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出头

【书名: 如意缘 第34章 出头 作者:七和香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吃在首尔红楼之长房大爷传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娱乐之教师也疯狂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重生军嫂有空间     第三十四章

    田大姑娘在京城这些姑娘们的圈子里, 居然意外的颇为受欢迎。

    田家在京城里, 可是说不上有什么名气的人家,唯一的名气, 来自于皇上曾经夸过田小公子,现在更近了一步,已经考到了乡试第二名。

    不过在姑娘们这里, 名声就不完全来自于皇帝的夸奖和科举了,更多的是来自于田小公子俊秀的长相, 潇洒的举止, 纵横的才气,温润如玉的气质。

    有这样一个兄长, 田大姑娘便意外的发现,自己才刚进京,就很成功的进入了京城闺秀的圈子了。

    田家有亲戚跟康家有亲, 田太太在京城安顿了下来, 拐弯抹角的就上康家给康三太太请安去了,原本是想着这康家新兴,说不得勉强巴结得上的,如今大儿子的差使不得意,小儿子的前程自是越发要紧,这一回下场中了自是好事, 可中了之后不管做什么, 也还得有贵人提携才有前程。

    不然苦巴巴在京里熬资历, 得熬到什么时候呢。

    一说起大儿子的差使, 田太太私底下嘴里又把赵如意的名字狠狠的拿牙齿磨了两回,自上回因为赵如意得罪了镇南王妃后,大儿子的差使就十分的不得意了,被打发去帐下抄文书去了。为这个,田太太把儿媳妇骂了不知道多少遍,那想到赵如意,那自然更十分不爽。

    第一回上康家,田家的大姑娘就与康家的二姑娘十分相得,康二姑娘苦留田大姑娘在家里住着,这于田太太那自然是再没想到的好事儿,且过了两日,宝兴郡主往康家下了帖子,康二姑娘带了自己家妹妹们,也带着田大姑娘来了。

    康二姑娘那点儿小心思,田大姑娘没过多久心中就明白的很了,田太太更是巴不得有这一说。

    而且这还不是痴心妄想,田太太觉得,若是儿子真中了殿试前三,那就是配公主也是配得过的了!

    当然,也不是定要配公主,康二姑娘就很可以了。

    今日来了这里,田大姑娘还发现,今日在这里见了这么多人,那些骄傲的京城贵女们,原本都是不怎么把她这个外地来的人放在眼里的,可一听说她姓田,是田公子的嫡亲妹子,竟多少人都格外的高看她一眼,只管赶着她叫妹妹。

    “郡主预备了诗会呢!过一会儿就要来请姐妹们了。”刚才进来的小姑娘们欢快的议论着。

    “彩头我都看到了,有一只羊脂白玉的桂花簪子,听说还是宫里太后娘娘赏郡主的呢!”这是宝兴郡主娘家侄女儿,待定了亲,少不得也有个县主的封号。

    “田公子,谈公子,蓝公子,许公子今日来的齐全,先前我听福宁公主笑说,今儿四位公子都来了,竟是难得的,这诗画品评定是要请他们一齐斟酌定名才好。且今儿这彩头原本只是一对儿红宝石的镯子,郡主听了这话,才又加了那只簪子呢!”

    京城这两年最负盛名的四大公子,不仅个个都才貌双全,名声极盛,而且还都是出身世家,不过倒也都不算的顶级豪门勋贵之家,只或是书香门第,或是地方世家,也都还算看得过去。

    而且这样的人家,既有这样出息的子弟,今后飞黄腾达,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家族越发繁茂起来,也是想得到的。

    就如康三老爷这样,如今康家已经就把锦城赵家压了下去了,若是康三老爷能再进一步,又与豪门勋贵之家联姻,那在京城也就算数得上号的人家了。

    “谈公子也来了吗?哎呀谈公子可是少来这样的地方的。今日定然是有好诗的!”

    “蓝公子!前儿公主府海棠宴,蓝公子那副画,可真是技惊四座啊!听说驸马亲自收起来挂在书房了呢!”

    “天啊,今儿是都来了吗?这可难得啊!哎我姐姐昨晚有些不大好,今日没来,知道了还不知道多后悔呢!”

    一群锦衣少女们兴奋的议论着,鲜衣怒马的五陵少年,诗词风流,正是这个年龄花季少女们最关心的话题,当然,也是最害羞的话题。

    她们议论诗,议论画,议论棋,只要在这样的话题里捎带上一下那人,就能羞的脸上粉红菲菲的,可是眼睛却是亮闪闪的,带着少女特有的梦幻。

    康二姑娘嘴里念的也自然是田小公子的诗词,倒是田大姑娘此时脸色突然一变:“怎么她也来了?”

