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直郡王妃

【书名: 如意缘 第37章 直郡王妃 作者:七和香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不死佣兵红楼之长房大爷传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娱乐之教师也疯狂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重生军嫂有空间     购买率满50即可看见正文72小时更换,请支持正版!

    “这是王府的郡主吗?”有人低声问。

    “想必是吧?”有人就张望了一番:“瞧那身打扮,那通身的气派,不是郡主还能是谁?”

    马车上下来的姑娘身材高挑容色明丽,一双黑亮的大眼睛明亮有神在镇南王妃身边姿态从容十分自如没有半分不自在叫人觉得,定是生来就是贵重身份,不然哪里有这样的气度。

    “王妃嫁过去才十来年吧,怎么有这样大的郡主?”有人听了议论不由的就疑惑起来。

    “莫不是前头王妃留下的?”立时又有了新的猜想,随即又赞道:“与王妃这样亲热,可见王妃待这郡主自是好的。”

    一群太太奶奶们莫不赞叹起镇南王妃的好来,终于有个站在远一点的地方的一个太太听到了,疑惑的道:“怎么我看着这倒像是赵家的九姑娘。”

    “赵家?就是那个赵家?”有人立刻就问道。锦城赵家那向来是指那一家的。

    那个太太是赵二夫人王氏的娘家嫡亲妹子,因一家子只有她们两姐妹嫁在锦城,自然亲密,走动的勤些大约是过年的时候去过一回,见过赵如意。

    这曾太太王氏就点点头:“他们家九姑娘从小儿养在外头的,少回来,我也就是旧年过年的时候见过一回,依稀记得就是这个形容。”

    众人面面相觑,赵家的九姑娘?这赵家不是落败了吗?怎么镇南王妃还跟他们家这样亲密,这位九姑娘,那可是从镇南王妃的马车里下来的,显然是从镇南王府所下榻的驿站一起来的。

    要知道,在场这些人,都是往驿站递了帖子的,可王妃差不多儿都没见,有些亲自往驿站送礼请见的,见到的也只是女官,这就算是体面了,可这位九姑娘,那可是在镇南王妃的马车里说说笑笑的呢。

    难道赵家其实没多大的事?镇南王那可是实权的王爵,他的层面和众人自然都不同,要是赵家真坐实了谋反的罪名,那镇南王定然是一清二楚的,镇南王妃也不会这样的吧?

    有人就补了一句:“我也记得王府的大郡主,已经嫁在京城了,王妃出的郡主还小呢。”

    这里正说着呢,有靠的近些的,就听着王府的丫鬟赶着那美貌的姑娘叫九姑娘,态度又恭敬又亲热,十分殷勤。

    各人就都默然了,各自心头就琢磨开了,有些原本有的想头都偃旗息鼓的,有的想着,回去要赶着跟家里的男人说一说,凡事宁可慎重些,看明白了再说。

    还有的人看着几家太太奶奶们的目光就颇为耐人寻味了,那几家人,原本是赵家十姑娘的未来夫家,和赵家五少、六少的未来岳家,这几家都是在锦城的,当时一听到赵家出事的消息,就忙忙的赶着去赵家退了亲。

    有人就笑着想,连赵家到底出了什么事儿都没清楚,这些人家就赶着去退亲,要是这赵家没事儿了,这几家可颜面无光了。

    爷们还好些,那两家姑娘可就难寻夫家了。

    这么一想,顿时有人就想起一件事来:“哎你们可听说了没有,运城的田家,也上赵家去退亲来着。”

    曾太太王氏道:“那不就是九姑娘的未来夫家吗?我这些日子家里母亲有点不大好,我心里不清净也没出门,竟不知道。”

    “是吗是吗?”说话的那夫人激动起来:“哎哟怪不得,听说那田家也是有体面的人家,退了亲第二日,去给王妃请安,王妃还见了呢,可没想到好端端的,也不知怎么惹恼了王妃,打发了她们出来,连礼都没收,都叫人送了回去。”

    镇南王府那边儿的动静,不少人家都是时刻注意着的。

    “那可真是恼了啊。”有人就帮腔,这些贵人的规矩都是差不多的,见人当然不是都见,有心的,在门口请了安就是了,但通常礼是要收的,也算是赏面子,横竖敢去送礼请安的,都是自忖有些身份,有这个体面的。

