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丁香

【书名: 如意缘 第19章 丁香 作者:七和香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盛世医香渣受洗白攻略[快穿]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     第十九章

    “哦, 王爷。”赵如意很老实的照着叫,她问道:“王爷是怎么到这里来的。这是人家的私宅。”

    “我路过。”安郡王说:“我只是看到他们欺负你一个弱女子,所以我就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安郡王还说:“不过我一直都是这样侠肝义胆的, 所以就算我替你解决了一个大麻烦, 你也不用太感激我, 换成别的人被欺负,我也会帮忙的。”

    如果她赵如意肯信这样的话, 那师父肯定会说‘笨死了!’的,赵如意笑了,她说:“其实我更麻烦了。”

    “你什么意思?”安郡王刚刚准备走, 听到这句话就又坐下来了。

    “这位南郑候夫人其实是我一直在等的人。”赵如意对安郡王解释:“我到处给人治病,就是为了等她的。”

    “你知道她会来锦城?”安郡王不肯信,先前赵如意明显根本就不知道南郑侯是哪颗葱。

    赵如意说:“我不知道她会来, 可是锦城是个大城, 很重要的地方,总会有人会来, 不是南郑侯的话, 或许有北郑侯呢。”

    安郡王自然不笨,立刻就明白了。

    “我的大伯父现在在刑部的大牢里,需要有人帮忙。”赵如意很仔细的解释说:“他的官职不大, 所以我想,他肯定牵扯的事情也不大, 想来很多贵人都会有办法把他放出来, 我本来想给南郑侯夫人治好了病, 可以求她帮这个忙,把我大伯父放出来,可现在不行了。”

    “你说的也很对。”安郡王说:“可就算你治好了她的病,南郑候夫人一定会答应帮你吗?说不定她赏你一块银子,就把你打发走了,实际上,她就是这样的人。而且你也看到了,她并没有把你放在眼里。”

    赵如意笑着说:“我看到了。她要我去看病,却派了官兵来,这不是正常找大夫的样子,那想必来之前先去我们家找过我了,可我不在家。这样的巧合并不稀奇,南郑候夫人却不肯信,她以为是我推脱不愿意去,所以才要派兵来,说明她多疑,想的很多,而且很要面子。”

    赵如意想了一想,又说:“大约以前有很长一段时间,她并不被人放在眼里,所以她才会因为这样的事就怀疑我是故意不给她面子的。”

    “知道这一点,要说动她愿意帮忙,自然就不难了。”赵如意说。

    安郡王想了想,不得不赞同:“她是贤妃的妹妹,不过她是庶出。”

    “但长的很美?”赵如意又问了一句。

    “你见过她?”安郡王反问。

    “可能见过。”赵如意想起在驿站门口见过的那个京城里来的贵妇人,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并没有看见脸。”

    “那你怎么知道的?”安郡王觉得,这个丫头比他所以为的还要厉害一点,真的很像十七说的,好像神仙下凡!

    他开始觉得自己这个莫名其妙的差事有趣起来。

    说起来,当初来西南的时候,他娘给他这个差事是真的有点莫名其妙的。

    他娘说:“你看着点儿那个小丫头!”

    “这也很简单啊。”赵如意还是老实的说:“南郑侯是太后娘娘的侄儿,排场看起来很大,所以肯定是很受宠的,她又是庶出,要做这样的侯夫人,总得有点除了贤妃娘娘的妹妹之外的好处。南郑侯想必总不会是看中了她的才华。”

    安郡王笑起来,他不常笑,可是笑起来出乎意料的好看,他笑了一会儿才说:“跟你还有点像!”

    “哪里像?”

    “真想想又不觉得像了。”安郡王居然很耐烦的跟她讨论起来:“打眼一看是有点,这会儿又不太觉得了,她蠢。”

    “那现在怎么办?”安郡王还真被赵如意说服了,看起来自己真的碍了她的事,她也实在不必人看着她,他说:“我现在送你去给她治病去?”

    他觉得关系不大,凭赵如意的本事,她想要南郑候夫人不生气,那她就能不生气了。

    赵如意睁大了眼睛:“我不要面子的啊!”