    “谁啊?”

    “什么人?”

    好几个人都很捧场的问。

    田大姑娘看了康二姑娘一眼,便道:“赵九啊!就是我哥以前有婚约的那个姑娘!”

    “啊。”康二姑娘轻呼一声,先前她就看过赵如意了,可此时又十分在意的看了赵如意好几眼,虽然是知道田公子已经退了亲了,可想到这个姑娘以前曾经就是田公子的未婚妻,她也不能不在意她。

    赵如意生的明艳照人,个头又高,且活动量够,肌肤看起来健康红润,很有活力,跟康二姑娘的弱柳扶风完全不是一个类型的模样,康二姑娘顿时便想,难道田公子喜欢这样的姑娘?也不对,要喜欢,那就不用退亲了!

    “你们不知道吧?她们家长辈因为宁王的案子入狱了,这样的乱臣贼子,我们家自然不能与他们为伍。自然是要退亲的。”田大姑娘跟他们说:“可是你们知道吗,我娘礼数周到的去上他们家去,客客气气的,一句恶言没有,这个赵九恼羞成怒,竟然咀咒我娘得病!”

    “啊?真的吗?”

    “怎么这样!”

    “太没道理了,看着这么斯斯文文的,居然说得出这样的话来?”

    “这家人怎么教的姑娘,我从来没见过会这样说话的呢。”

    田姑娘是新朋友,而且还是想要笼络的新朋友,退亲的又是田公子那样的神仙人物,那这些仰慕田公子的姑娘们自然而然的成了一条战线了,都觉得赵如意实在太可恶了,明明就配不上田公子,居然还不老老实实的退亲,还说那么难听的话。

    “她还哄上了护国长公主呢。”康三姑娘小声说,她不是太在意那位号称神仙人物的田公子,更在意的是护国长公主那一头,可是她又深知不能把话说的太明白,扫了二姐姐的兴,于是迂回的说:“可见不知多花言巧语呢。说不定啊……”

    她看一眼二姐姐和旁边几个姑娘:“说不准还不死心,要哄着长公主替她做主呢!”

    “还会有这样的事?”田大姑娘倒先紧张了。

    康二姑娘也绞起手里的帕子来了。

    “这谁说得准呢?我就听说过有退亲重新定亲的。他们现在不是没事了吗?”康三姑娘含糊其辞的道,然后又赶紧说:“若是别人,或许也罢了,田家妹妹也说了,她那么不情愿,以前是没法子,可如今既然连长公主都哄住了,可难说了。”

    她轻轻的说:“别人不知道,田家妹妹可明白吧,护国长公主若是真去你们家说话了,你爹跟娘要怎么回话呢?”

    这话说中了靶心了,别人还不知道,田大姑娘那是知道的,那天老太太发了好大一通脾气,这会儿还提不得这件事,老太太露出来的口风里,就说当年保媒的就是护国长公主,这要是护国长公主又去说,那老太太那里,是真要应下来的,老太太犟起来,她爹到时候能不能拗得过老太太,还真做不得准了。

    田大姑娘就紧张起来了,她这样一紧张,自然连带着周围的小姑娘们都紧张起来了,康二姑娘声音细细的说:“那要怎么样才好。”

    “是啊,就是我们知道这话,可怎么好说呢。”说话的是广平侯石家的五姑娘,石五姑娘虽长的身材粗壮,脸颊圆胖,可格外倾慕俊秀雅致的田公子,虽然田公子不太倾慕她,她也痴心不悔。

    “我觉得,她定然是哄着护国长公主只说自己多委屈的。”康三姑娘说:“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了个法子,田家妹妹不是说了她还咀咒田太太了吗?这个话,她定然不会跟长公主说的。”

    “那当然,她又不是傻子。”田大姑娘立刻说。

    “那不就好办了吗?”康三姑娘轻轻笑道:“只要让长公主知道她说了什么话,便是以长公主之尊,也不好再去你们家说合了吧?”

    “对呀!”田大姑娘道:“不过要怎么说才好呢,只怕护国长公主被她哄着不信,二则,只怕也显得咱们话多了。”

    不管私底下,或是姐妹间怎么说笑,在外头别家长辈跟前,还是要贞静的,这些姑娘不管心思如何,都是大家闺秀的教导,真不好忽刺巴儿的跑去护国长公主跟前嚼舌根。

    “可以想想办法嘛。不过只得田家妹妹才行。”康三姑娘轻轻拉了田大姑娘一把,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

    康三姑娘急急的把田姑娘推出去,生怕自己姐姐用情太深强出头,在护国长公主跟前落了个不好的印象了。

    护国长公主出去了一下,赵如意不太认识人,也没人来找她说话,她又开始看人了,京城的人嘛,倒是跟锦城的人一样有趣儿。

    她一个人站在那里没注意,突然就被人从旁边撞了一下,顿时就有个人叫唤起来:“哎哟!”

