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谈公子

【书名: 如意缘 第39章 谈公子 作者:七和香

强烈推荐: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红楼之长房大爷传不死佣兵盛世医香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购买率满50即可看见正文72小时更换,请支持正版!

    赵如意想了想,笑道:“安郡王不是不在锦城吗?怎么想起到锦城来开这买卖吗?别是你们自己说的罢。”

    打上王爷的旗号,做生意自然更顺利上门来闹事也得掂量掂量,赵如意倒是明白这个道理。

    赵如意这样的贵家姑娘这伙计平日里自是难得一见且又如此美貌动人这般和气的愿意攀谈那伙计也就越发说的来劲了:“我们就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胡乱借安王爷他老人家的名号啊,找死不成?这真是安郡王爷的买卖,姑娘想想,咱们千金坊做的这么大各城都开了分店,就是安郡王爷的眼皮子底下就有一家分店,要是敢胡说,他老人家嘴里漏一个不字来,咱们也得关张不是?倒是他老人家干嘛开在锦城来那小的就不知道了横竖凭是安郡王爷,别说开的锦城,就是要开在皇城,那皇上也得让他开不是?”

    这小子还真是会说话赵如意都忍不住笑了一下,别看这小子一口一个安郡王他老人家,人家其实才二十岁,一点儿也不老,说起来,这位安郡王那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是本朝护国长公主的独子,护国长公主原封号为福安公主,从小儿就爱习武,长的大了,生的英姿飒爽,美貌过人,先帝盛宠,公主不爱那些世家出身的翩翩佳公子,却只倾心于当年的西北军先锋将军,下嫁后琴瑟和谐,很快就诞下一子。

    今上初登基,匈奴犯边,直打到了山西大同府,今上御驾亲征,却不慎落入陷阱,五万大军被围,危急之时,皇弟端王留镇朝廷,公主偕驸马星夜驰援,救今上于危难,血战之后,仅余两千人马脱围。

    且乱军之中,驸马为今上挡了一刀,伤的重了,终于不治。

    经此一役,朝廷元气大伤,无力再战,匆匆签下城下之盟,割地赔款和亲,了结了战事。

    回京后,福安长公主救驾有功,改封号为护国长公主,独子封安郡王,成为朝廷数得着的异性王爷之一。

    以安郡王的恩宠,那还真是想要开在皇城,皇帝也会让他开的。

    但是为什么她赵如意的铺子,现在变成了安郡王的了呢?赵如意见这伙计也说不出别的来了,知道他这样的伙计知道的也有限,便不再问了,叫青黛把有的药材抓了,又出去各处生药铺子逛了一圈,还真买不到那些药材,便吩咐人回千金坊去订货,她自己却不再去了。

    赵如意在想,这件事她该问谁呢?

    赵如意想了一下,问丁香:“旧年冬天,我这里还收了千金坊五千银子是不是?”

    丁香既管着赵如意的事,自然清楚:“是的,是千金坊的大掌柜送来的,以前是交给华先生,不过那会儿,华先生已经出海去了,大掌柜说了,华先生吩咐直接交给姑娘,是连账册一起送来的。”

    想了一下,丁香还说:“大掌柜还说,千金坊做的好,去年的利润比以前哪年都高,其实不止这个数,不过因筹划今年还开分店,所以留存了一部分,账上都是清楚的。”

    筹划?赵如意琢磨着这个词儿,她以前一直以为是华先生管着千金坊的事,可华先生出海去了,千金坊照样运转,华先生也并没有交代她管这事儿,要不是今儿去千金坊听到个意外的消息,她还没往这里头想呢。

    现在想想,从自己拿了银子给华先生开千金坊起,华先生哪里像个开铺子的样子呢?也照样在那别院里,只管看书研究医案,有时候带着自己到处走走,就是去过一次千金坊,她也像是参观似的。

    就跟自己现在一样嘛!

    赵如意醉心医学,不爱管闲事,华先生还不是一样吗?

    那这个铺子到底是怎么开成这样大的?

    丁香管事,青黛管钱,两人都算是明白事情的,青黛便道:“帐我收着都是看了的,极为清楚,没有错漏,不管在哪里开分店,都是买的铺子,不是租的,这买铺子就是不小一笔数目了,姑娘单看着锦城总店的位置大没有一两万两是置办不下来,这些房契都是交割后缴了过来的,华先生都给了我,姑娘好似也见过一回,只是没理论吧?”

    她这样一说,赵如意就想起来了,她对这些没兴趣,一万银子给她,都不如师父给她看一个医案来的有意思,她就只吩咐收着就是了。

    “所以”青黛沉吟了一下才说:“现在一共有七个铺子分在三个城里,姑娘当初给了一万银子,这才五年,好像赚不出这么多数目的吧?”

