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慈父心

【书名: 如意缘 第52章 慈父心 作者:七和香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吃在首尔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医香重生军嫂有空间     购买率满50%即可看见正文, 72小时更换, 请支持正版!

    来的人都是听了亲友或者自家人讲了林家那些事的, 只知九姑娘是高明的女医,只要九姑娘说看不出有什么病来,就能欢欢喜喜的回去了。% し

    甚至还有好几个上门来探口风想要说媒的, 赵家现在看起来不要紧了, 又不太在乎九姑娘父母双亡的, 甚至也不乏想要捡漏的。

    不过这求亲的事,倒和退亲的事不一样,赵老夫人并没有征询赵如意的意思,只一概回绝。

    赵如意也听到了一耳朵半耳朵的,丝毫不在意,她现在忙着呢, 并不急着嫁人。

    谁上门来看病, 她都给看。

    莲心是个嘴快的, 眼见得又送走了一个,不由的就道:“这些人, 丁点儿大的毛病都来求姑娘看,我们姑娘是什么人,也不掂量掂量, 亏的她们也有那脸, 这也没个人拦着,以前华先生可没让姑娘这么着过。”

    “你懂什么!”赵如意安稳的说,她的眼睛又大又亮, 丝毫看不出疲惫来:“这才是好事。”

    现在这个局面赵如意很满意,就等着看到底哪个人要撞进来了。

    丁香是个稳重的,没有问,只是在想,姑娘把这神医的名声传出去,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也不过几天功夫,赵九姑娘神医的名声,如今在锦城有些身份和底蕴的人家已经传开了,只有那些与赵家当面交恶过的人家,终究是不好意思上门,横竖没有十分要命的病,倒也并不需要什么神医。

    可是却有人家却有点坐立不安了,城南姜家,那也是在锦城数得着的人家,以前还差点与赵家成了姻亲,只不过赵家出了那样的事,他们家生怕连累到了自己,就赶着到赵家退了亲。

    林家的那一幕,姜家的大少奶奶并没有亲眼看到,她的独子病倒了,她并没有去林家,可是听到丫鬟说的赵九姑娘单看一眼就知道有没有病的神技,她不由的小声说:“难道是真的?她当时是真看出来宝儿要发麻疹了。”

    她的这宝贝儿子自那日从玉佛寺回来,没过两日就真的发起热了,请了大夫来看,开始只说是风热,几服药吃下去没效,后来才有大夫诊出来是麻疹,可是这药吃下去,却是一点效验也没有,到如今,儿子高热惊厥,那疹子却还是没有发出来。

    这麻疹的凶险就在这里,若是症顺,药吃下去疹子发出来了,也就发几天热,慢慢就好了,可若是疹子发不出来,一径这样高热好不了,那就几乎是难治了。

    多少孩子都丢在这上头了……

    姜大奶奶形容憔悴,好几日没有正经合眼了,双眼下都有浓黑的痕迹,眼睛也哭的红红的,可是儿子就躺在面前,却是人事不知,摸着都烫手,也不知还撑得多久,难道这真要着落在那位赵九姑娘身上了?

    跟前伺候的奶娘就是那日在玉佛寺的那一位,自是亲耳听到了赵如意说的话,此时见大少奶奶这样说了,忙道:“各家都传开了,说的再细也没有了,那位姑娘实在神技,摸了脉别说症候,就是连各家院子里栽着什么花,平日里各人爱吃个什么,都能说个差不离儿,可把人吓一跳呢!”

    她见大少奶奶还犹豫,心中着急,不由的又劝道:“前日在玉佛寺,那位姑娘连脉都没有摸,只看就说大哥儿合该小心些,这也是准的了,我这点小见识自是不大明白的,不过想一想,既然看得出来,这治总有几分拿手吧?”

    姜大奶奶心中可不也是这样想吗,可是想归想,她依然十分犹豫,叹一口气,她跟前伺候的丫鬟是娘家陪嫁过来的,伺候了她十来年了,自是更明白她在犹豫什么,此时看看惊厥的哥儿,烧的红通通的,手脚还不时的抽搐一下,实在是凶险的很了,便轻声劝道:“哥儿都这样了,奶奶哪里还顾得了那许多呢?就是太太、老太太,那难道还不是亲孙子,亲曾孙不是?能有个不疼的么?再说了,无非就是个体面,前日老太太还说呢,赵家是泥菩萨过河了,哪里还敢得罪咱们家?如今大奶奶只管求了老太太,求着老太太去给人说几句软话,想必就好了,横竖是为了哥儿不是?”