    可是这礼都没收,那王妃就是不肯赏面子了啊。

    众人不由自主的就望向了那边正与王妃低声谈笑的赵如意。

    而那几家人,脸色就有点发白发青了。

    赵如意正在笑道:“我跟着您进去烧支香,听禅就不必了,我是个坐不住的,倒是听说这里的素斋最好,我去观摩观摩。”

    镇南王妃笑嗔道:“难道还少得了你吃的,那种地方,就是清净之地,也是烟熏火燎的,有什么趣儿。”

    “我去替王妃看看,那也是我的一片心不是?”赵如意借口倒是不少,镇南王妃这样级别的贵人在这寺里听禅用斋饭,那自然是要有王府的人全程警戒,吃喝的东西更是要小心。

    镇南王妃听她这样说话,也就笑道:“也罢,你去看一看也就罢了,倒是这地方幽静,你自去逛逛。”

    赵如意笑应了,镇南王妃又打发自己跟前的两个丫鬟一起跟着:“我在这里头坐着,用不着这许多人,你们帮着你妹妹们伺候九姑娘,别叫人冲撞了去。”

    赵如意笑道:“怎么当得起。”

    倒也没有推辞,她来这玉佛寺的目的不就是扯镇南王妃的大旗吗?王妃肯赏丫头伺候,赵如意正巴不得呢。

    一时众人鱼贯进去烧了香了,又随着镇南王妃进殿听禅,只有赵如意悄悄的走了出来,她没有来过这玉佛寺,既然来了,自然也就逛逛。

    玉佛寺是千年古寺,又建在山间,雄山大寺,参天古木,颇有古韵,赵如意慢慢的走了一阵,心中渐渐宁静,又在文殊菩萨跟前发了好一会儿呆,果真往后头厨房去了。

    玉佛寺的素斋在锦城算得有名,不过赵如意听师父说,各地的大庙素斋都挺有名的,也不知是何缘故。此时厨房正在备菜,十分热闹,镇南王府果然有人在这里全程看着。

    王妃跟前的丫鬟在府里自然都是有体面的,此时远远的见王妃跟前的两个大丫鬟伺候着一个不认识的姑娘过来,早有人迎过来笑道:“姐姐们怎么过来了,快坐一坐,刚煮了茶,姐姐们喝一盅。”

    那个叫雁儿的丫鬟笑道:“原来是徐大哥在这里,九姑娘在寺里走了这半日,正还没喝茶呢。”

    得雁儿这一说,这位王府管事就知道了,这位能让王妃跟前丫鬟伺候的姑娘,就是那位治好了王妃赵家九姑娘,连忙就笑道:“九姑娘且安坐,我这就打发人沏茶来。寺里自己摘了茶叶做得一种茶,虽没名字,我闻着倒是好的,正好九姑娘尝尝鲜。”

    赵如意笑道了声有劳,就在厨房外头天井的那颗大桉树底下的石凳子上坐了,又笑道:“姐姐们也坐罢,玉叶姐姐,金叶姐姐也都坐,喝杯茶再走。”

    几人便都坐下,片刻,那管事打发了两个小子,送了茶上来,又送上来几碟寺里做的素点心,因不敢与姑娘接近,便都退的远些。

    山里好泉水,煮的茶也格外清些,带着栗子香气,赵如意喝了半盅,又吃了一块八宝卷酥,听玉叶说着这玉佛寺有几样素斋格外有名,府里太太奶奶们都爱吃,便笑道:“你们两个进去说一声,这几样都装两盒子,我回去也好送人,总不好单我一人出来,还空着手回去吧。”

    玉叶金叶听了便应了,果然进去办这事。

    这时候,赵如意见外头走进来几个人,中间一个胖乎乎的年轻妇人,手里牵着一个三四岁模样的小男孩,那男孩身着锦缎衣衫,脖子上挂着金项圈,记名符等,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公子,牵着他的那妇人看衣着首饰想必是他的奶娘,旁边跟着的几个就是丫鬟了。