    她说:“刚刚还很气派的把人家派来的人赶走了,现在又赶着上去,那怎么行?既然已经对上了,那就不能再怂了!所以我才说我麻烦更大了。”

    这果然又有一点道理的样子,安郡王又笑了,他今天笑的次数好像实在太多了点,大概是因为常常看着她,所以总觉得跟她很熟吧?面对一般人,他向来不怎么肯笑的。

    如今既然笑了,他就生不起气了,所以他说:“怎么横竖都是你的理啊!”

    “那我有什么办法?”赵如意说:“谁叫你招呼都不打一个,威风凛凛的就来了呢?我又不能当面拆你的台,只能认了。”

    “为什么不能!”安郡王觉得有趣,说:“你又不认识我,你把我赶走呀,然后你就可以去给南郑候夫人看病了,她要是知道你赶走了我都要去给她看病,她肯定觉得特别有面子的。”

    “那你不要面子的吗?”赵如意说:“你是郡王,你比她大,我连她都不敢得罪,怎么敢得罪你。”

    原来这丫头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也不错,他又道:“那到底要怎么办?”

    “也不怎么办。”赵如意眼睛里也带着亮亮的笑意,她又兜回来了:“麻烦是我的,跟你又没有关系,但还是要谢谢你给我长了面子,刚才真是好威风。”

    她双手捧着脸,回味了一下:“怪不得人人都想做大官,确实有点好处。”

    安郡王刚刚停下来,现在又笑了,他还说:“那我去救吧。”

    赵如意摇了摇头说:“你果然是个好人。”

    安郡王啼笑皆非,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评价,她真是个有趣的丫头。

    赵如意道:“我说我有这个麻烦,只是想要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现在我知道了,你是个好人,但是不用你去救。”

    赵如意说:“这件事,其实已经解决了。”

    “南郑候夫人现在肯定很生气,又拿我没有办法,但她绝对不会忍气吞声的,让我后悔,让我去求她,肯定比对付你容易的多,所以她只会针对我,和我们家最大的麻烦。”赵如意解释说。

    所以安郡王才说他去救人出来,他当然也想到了这一点。

    安郡王说:“蒋家在刑部有人,他们有的是办法。”

    “但是我治好了镇南王妃。”赵如意笑着说:“镇南王不是很上道,他不太想搅进这件事里,毕竟谋逆这个罪名有点敏感,他又是在外的藩王。所以镇南王妃只肯在锦城替我做一下脸面,如果他们肯救人,那就不必多此一举了。”

    如果赵大老爷直接出狱回来,当然比什么都更有说服力。

    “当然,我也不能强求,能在锦城给我们家脸面,也是有用的。”赵如意解释说:“不过镇南王也还是表示,他会过问这件事。他大概只是不想直接就把人放出来,这样太显眼了。”

    这样一解释,安郡王也就很清楚了,他说:“镇南王要过问的人,南郑候也要过问,那真让南郑候过问了去,那就太打脸了,镇南王也是要面子的。”

    “您果然明白。镇南王的面子,自然不会比不过南郑候的面子,而且,我大伯父本来也没有犯什么大事。”赵如意说。

    说完了这句话,赵如意又说:“一起去吃饭吗?”

    连安郡王这样的人都怔了一下,这话题转的也太快了,赵如意温柔的解释说:“你看,都这么晚了,你又帮了我的忙,虽然不是在我们家吃饭,不过这里我也可以请你吃饭的。”

    我真的帮了她的忙吗?安郡王想。

    “真的。”赵如意好像又看出来了安郡王在想什么,她说:“至少这件事解决的方式比我想象的愉快的多。”

    那是说她不用去伺候南郑候夫人的意思了吧,安郡王觉得,这个小丫头的眼睛真有毒,不仅是看病,还有看人。

    “不吃了。”安郡王说:“我还有事。”

    笑容还残留了一点影子在他的脸上,他突然伸手摸了摸赵如意的头:“有什么事,只管叫人来找我。”

    “好。”赵如意说

    然后他就走了,赵如意很有礼的送他到了院子门口。

    丁香提着灯跟在身后伺候,看安郡王走了,才说:“姑娘为什么不问千金坊的事?”

