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书名: 却绿 第56章 作者:这碗粥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琏二爷的科举之路以嫡为贵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六零年代好生活     这次的游玩同学们很随意。不是学生式的集体活动, 各自爱好选择更多。

    吴天野肯定要去唱歌。

    叶翘绿眼巴巴的想跟着去。

    在场听过她歌声的无不竖起警戒, 纷纷劝她多做锻炼, 有助康复。

    邹象倚着墙,低声朝身边的叶径说, “她再唱, 吴天野就要暴打她了。”

    叶径看着叶翘绿,“那吴天野要先过我这一关。”

    邹象挑眉, “你将来一定是个妻管严。”

    昌艳秋说:“这里的健身房好棒啊, 教练专业,器材齐全。”她拍了下掌。

    生活委员接话:“是啊。我们公司在这个度假区下了血本的啊。那些健身器材都是高端品。”

    “噢……”叶翘绿想想也对。

    于是拉着叶径去了健身房。

    健身房里人比较多。

    叶翘绿扫视一圈, 走向那台空着的跑步机。她的运动量不大,只是慢走。

    叶径坐在健身球上静静看她。

    她好奇,“叶径, 你为什么不运动啊?”好多男人在秀肌肉,他却穿着休闲衣裤。

    “不想动。”他稳稳坐在球上。

    叶翘绿减下跑步机的速度,朝他招招手。又是那种呼小狗的样子。

    叶径站起,走上前。

    她低声问道:“你做一次是不是很耗损体力?看你今天无精打采的样子。”

    她昨天搓他搓得左手酸得不行。

    力是相互的, 他被搓那么久,肯定也累。

    “昨天那次?没有耗损。”就那么点运动量,连前戏都算不上。“而且我没有无精打采。”

    叶翘绿怀疑地看他。

    叶径平淡说,“以后我们关门三天三夜, 我会用事实来证明我的实力。”他在此立下了承诺。

    她自然没听出他的认真程度,笑着把速度调快,慢慢跑动。

    隔壁椭圆机上有个女人肆无忌惮打量着叶径。

    不远处一个自拍的女人目光也向着他。

    虽然他没有脱衣, 但是挺拔身姿不输在场任何男人。何况外貌清俊,说他禁欲,眉眼又隐藏邪气。说他放荡,唇角却冷漠无情。

    这一种矛盾的面相亦正亦邪。

    两个女人都盯上了。

    叶径察觉到这些勾引的视线,眼里霜寒乍现,往椭圆机方向瞥过去。

    从小到大,这样的异性目光他见得多了。

    叶竹贤和施与美是俊男美女。

    叶径未出生,亲戚们就说,“两人生下来的肯定是个大美人。”

    儿童时期的叶径,长得像施与美,比女娃儿都漂亮。

    叶竹贤没瞧出叶径与自己相似的地方,琢磨着:“与美,这真是我儿子吗?我很怀疑啊。”

    每回他这样问,施与美都答:“回叶大少爷,他不是你的儿子,是我的。”

    叶竹贤有气,瞅着施与美温柔和善的表情,发作不得。回回都摔门而出。

    后来,施与美带叶径离开了叶家。

    离开的原因叶径不太清楚。反正他那父亲除了家世,皮相之外,并无可取之处。

    他母亲走了也是好事。

    住到香山街,施与美对叶径嘘寒问暖。

    只是他似乎个性遗传自叶家,寡言少语。

    那个被他砸到的叶翘绿是少见的聒噪。哪怕他不理她,她依然会“哈哈哈”地向他奔过来。

    她梳着歪斜的两条辫子,整日在他耳边叽里呱啦。

    他忍不住了,会把她的辫子摆正。

    后来的年月中,他竟然一直记得这个歪辫子的爱笑小女孩。

    离开施与美,回到叶家的叶径个性更加内敛,喜好孤独。

    叶竹贤本就是浪荡性格,没了施与美的管束,更加胡来。三天两头不回家。

    某天遇见儿子,他又琢磨起来,“你怎么越长越像我了?”言语中充满惋惜。“像你妈多好,眉如远山,眸似星辰。”这话又像是在怀念。

    叶径懒得理他,转身走人。

    叶竹贤看着他的背影,“不过,你这性格不知是遗传了谁。”