    那奶娘牵着小男孩走到近处来,见有衣着贵重的美貌姑娘坐在那里喝茶,就没再走了,只一个丫鬟进去,想必是要点什么东西的。

    这么大点儿的孩子,自跟大人的起居不同,要吃要喝的时辰也不同,这会儿到厨房来,自然是这个缘故。王府的两个丫鬟看了一眼,没有理会,倒是赵如意多看了两眼。

    她沉吟了一下,便拿起一块蜜豆糕来,对那小男孩笑道:“要吃吗?来姐姐这里吃。”

    那奶娘早看见她了,知道是小姐,此时见她逗那男孩,倒也就跟着笑道:“大哥儿要吃米糕吗?姐姐请你吃呢。”

    那孩子看着赵如意,没点头也没摇头,赵如意便指了指旁边那张空着的桌子道:“你们这边坐罢,没有人的。”

    那奶娘道了谢,和那几个丫鬟都过来坐下了,把那小孩抱在怀里,赵如意就示意了一下,雁儿起身,端了那碟蜜豆糕过去。

    那奶娘忙教小孩子:“快谢谢姐姐。”

    那小孩子大概怕生,看了赵如意一眼,害羞的把头藏在奶娘怀里,不肯出来,那奶娘自忖身份,也不好跟赵如意攀谈,只等那丫鬟拿了水出来,倒是赵如意一手端着茶盅,一边再三的打量那个小孩子。

    “怎么把哥儿带到这样地方来了!”赵如意还没想好要怎么开口说话,却听到外头传来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众人都一起转过头去,却见一个衣着富贵,穿金戴银的妇人打扮的年轻女子带着几个丫鬟从那边儿过来。

    那奶娘就忙站了起来,那小孩儿停了一下,跑过去抓着那女子的裙摆,赵如意心中就有数了,这想必是那孩子的娘。

    奶娘笑道:“大哥儿跑了一阵,出了点汗,我想着到厨房来倒些水,又怕外头腌臜,自己看着煮的洁净些,又不敢把哥儿交给别人,就一起过来了,我们并不敢进去,只这外头也没味道的。”

    这可是捧在手心里的孩子,赵如意这个时候终于出声道:“你可是这哥儿的母亲?”

    那女子这时才看到坐在一边的赵如意,脸色突然一变:“你怎么也在这里?”

    赵二夫人这如今是完全的服了这位九姑娘,忙忙的安排了四个粗壮有力的婆子跟车,又有四个常出门知道事的媳妇跟进二门伺候,还嘱咐玉叶金叶:“眼睛多看事,机灵着点儿,有什么不妥,立刻叫人。”

    赵如意在一边笑道:“我去看病而已,二伯娘也太小心了。”

    赵二夫人不是多话的性子,自也没怎么说,可心里在想,你虽是去治病的,可你刚敲诈了人家一万两银子呢,还把人家的脸面丢在地上踩!

    你就是救了人家的命,人家也得恨死你了。

    待赵如意出门了,赵二夫人还是有点左思右想的丢不下,又倒回去见老太太,说:“九姑娘自是个好的,就是这性子也太刚强了些。”

    太容易得罪人了,这样的性子,老太太不管她也就罢了,还事事纵容,让她做主,凡事由着她的性子来,这可如何得了。

    赵老夫人知道她说的是这个理,赵如意这性子,自然是极容易树敌的,本该多拘着她些才好。可赵老夫人只点了点头,抬起眼睛,不知道望着远方哪里,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道:“她既叫如意,自要让她事事如意才好。”

    这话简直莫名其妙,叫赵二夫人摸不着头脑,可赵老夫人却也再没有别的话了,也不再理她,她也只得悄悄退下。

    姜家是大族,虽然分了家,但也少有搬出去的,大都还在城南大宅里住着,人口众多,家里规矩就要多些了,这麻疹是个极易传染的病症,家里大大小小还没出过疹子的孩子也不少,是以按照家里的规矩,但凡诊出来是麻疹的,一概都要送到城郊的别院去,以免在家里传染着了。

    这长房的哥儿虽然贵重,却也不能免了这规矩。

    幸而城郊别院并不远,赵如意的马车跟着姜家的走,走到驿站跟前的道路的时候,却被拦了下来。

    赵如意掀开帘子张望了一下,前边道上站了四五个年轻精壮的汉子,穿着一色的黑底银纹锦衣,脸上的精悍之气都是差不多的,一个个都警惕的打量着周围,赵家伺候赵如意出门的高管事刚走到前头去问,就被挡住了,那人脸板的死紧,冷冷的说:“退后!这里暂不能过。”