    “不好问。”赵如意说:“他既说不认得我,我问了多尴尬啊。”

    丁香有点摸不着头脑:“那姑娘先前说那些,就不会……”

    她觉得姑娘说的太多了,而且还说人家帮了倒忙,这样不是更尴尬吗?

    赵如意笑着说:“我只是想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如果不说清楚,就不会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的千金坊还在他名下呢,我还是应该清楚一点才好。”

    丁香还是不十分明白,她只得问:“那安郡王是个什么样的人?”

    “是个好人。”赵如意含笑说:“而且很讲道理。”

    这句话要是让京城的达官贵人们听到,说不定会有一半的下巴都掉在地上!

    ————————————————

    “安郡王?”南郑候夫人声音都尖了起来:“安郡王把你拦住了?”

    “是。”钱大人隔着幔子回南郑候夫人的话:“那位赵姑娘本来已经答应回城来给夫人看病了,可安郡王突然来了,就把下官拦住了。”

    他把安郡王的威胁一一回明白了,当然是想要说明自己的不得以,不过这也说明了,安郡王真的敢来打断南郑候的腿。

    至少这些禁军是这样认为的。

    南郑候虽然是太后血缘上的侄儿,可安郡王是太后名义上的外孙,而且身份超然,在京城里就一向是横着走的。

    虽然已经离京好几年了,京城里依然流传着安郡王的传说。

    南郑候夫人紧紧的咬着牙,努力的抑制着不要失态,失态太难看了,这是姐姐说的,而且也无济于事。

    姐姐说,你看谁不顺眼,谁得罪了你,谁让你不痛快了,你可以笑着吩咐人打她杀她,把她踩在脚底让她翻不了身,可以叫她难受,叫她痛苦,叫她一辈子都怕你,看到你就要恭恭敬敬赔着笑脸,这些都可以,但是你不要尖叫,不要摔东西,也不要打丫鬟。

    如果你做不到叫她难受,那你的难受就成了笑话了,最好不要让人看见。

    体面最要紧,姿态最重要。

    所以南郑候夫人手指甲都陷进了嫩白的掌心里了,语调也平稳的说:“既然是安郡王的人,那自然不敢劳动,你下去吧。”

    站在一边的蓉四奶奶有点不相信的说:“那位姑娘若真是安郡王的人,她怎么不求安郡王帮忙捞人呢?还至于求到我们家来吗?”

    “所以她当然不是安郡王的人。”南郑候夫人慢慢的说:“安郡王不过是借机下我的面子。”

    “我们的面子。”南郑候夫人补充了一句。

    蓉四奶奶听出了一点儿不对,顿时不敢接口了,那林太太趟了这混水,在外间坐了大半日,又听到出了这样的事,急的团团转,差点儿没一口气没上来晕过去。

    南郑候夫人说:“安郡王的面子,我们自然不能不给,而且现在也不能动,可是那姑娘,那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她不是还有个伯父关在刑部大牢里吗?”

    “一个五品官儿罢了,只要侯爷修书一封。”蓉四奶奶忙道:“那自然是一切都是妥帖的。”

    “这样的事哪用侯爷呢。”南郑候夫人柔声说:“侯爷是做大事的,些许小事,当然不值得劳动侯爷,写封信回去,叫潘成拿着侯爷的名帖,到刑部走一趟也就是了。”

    她跟前的丫鬟就领命出去了,南郑候夫人说:“你叫人把这件事跟赵家说一声,把原委说的清楚一点,我想知道,那位赵姑娘到这里来跪着求我的时候,安郡王的面子在哪里。”

    她确信,在刑部,安郡王说话就不是那么管用了,尤其是自己已经先动了手了。

    ——————————————————————————

    南郑候夫人打发出来的人,不过是侯府的一个管事媳妇,此刻却是在赵老夫人的跟前都是有位子的,她是那样人家出来的管事媳妇,自觉有头有脸,赵家当然比不上。

    这媳妇的脸色都颇有些倨傲,她说:“是夫人吩咐的,赵九姑娘我们既请不动,就只好打发我上门来了。”

    赵老夫人点了点头:“侯夫人吩咐了什么。”

    “是侯爷接到了刑部蒋侍郎蒋大人的信,信里说贵府大老爷涉宁王谋逆案,刑部已经拟了斩立决,预备递到皇上跟前去了。”那媳妇倨傲的说:“侯夫人也看到了信,才打发我来跟贵府说这一声。”

    赵二夫人的脸色煞白,前几天才接到京城里的信,说大老爷的案子不严重,应该很快会放出来了,可现在却要斩立决。

    都是因为赵如意吗?

