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相悦

【书名: 如意缘 第41章 相悦 作者:七和香

强烈推荐: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盛世医香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重生军嫂有空间     购买率满50%即可看见正文, 72小时更换, 请支持正版!

    横竖对平常人来说天大好处,对他们来说也只是平常,就好像这一次邀请听禅, 对赵家来说就极为重要。?

    不过赵如意还是叹了一口气:“果然没有这么容易, 看来还要想别的办法。”看来镇南王去了京城是不会直接把大伯父捞出来了, 否则就不用这样邀请她了。

    幸好她之前就没有把这件事想的太容易,镇南王到底是在外的藩王, 行事谨慎,不会愿意沾上谋逆案的边。

    赵如意这样叹息, 却有别的人艳羡的很, 甚至不服气的很,就连老太太没有收赵如意银子的事,知道的人也不少, 赵四夫人听跟前伺候的丫鬟说这事儿的时候, 她的两个嫡亲的姑娘, 七姑娘赵淑云和十姑娘赵淑秀都在跟前, 七姑娘还没什么动静, 那位十姑娘先就撇嘴了:“总还不是老太太偏心, 要不是老太太说,镇南王妃能知道她?还下帖子请呢!就是这银子, 还不是老太太给的私房,这会儿倒拿出来献勤儿博名声了。”

    七姑娘瞪眼:“就是老太太给的私房,给了九妹妹那就是九妹妹的, 不管她拿出来献勤儿也好,博名声也好,她也拿出来了,你不服气,你也拿一万出来,我只说你的好!”

    十姑娘悻悻的道:“我哪里来的一万两银子,我可不是她,会哄老太太,私房都给了她,吃的穿的比我们强十倍子,连使唤人也多那么些个,好像就她一个才是孙女似的!”

    十姑娘赵淑秀只比着赵如意小两个月,一般大的姐妹,自然是比起大些的姐姐,小些的妹妹,最容易被人拿来与赵如意比较,偏又处处都比不过,以前赵如意在外头养着,没在府里,只偶尔提及,倒还罢了,现在赵如意回府长住了,眼见耳听多了,那自然就越发叫十姑娘不自在了。

    就连前儿王妃下帖子,别的姑娘都只是捎带,单只有九姑娘那是特别点了的,二伯娘也就只带了九姑娘去,这还不是老太太给王妃说的?不然王妃怎么知道九姑娘呢?要不是那一回知道了九姑娘,今儿又能给九姑娘下帖子了?

    十姑娘那日听到这个话,当时就气的摔了个杯子。

    七姑娘听了十姑娘赵淑秀这话,顿时冷笑一声:“那谁叫你不会哄老太太呢?”

    十姑娘又想摔杯子了,可在七姐姐跟前,还真不敢摔,她敢摔,七姐姐就敢收拾她,连她娘也拦不住。

    她便只得咬咬牙算完。

    她算完了,七姑娘还不算完,一边拣起个榛子剥,一边道:“瞧你那样,也就敢背后说说人,正经干得了什么?要我说,既不忿,那就多去孝敬着老太太,说不准老太太看你勤谨孝顺,也赏你银子,偏真到了跟前,傻子似的坐着,也不会说讨人喜欢的话,背地里话这么多!”

    赵四夫人在一边看着皱眉道:“叫人替你剥吧,当心掰了你指甲。你妹妹不过随口说两句,你非要跟她一个针一个眼儿的做什么呢!”

    “就是随口说的才叫得罪人呢。”七姑娘顺手把榛子丢回去,正经的跟她娘道:“谁不是正经姑娘?妹妹看着眼热,谁不眼热,可各有各的缘法,九妹妹自小没了爹娘,又没兄弟,老太太多偏疼她些,给点银子,有什么要紧的,眼红什么呢?谁愿意这样吗?一万两银子有多少,娘私底下给妹妹攒的嫁妆没那个数目吗?还这么眼馋肚饱的,你不服气,只管把那些都拿出来,还怕老太太不疼你?”

    一席话说的赵四夫人都没了声气,赵十姑娘更是早闭了嘴不敢说话了,七姑娘才道:“这个节骨眼儿上,九妹妹肯拿银子,自是为了这个家,咱们家好了,咱们才好的了,咱们家不好了,你就是把九妹妹踩下去了,又有什么好的?这些日子的事情还看不明白吗?自己舍不得就别说话,倒看不得人家舍得了!就是人家讨得镇南王妃的喜欢,那也是咱们家的福气!娘也少娇惯妹妹,也该教教她,不管镇南王妃请了咱们哪个姑娘去,对咱们家也是好事,我看她这么傻,今后怎么得了,到了夫家,谁还跟在家里似的让着她?”

