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7章

【书名: 却绿 正文 第57章 作者:这碗粥

强烈推荐: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以嫡为贵琏二爷的科举之路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六零年代好生活     施与美继续她的枕边风大业。

    叶径则和叶翘绿商量出游计划。

    和施与美摊牌之后, 叶径经常去叶翘绿的房间久留。

    他不关门, 方便施与美随时查房。

    施与美在家的话, 隔半个小时就要假装经过女儿房前,状似不经意往里面看。

    儿子和女儿坐在书桌前, 讨论哪些建筑景点值得一去。

    施与美扶额, “这是不是有点太过正经了。”

    待施与美出门,房间的两人就自动切换成亲热模式。

    叶翘绿按着叶径的手臂, “你这是怎么练的啊?”然后她弯曲手臂, 鼓起自己的肱二头肌,“我要这样才硬得起来。”

    叶径的目光从手里的建筑介绍转到她的手臂。

    他去摸她的肱二头肌。伸展手臂时, 线条流畅。

    叶翘绿目不转睛望着,想一口咬上去。

    假设她是男人,肯定要练成叶径这样的。肌肉匀称, 攻击性低,性感到勾得人心里痒痒的。

    而且,被他拥抱倍儿有安全感。

    她抓住他的手臂,将脸枕在上面蹭着, “叶径,叶径,你这是怎么练的啊?”

    “心里想着我们未来的三天三夜,自然会勤于锻炼。”叶径的话是肺腑之言。

    叶翘绿在他的臂上咬了一口, “我这有咬你怕不怕?口水留在你上面。”

    “不怕。”

    “你的洁癖治好了吗?”

    “你的一切都是我的,我的东西留在我的身上,我怕什么。”

    叶翘绿笑了, “应该说,你是我的,你没有选择权。”

    “嗯。”谁是谁的都好。反正他最终得到了她。

    他抱她坐到他的身上,“还有哪里想咬?悉听尊便。”

    她抠抠他的锁骨,细细啃着,嘴边呢喃道:“叶径,你怎么能长得这么好吃?”

    他微仰头,平缓着呼吸。“咬慢点,太快我下面就硬了。”

    叶翘绿抬抬屁股,然后坐下蹭了蹭,再扭着臀转圈。果然感觉有个东西涨大起来。她像是好奇宝宝,“好神奇啊。”

    叶径眼神不善地看她。

    她笑了笑,“不怕不怕,我有左手。”

    他看看墙上的挂钟,“妈去档口盘点了,没那么快回。”动手解开裤子拉链,“来,伸出你的左手。”

    ——

    叶呈锋省外的项目结束,回来d市休息。大半年的奔波,他瘦了一圈。

    施与美劝道,“要不别接省外项目了,太累了。”

    “嗯,是要谨慎了。”叶呈锋啜了口茶,“老孟跑的那个项目被骗了。给了中介十万块,结果中介跑了。老孟这项目没捞着。”

    施与美从厨房端出热好的饭菜,“省外人生地不熟的,风险大。”

    “这不是为了挣钱么。小绿这伤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工作,家里就靠我了。”

    “我的摊档还有收入啊。而且小径住这里之后,都有上交伙食费。”施与美温柔地看着叶呈锋,“家里经济没有问题,你啊就休息一段时间吧。”

    叶呈锋看着面前热腾腾的饭菜,心里暖暖的。“也是,住在外边就是没在家吃得好。”

    喝了碗汤,他问:“叶径现在长住这里了?”

    “是啊,离职了。”施与美不动声色,“原来的房子车子还给公司了。”

    叶呈锋半开玩笑,“家里光靠我跟你工作了,小一辈都失业了。”

    “这都是过渡期。小径和小绿工作能力强,出去不怕找不到活干。”

    叶呈锋不太乐观,“建筑行业走下坡路了。要不然我怎么千里迢迢往省外跑。大环境低迷影响的不止是设计,钢筋、水泥、铝合金,屋面瓦,外墙砖,多少根线搭在房地产这个龙头之上。”

    “听小绿说,他们h大有个师哥的设计事务所想招她和小径。”

    “独立事务所?”

