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送药

【书名: 如意缘 第11章 送药 作者:七和香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渣受洗白攻略[快穿]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     第十一章

    赵如意的院子不小,前后院子的地空出来有半亩地,赵如意拿纸来照着样子画了下来,一点一点细细的描着分配,有哪些花哪有药是现在就要种的,哪些是秋天或是冬天才能种的,有的可以先种些别的,到了日子刚好能腾出地来,有的就不行,得预先留出地方来。

    有些要种在地上,有些要搭架子,爬在墙上,还有些就更操心了,还得搭暖棚才行。

    幸而师父留给她的手札上一样一样写的清楚,不然可真是抓瞎,赵如意想,幸好种类倒不是太多,只要好买的,就不必自己种。

    花了好几天功夫规划的好了,东西也预备停当了,赵如意就叫玉叶去找赵四夫人:“你跟四伯娘说,我后院要搭两个暖棚。”

    这还真是正好,赵四夫人送上门来,她倒是不必操心了。

    她如今才知道,为什么在别院,师父年年都种药,当时她还纳闷呢,又不是没银子,为什么不去买,要自己种?原来根本就买不到!

    既然连药铺都没有卖,那师父那是在哪里找到的药呢?又是怎么知道这药怎么用呢?

    她那两个庄子里种的那些药,那些花,都是药铺里没有的,也都是千金坊需要订货才有的,咦?赵如意突然就想到了,千金坊是师父开的,这些需要订货才有的药,说不定就是师父供应的呢。

    原来她常用的药,实际上根本就不是常用的,甚至是极少有人用的。

    莫非师父是什么古老传承的流派不成?

    赵如意大大的好奇起来,她以前所习以为常的一切,那些常用的方子,常用的配伍,甚至是那些常使的药材,原来都是不常见的。

    赵四夫人大概是被老太太敲打过了,又一次意识到九姑娘在这府里的地位,并没有迟疑,第二天一早,就打发人拿着材料来给九姑娘搭暖棚了,这姑娘院子里搭暖棚,倒是新鲜,还很引得丫鬟媳妇们借各种送信送东西跑腿的时候上上下下的围观了一番,甚至还有家里的小孩子们。

    赵家的小孩子已经不多了,赵如意是第五房,父母早逝,她算是一个孤女,三房伯父也去世几年了,如今三房的姑娘都嫁了,只有一个哥儿才刚十岁,自是在前院住着,大房在京里,就二房和四房还有小孩子,也都是姨娘们所出了。

    倒是二房的三哥哥,前年已经娶了嫂子,虽还没生育,但看起来,很快赵家就会有下一代的宝宝了。

    “哥儿跑去九姑娘院子里玩了会儿,那里热闹,正在搭棚子,九姑娘和气的很,逗着哥儿玩儿,还给我装了一盒子陈皮糖,说是合哥儿的体质,让我每日给哥儿一些吃。”一个圆脸的年轻妇人站在赵二夫人跟前回话,她是赵家七公子的奶娘,七公子是赵家目前最小的男孙,是二房常姨娘所出,这才四岁半,如今养在二夫人膝下。

    “哥儿要去玩,就让他去,只是看仔细些,那些人到底粗枝大叶的,别让哥儿磕着了。”赵二夫人吩咐。

    二夫人跟前的茉莉在一边听了就笑道:“那日还听说四夫人在老太太跟前说九姑娘招呼都不打一个就掘了花树,怎么今儿就打发人给九姑娘搭棚子去了,倒也真快。”

    “那是九姑娘,当然快了。”赵二夫人笑了笑,这老四家的真是不自量力,去触老太太这霉头呢,且不说老太太怎么心疼九姑娘了,就是九姑娘如今立的这功,别说九姑娘翻自己的院子,就是要翻老太太的院子,那也会让她翻呀。

    这里正说着九姑娘的事,外头当值的丫鬟宝珠欢欢喜喜的跑了进来,对赵二夫人笑道:“夫人,林太太给咱们家送帖子来了!”