    就知道九姑娘那脾气,果然迟早要出事的,现在竟然把南郑候夫人得罪了!赵二夫人恨不得立刻就找赵如意回来问个清楚,可是有赵老夫人在那里,还轮不到她说话。

    赵老夫人脸色也有点白,不过她还是很镇定,还有点无话可说的样子,好一会儿才说:“哦。”

    赵二夫人都快急疯了。老太太怎么能这样无动于衷!

    大老爷要是真的斩立决,赵家就完了,这可不是单长房一房的事,整个赵家那都就崩塌了!

    她们也跟着完了!以后的日子都难以想象了。

    赵二夫人霍然站了起来。

    赵老夫人看了她一眼:“坐下!”

    “老太太!”赵二夫人急着说:“这……”

    南郑候府那媳妇露出了得意的神情来。

    赵老夫人抿着嘴,很用力,抿成了一条线,神情非常严肃。这件事关系着整个赵家的前程,如果真的斩立决,赵家就完了,赵二夫人都明白的事情,赵老夫人当然不会不明白。

    但是她还是叫赵二夫人坐下,老太太在这个家最有权威,赵二夫人再着急也只得又坐下了,赵老夫人说:“请这位大娘上覆侯夫人,多谢侯夫人提点,我们知道了。”

    我们知道了?

    我们知道了?

    我们知道了?

    这就是回答了吗?那媳妇吃惊的张大了嘴,她当然不是南郑候夫人那样的人,不会掩饰的很好,所以几乎是立即就张大了嘴,这样生死攸关的消息,这样明显的威胁,就换来这样一句话?

    赵老夫人说:“是的,我们知道了,大娘请回吧。”

    居然是来真的?

    那媳妇耀武扬威而来,还以为说了这句话赵家立刻会抱头痛哭,求上门来,连她也会得一点好处,没想到赵家会这样!

    她先前设想的场面一点儿也用不上了,原本以为赵家会吓的什么似的,然后当场就拿银票来,求着她指点引荐,急着上门去求侯夫人,她还想,五百两都有点少,要是拿一千两,她就给她们一个痛快话。

    可没想到赵家会这样,她着急了,也忘了要一千两才给痛快话了,立刻说:“侯夫人最宽厚的一个人,向来悲天悯人的,这才打发我来给贵府报个信儿,这可是大事儿,老太太只管带着九姑娘去求一求我们夫人,想必总是有点转机的。”

    她还指点着:“侯夫人如今正在驿站住呢。”

    南郑候夫人想要个什么场面,这媳妇当然很清楚,侯夫人说了,要说清楚一点,她在侯府伺候这么多年,当然就很明白这个意思了,可赵家不配合,她就急了,这样回去,侯夫人必然会怪她没有说清楚。

    否则,这样生死攸关的事情,这赵家为什么没有立刻哭上来求?

    侯夫人虽然娇娇怯怯的一个女子,可若是怪了她了……这媳妇子打了个冷噤,又连忙鼓励赵老夫人:“侯夫人只是一时恼了罢了,其实侯夫人最好说话的,而且最为怜老的。”

    只要赵家去了,自己的差使就算办成了,至于到底侯夫人要怎么样,跟她就没有关系了。

    赵老夫人还是摇摇头:“我知道了,大娘请回吧。”

    这赵家这是找死吗?那媳妇从赵家出来,在门口狠狠的啐了一口。

    大厅里没有外人了,赵二夫人又着急的问:“老太太,这可是要紧事,要赶着拿过章程出来才好。唉,唉,九姑娘到底怎么得罪了南郑候夫人的,闹的这样儿!”