    “嗯,说是做方案。这是小径小绿的强项了。”

    “女孩子做方案太苦了。”叶呈锋有些后悔让女儿去考建筑学。

    “老叶,你就别瞎操心了。小绿长大了,让她自己去做决定吧。”施与美拍拍他的手,“对了,小绿在家待了几个月,想出门去玩玩。”

    “她的伤好了吗?”

    “行走没问题。”施与美舀了碗白米饭。

    “去哪啊?”

    “国内走走吧。”

    叶呈锋接过碗,“谁陪着去呢?”

    “小径啊,他们一起我放心。”施与美笑意嫣然。

    “我不放心。”叶呈锋摇头,“不是我说,你儿子城府深着呢。哪天把小绿卖了,都能骗得她笑着给他数钱。”

    “那些小手段都是对付外人的。小绿不一样。”

    叶呈锋想起叶径早熟的样子,“旅游的事再说吧。”

    施与美笑了笑。

    隔了几天,叶呈锋突然提起个事,“我合作过的陈总有个儿子,和小绿年龄差不多,要不介绍他俩认识一下?”

    施与美眸色流转,“这陈总的儿子城府如何?”

    “这我没见过。”

    “哦,那万一比我儿子的还深呢。”

    叶呈锋噎得说不上话,停顿片刻,“这要了解才知道嘛。”

    施与美无声一笑。

    日子一天天过去,叶翘绿坐不住了。拉着施与美问,“妈妈,先行部队怎么样了?我能闪亮登场了吗?”

    “稍安勿躁。”

    “不是啊。”叶翘绿连忙解释,“我和叶径要订机票啦。提前订能打好多折,省八百块呢。”

    施与美拉起女儿的手,“妈妈在行动。再等等,实在不行,这八百块妈妈给你付。”

    叶翘绿跳了两下,“好。”

    ——

    叶呈锋再提起那位陈总儿子的事。

    施与美酝酿了下情绪,叹出声,“你了解到他儿子是什么品行了吗?”

    “问了下陈总,他的意思是让小绿和他儿子见见面。”

    “那你答应了?”施与美横眉。

    “他儿子学历不如小绿,工作能力一般,光老爸有钱,不行啊。”这事叶呈锋是看在陈总的面子上,内心其实不乐意。“我把女儿捧得小公主似的,那得有个王子来匹配她啊。陈总儿子当不了这王子。”

    想起女儿着急的样子,施与美索性挑明说:“那这样吧。我这里有个人选,谈不上王子。不过是公主的骑士。品貌非凡,学历嘛,稍逊小绿。”毕竟退过学。

    “谁啊?”叶呈锋听着施与美这形容,心中泛起不好的预感。

    “我儿子。”施与美微笑。

    叶呈锋足足有三十秒说不出话来,瞪着她许久,问道:“这什么时候的事?”

    “好久了,女儿受伤前吧。”

    “瞒了我这么久!”

    “用得着瞒吗?他们相处就那样。”

    “不是,这算**吧?”

    施与美失笑,“我儿子和你没关系,伦不了。”

    “我觉得……”叶呈锋背脊发凉,“你儿子城府深啊。”他能想象叶径瞒着二老坑蒙拐骗的场景。自家女儿肯定傻笑着送上门去的。“这事究竟是怎么发生的?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叶径怎么下的手?!”