    这体面和儿子的命比起来,孰轻孰重自然很容易分辨,姜大奶奶就下定了决心,吩咐奶娘:“你先看着哥儿。”

    自己带着跟前丫头出去:“先去求太太才好。”

    赵如意这些日子门庭若市,人人都知她是神医,闲下来的时候她也觉得好笑,这些人真没见过世面,自己这两手就把她们唬的这样,要是她们看到师父的本事,还不吓死?

    这会儿刚送走了一位太太,才坐下来喝杯茶,还没喝两口,就见老太太跟前的丫鬟过来请:“老太太说,有人来请九姑娘看一看,请九姑娘去前头。”

    这倒也奇了,赵如意这些日子来找她的多了,就跟以往的规矩不同了,总不好每个都老太太或者几位伯娘陪着,这家里还要不要过日子了?通常来了人,哪位伯娘或者三嫂子到二门上去迎一下,就陪着过自己院子来了就罢了。

    饶是这样,还忙的不可开交呢,也幸而诊金收了不少,赵如意捡着东西只管送人,一家子伯娘嫂子姐妹的都送遍了,师父说,最不心疼的就是银子,咱们这辈子,总不会缺银子花。

    师父向来大方,赵如意也不逞多让,手面一向不小,送东西不心疼,她觉得这道理最简单了,这收了东西,总是能少埋怨她两句吧。

    不过,怎么这会儿老太太打发她去前头?

    赵如意就站起来:“怎么不叫到我院子里来,何必扰了老太太的清净。”

    那丫鬟就笑道:“人家一来,就来见老太太,且人家也是老太太来的,我们家老太太自也不好撵人不是?姑娘这些日子忙了,天天在屋里坐着也闷,就当散散心,走几步松散松散也罢了。”

    既说来的是老太太,赵如意也就罢了,照例带着玉叶金叶往前头厅里去。

    有人带路还是挺顺利的,赵如意走到她惯例听壁角的前厅屏风处,倒是好笑,七姑娘十姑娘都一串儿在那里听壁角呢。

    不是很方便说话,七姑娘便向她点点头,十姑娘却是怒目而视,好像赵如意得罪了她似的。

    回赵家也有一阵子了,像赵如意这样精乖的人,就是不刻意打听,只看平日里行动说话,也能大约知道各人的脾性,这四房里头,七姑娘是个明白人,十姑娘却不是个太明白的,她向来不耐烦管别人的眼睛鼻子,就只当没看见,轻声问道:“什么事呢?”

    说着就张望起来,这一看当然就明白了,坐在客人位子上的几个人,其中那个穿绿的年轻妇人,不就正是那日在玉佛寺里碰见带着孩子的那个吗?

    看来,是那孩子的病发作了吧?不然也不会来请她出来了。还饶着长辈,想来她也明白那一日得罪了自己,所以才请了长辈出面来请自己。

    其实有什么关系呢,这样的场面,师父碰到的也多了,向来是不放在心上的。

    不过这四房的两个姑娘怎么也来了呢?赵如意就停住脚,先问一问。

    七姑娘说:“其实没叫我们,我们只是来给老太太请安,只没想到老太太有客,就没进去。”

    她是这样说,十姑娘赵淑秀却是一脸愤懑,看起来明显不是那么回事,好像要不是有姐姐管着,她就能冲上来给赵如意一巴掌似的。

    气的这样,连向来不大理会这种的赵如意都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她觉得自己安分的很,根本就没有直接得罪十姑娘的地方,若说是为了老太太偏心的事,也不至于看着她就恨的这样啊,前几天也不是这样的吧?

    想不明白,她就直接问了:“七姐姐,到底怎么回事啊?你跟我说,我心里好有个数。”

    七姑娘赵淑云打量了赵如意一眼,觉得她看起来好像是真不知道的,才轻声说:“这是姜家的老太太、大太太和大少奶奶。”

    “嗯?”赵如意还是不明白,不过看起来,赵淑云的神情好像是她说了赵如意就该明白似的。

    赵淑云无奈,只得继续解释:“他们家三公子原本是与十妹妹订了亲的。”

    赵如意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她在庙里遇见这家人,好心上去提醒孩子不大好,她们家只防贼似的防着她,原本她还以为是因为自己太年轻,又是姑娘家,完全不像大夫,说话好似咒她们家孩子似的,没想到这里头还有这一层过节。

    姜家知道得罪了赵家,才会觉得赵如意会害他们家孩子呢!

    这会儿这十姑娘这样看着自己,显然是恨自己多管闲事了,不过也怪不得。赵如意眼珠子一转就明白了,田家来退亲,自己都一肚子火气,但好歹是发了出来,这十姑娘这样的心眼儿,不知心里更恨的怎么样呢,而且她还没出气的地方,好容易见姜家倒霉了,偏自己要来插一脚,怎么不气呢?