    高管事也是在赵家伺候多年,也跟着主子出过门,有见识的,赵二夫人也是仔细的挑过,才挑了他跟着赵如意出门,此时他见说话的人一双眼睛闪着精光,连同周围几个警惕的看过来的汉子,都颇像是某类大人物的护卫,而且这人一口京片子,又是这样的不客气,显然是极有底气的,护卫的定然不是寻常人物了。

    锦城作为西南重镇,偶尔会有这样的大人物光临,就如前日途径锦城的镇南王爷,不过当时虽然也是整个驿站戒严,但却没有封路的,不像这会儿,连同驿站前的道路,也是护卫把守盘问的。

    这排场,竟然比镇南王爷还大了!

    高管事见状,当然不敢造次,退了回去,到赵如意的马车边上把刚才这话回了,又怕赵如意不懂,忙补了一句:“大约不是寻常人,只不知是谁。”

    放在以往,有大人物来锦城,赵家肯定是有消息的,只是这些日子定然就不同了,赵家自顾不暇,消息闭塞,不太知道外头的动静。自然不知道是谁,而且高管事还有点担心,听说九姑娘脾气不大好,很不怕事,别一时恼了有人拦着,就要去理论,那就麻烦了。

    不管这里头的是谁,这京城里出来能带着护卫的人物,别说现在的赵家,就是以前的赵家,那也是惹不起的。

    赵如意又往那边望了一眼,除了他们,也有别的马车被拦了下来,还有些行人,都在好奇的张望到底是什么贵重人物,姜家跟车的人似乎也没有办法,很有点着急的样子,她就点点头:“既然这样,我们等一等吧。”

    原来九姑娘是这样随和的性子,那些人怎么胡说。高管事心想。

    等了有一盏茶时候的模样,见那一头路上,整队的青衣佩刀的侍卫模样的人,席卷而来,扬起满天尘土,到了近处,迅速的分成了两队,一队立即散开警戒,把人又往外再驱赶了一些,另外一队直驰进了驿站里头,大约是进去布防了。

    这样的阵仗,别说那些被拦下的人都不急了在好奇的张望,就是附近不赶路的闲人,也开始往这边围观了。

    赵如意见人聚的多了,就说:“我们再退一点吧。”

    高管事明显的怔了一下,好像觉得赵如意这样省事真是奇怪的很一样。

    赵如意啼笑皆非,既然没有人恶意的针对她,她当然不会没事都惹是生非,赵家这些日子倒了霉,遇到的事太多,她刚回来就碰到那些事,好像还落下了个坏脾气的名声了。

    其实,她可随和可省事了,向来不主动惹事的,连师父都说她脾气好。

    她只是不怕事而已。

    待那些人都就位了,又过了一会儿,只听到外头围观的人喊着来了来了,一辆华盖朱轮车从那一头慢慢的驶了过来,那车车身宽大,车壁装饰的璎珞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这样出门用的车都这么奢华,也不知是哪位有权有势的贵人了。

    赵如意好奇的张望着,这驿站不是寻常府邸,修建的不一样,里头没有下车的地方,所以很快就看到了从车上先出来的是女眷,两个丫鬟小心的扶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她带着帷帽,看不到脸,不过单看她伸出来的手指上两枚明晃晃的硕大的宝石戒指,腕间那一抹清亮的闪光,都知道这装扮的贵重。

    周围人顿时都惊叹着议论起来。

    这女子走的很慢,好像很没有力气,下马车更是慢的很,旁边几个丫鬟更是小心,赵如意就唔了一声。

    伺候着她坐在马车上的丁香心想,姑娘这是功力见长吗?以前都是望气,这会儿连脸都没看见,就知道了?

    丁香说:“这是生了病了吗?”

    “不严重。”赵如意说:“就是腹泻,随便找个大夫看看也可以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

    梦想中的世外桃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31103425

    斯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31103711

    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31140314

    春雨綿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31224531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如意缘相邻的书:这时对 那时错皇帝偏要宠她宠她[综]带子的海贼之旅谁与争锋[网游]撩夫日常梦幻西游之黑衣刺客眼睛成精了以后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恩爱秀你一脸[综英美]外星少女今天仍然在拯救地球狼牙戮论仙女人设的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