    她急的团团转:“要不赶着把九姑娘接回来问一问再说。”

    赵二夫人想着接九姑娘回来,当然不止是问一问这样简单,先前那媳妇子说的清楚的很了,南郑候夫人是要九姑娘去赔罪,所以她想,南郑候夫人并不是真的要杀了赵大老爷,看来只要九姑娘肯下了气,去陪了罪,把南郑候夫人的气消了,那至少赵家这危机就能解除了。

    这九姑娘的脾气,真是要命啊!

    九姑娘没有回来之前,赵家多么安稳啊,赵二夫人觉得这才一个月不到,她的头发都急的白了一半了。

    赵老夫人又想了很久,非常举棋不定的样子,然后才说:“那你打发人去看一看,如果那边儿好了,把九姑娘接回来也好。”

    说完了这个,她还是不放心的说:“算了,不用你打发人了,叫老四媳妇去一趟吧。”

    哪有老太太这样惯孩子的,赵二夫人心中很不忿,可是又不敢说话,好容易老太太松口了,她就赶着叫人去请了赵四夫人来。

    赵四夫人听了这原委,比赵二夫人还吓的厉害点,眼圈都红了,连忙说:“我这就去,这就去。”说着就要走。

    赵老夫人说:“你急什么!你这么忙忙的样子,别吓着孩子,你看九姑娘那边儿完事了,再回来,路上小心些。”

    还说:“把你姑娘们带上一起去。”

    这还真怕吓着九姑娘了吗?赵二夫人心中想,可是她觉得,九姑娘只怕不容易吓得了。

    ————————

    “发出来了,大哥儿出疹子了!”姜家别院里,一直守着昏睡的姜小公子的奶娘惊喜的叫了出来。

    “阿弥陀佛!”姜大奶奶先就念了一声佛,此时望向赵如意的眼神多了几分感激。

    还有敬畏。

    姜家的面子也好,一万两银子也罢,都比不得赵如意医好她儿子的好处,赵如意过去看孩子,虽然还在昏睡,气息却平稳了很多,她又把了把脉,才点头道:“既然已经见效了,这一副方子就不要再用了,也不必我再开方了,就请方大夫再给小公子开方吧。”

    疹子发出来,最凶险的已经过去了,剩下的便是麻疹的常规治疗了,清热下泄那一套,那方大夫显然颇有把握,并不推辞。

    赵如意显然是不打算再治的意思了。

    知道的人心中都在想,这位赵九姑娘一副药方就值一万两银子,真是够值钱的啊!

    还有,赵九姑娘还认识安郡王,这已经足够让姜大奶奶敬畏了,昨天晚上,安郡王神兵天降,把南郑候的人都赶跑了。

    后来姜家人虽然不敢进去那院子,但也知道这两人在院子里坐了半天,有说有笑的。

    姜大奶奶还听门口的等着的丫鬟说,赵九姑娘还请安郡王吃了饭才走,安郡王虽然没有吃,可是赵九姑娘还是送安郡王到了门口的。

    赵九姑娘竟然有安郡王的这样硬扎的靠山?姜大奶奶顿时悔的肠子都青了,安郡王是什么人,那是在皇上跟前都有坐位的人,皇宫就像他的家,想近就近,想走就走,连皇子他都敢打,没想到居然和赵九姑娘有说有笑的。

    难道赵九姑娘和安郡王有情?

    姜大奶奶一个激灵,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可是想一想,又真觉得很有可能,赵九姑娘虽然身份差些儿,但美貌啊!

    这个年龄的姑娘少有难看的,多半都鲜嫩的一朵花般,且锦衣玉食绫罗绸缎的装扮起来,自然就更好看些,但九姑娘就是在锦城这么多富贵的姑娘里,也算得头一份儿的美貌,而且个头又高,穿着长裙,格外婀娜。

    不说有本事做安郡王的正妃,那就是得个侧妃的位分,那也是正四品的位子了,要上玉碟的,而且若是今后能生下个一男半女的,那前程又不一样了,这种福分的东西谁说的清楚呢,侧妃有福气正位的,也不是没有。

