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第9章

【书名: 却绿 第66章 第9章 作者:这碗粥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带着传承穿六零快穿之打脸之旅山村名医快穿之教你做人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走进民政局, 意外见到长长的队伍排在取号机前。

    叶翘绿讶然, “妈妈选的日子很吉利啊。”

    她赶紧拉起叶径走上去。

    前边的女人满脸焦虑,晃着一叠资料, 大声牢骚道,“能不能快点啊!”

    站她身边的男人频频看表,“约了销售十一点,来得及,来得及。你别急。”

    正在这时, 一个手持麦克风的女记者走了上来,也许是被女人的大嗓门引来的。“你好,我们是今日新闻,能采访一下两位吗?”

    男人摆着手,“别别别。”

    女人瞥见后边的摄像机, 瞬间理了理衣领, “好吧。”

    男人横了她一眼。

    她向他瞪过去。

    女记者看着这一幕, 保持微笑, “请问你们今天是来办什么业务呢?”

    叶翘绿觉得这一问不厚道了。女人手里的绿色纸张赫然写着:离婚登记流程。采访离婚男女多尴尬呀。

    男人嘴快,“离婚啊。”

    女人又瞪了男人一眼,“楼市政策时时变,离婚买房保平安。”

    这话一出,前方好几对男女望过来。

    女记者:“你们不怕离了婚之后人财两空吗?”

    女人笑起来, 挽起男人的手, “我们有忠诚协议。”

    这时, 女记者眼神瞟向了叶径, 她惊艳他的俊秀,话筒的方向一下子换了,“这位先生,你是来?”

    “结婚。”叶径冷漠地将脸转过,避开了摄像机。

    于是,摄像师将镜头对准了叶翘绿的圆脸蛋。

    她眨眼望着镜头。

    女记者送上祝福,“祝福白头偕老。”

    “谢谢。”叶翘绿露出招牌灿烂笑容。

    女记者对结婚的男女没有兴趣,她再采访了几对男女。如果是离婚的,就问得详细。

    一位工作人员走来维持秩序,女记者抓住机会发问,“请问最近是离婚的人多还是结婚的人多?”

    工作人员有些怕镜头,不过还是老实道,“离婚人数是结婚的三四倍,都怕离晚了。我们离婚登记处忙不过来,开始限号了。”

    女记者递上话筒,“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现象呢?”

    工作人员避而不谈:“我不知道。”

    旁边埋怨的声音又出,工作人员转过去,“办理离婚最快也要四十分钟,大家慢慢来。”

    叶翘绿咋舌,“现在离婚率这么高啊?”

    “假离婚,真买房。”

    叶径一解释,她恍然想起楼市限购令。

    2015年以来,越来越多的家庭加入了假离婚的行列。有假戏真做,人财两空的。也有凭着一纸协议而复婚。各家欢喜各家愁。

    大厅群潮汹涌。

    取号机上,显示离婚等候人数98,结婚的仅23。

    叶径和叶翘绿在冷清的结婚登记处,登记为夫妻。

    叶翘绿喜孜孜地望着证上的二人合照,她道,“我们长得真般配啊。”这是她莫名的自信。

    “嗯。”叶径看看时间,“我们去趟新房,收拾收拾准备住了。”

    最近,上骋的二期住宅现楼开售,售楼部热闹得很。

    公寓已经售罄。

    叶径和叶翘绿往公寓楼栋走,远远地,又见到了沈九见。看来开发商的全民营销热潮仍未消退。

    叶径瞥了眼沈九见,拉着叶翘绿往园林小径走。“上骋在d市的销量算不错,而且都是现楼。”

    “沈九见一个结构工程师跑来卖楼有点可怜。”叶翘绿同情道。“你记得生活委员吗?他转到房地产了,刚到一个月就被公司强制要求融资,最低两万元。不是说房地产都比设计院风光么?”

    “大浪淘沙时期,中小型企业浮沉都大。”叶径刷了密码门,捏捏叶翘绿的手,“休息会儿,下午我送你回吾圆。”

    门一关,她猛地抱住他的腰,“叶径,叶径,你是我老公了。”

    “嗯。”他几乎是把她推进房子的。

    她抱住他不肯放,“老公这个称呼叫出来也是很顺口的啊。”

    他扶住她,“我们要撞到鞋柜了。”

    她松开,搂住他的颈,“叶径,你叫我一声老婆听听啊?”