    赵如意跟她大眼瞪小眼,好一会儿才指着自己的鼻子说:“你的意思是,其实是我跟安郡王合开的?是我占了人家安郡王的便宜?而且我还不知道!”

    青黛老实的点点头,她还真这么想的:“以前我没这么想过,就以为是华先生收了姑娘的银子,药铺分了姑娘一份儿股,后来一股脑儿就是姑娘的了,华先生是老师,又当姑娘是亲姑娘那么待,产业给了姑娘其实也不奇怪,只不过今儿听起来,倒是安郡王”

    千金坊打了安郡王的招牌,估计也是人家安郡王的人在管理,毕竟华先生和姑娘都压根不理会,回头人家房契也是姑娘的,每年还交银子来,怎么看怎么觉得是姑娘占了人家安郡王的便宜啊!

    就是听起来觉得太古怪了点。

    赵如意自己也觉得古怪,她是什么人,能占人家安郡王的便宜?可是看起来事实就是这样子,她的一万银子,现在都变成十万了,这药铺简直像是卖仙丹的!

    丁香在一边听了半日,这会儿才笑道:“既如此,横竖不是咱们吃亏,倒也不急,安郡王那里,咱们也问不着人,再说了,也不能听个伙计说这么一通,就问到人家安郡王跟前去不是?依我说,这事不管如何,也是华先生安排的,华先生走的时候没有吩咐,如今又没有变故,就不必管了,姑娘想是不是?”

    也就只有这样了,赵如意也觉得是这个道理,不管师父是怎么安排的,现在什么动静都没有,也没什么好说,倒是若是有机会见到安郡王,问一问也罢,这会儿想问还问不到人呢。

    路上说着话,转眼就到家了,玉叶正在院子门口等着,她对赵如意道:“回姑娘,我把银票送了给二夫人,二夫人不敢收,打发了人去回老太太,老太太说了,府里这么多姑娘,没得单用九姑娘银子的例,二夫人就打发我回来,叫还给姑娘收着。”

    赵如意嘟了嘟嘴,嘀咕了一句:“那不是因着我有来银子的路子吗?”

    玉叶以前只知道老太太宠爱九姑娘,但凡不舍得给府里别的姑娘的,都舍得给九姑娘,就是不舍得给府里几位哥儿爷们的,也舍得给九姑娘,单就是她跟金叶两个,老太太平日里也是使着顺手,舍不得给人,这九姑娘回来,那也就拨了过来,这体面可不一般。

    可就是以前知道,这九姑娘回来这几日,那她也觉得九姑娘真比自己想的还要有体面些,她就笑劝道:“老太太自是知道姑娘的孝心的,可是府里姑娘这么些,性情参差不齐,偏九姑娘就拿一万银子出来,叫人知道了,怎么想呢?老太太不肯收,那自是疼姑娘的一片心。”

    这道理浅显的很,连玉叶都明白,赵如意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会儿赵家遭了难,她出头儿给了银子,其他姑娘自也不好白坐着,可她拿一万两出来容易,其他姑娘要拿一千两出来都难,自然是招怨的事。

    赵如意既然知道,还拿出来,自然是不怕招怨,只是一心想要赵家能度过这一关,只有赵家好了,一家子姐妹才能好,若是这个道理都不懂,反还怨恨她来出头,这样的人,她也就懒得理会了。

    只是老太太却不肯收,赵如意只得把银票收回来搁着。

    药材没买到,给镇南王妃的药茶只配了半个月份的,赵如意也没办法,过了才两日,镇南王妃已经遣人又来请赵九姑娘了。

    这一回跟第一次不同,不是驿站的小厮来送帖子了,这一次是镇南王妃跟前有品级的女官,亲自上门来送帖子请赵九姑娘陪镇南王妃去锦城外青山听禅礼佛。

    这于赵家自然是一件好事,镇南王妃去听禅,自然锦城府尹以下有品级的官员,部分原本朝中官员因种种缘故去职后在锦城的,连同锦城数得着的世家的女眷们,挨得上去的那定然都要去。

    只要镇南王妃对赵如意表现出一丝亲热之意,这些人自然都会看在眼里,也自然都有考量,赵家还没倒,赵家还有镇南王府撑着,这对于赵家在锦城的处境就会好许多。

    所谓虎落平阳被犬欺,赵家落败了,自有人蠢蠢欲动想要踩上一脚的。

    这些,都不出赵老夫人的意料,不过出于她意料之外的是,竟然是赵如意为赵家带来了第一次转机,面对镇南王府上面来态度恭敬的女官,赵老夫人居然在心中不由的叹息了一声。

    赵如意笑了笑:“这症候就是从这上头来的。不要紧,我开个方子用了就能好了。”