    姜大奶奶越发在心里埋怨老太太真是老背晦了,当时急着退亲做什么,如今眼见得赵家也没事了,那个侯爵还是稳稳的,倒是白白得罪人。

    三弟差点儿就做了安郡王的连襟了!这可足够姜家后悔一辈子了。

    而且还差点儿就害了她儿子,若是赵如意坚持不肯来治,她又不是正经开业挂牌行医的大夫,她若是真坚持不来,能拿她有什么办法呢?那她的儿子,可就……

    这样一想,姜大奶奶都觉得后背发冷,反而还觉得,赵如意肯收一万两银子来治病,还算是放了他们家一马了。

    并没有得理不饶人。

    姜大奶奶左想右想都觉得老太太实在太糊涂了,而且,赵如意这是真的得罪不起啊。

    赵如意就要告辞回去了,姜大奶奶亲自把她送到二门上去,赵家这么大阵仗送她来了的那些人,都等在二门上,本来还以为说不定要跟姜家打一架的,这会儿却见姜家前倨后恭,大奶奶恭恭敬敬的送了九姑娘出来,这不用说,显然是九姑娘治好了这家的儿子,不由的个个都面有得色。

    九姑娘真是神医啊,外头传的一点儿也没错!

    赵如意刚刚出了姜家的门,连姜家别院都还遥遥在望,突然听到外头跟车的媳妇说:“九姑娘,四夫人来了。”

    马车就停了下来,车夫掀起帘子,赵如意探出头看了一下,果然看见赵四夫人也停了马车,还跟着七姑娘和九姑娘。

    赵四夫人说:“九姑娘这是治完病了吗?正好,我回了一趟娘家,经过这边,本来想去姜家问问九姑娘什么时候走,正好一起回去,也有个伴儿。”

    赵四夫人得了赵如意五千两银子的嫁妆银子,就比以前喜欢她了。

    赵七姑娘也笑着跟她打招呼,只有十姑娘看起来有点别扭,到底是姑娘家,尴尬起来很难解决。

    赵如意不认得路,并不知道赵四夫人的娘家不在这边,又看到七姑娘和十姑娘都在旁边,就实心眼的以为她拿了银子回娘家去说一说的。

    赵如意知道赵四夫人娘家很普通,她又是庶女出身,她自己当初的嫁妆还没有五千两呢,这白得了这样一笔横财,不往娘家说一说,岂不是锦衣夜行?

    她很理解的,不炫耀憋起来可难受了,而且对身体不好。

    赵如意就笑道:“倒是正好,那边刚好完事,我正要回去呢。”

    “那就快走吧。”赵四夫人催着她启程。

    赵家的大厅上坐着不少人,连因为守了寡很少出来的赵三夫人也出来了,赵如意有点意外,然后她就明白了,她上前给赵老夫人行礼,把昨天的那件事说了一遍。

    “并不是我不愿意去给南郑侯夫人治病。”赵如意解释说:“我都预备去了,可是安郡王路过那里,大约是看那些官兵打着火把,不像是正经请大夫的样子,安郡王侠肝义胆,就来把南郑候派来的人撵跑了。”

    她说的当然是实情,因为安郡王自己就是这样说的。

    赵如意想了一下,又说:“我当时也没办法说话,到底是安郡王的面子。”

    这也是实话,安郡王的面子,并不比南郑候小。

    赵老夫人眼神很复杂,她看着赵如意坦荡清澈的眼神,好像要说什么话,可是又没有说,整个大厅里的人都在望着他,赵老夫人最后终于说:“我知道了,你也没有办法,出去累了一日了,你且去歇着去吧。”

    赵如意想了想,还是安慰了一句:“镇南王妃当日也跟我说过,到了京城后会问一问大伯父的事,所以我觉得应该不要紧的。”

    赵家叔祖父那一房的三伯娘立刻就反驳说:“王妃那是贵人,只是当时随口说的一句话,人家不见得就会放在心上,不然为什么那边还没有动静,反倒出了个这样的事?”

    赵如意想了想:“或许是因为才到京城吧?可能没有那么快。”

    “可是这斩立决是已经到了!”另外一房的四婶娘也说。

    “行了!”赵老夫人皱眉:“这也不是九姑娘的事,你只管去歇着吧。”

    赵如意就行礼走了。

    整个大厅的人都急了:“老太太!这样可不行!”

    “对呀,就是不是九姑娘的错,可现在也只有九姑娘可以去了。”

    “既然贵人恼了,咱们家孩子受点委屈也不要紧的。”

    “就是,再说了,九姑娘也不是一点儿错也没有的!”