    “老婆。”

    叶翘绿眉开眼笑,“好听!哈哈哈。”说着就在他的脸上啵啵几下。“叶径,你知道吗?”

    “不知道。”

    “嘿嘿。”她洋洋得意,“结了婚,我们就能同床了,还能滚过来滚过去。”她顿了下,再亲亲他,“我知道你忙着学习和工作,对这方面了解不多。”

    听到这里,他低眸看了看她。

    这一眼,俊目舞色。

    她瞧着欢喜,“但是你有我啊,朱彩彩有教程给我,而且我自己上网找过资料。男人第一次通常都找不到门路进去的。为了让我们有个美好的夫妻回忆,我决定先理论,再实践。我下载了高清图,你先研究一下?”

    叶径将手搭着她的纤腰,修长的手指往下滑,“我有三维的在身边,用得着图片么?”

    “说得也是。”她搂上他肩膀,“我们一起学,不懂就问。”

    “嗯。”反正最后都是一起奔赴极乐。她想当老师,就由着她了。

    不过两人才抱了会,叶翘绿的电话响起来。

    她看到来电显示,放开了丈夫,“是钱绣,可能厂房有事。”

    ----

    钱绣在公司阻力重重。

    她依样画葫芦地把叶翘绿的话复述。

    集团那群老家伙不明白,一个建筑面积才三万多的厂区有必要做这么复杂吗?他们连汇报都不想听。

    叔叔笑,“你自己决定吧。”他倒想看看钱绣能翻出什么水花来。

    她将电脑一合,“那我就全权负责了。”

    钱绣其实不相信叶翘绿。

    但前晚和邹象见面,他说:“这一个小厂子,收的还是工业设计费,一般的设计师,勾个矩形框给你就当完成任务了。哪个会像叶翘绿那样给你思考工人的价值。”

    她道,“我发现你很护着她啊。”

    邹象回她一声冷笑。

    她问,“我想在年底动工,能成吗?”

    “悬。你方案改来改去的。还有初步设计、方案报建、消防报建,再到施工图审,来不及了。”

    钱绣能看懂已成形的建筑。譬如,在地块的南面有一幢办公楼。

    叶翘绿提出,这栋庞然大物破坏了村落的宁静。厂房设计中,退缩河涌的距离要大,立面色调选择要柔和。

    这个钱绣明白。但是,还没建好的东西她就想象不了,因此对方案有不少意见。拖延了时间。

    钱绣走出会议室,心血来潮在群里翻了翻叶翘绿的微信。

    添加好友的界面停留片刻,她停住了。

    除了工作,她不想和叶翘绿有其他瓜葛。因此,她拨了电话过去,“明天给我厂区和生活区门岗的管理方案。”

    “好啊。”那边的叶翘绿爽快地答应了。

    这个叶翘绿似乎整日都无忧无虑的,让人厌烦。钱绣不悦地挂了电话。

    叶翘绿不介意钱绣的突兀,她和叶径道:“我们晚上再亲热。厂房挑廊和生活区的连接点,我暂时没想到办法。明天开始我休婚假,我想下午把方案给钱绣。不然晾她几天,万一她又说不干了。”

    “嗯。”叶径给她整了整裙子,“把你的图拿来,我们白天把正事解决,晚上就是夫妻夜了。”

    “对对,正事要紧。”她把手机拍的模型图给他看,“你看看,怎样实现工作和生活的无缝连接?”

    这对新婚夫妻转眼就讨论起了工作。

    ----

    下午,叶翘绿把修改后的方案交给了邹象,同时把要点整理成文本。“我下周回来上班。”

    邹象一手插在裤袋,“你现在就是已婚少妇了?”