    七姑娘赵淑云把妹妹连带她娘都教训了一通,气呼呼的摔帘子走了,她向来跟八姑娘走的近,自己嫡亲妹妹倒是在少在一处儿,真没想到她比赵如意才小着两个月,做人行事却差着那么些,也好意思跟人比!

    赵如意不知道这里头的曲折,只管收拾了东西,第二日由镇南王府的马车接了出去,车先去了驿站,王府女官亲自在门口迎她,进了内室,自有丫鬟通报,高高的打起了帘子,就听镇南王妃在里头笑道:“我不请你,你就不来看我,竟还要我下帖子呢。”

    听着像是嗔怪,表达的却是亲热,赵如意当然不至于这都不懂,还去解释你不请我我就不好来这话,便笑道:“我昨儿就想来瞧王妃的,偏这药茶里头有一味药竟没有了,我满锦城找了一日,也没找着,还耽误了来呢,没承想王妃就打发人叫我了。”

    她一头说一头往里走,既然镇南王妃给面子,她也乐的不拘束,笑着福身行了礼,就打量镇南王妃的面色,见她穿了一件杏黄色缠枝花锦缎袍,头上一根翡翠的簪子绿的好似要滴出水来,大约是睡的好了,气色极好,肌肤越发显得柔白,笑吟吟的看着赵如意。

    赵如意就笑道:“我不用诊脉,单看气色就知道王妃睡的好了,是不是?”

    其实看王妃给她下帖子也就知道了。

    镇南王妃笑道:“你是神医,吃了你的药,自然就好了。”

    经历了一年多难以入睡的日子,这突然每日能睡足四个时辰了,那种舒心惬意,实在是非言语所能表达,镇南王妃这几日心情极好,这会儿看着赵如意,更是越看越喜欢。

    这小姑娘知情识趣,会说话会治病,实在招人喜欢。

    赵如意示意玉叶把捧着的盒子奉上:“这个实在没法子,有一种花儿满锦城都没有,我跑遍了全城去买也买不到,只有千金坊可以订货,还得等日子,我手里只存了半个月的量,王妃先用着,回头有了,我再送来。”

    “这什么珍方这等不寻常,连东西都不好买。”镇南王妃随口道,命人收了盒子,笑道:“定然是极好的!我五日后就要启程进京,九姑娘得了,就打发人送到驿站,自有人送的。”

    赵如意应了,又说:“虽说看气色就知道王妃好了,我还是为王妃诊一诊脉,更放心些。”

    一边的丫鬟连忙上来伺候,赵如意诊了脉,笑道:“果真是好了,那方子我再增减一下,王妃再用三剂,就不用再用药了,再养上一年半载的,还能再生个小王爷呢。”

    镇南王妃噗嗤一声笑:“你小孩子家,倒说这样的话,也好意思。”

    “我是大夫嘛。”赵如意笑道:“大夫百无禁忌,自然是什么都要交代清楚的,要不然,师父怎么就不让我坐诊看病呢。”

    赵如意这样的身份,自然是没有在外头坐诊的那一天的,看起来,赵如意还真是觉得挺遗憾的。

    镇南王妃也清楚,自不再说这个话,只是笑道:“前儿我得了一副南洋珠的头面,我不大用那样子的,倒是九姑娘生的清丽,正配珍珠,你便拿去使罢了。”

    她这样一说,跟前伺候的丫鬟立刻就应了声,显然是预备好的,立时就有丫鬟捧了三个大红描金莲花的锦盒上来,里头是一整套的赤金南洋珠头面,从簪子宝钗到耳坠子手镯,戒指都是四五个,珠子有大有小,最大的有莲子般大,最小的也有黄豆大小,十分体面。

    赵如意便笑着推辞道:“王妃召我说话,就是我的福气了,怎么还能拿王妃的东西?”