    也不知是不是镇南王妃带着赵如意走那一趟起的作用,镇南王妃这才启程进京后,赵家就接到了锦城知府府上送来的帖子。

    林知府夫人四十整寿的帖子。

    在以前,锦城知府的帖子,定然是不会少了赵家这一份的,这知府能在锦城这样的地方主政,那必然也是后头有人的,拐弯抹角的算起来,知府夫人李氏就亲亲热热的叫赵老夫人一声姑母了。

    不过赵家出事以后,这位知府和夫人还没有上过门,没有递过帖子,当然,也没有像那些退亲的人家一样,忙不迭的来踩上一脚。

    赵家也无力理会。

    这会儿知府送了帖子来,至少表示在锦城这个地界上,赵家算是暂时稳住了阵脚,如今只看京城里的消息了。

    就连丫鬟们都明白这个道理,接了帖子就忙不迭的进来报喜。

    赵二夫人露出一点微笑来,接过帖子看了,见日子是后日的,就拿着帖子去见赵老夫人了。

    赵老太太沉吟了一下,吩咐:“我就不去了,老三、老四媳妇也不必去,就让老二媳妇带着姑娘们去吧。”

    赵二夫人就笑道:“其实这样好天气,老太太合该也出去走一走才好。那么带哪几位姑娘去呢?”

    赵老太太道:“这样的场合,谁爱去就带去,不爱去的也随意。”

    赵二夫人得了老太太这话,也不多说什么,回去了便吩咐丫鬟:“去姑娘们处问一问,谁要去的,就说一声,预备好后儿穿的衣服,用的首饰就罢了。”

    那丫鬟答应着就出去了,刚刚走到门口,赵二夫人又道:“等一等。”

    那丫鬟忙回转来等着示下,赵二夫人道:“九姑娘住在那一头,不在姑娘们那一边,别忘了过去说。”

    那丫鬟忙笑道:“自然记得,哪里还用夫人特特吩咐,夫人也太小心了。”

    赵二夫人淡淡的说:“我不过白嘱咐一句,九姑娘才回来,又没跟姑娘们在一处儿,就怕送东西送信儿忘了那头还有位姑娘,回头叫老太太知道了,找不自在。”

    九姑娘是老太太的心头肉,且不管怎么说,这赵家今日的局面也得益于九姑娘,可偏一府里人多,正事儿不见得做的多好,歪心肠小心眼的倒是有人精通,眼见得老太太偏疼九姑娘,心里头就不忿起来,暗地里下个绊子,做些见不得人的小勾当,还真是保不齐。

    赵二夫人当家久了,心中自然有数,眼见得四房那边又有小动作,二夫人又一贯小心,就借此敲打敲打,免得闹出事来,她这个当家主母,难免跟着吃挂落

    看九姑娘办的事儿,可不是个省事儿的,别看这会儿见了人一说一个笑,一脸和气,又不大计较,只是真惹了她,只怕难收场。

    得了赵二夫人那边的信儿,别人还尤可,最欢喜的是赵四夫人,她两个嫡亲的姑娘都被陆续退了亲,虽说都知道不是姑娘们的错儿,可也叫人发愁的很,开始几日,还忧心京城那边大老爷的事儿,不知道会不会连这个家也掀翻了,惶惶不可终日,虑不到这些事上来。

    到的后来,眼见得宁王叛乱案开始尘埃落定,当先的几个,抄家的抄家,砍头的砍头,后头又判了些流放、去职永不叙用等,这罪名显然是越来越轻的了。

    而赵家这个侯爵还牢牢的竖着,半点儿没动静呢,赵家众人自然就多少定了些心,觉得大老爷这个事儿,大约连累不着太多,如今无非就是想办法把大老爷捞出来,能定个轻些的罪名也就好了。是以,众人又开始盘算起自己的事了。

    能到知府的府上赴宴,对赵家的姑娘们来说自然是回归正轨的第一步,赵四夫人尤其着急的是七姑娘赵淑云,她今年下半年就十七足岁了,真是大姑娘了!

    赵四夫人就忙忙的带着丫鬟找衣服,找首饰,收拾停当了又打发人交到赵二夫人那里去:“请二夫人看一看,别跟她姐妹们重了,倒惹人笑话。”

    一时又想着送礼的事,知府夫人四十整寿,赵家公中定然要送一份儿礼的,可姑娘们上门,也不好素着手,当然也不必贵重,通常是送些针线之类,显得贤淑贞静,赵四夫人便道:“云丫头那点儿活计真拿不出手来,还是我这里预备两样吧。”

    她跟前伺候的丫鬟锦儿忙笑道:“可也别太精致了,倒显得不像了。”

    “那可不。”赵四夫人叹气。

    赵如意就没有这样的烦恼,以前她没有参加过这样的宴会,一贯是跟着师父出门做客,不管去哪,都是座上宾。

    师父是救人的神仙,只有人家赶着上来的,没有他们上赶着的,赵如意一点儿概念都没有,她刚得了千金坊送来的她的订单,每样药都是拿盒子装好的,可见都是贵货,足花了她近一千两银子呢!就是赵如意不缺银子使,也牙疼似的咧了咧嘴,幸而这是自家的铺子,肥水不流外人田。

    赵二夫人跟前的丫鬟来说去做客的事情,赵如意正在院子里摆开大阵仗配药茶香包呢,满院子药香,赵如意听了不由的一笑,便说:“锦城地界上有数儿的人家都要去的吗?”