    “是啊,你没机会了。”

    他皮笑肉不笑。

    “我回家了。”她挥手。

    叶翘绿将洞房花烛夜定义为粉红色,她哼唱的歌儿是:“粉红粉红趣致的脸,我叫一声即可飞上天。”

    叶径听不出什么音调,但是,飞上天这三个字也符合即将对来的意境。终于,这歌声不再让他面色发白。

    吃完晚饭,告别了叶呈锋和施与美,新婚小夫妻手牵手往公寓走。

    朱彩彩挑了几本小黄文给叶翘绿,苦口婆心道:这是我多年的珍藏,你和叶径一定要多钻研啊。早生贵子。

    叶翘绿:放心吧,从小到大我都没怕过学习。

    一到家,她就神秘兮兮的,“叶径,叶径,过来,过来呀。”

    “嗯?”叶径正在解上衣扣子。

    她坐上沙发,招着手,“我来教教你,洞房花烛夜的步骤是怎样的。”

    他乖乖地走来,“好。”

    她扬扬手机,“这是今天朱彩彩发来的。她说人类都是这样繁衍的,你也不要大惊小怪。”

    “嗯。”

    她朝他张开怀抱,大笑道:“以后我能用多种方式给你解决问题。”

    他顺势抱住她,低声说:“我等很久了。”

    叶翘绿笑,“来,一起研究。”

    这些言情文,叶径一目十行,他懒得再看,说道:“我大概知道步骤了,你去洗澡吧。”

    “好!”

    叶翘绿窝在浴缸里,细细回想方才男女主角的对话。女主在拒绝。男主在引诱。这情节不符合她和叶径,她可是非常乐意和叶径亲热的。

    她围上浴巾,望着镜中粉扑扑的圆脸,又唱了两句歌。

    才踏出浴室,她就想扑向叶径。

    他轻轻扶住她,“我也要洗。”

    “好,好。”她念了句书中男主的台词,“等待猎物臣服的过程,多么美妙。”

    她等着等着,睡了过去。

    叶径出来,看到她酣然得唇角弯弯。“起床了。”

    叶翘绿睁开眼,看清眼前的男人之后,她赶紧抱住,“叶径,叶径,要睡觉了吗?”

    “嗯。”

    她眼睛一亮,亲上他的脸,“哈哈哈,我都迫不及待了。”说完觉得自己很像小黄文里的男主角,抿唇道:“我是不是太主动了?”

    “你开心就好。”

    “朱彩彩说女孩子要矜持。可是我们都是夫妻了,还要矜持做什么呢。”她的双手插进他的湿发,“我给你吹头发吧,先培养情趣。”她下床去拿吹风筒。“情趣,你知道吗?”

    “不知道。”这个女人也许一辈子都改不掉咋呼的性格,他也不介意。

    “我就知道你不知道。我来指导你,过来坐下。”

    他听话地上前。

    她的左手穿梭在他的发间,”有首歌叫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可惜我不会唱。”

    叶径逃过一劫。

    他的后颈泛着浅麦色,与头发连接处有短短的绒毛。一会儿上了床,灯光暗淡,她就攀上他的肩颈,使劲地亲,把他从前啃到后。光想象都让她遐思万分。“叶径,叶径,你为什么连脖子都比我的好看?”

    他仰头侧向她,“你最好看。”

    她的左手快速地在他的头发拨了几下,“干了。”把风筒一关,她把他的后颈靠到自己的胸前,“叶径,老公。”

    叶径也不知她这是哪学来的招,不过他很受用。他只要微微侧头就能感受到她的柔软而丰/盈,一大享受。

    她弯腰低吻他的颈。

    他感觉得到,她是认真学过的。微微的鼻息拂着他,撩拨着他的本能。

    “我来亲你,我来脱你,哈哈哈。”叶翘绿这哪里是亲,简直是啃了,大眼睛闪烁着期待的亮光。

    叶径笑着健臂一伸,将她拉过,让她稳稳坐于他的腿上。“学得真好。”

    她笑笑,挪着屁股蹭了蹭他的大腿。

    他很有礼貌地询问,“你喜欢在床上还是沙发?”

    她想了想,“床上吧。空间大,我们能尽情发挥。”

    他看看时钟,“嗯,你假期这三天就在床上度过了。”

    她愣了下,“那我要吃饭呢?”

    “外卖了。”叶径从容不迫,“我们都是第一次,慢慢摸索。”

    “这一下子做太多会不会过犹不及啊?”叶翘绿眨眨眼,“朱彩彩说书上一夜七次都是骗人的,你不要新婚第一天就把身子搞垮了。”

    他将她打横抱起,“路遥知马力。”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却绿相邻的书:扳倒女帝的正确方式全能娱乐教父倾世女娲:蓦然回首君不见总裁索爱:女人,你是我的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霸道总裁高冷妻撩神[快穿]林少强宠:娇妻携宝归来空降热搜首辅夫人黑化日常修真之攻略面瘫师弟国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