    叶径其实还是遗传的叶家本性,只是在施与美的教育之下,谨守克制。

    退避女色则是因为他的要求过高,无人入得他的眼。他要的端正的骨骼,爱笑的性格,圆圆的脸蛋。

    这么些年下来,也就叶翘绿符合。

    叶竹贤陷害叶径的事,让他对亲生父亲的自私了解得透彻。

    叶竹贤不止坑了儿子,还坑了一位名叫贾凯的管家。

    这个贾凯负责照顾叶径的日常起居。十岁那年,叶径差点遇上车祸,是贾凯替他受了那一撞。

    叶径感恩在心。

    叶径十岁到十九岁的整整九年,和贾凯虽然是主仆,但关系不错。在叶径心里,贾凯的地位比叶竹贤都要来得高。

    2007年秋天,叶竹贤以高回报、低风险的说辞,引诱贾凯入了进林股份。

    第二年春天,股东们纷纷抛售,进林崩了盘。

    叶竹贤逃了。

    叶家那些人收到风,都溜了。

    留下的都是被风暴波及的人。

    贾凯的配资是杠杆,他在一夜之间血本无归。

    憧憬的幸福晚年成了幻影,催债的连环电话让他精神崩溃。

    他还不起配资公司的高杠杆利息,在一个暴雨夜,跳楼结束了生命。

    人是死了,债台仍然高筑。

    贾凯那个给叶径当保洁工的女儿天天被催债,走投无路时,求助于叶径。

    叶径这时伸了援手。

    他不是同情心泛滥。只是因为知恩要图报。

    叶竹贤的卷款逃跑连累了很多人,叶径只帮了贾凯这一家。

    他一个学生还不起那笔钱,更不能向施与美开口。

    在出了事之后的很长时间里,他不想和施与美过多联络,担心她被叶家牵连。

    正在此时,关老师借了他大额资金。

    然后他去了k市给关老师做事。

    一人在外,没了施与美的叮嘱,叶径的性格渐渐锋利。

    开始两三年,他逢年过节还是回香山街。

    后来,他借口忙,淡了联系。

    叶径给自己预了十年的时间还清关老师的借款。

    前年,k市省级博物馆项目的得奖,他声名鹊起,设计费水涨船高。

    无债一身轻。这个时候他才有心思顾及爱情,终于回到d市。

    椭圆机的女人拿着毛巾,扭着跨过来,一边擦汗一边搭讪,“嗨!你怎么不练啊?”她的目光溜在他的胸膛间。

    叶翘绿转头看去。这不是她刚刚问过的问题吗?

    叶径当然不会回答这个女人。

    叶翘绿按停跑步机,步子渐渐缓下来,“你问他吗?”

    女人之前没留意到叶翘绿,这时听到问话,打量起她来。

    只要是正常人,都会觉得叶翘绿配不上叶径的美貌。

    全天下只有叶径和叶翘绿才坚信两人是天作之合。

    女人笑笑,眼前这圆脸妹的长相不如她,让她有艳压的优越感。“是啊,我问他。”

    叶翘绿跳下跑步机,“我刚刚也问了他这个问题,我知道答案。你来问我好了。”

    女人满脸吃惊。

    叶翘绿一本正经,“他不爱说话,你有问题我来回答你啊。”

    “打扰了。”女人识相地离开。

    叶翘绿看向叶径,“她是来干嘛的?”