    “那是自然。”那丫头应道,知府可是锦城的父母官,哪家人在这里不给父母官几分脸面呢,赵如意就笑道:“好好好,我去。”

    然后又吩咐丁香:“那就把新配那驱蚊虫的香包配个好看点儿的袋子装了去,眼见得要夏天了,总是实用的。”

    她赵如意的风格,就是不管那些花俏的活儿,一律以实用为主,而且她亲自配的香包,味道又雅致,驱虫效果又好,还不便宜呢!这一回她亲自去买药,才第一次知道价钱,以前嘛,通通是师父付账啦。

    丁香就笑道:“以前姑娘不是不喜欢去这样的场合吗?今日怎么竟喜欢了?”

    赵如意说:“我得想办法呀,咱们家总不能总这样,这样的场合刚好!”

    丁香不明白,这里都是锦城的人,能有什么办法?可赵如意笑眯眯的,困扰赵家的这件事,她已经想到了办法了。

    锦城这个地界,按照官儿来说,当然是知府最大,而且知府四品,在地方官里头,也确实是不小的官了,就是京官,三品也要称大员了。

    可这锦城里头,有头有脸的人家也很多,有曾在朝廷做到了封疆大吏,如今告老还乡,在锦城养老的原甘肃总督的李家,有如今是朝廷大员的礼部侍郎的本家康家,也有家财万贯,这几年还搭上了皇商的许家。

    这些人家要论如今的头脸,那都是强过赵家的,不过是比不过赵家底蕴深厚,百年侯爵的名声罢了。

    不过既然是在锦城地界上,这些人家自也都不会与知府交恶,这样的寿宴,那就定然是要给面子的。

    还有知府治下的各级官员等,自然也都要来捧场,林知府也是大家子出身,如今虽说父母已经不在了,兄弟们也分了家,但住的都不算远,这样的事,自然也都回来了。

    赵如意跟姐妹们一起,由赵二夫人带着,在林知府府上的二门下了马车,触眼便见花团锦簇,这已经是四月底了,正是繁花灿烂的季节,尤其玫瑰月季蔷薇等花儿开的一团一团,这些花又香又艳,蝴蝶蜜蜂绕来绕去,从进门到后头宴席的大花厅,摆了只怕有上万盆,端的是大手笔。

    二门上迎客的是知府林秀的几个嫂子和弟媳妇,与赵家也是熟识的,二太太张氏就拉着七姑娘八姑娘的手笑道:“盈盈等你们半日了,打发丫头来问了三四回,我说你们来了就给她送进去,她还不放心呢。”

    盈盈是林家小姐,也是林知府的独女,自小儿就如掌上明珠似的,一家子都十分宠爱。

    八姑娘赵淑兰笑道:“盈盈定然是新扎了好花儿,藏不住要给我看,盈盈那一手针线是真再没人能比的了。”

    这位八姑娘还是这么会说话,那林二太太心中想到,又丢下八姑娘七姑娘,拉了九姑娘十姑娘看:“这就是九姑娘了吧?哎哟好个齐整的模样,你们家的姑娘怎么都养的这样好。”

    赵二夫人客气道:“这是二太太喜欢她们,其实哪里比得上人家。”

    客气过了,赵二夫人带着姑娘们去给知府夫人李氏拜寿,大厅里已经坐了许多人了,李氏年四十,穿一身大红暗刻万字不断头锦缎长袍坐在上首,一张圆脸,看起来颇有福气的样子,她旧年里才给长子娶了儿媳妇,此时大约也在招呼人客,并没有在跟前伺候,跟前只有两个媳妇子并丫鬟,此时见四个水葱儿一般姑娘一齐来拜寿,越发笑的喜欢,一样样看姑娘们送上的小小寿礼,都赞上两句,又亲手给她们发红包。