    施与美敛起笑容,“你女儿先下的手。”

    “我不信。”

    “我亲眼看见的。你不会让我描述那个画面吧?小绿压着小径那……不堪入目。”

    “小绿一定是被带坏的。”叶呈锋赫然而怒,“我这就去拆散他们。”

    “老叶!”施与美赶紧拉住他,“你见到之前小绿受伤沮丧的样子吗?是小径陪着她,她才开心。你知道小径找过多少医生?你以为小径带小绿出门只是旅游?那是小径找了新医生给她治伤。怕她难过,他不敢直说。”

    叶呈锋呼着气,望着施与美。

    施与美紧紧抓着叶呈锋的手,“儿子是我带大的,他的品行我最清楚。他心思绕,但绝对不会害人。小绿转到h大没宿舍住的时候,他二话不说就搬出见林则悦。他对你女儿推心置腹,你呢,总在背后防他。他城府不深能坐到设计总监的位置吗?但城府深不代表他就亏待你女儿。”

    叶呈锋静默了许久。

    ----

    叶呈锋这关过不了,叶径和叶翘绿的出行只得延迟。

    叶径很淡定。

    但是叶翘绿着急。她闷在家里太久,盼着能出去游玩。而且她不认为爸爸会反对她和叶径的交往。

    就在她等不下去的时候,叶呈锋敲了她的房门。

    “爸爸。”叶翘绿开门。

    叶呈锋掩上门。“小绿,爸爸想了几天,还是来问问你。是你追叶径的吗?”

    实诚的叶翘绿点了头,“是啊,敢做敢当。”

    “结婚也是你提的?”

    “没错,都是我。”她笑得可开心了。

    对着这有一张灿烂的笑脸,叶呈锋什么气都没了。他轻轻搂过女儿,“你个傻姑娘啊。”

    女儿追叶径啊……这真是十足十遗传了她亲生母亲的个性。

    叶呈锋昨天去了趟亡妻的墓。

    以前是章翘嫣追的他。两人好了一阵子,遭到她父母的反对。是她主动站出来挑明,以私奔要挟。

    现在的情景就像当年。

    只是叶呈锋从女婿的身份换成了父亲,心情复杂。

    “小绿啊。”叶呈锋摸摸女儿的头,“叶径对你好吗?”

    “好啊。”叶翘绿搂住父亲的脖子,“爸爸,他从小到大对我都好,我说向东,他就不敢往西。”

    “看不出来啊。”竟然是妻管严体质?

    叶呈锋的心情在暴怒之后,平缓了下来。能教出叶翘绿这种豁达性格的长辈,也气结不到哪儿去。

    想通了,女儿的幸福最重要。被隐瞒的愤怒淡化许多。

    叶呈锋对着叶径,没什么好说的,只一句,“照顾好我和你妈的女儿。”

    话里的关系怪怪的,不过叶径回答,“好。”

    叶翘绿拍拍他的背,“这是很慎重的回答啊。他平时都‘嗯’,今天竟然说‘好’。”她眼如新月,笑容比窗外的冬阳还灿烂。

    在场的四个人,只有她这个粗神经一直稀里糊涂地乐着。

    叶呈锋靠坐在沙发,自我安慰说:“连家也不用搬,是挺方便的。”

    叶翘绿悄悄靠近叶径,“爸爸也没吓到啊。”

    叶径看她一眼,轻笑。叶呈锋疼她入骨,只要她开口,自然没问题。

    叶呈锋想起个关键点,“你们要孤男寡女去旅游?”

    叶翘绿纠正他,“爸爸,我们是恋人。这和普通的孤男寡女是不一样的。”

    叶呈锋神色严肃起来,“你伤怎么样了?”

    叶翘绿:“日常没问题,不能提重物,不能乱晃手。背上还会疼,睡觉要侧躺。”

    叶径:“肩胛处有骨裂,恢复期会比较长。”

    叶呈锋舒展眉心。

    女儿带着伤,叶径动不了她。

    他就信施与美一回。她儿子不是禽兽。

    ——

    两人旅途的第一站是k市的遇春园。

    叶径说,遇春园是一位隐居老人的房子。园子的花草树石,都是老人亲自种下的。并非名贵的花草,氛围却十分幽深素净。

    喧嚣都市中,何曾见过这种自然美景。那些旅游景点,更是看人,而非看景。

    叶翘绿走遍了每个角落,连古朴的灯笼都成了她研究的对象。她脸上漾着的神采,明亮动人。那全是为梦想而燃的光。

    叶翘绿逛完了一圈,终于回过了神,她转身,看着离她不远的叶径,扬起笑,“这里真是世外桃源啊。”