    “谁知道。”他拿起毛巾给她拭汗。

    她笑,“我运动完啦,我们去看看吴天野唱完没有。”

    叶径看她对唱歌极为热衷,便随她去了。

    去到时,吴天野一群人已经走了。

    她失望,“我回别墅清唱给你听。我们的主题曲啊,最好听了。”

    叶径不忍扫她的兴,忍着听了半个小时,然后躺倒在床上。

    直到要离开,他才起来。

    脸色泛着白。

    ——

    d市这个没有秋天的城市,一夜入了冬。

    叶径递交了请辞报告。

    窦正森沉眼,抖了抖辞职信。上面电脑打印的几行字没什么好看的,都是假话。他将目光移至署名处。“能给我一个真实的理由吗?”

    叶径:“其实,我女朋友受伤之后,设计部的大部分工作我都交给副总监了。”

    “爱美人不爱江山,成。这理由我服了。”窦正森枕着老板椅。“我辛辛苦苦三赴k市聘回来的叶总监,半年就要换了。”

    “副总监工作能力强,而且开发商那些门道,他比我熟。”

    “除了只做技术的工作,其他的哪个没有些门道啊。”窦正森起身伸出手,“成吧,以后有缘再聚。”

    叶翘绿得知叶径的辞职,愣了下,“那你怎么养我啊?我每顿饭都吃两大碗啊。”

    “还有些存款。”叶径躺在小房间的嫩绿床铺上,懒洋洋的,“我们先到处走走,明年再考虑工作的事。”

    “两人都游手好闲了?”

    “什么游手好闲。我们去各大城市考察建筑。然后出国玩,看看建筑大师的作品。”

    叶翘绿一听来了兴趣,“那要好多钱吧?我存款有十来万,我贡献出来吧。”实诚的娃,把身家掏了出来。

    “钱不是问题。我们最大的问题是——”他深深看她一眼,“你爸。”

    “我爸?”她疑惑,“我爸怎么了?”

    “你爸不知道我们的事,怎么会让我们俩单独出游。”

    “噢……对。妈妈也不知道呢,我晚上就去和她说。”

    “嗯。我们的幸福就靠你了。”叶径抱她亲了亲。

    她笑道:“包在我身上。”

    叶翘绿很有义气,说到做到。

    施与美一到家,她就上前,“妈妈,我有事要告诉你。”

    施与美微笑,“什么事呀?这么开心。”

    “我和叶径恋爱啦,以后准备结婚呢。”叶翘绿笑容大大的。

    施与美怔了下,看着默默站在女儿身后的儿子。

    所以,果然女儿才是主动方?儿子就这么妥协了?

    “妈妈,你不会反对吧?”叶翘绿这会儿才想起存在这个可能性。

    施与美回过神来,“呃……妈妈就是一时间难以……接受。”

    叶径点头,“过几天就能接受了。”顿了下,他补充说,“我刚开始也不能接受。”

    叶翘绿转头,“我和你很般配啊。”

    施与美长叹一声,“老叶那里要怎么说啊?”

    叶翘绿:“就直接说啊。”

    “那不是吓到他了。”

    “我和妈妈你说了,你也没吓到啊。”

    那是因为吓过好几回了。“妈妈和爸爸不一样。都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小情人。小情人被抢走了,老叶肯定生气啊。”施与美暗叹,老叶日防夜防,从十九岁就开始防。谁知家贼难防。

    “那要怎么办?”叶翘绿有点懵。

    施与美:“不要着急。等妈妈给他打几针预防针,让他有点心理准备。到那时你们再开口。现在千万不要露出马脚,一切如常。你和小径在家本来就挺要好的嘛,正常相处就行了。”

    叶翘绿点点头。

    施与美有些不放心。“你别冲到老叶面前说恋爱结婚。妈妈是先行部队,你要等妈妈的暗号,知道吗?”

    叶翘绿点头。其实不是很懂,她觉得这些事坦诚就好了,搞得神神秘秘是怎么回事呢。

    难不成她爸爸还不让她恋爱么。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却绿相邻的书:扳倒女帝的正确方式全能娱乐教父倾世女娲:蓦然回首君不见总裁索爱:女人,你是我的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霸道总裁高冷妻撩神[快穿]林少强宠:娇妻携宝归来空降热搜首辅夫人黑化日常修真之攻略面瘫师弟国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