    虽然镇南王不打算直接捞人,但今天的举动也很不错了,赵如意照样领情。

    镇南王妃一笑,这个小姑娘当真伶俐,这话看着是推辞,其实是说,镇南王妃招她去听禅,就是给了她好处了,她心里明白着呢,这样聪颖的姑娘,镇南王妃心想,就是不治病,也叫人喜欢呢,她便笑道:“还跟我客气什么,又不是什么稀罕东西,你拿着赏人,也不算白陪我走一趟。这也是王爷的吩咐,就是你们家的事,回头王爷也是要问一问的。”

    有这句话,就比头面好的多了,有镇南王过问,虽然不是捞人,但至少不会多加罪名了,赵如意便忙道谢。

    另外还有四个丫鬟捧上来八匹润泽光亮的织锦缎子,镇南王妃身边的大丫鬟如喜笑道:“这是今儿早上收的,王妃还没瞧过,我倒瞧着颜色花样都合着姑娘们使,就做主拿过来了。”

    镇南王妃笑道:“好丫头,我都没见过的东西,你倒替我做主了。”

    那如喜显然是有体面的,笑道:“那是因着赵姑娘替王妃尽心,咱们看在眼里,自是感念赵姑娘。”

    她看了一回,见那缎子都是今年的新鲜花样,又是鹅黄湖绿之类的娇嫩颜色,便道:“九姑娘家里还有姐妹呢,正好也都热闹一番。”

    赵如意这才道谢收了东西,吩咐玉叶先叫小子拿着送回家里去。回头一想,镇南王府又有金矿又有铜矿,有的是银子,诊金收贵一点也不要紧么。

    这里复诊完了,镇南王妃亲自携了赵如意的手,一齐坐着镇南王府的马车,前往青山上的玉佛寺。

    赵如意没有长在锦城,一年回来几日罢了,从来没有在锦城大大小小各种宴席各种花会诗会上露过面,伺候镇南王妃来玉佛寺的众位老太太、太太奶奶们竟然没有几个见过她的,见从镇南王妃坐的马车上,跟着下来一个十四五岁如花似玉的小姑娘,镇南王妃还携着她的手,时不时的与她低声说笑,形容亲密,不由的都议论了起来。

    楔子

    嘉康七年,锦城出了件大事,锦城第一世家永宁侯赵家被贬斥了。

    赵家自国朝开国封国公以来,屹立了三百余年,世受朝廷恩宠,虽然已经日渐衰败,远离京畿,但在锦城还是第一世家,如今却卷入了宁王谋逆案,赵家大老爷已被逮捕入狱,其余人等或被贬,或去职,均受波及。

    永宁侯赵,一夜之间便衰败了下来。

    可是有一件事却叫人费解,赵家这永宁侯的头衔,在这样的大案里,却依然屹立不动,并没有随着赵大老爷的被捕而夺爵。

    第一章

    两顶八宝璎珞轿从角门抬进了锦城永宁侯赵府,虽然四月初的阳光十分灿烂,可照在赵府紧闭的大门上,却仿佛依然透出了那灰暗的衰败。

    出事不过十余日光景,赵老夫人就明显衰老了许多,不过依然能端坐在大厅上,这些日子,满府里太太奶奶们惶惶不可终日,倒只有老夫人掌得住,每日在这里亲自理事见人,此时,老夫人跟前伺候的黄嬷嬷弯着腰,小声的在老夫人耳边道:“老太太,田家太太和大少奶奶来了。”

    田家婆媳?赵老夫人富态的脸上露出了一点意外的神色来,反问了一句:“田家也来了?”

    好似这是件多奇怪的事情似的,黄嬷嬷心中想,自赵家被贬斥以来,几家未来亲家都上门退亲,已经不是新鲜事了,老太太也退的很痛快,怎么偏到了田家这里,老太太倒这样问一句。

    黄嬷嬷心中虽这样想,面儿上却不露出来,反是说了一句:“或许也不是来退亲的,大约只是来看看罢了。”

    赵老夫人想了想,摇了摇头,田家在运城,离着上千里路,这个节骨眼上来锦城,难道还能只是白看看?

    赵老夫人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道:“请老二媳妇去陪着过来就是。”

    赵家大老爷携家眷在京,锦城老家里就由二夫人王氏主持中馈。

    黄嬷嬷躬身应了出去打发丫头去请二夫人,回头却见赵老夫人嘴角仿似有一丝嘲讽的神情,正跟侍立在一边的丫鬟吩咐:“去看看九姑娘在做什么,若是得闲,请九姑娘来见一见客。”

    黄嬷嬷越发觉得奇怪了,真要是这九姑娘的未来婆家是来退婚的,老太太吩咐九姑娘来做什么呢?前头几位姑娘和少爷被退亲,老太太可没打发来见客呢,都是老太太和夫人们见了客,就做主应了。