    她说的这样笃定,镇南王妃却好像还犹豫了一下,赵如意看的清楚,便道:“怎么?王妃是有什么禁忌吗?先告诉我,我好斟酌方子。”

    那丫鬟显然是镇南王妃跟前得用有脸的,说话也胆子大些,见状忙笑回道:“倒不是禁忌,只是先前府里行走的几位老爷也是这样说的,都说王妃这症候是从这上头来的,只偏开了方子,药吃了几个月,还是不见好,倒是说”

    “说什么?”赵如意追问。

    “说是王妃自己放不开,才药石罔效的。”那丫鬟道。

    赵如意总算是听明白了,笑道:“我明白了,想必王府的老爷们是说那一回小产后王妃睡不好,是因为小产后伤怀,郁结难解,思虑伤神所致?其实不是的。”

    王妃小产,王府御医自然是知道的,小产后接下来就是失眠,自然就归结于小产后郁结难解所致难以入睡。

    赵如意笑道:“我看王妃气色,虽因睡不好有些倦怠烦躁之意,但神色还属平和,且眉间开朗,想必从来都是爱笑之人,这小产之事,大约虽然当时难免伤心,但王妃天性定是很快就释怀了。”

    那丫鬟连连点头:“可不就是姑娘说的这样么。”

    镇南王妃是续弦,虽说不算老夫少妻,镇南王也比她大着十几岁,待这小妻子算得上如珠似宝,十来年已经有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去年再有孕,也不过是锦上添花的美事,加上小产后有镇南王宽慰,在府里地位稳固,是以小产后也很快能放开心怀,并没有郁结在心。

    赵如意虽不知道这个中情形,却说的一清二楚,镇南王妃到底矜持些,只是微微点头,她跟前的丫鬟们就都个个惊讶不已了:“姑娘真是说的清楚明白,倒比我们常在跟前的还清楚些了。”

    赵如意笑:“王妃这症候是从小产上来,却并不是因着小产后抑郁难解,而是胞宫血脉受损,胞宫留淤,伤及冲脉,因冲脉起于胞宫,上至于头,胞宫淤阻循经随冲脉上至心脉脑络,才引得王妃夜不能寐的,以前王府的老爷想必开的是解郁的方子,自是无效,如今只要用逐淤的方子,王妃就能睡得好了。这症候我以前见过,只要对了症,吃一副就能见到效应了。”

    一边解释,一边提起笔来开方子。

    “原来是这样。”赵如意没有咬文嚼字说脉象,倒是说的十分形象,解说的十分明白,镇南王妃立刻就听懂了,笑着点点头。

    赵如意写好后略微斟酌,便双手奉上开好的方子:“请王妃斟酌可用不可用。”

    赵如意虽然是第一次给这个级别贵人们看病,却一点儿也不陌生,知道规矩,不管谁开的药方,可用不可用,那都是要几位御医共同斟酌的。

    丫鬟忙接过去奉上,镇南王妃接过来看了看,先就见一手娟秀的小楷,却没有署名,显然是因为是闺阁笔墨的缘故。

    镇南王妃笑道:“九姑娘还没诊脉,只看一眼就知道我这是个什么症候,哪里还错得了,定是可用的。”说着便递了给跟前的丫鬟。

    听镇南王妃这样说了,赵如意便起身告辞,也免得叫人觉得她粘着不想走,师父早说过,越是这样的人家,越是要少说少看,看了病就走最好。

    难道师父也给这些贵人看过病吗?以前赵如意没有想过,现在倒有点好奇起来。

    华先生本来是来教她的,可有一次她得了病,请了好几位大夫,喝了半个月苦药汤子都没好,倒是华先生喂她两次药丸竟就好了,她便觉得有趣起来,就要缠着学医术,华先生也不推辞,一样教她,且她觉得,师父对医术上还更上心些,教了她三年医术才让她拜师,且闲暇时说些掌故旧事,那也多半与医术有关,这给贵人看病的规矩,就是师父闲着提起过的。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

    春雨綿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01220405

    春雨綿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01220435

    檀之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02003304

    小院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02203327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如意缘相邻的书:这时对 那时错皇帝偏要宠她宠她[综]带子的海贼之旅谁与争锋[网游]撩夫日常梦幻西游之黑衣刺客眼睛成精了以后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恩爱秀你一脸[综英美]外星少女今天仍然在拯救地球狼牙戮论仙女人设的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