    想是这样想,赵如意却是小声对赵淑秀说:“恼有什么用,既没本事当面儿打回去,对着我瞪眼就能出气了?”

    说着她也不再理会气的半死的十姑娘,堂而皇之的从屏风后头走出去了。

    那伙计咧嘴笑:“我就知道姑娘是富贵人家,少来外头,这锦城谁不知道咱们千金坊是安郡王爷的买卖?要说安郡王他老人家那可是有名儿的善心人,虽然开了药店,那也不全为着银子,咱们这店药材全,品相好,从无假货,价也不贵,且若是真遇着那些差点儿银子买不起药的,舍一副两副药那也是常有的事,满城里谁不说咱们千金坊好?都愿意上咱们千金坊来抓药呢。就是安郡王爷他老人家的长生牌位也不知道立了多少了。”

    赵如意想了想,笑道:“安郡王不是不在锦城吗?怎么想起到锦城来开这买卖吗?别是你们自己说的罢。”

    打上王爷的旗号,做生意自然更顺利,上门来闹事也得掂量掂量,赵如意倒是明白这个道理。

    赵如意这样的贵家姑娘,这伙计平日里自是难得一见,且又如此美貌动人,这般和气的愿意攀谈,那伙计也就越发说的来劲了:“我们就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胡乱借安王爷他老人家的名号啊,找死不成?这真是安郡王爷的买卖,姑娘想想,咱们千金坊做的这么大,各城都开了分店,就是安郡王爷的眼皮子底下就有一家分店,要是敢胡说,他老人家嘴里漏一个不字来,咱们也得关张不是?倒是他老人家干嘛开在锦城来,那小的就不知道了,横竖凭是安郡王爷,别说开的锦城,就是要开在皇城,那皇上也得让他开不是?”

    这小子还真是会说话,赵如意都忍不住笑了一下,别看这小子一口一个安郡王他老人家,人家其实才二十岁,一点儿也不老,说起来,这位安郡王那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是本朝护国长公主的独子,护国长公主原封号为福安公主,从小儿就爱习武,长的大了,生的英姿飒爽,美貌过人,先帝盛宠,公主不爱那些世家出身的翩翩佳公子,却只倾心于当年的西北军先锋将军,下嫁后琴瑟和谐,很快就诞下一子。

    今上初登基,匈奴犯边,直打到了山西大同府,今上御驾亲征,却不慎落入陷阱,五万大军被围,危急之时,皇弟端王留镇朝廷,公主偕驸马星夜驰援,救今上于危难,血战之后,仅余两千人马脱围。

    且乱军之中,驸马为今上挡了一刀,伤的重了,终于不治。

    经此一役,朝廷元气大伤,无力再战,匆匆签下城下之盟,割地赔款和亲,了结了战事。

    回京后,福安长公主救驾有功,改封号为护国长公主,独子封安郡王,成为朝廷数得着的异性王爷之一。

    以安郡王的恩宠,那还真是想要开在皇城,皇帝也会让他开的。

    但是为什么她赵如意的铺子,现在变成了安郡王的了呢?赵如意见这伙计也说不出别的来了,知道他这样的伙计知道的也有限,便不再问了,叫青黛把有的药材抓了,又出去各处生药铺子逛了一圈,还真买不到那些药材,便吩咐人回千金坊去订货,她自己却不再去了。

    赵如意在想,这件事她该问谁呢?

    赵如意想了一下,问丁香:“旧年冬天,我这里还收了千金坊五千银子是不是?”

    丁香既管着赵如意的事,自然清楚:“是的,是千金坊的大掌柜送来的,以前是交给华先生,不过那会儿,华先生已经出海去了,大掌柜说了,华先生吩咐直接交给姑娘,是连账册一起送来的。”

    想了一下,丁香还说:“大掌柜还说,千金坊做的好,去年的利润比以前哪年都高,其实不止这个数,不过因筹划今年还开分店,所以留存了一部分,账上都是清楚的。”

    作者有话要说:  我回来了,每天都有更新你们肯定没有想我吧?

    感谢

    梦想中的世外桃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15 09:18:09

    草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15 09:46:01

    木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15 11:05:19

    mint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15 13:45:29

    mint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15 13:45:34

    mint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15 13:45:38

    mint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15 13:45:42

    春雨綿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15 20:37:18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如意缘相邻的书:这时对 那时错皇帝偏要宠她宠她[综]带子的海贼之旅谁与争锋[网游]撩夫日常梦幻西游之黑衣刺客眼睛成精了以后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恩爱秀你一脸[综英美]外星少女今天仍然在拯救地球狼牙戮论仙女人设的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