    怎么到了九姑娘这里,就不一样了呢?不过,一转念黄嬷嬷就释然了,九姑娘惯常就跟别的姑娘不一样,这也算不得奇怪。

    九姑娘叫如意。

    连名字都没有跟着姑娘们的排行走。

    九姑娘虽然才十四,却已经长的高了,比她的姐姐们都高半头,在姑娘里算的十分高挑的了,黄嬷嬷跟她说话也得仰着头。

    虽然不清楚九姑娘到底为什么跟别的姑娘不同,不过黄嬷嬷到底是老太太跟前伺候老了的人,心中总要多些计较,对这位刚从别院回来才几日的九姑娘说话便格外仔细些:“是田家夫人和少夫人,听起来好像是来退亲的,老太太才请九姑娘来说话,九姑娘心中有个数才好。”

    九姑娘赵如意点点头,耳畔一颗莲子大的南洋珠耳坠子跟着乱跳:“我也想着是这码事,不然这会儿来做什么呢?”

    她的神情也很镇定,虽然从小就养在外头,倒也依然有赵家嫡女的气派,赵家七姑娘、十姑娘听到消息时虽也镇定,却透着几分苍白,倒是这位九姑娘连容色都很寻常,她含笑对黄嬷嬷点了点头,便走进去了,站在屏风跟前听。

    田家果然是来退亲的,连理由也说的毫无诚意,只说拿了两人生辰八字去大方寺请高僧合吉凶,便说两人八字不合云云。

    家败如此,对这样勉强的借口,赵老夫人并不动容,没有接这话,却好似还在与田太太在说家常:“老太太身子还好?也有三年没见了。”

    见问候婆母,田太太恭敬的微一欠身,道:“原是还好的,不过这春夏交的时候染了时节,略咳喘些,大夫说在家里不宜,如今在千岛湖别院养着,这次出来还吩咐我替她老人家问候老夫人呢。”

    赵老夫人轻轻点点头,却说:“是么?不过依我看来,田老太太只怕不知道你们来锦城吧?”

    田太太脸上微微一僵,随即又笑道:“老夫人说笑了。”

    赵老夫人并没有继续说这个,只是转头问了丫鬟:“九姑娘来了吗?”

    田太太一怔,没承想赵家会把赵九姑娘直接叫出来,只见大厅屏风后面转出来一个明丽的姑娘。

    当初定亲的时候田太太在为自己娘家父亲守孝,定亲是由田老太太亲自操办的,田太太并没有见过赵如意,此时一见,不由的心中暗想,若单说容貌,配自己儿子倒也是配得过了。

    论起来她对赵家并没有恶感,虽说是公婆做主,但在此事之前,她也并不抵触这门亲事,甚至还颇有些得意,赵家是锦城第一大世家,又有侯爵在身上,真论起门第来,田家还差着一层呢。

    不过此时境况不同,赵家这是卷进了谋逆案,虽没有罪及满门,可到底是再难翻身了,有这样的忌讳,赵家连寻常人家都不如了。

    纵是赵如意模样儿再好,他们家也不能结这门亲事。

    赵如意上前见礼,近一点看更觉得明媚,肌肤如瓷,目如点漆,虽然明知道自己是来退亲的,可是镇定大方,礼数周到,并没有惊慌失措,或是愤怒,或是哭闹。

    赵家这数百年世家果然不是寻常,单看姑娘这份气度,做自己家媳妇只怕也不差。

    田太太不无惋惜的想,只可惜赵家出了这样的事。

    赵如意见过了礼,便退回到了赵老夫人跟前,赵老夫人道:“三年前我与田老太太订的这门亲事,论理,此事我也该与老太太面谈才是,不过这既是九姑娘的事,九姑娘若是应了,那也无妨。”

    田太太觉得这话透着古怪,婚姻之事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有让姑娘自己做主的,且这话里的意思,若是九姑娘不同意,那赵家便不同意,要老太太亲自来谈。

    想到先前赵老夫人那句话,这赵家这个做派,是觉得老太太肯定不会退亲的吗?所以拿出这样一个借口来。

    田太太心中不由的就冷笑起来。

    赵如意却没有觉得什么古怪,她柔和的说:“田太太的意思,我刚才已经听明白了,这事想必和大方寺的高僧没什么关系,是因着我们家近日的事,田太太才觉得我与令郎八字不合的吧?”