    递到赵如意跟前的时候,赵如意也跟她们似的送上自己的小礼物,精致的螺钿红漆盒子里装着两个小巧精致的锦袋,林知府夫人李氏拿起来看了看,笑道:“这袋子上绣的什么花儿,我竟不认得,却是精致的很。”

    这是打发丫鬟们收拾的东西,老实说赵如意自己都没留意,这会儿听了这样说,她就伸头看了一眼,笑道:“这叫红景天,咱们这边没有,怪不得夫人不认得。”

    她这个动作,旁边就有个三十多岁模样的中年妇人微微一皱眉,在旁边笑道:“倒是开了眼界,且九姑娘花儿扎的倒好,这等鲜亮。”

    赵如意老实的很,随口道:“这倒不是我绣的花,我不擅长这个,拿不出手,我使的东西都是跟前人做的。”

    这话一说,旁边近前的人都不由的看了赵如意一眼,这里来的姑娘,基本都是送各种针线活儿的,因是自己做的,小东西也才拿得出手,而且终究女子不重才,闺阁之间有诗词书画相赠的,但只是平辈,送长辈就不好拿出手了。

    当然各人性情不一,不是每个人都精于女红的,只是有些姑娘就是拿不出合适送人的针线活儿,由家里丫鬟等代劳,当面却也不会这样说,甚至是周围长辈知道,那也不会揭穿,这不过是个场面功夫罢了。

    没想到这位赵九姑娘这等磊落。

    那妇人眼见得赵如意先前的举动,心中就已经明白这东西根本不是赵如意预备的,才刺了她一句,却没想到她竟然老实承认了,倒是出乎意料,林夫人就有点不满的看了那妇人一眼。

    谁不知道有些姑娘不擅长这个,送的东西不是自己做的,可自己的寿宴,是指望着收这些小姑娘的针线吗?不过是一个人情体面,人家给面子来捧场,自己欢欢喜喜收礼,说这些干什么?

    这会儿赵如意直接承认了,赵如意是有点丢脸,可也叫林夫人脸上有点下不来了。

    赵如意接着笑道:“不过这里头的香药包儿是我自己配的,这原是前儿在镇南王妃跟前说起来的事,王妃最惧夏日蚊虫,偏只要左近有一个蚊子,别人都不咬,就爱咬王妃,可见王妃肌肤的好了,连蚊子都爱。”

    这奉承镇南王妃的话,立刻周围人都跟着笑起来,赵如意才又道:“屋里也罢了,有门有窗,小心些出入,倒也阻得住,可到底还有在外头的时候,我见王妃这等苦恼,才想着替她配个驱蚊的香药包,带在身上,就再没有蚊子的,王妃那日得了,爱的了不得,立时就用了,当晚就在外头赏月呢。”

    张口王妃闭口王妃,也不知是不是扯了王妃的大旗,可谁也不敢说没这事,前儿在玉佛寺,王妃与九姑娘那等亲热,谁都看在眼里的。

    赵如意笑吟吟的道:“就是这个虽是好用,东西却难得,里头有一味料我满锦城寻了都买不到,连千金坊都订不了货,我手里这点儿还是以前从南边带回来的,如今送了镇南王妃,也就剩这两个了,平日里多得夫人疼我跟家里姐妹们,换是别人,我是舍不得送的。”

    这一番说下来,林夫人顿时觉得脸上有光了,这可是镇南王妃都在用的香包,且如此难得,一时再配不出来了,那就只有自己才有了,那自然是比起普通针线来强了十倍。不管真假,横竖有了这话,别人再说不出什么来,就足够体面了。

    林夫人便笑着拉她的手:“我的儿,亏的你有心了。”

    众人纷纷凑趣,好半晌赵如意才退了下来,就有知府家的丫鬟上来引路,引着赵家一众人去后头宴客的大花厅喝茶,路上七姑娘赵淑云还悄悄的拉拉她:“这样好东西,怎么就不留着送祖母?”

    赵如意嗤的一声笑,八姑娘赵淑兰立刻就反应过来了,也悄悄笑道:“肯定不是最后两个,是吧?七姐姐也真老实。”

    赵如意笑嘻嘻的伸出一个手指头来:“一人一个!”

    作者有话要说:  周末开始了,加更一章,合并更新!

    祝大家接下来两天愉快!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如意缘相邻的书:这时对 那时错皇帝偏要宠她宠她[综]带子的海贼之旅谁与争锋[网游]撩夫日常梦幻西游之黑衣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