    “老太太,还是让九姑娘去给侯夫人赔个罪吧。”

    “到底是为了她的大伯父,也算不得委屈她。”

    赵家一群人,嫡支旁枝,各房都有人七嘴八舌的说,赵老夫人纹风不动的坐着,她也有点没把握。

    可是……

    赵老夫人听着耳边嘈杂的劝说声想:就是老大真的死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这是赵家的命。

    赵如意转回了自己的院子,留守的莲心兴兴头头的跟赵如意说:“药丸子全部做好了,茶包也都配好了,按照姑娘说的量我也装好了箱子了,姑娘看看?”

    赵如意点头:“打发人送到驿站去交给陈大人吧,好给王妃送去。”

    丁香就接了过来,笑道:“我去吩咐吧。”

    她走到门口,叫了一个小丫头来吩咐,然后没有回院子,反而朝大厅走去,赵家闹的不可开交,老太太虽然坐在上首,却也抵不过各房的七嘴八舌,已经无力喝止了,只是唯一的一点,坚持不肯叫九姑娘。

    已经有隔房的伯娘哭着问:“老太太,大老爷可是您亲生亲养的儿子啊,你再疼九姑娘,也不至于这点儿委屈都不能受吧。”

    “咱们家也不是什么强横的人家,谁能不受点儿委屈啊!”有人立刻就说了。

    赵家的二老爷,四老爷也都赶回来了,还有隔房的几位老爷和大爷们,丁香在门口看了一看,从走廊绕过去,绕到后门,接过门口丫鬟捧着的茶,走到赵老夫人旁边,恭敬的躬身奉茶。

    赵老夫人看了她一眼,接了过来。

    丁香含笑轻声说:“既然是九姑娘惹出来的事,就让九姑娘自己去解决,老太太不要为了九姑娘伤神才好。”

    赵老夫人松了一口气,板起脸来吩咐众人:“都闹什么!老大自己做下的事,该怎么个结果也是他受着,若是罪不至死,皇上这样圣明,难道还能冤枉了他!”

    这天下难道还没有几个冤死鬼了?

    赵家众人都目瞪口呆,可赵老夫人不管那么多了,说了那句话,就叫丫鬟扶着,回自己院子里去了。

    黄嬷嬷跟在一边,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出来,她在赵老夫人跟前伺候这么多年了,大约没有谁比她更了解赵老夫人了,丁香那样一句话,老太太这就真的好像是放了心似的了。

    这九姑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黄嬷嬷心中第一次这么想。

    不管赵家的家里怎么闹,这一天过去,赵家人终于还是没有上驿站去求见南郑候夫人,南郑候夫人的腹泻,找了锦城的一位姓胡的名医来,开了方子,只吃了三次就好了,显然是用不着什么神医的。

    可是南郑候夫人的心情,却比腹泻的时候还要糟糕。

    就是在京城,她也没有这样不被人放在眼里过。

    应该说,在姐姐做了贤妃,自己又嫁进了蒋家之后,就再没有这样过了。

    赵家这样不把她放在眼里,显然是不信她能左右赵大老爷的案子,这叫南郑候夫人恨的手心发痒。

    蓉四奶奶娘家姓宋,是南郑候夫人娘家表妹,虽是嫡女,可夫家娘家都比不得南郑候夫人这样的威势,是以常在她身边伺候,早把她的脾气摸的精熟了,此时就劝道:“不过等些日子,到京城那边儿的消息传过来,姐姐只管去瞧瞧他们家是个什么样子。”

    可是锦城离京城上千里路,一来一回,没有个十天半个月,哪里能有消息传过来呢,南郑候夫人这会儿就气的快要心绞痛了,哪里等得到那个时候。

    她紧紧绞着手绢子的手指已经白的看得见骨节了,嘴里还是平稳的说:“我要见见她,这位九姑娘。”

    不过这话听在蓉四奶奶的耳朵里,都已经像是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的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如意缘相邻的书:这时对 那时错皇帝偏要宠她宠她[综]带子的海贼之旅谁与争锋[网游]撩夫日常梦幻西游之黑衣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