    因对方犯事而退亲,这在官吏富贵之家并不罕见,只是双方都心知肚明,无非寻一个普通借口略为遮掩,让双方面上都好看些罢了,一方已经家世衰败,只要肯退亲,自是不愿意得罪对方,大家和和气气留个情面,今后或许还有要对方照看的地方。

    除非不肯退亲,才会撕破脸闹起来,如今这位九姑娘这样说,那果然就是不肯退亲的意思了吗?、

    赵家现在这个样子,他们家凭什么敢不退亲,这位姑娘真是不识时务,亏她先前还觉得她有气度,原来也是不懂事的,真以为你不同意就能不退的吗?

    听说这九姑娘从小儿养在外头,果然差些儿,幸而不会娶她。

    现在你们赵家还有什么资格说话?

    田夫人心中冷笑,面儿上还是和气的道:“姑娘想多了,犬子既然与姑娘八字不合,那自然就是不宜婚配,不管贵府有没有事,有什么事,那都不能成亲,姑娘明白吗?”

    这话说的这样,赵老夫人还是低眉垂目,好似没有听到,说了让九姑娘做主,那就真的完全不插手了的样子。

    田家大少奶奶端起茶喝了一口,嘴角含笑,心中有一种莫名的畅快感。三年前家里为三弟定下了赵家的九姑娘的时候,她就有些不安宁了,她虽是长媳,可娘家只是在运城本地算得上有头有脸,放在外头就不算什么了,哪里比得上赵家,虽然早不在京畿,放在京城里算不得什么,可终究也是侯爵。

    作为大嫂,她以后怎么压得住这样人家出身的姑娘?

    而且三弟也比自己的丈夫出息,自小就有神童之名,后来送到京城读书,听说连皇上都看过三弟写的诗词。

    其实婚期还有两年,并不用急着现在就要退亲,这个时候上门退亲,本就有点欺负人了,这会儿把话又说的这样,田大奶奶看着赵如意心想,这真是尴尬呀,这本该是父母长辈承受的事,现在却直接推了姑娘出来说话。

    田大奶奶看看赵老夫人,却见她一脸平静,好像这事与她无关一般。

    赵如意却似乎并不觉得尴尬,她认真的说:“如果只是因为这个,那就不能现在退亲了,我们家还存着三年前请大方寺高僧合的八字的札子,上面明明白白写着大吉,我明日就可以与夫人一起去运城,请高僧解释一下,不过三年而已,这大吉怎么变成不合的。”

    连赵老夫人都抬起眼睛看了九姑娘一眼,但又一言不发再次垂了下去,田大奶奶更是睁大了眼睛,然后又不由的去看自己婆母。

    这位九姑娘也是在这样的人家养大的,怎么这样不谙世事,还跟这样敷衍的理由较起真来。

    田太太脸上一直保持着的淡然的笑意凝固起来,显然是没想到赵如意会说这样的话,她心中已经觉得恼怒了,而且还有些鄙夷,这姑娘也不想想,自己家都这样了,她自己自也不再是以前的赵九姑娘了,凭什么能嫁到自己家去,凭什么能嫁给自己的儿子?

    她以为胡搅蛮缠就能不退亲了吗?

    真是好笑,再闹其实也不过是丢自己家的体面,是你赵家自己犯的事,既然我们好心为你遮掩不要,那撕破脸也就是了,难道今日这样的境地,我田家还怕与你赵家撕破脸不成?

    田夫人便道:“这其实也不奇怪,以前自然是大吉的,可如今贵府大老爷犯了谋逆那样的重罪,贵府气运变了,和我们家就不合了,也是很明白的事,九姑娘难道还想不明白吗?九姑娘就是问遍天下高僧,这气运也变不回来,九姑娘也不能嫁给犬子了。”

    作者有话要说:  周末加更,合并更新,祝大家周末愉快!

    推荐基友的现言

    《职业粉丝》by钟晓生

    这世界上有一种不足为外人道的职业,叫做职业粉丝。普通粉丝追星花钱,职业粉丝追星赚钱。双女主文,揭秘粉圈撕逼日常

    《职业粉丝》

    版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如意缘相邻的书:这时对 那时错皇帝偏要宠她宠她[综]带子的海贼之旅谁与争锋[网游]撩夫日常梦幻西游之黑衣刺客眼睛成精了以后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恩爱秀你一脸[综英美]外星少女今天仍然在拯救地球狼牙戮论仙女人设的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