    “嗯。”他轻声应着。

    —-

    班上同学们是大四时集体出游过。

    大五那年,同学们忙着实习和毕业设计,学校不再安排考察。

    度假别墅离d市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

    同学们各自前往。

    酒店大堂集合时,大家见到叶翘绿,纷纷问起恢复情况,

    叶翘绿笑答:“好多啦。”闷了好几个月,这趟出门她格外开心。

    “右手有影响吗?”昌艳秋站在叶翘绿的右侧,看着她垂下的右臂。

    她慢慢上抬,“能抬了,手指也在好转。”

    昌艳秋见到拎着行李的叶径,戏谑调侃:“叶总,我们班第一位总监啊。”

    他冷淡地看了昌艳秋一眼。

    昌艳秋吐吐舌。这么多年过去了,叶径一点没变,视异性如粪土。

    生活委员负责清点人数,他看看女同学的名单,“女的有一个单的,你们看看怎么安排。”

    昌艳秋:“报名时不是双数吗?”

    “汤玉说不来了。”生活委员道:“怎么样?钥匙怎么分?”

    叶翘绿主动举起手,“我单着好了。”她洗澡慢,又要擦药,一个人比较好。

    生活委员:“你是伤员怎么单?”

    她睁大眼,“我现在生活能自理啊,不能叫伤员。”

    叶径在旁冷冷插话:“你不单,你和我一间。”

    叶翘绿愣了一下,“噢……”

    叶径迳自走到生活委员面前,“钥匙。”

    生活委员笑着递了过去,“这么多年终于成了。恭喜啊。”

    昌艳秋低声问:“跟叶径什么关系了?”

    叶翘绿大声回答:“我们是恋人了。恋人,你知道吗?”

    昌艳秋做出投降姿势,“我知道,我退出。”

    邹象操着手,“叶径一走就换我单了。”

    吴天野攀上邹象的肩,哼唱,“呼吸响耳边,高温已产生,色相令人乱。”

    邹象冷笑,“你这毛病这么多年还没治好啊?”

    “工作辛苦,不唱不行。”吴天野大笑。

    —-

    叶翘绿跟着叶径进了半山的房子。

    这里说是别墅,其实就是一间小房子。两张床,外加浴卫。比普通酒店宽敞。

    窗外是一栋栋小别墅,沿着山路蜿蜒而建。比起高层酒店,这里清新自然,别有一番韵味。

    叶翘绿选了靠窗的那张床。“他们的行程是什么呀?”

    “自由活动。”来这里只是感受远离尘嚣的宁静。叶径没打算让她太累。

    她眼珠一转,“那我们可以偶尔加入他们。”

    “嗯。”他拉上窗帘,外面的景色全被遮挡。

    “你为什么不让我看窗外?”

    “怕你兽性大发被路人见到。”叶径坐上她的床,和她靠得很近,“背上要换药吗?”

    “来之前妈妈给换过了。”

    他搂过她的颈,亲了亲。“我看你的动作没以前僵硬了。”

    她转转头,“是啊。我们终于不用亲得那么草率了。”所以说,谈恋爱也要有健康的身体才行。

    叶径勾起笑,“来吧,欢迎你辣手摧花。”

    “你用词不当,我们这是正常情侣之间的亲密互动。”

    “嗯,亲密。”

    她要再说话,他及时拦截,“话不用说,用行动表示。”

    叶翘绿笑了。

    交往好几个月,都能到半山了。养伤期间都是精神交流,在山脚停驻了很久很久。

    她看着走火入魔的叶径在她受伤期间渐渐变回了自闭儿。

    都说患难见真情。她这祸事让两人的感情有了更坚固的基石。

    叶翘绿嘟起嘴,凑到叶径面前。她的亲吻方式还停留在初级阶段,就像是小时候爸爸啵她那种。

    叶径那样的深吻她还在学习。

    叶径并不介意她的拙劣,只要她迈出第一步,接下来的一切都将由他主导。

    她身上带着淡淡的草药味。

    他竟觉得这跌打药都有催情作用。

    家里他妈盯得紧,两人独处时间少。出外散步只能找隐蔽处尝她几口。

    远远不够解馋。

    圣人都要被憋坏。

    叶径托起她的臀,抱她坐到他的大腿,他怕弄伤她的背,手上动作只在她的下身。

    她的臀浑圆紧翘,在他的掌中蹭着。那种触感与轮廓,让他将她的小舌吮住不放。

    叶翘绿细细喘着,半眯眼望他。

    此时的叶径哪还有半点自闭儿模样,他以一种极强的野性力量征服她。

    肌肉在绷紧,呼吸在起伏。

    他似欢愉似克制,从她的嘴吻到她的耳,再沿着颈脖向下。

    呼吸粗重难耐。

    叶翘绿听见了他粗重的喘息。她左手抱紧他的肩,试着以他的方式回吻他。

    叶径一顿,然后咬住她的唇,教她男女之吻。

    她亲他的眼,他的耳,他的肩。

    世界变得很安静。

    她只听得见彼此的喘息。

    暧昧,却让她心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却绿相邻的书:扳倒女帝的正确方式全能娱乐教父倾世女娲:蓦然回首君不见总裁索爱:女人,你是我的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霸道总裁高冷妻撩神[快穿]林少强宠:娇妻携宝归来空降热搜首辅夫人黑化日常修真之攻略面瘫师弟国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