    叶径点头,“去茶室休息会。”

    茶室在湖边。

    叶径泡了壶茶,清淡的茶香蔓开。

    叶翘绿深深吸了一口气,“心旷神怡。”

    “这里含氧量高。”

    她慵懒地坐在榻榻米上,双目半眯,看着室外的明媚阳光。

    如果有生之年,她能建造一个这样的空间,那就很棒了。凡尘俗事在这里都消散了。

    然后,她随意转着视线。

    叶径坐在外侧,湖面波光粼粼,他像是映在繁星之中。

    叶翘绿邪念一生,她想去蹂/躏他了。

    她笑着站起来,轻轻走到他的面前。

    叶径抬头看她。

    她半跪下,张望着四周,“这里有没有人啊?”

    “没有。”他倒是猜到了她的企图。她实在不是干坏事的人,心虚都写在脸上。为了消除她的疑虑,他补充说:“这里是自助休憩区,老人住在山上。”

    没人就太好了。

    叶翘绿抚抚衣服,再整理一下头发。“我们来亲热一下。”

    她那垂涎的表情让叶径浅浅一笑。

    她往外看了看。

    阳光、树影,湖水。

    算是野外吧……

    这个场合,让她更紧张了。她抿抿唇,“叶径,我来吻你了。”

    “嗯。”他回得很快。

    “你先闭眼吧。”

    叶径依言闭上了眼。

    叶翘绿倾身,即将碰到他嘴唇,她停住了。

    他的睫毛好长好翘,让她想往上挂点什么。

    思绪飘走了一会。

    叶径提醒她,“别走神。”

    叶翘绿迅速地贴上他的嘴唇。两人吻过好多回,她的吻技在提高。但技巧仍然生涩。

    叶径哪满足于这种程度,把她抱紧,加深了这个吻。

    说是叶翘绿先吻的,其实还是叶径主攻。

    趁着她调整呼吸的空档,他抱着她,背靠在门边,继续与她唇齿交缠。把她吻得意乱情迷,他开始在她的腰间摩挲,轻揉,然后卷起她的衣摆。

    即将碰到她的伤处,叶径及时停住动作。

    他低头检查她的右背。

    那些紫黑的淤块浅了不少。

    他轻碰她的肩胛骨,没那么硬了。“疼吗?”

    叶翘绿摇摇头。

    他避开她的伤,抚着她的左背。

    外面鸟语花香。

    叶子随风摇曳。

    茶室里的女人衣衫半掀,露出白白的肌肤。

    男人的手在她的腰间游移。

    “叶径,叶径。”

    “嗯?”

    “我以后要当建筑师。”

    “好。”

    叶翘绿的梦想,是成为建筑师。

    而叶径的梦想,是让叶翘绿实现她的梦想。

    停在树枝上的小雀,眼瞪瞪看着男人咬上了女人的颈项。

    ……

    (感情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旧病复发,暂时不能更了……

    抱歉。

    等病情好些再上来填坑。

    后面是:建筑师的日常(2)

    再次提醒:接下来的章节会有部分旧版剧情。

    介意的各位慎进。

    建筑师的日常(1)时间是2014年,叶径和小绿26岁。

    建筑师的日常(2)是2014年-2017年的故事,主要讲叶径和小绿的事业日常。

    谢谢各位。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却绿相邻的书:扳倒女帝的正确方式全能娱乐教父倾世女娲:蓦然回首君不见总裁索爱:女人,你是我的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霸道总裁高冷妻撩神[快穿]林少强宠:娇妻携宝归来空降热搜首辅夫人黑化日常修真之攻略面瘫师弟国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