    “你干嘛撞我啊!”

    “啊,是你!”

    赵如意给人撞了,这才转回身来,那人就已经说了三句话了,一气呵成,口齿灵便的很。

    赵如意给撞到了腰,她伸手揉了一下,才看到撞她的人,也是个姑娘,个子不太高,一张小巧的瓜子脸,看在赵如意眼里,这是第二次眼熟了。

    那姑娘揉着手臂,恼怒的说:“好好儿的我只当谁撞我呢,原来是你,我知道你记恨我们家,可是撞我也没用啊,事情早就过去了。唉算了算了,让你一回,这一回就算了,下次再这样,可就真恼了啊!”

    这姑娘说话是真利索,又轻又快,咬字清楚,语速虽然很快,但每个字都能听的很清楚,换了人,别说插嘴,只怕听完这几句,还没反应过来什么事呢。

    可赵如意反应过来了,这姑娘说了这么一通就要走,旁边帮腔的石五姑娘反应略慢,她要说出赵如意曾经诅咒田太太话还没说出口来。

    田大姑娘却被赵如意一把拉住了:“田姑娘。”

    赵如意想人想的很快,她立刻想起来,先前康家李家那群姑娘在那里,有别的姑娘过来,这里头就有这个眼熟的田姑娘。

    那会儿她只是大概看了一眼,没有仔细去想,这会儿被人暗算,自然就不会再那么心不在焉了。

    这田姑娘出场,不是个巧合吧?

    赵如意很有点不爽,康二姑娘就算了,那是护国长公主的事儿,可这田家真是有毛病,有事没事惹上门来,不知道的,只怕还以为是她赵九姑娘去田家退了亲呢!

    “你拉着我做什么!”田姑娘没料到赵如意反应这样快,还没来得及走,已经被赵如意拉到了手腕。

    不过有前头的铺垫,田姑娘也不怕,就说:“怎么,赵姑娘还不足性,还要再撞我一下吗?”

    然后又给石五姑娘使眼色,那姑娘胖墩墩的,反应不够灵便,只照着剧本说:“是啊,你上次就诅咒田太太得病,现在怎么又来撞人啊!”

    “我不是要撞你。”赵如意知道自己一个人,单靠说话定然说不过她们,反而把语速放的比平日里慢,她慢悠悠的说:“我只是想说,田姑娘印堂发黑,将有大凶之兆啊。”

    “啊?”这里的动静虽然不算大,可还是有些人已经注意到了,见是两个小姑娘口角,也不过当一场热闹瞧,可没想到赵如意嘴里说出这样神神叨叨的话来。

    所以,啊的不止是田姑娘,还有旁边的人。

    田姑娘啊了一声,问:“你什么意思?你上次就这样说我娘,现在竟然又说我!”

    赵如意认真的说:“有病不要怕大夫说。田姑娘身上不太好,只是此时还没真正发作出来,所以才说是预兆,田姑娘要小心啊。”

    “你胡说!”田姑娘的语速快的好像尖叫了。

    周围的人,也觉得赵如意有点古怪。

    赵如意说:“真的,其实已经发作了一点点了,田姑娘自春季以来,是不是常觉心口疼痛?若不是,那就是我看错了。若是的话,田姑娘还要早些去医治才好。”

    十三四岁的发育期,少女都会觉得胸部胀痛,可是知道别人也痛的人却没有几个。

    这田姑娘身上也没有别的毛病了,赵如意有点遗憾的想。

    果然,田姑娘一怔,脸上的神色就更古怪了。

    谁都看得出,这显然是说中了。

    赵如意点了点头,就要走开,这下换成田姑娘拉住她了:“那我这是什么病?”

    “田姑娘可以去请个大夫来细瞧瞧吧。”赵如意很和气的说。

    “你不就是大夫吗?”田姑娘不肯放她走:“你都看出来了呀!”

    “我不是大夫。”赵如意笑道:“我是赵九姑娘。”

    不少人都看了过来了,这样的看病的热闹可不常见,谁还记得先前她们精心策划的赵九姑娘的报复这样的小口角。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如意缘相邻的书:这时对 那时错皇帝偏要宠她宠她[综]带子的海贼之旅谁与争锋[网游]撩夫日常梦幻西游之黑衣刺客眼睛成精了以后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恩爱秀你一脸[综英美]外星少女今天仍然在拯救地球狼牙戮论仙女人设的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