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处置

【书名: 如意缘 第58章 处置 作者:七和香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重生军嫂有空间盛世医香活色生枭     购买率满50%即可看见正文, 72小时更换, 请支持正版!

    她话还没说话,那妇人陡然就发作了, 她猛的别过头来,打断了赵如意的话:“你胡说什么?”

    她声音突然变的又尖又细, 眼睛也瞪大了,双手下意识的护住了自己身前的孩子, 恼怒道:“你竟然敢咒我们家!”

    赵如意没承想她反应这样大,还给她吓了一跳,后面的话就说不下去,只是解释道:“不是我咒令公子,实在是,”

    那妇人根本就没有要听她说话的意思, 此时目光看到了桌子上那一碟点心,心中突的一跳, 再次打断了赵如意的话, 问那奶娘:“这点心是哪里来的?哥儿用了没有?”

    那奶娘显然没见过自家主母这样如临大敌的样子,也有点畏缩起来,嗫嚅着说:“是……是那位姑娘给的……”

    ‘啪’的一声,那妇人扬手就给了那奶娘一耳光, 气急败坏的道:“也不知哪里来的腌臜东西,你就敢给哥儿吃,哥儿要是有个不好,你……你……”

    奶娘捂着脸不敢说话了, 赵如意啧了一声,倒不觉得恼,只觉得这妇人真可怕,她见过不愿意人说有病的人多了,这是人之常情,谁也不爱听,可是不爱听到这种地步的,她还头一回见。m. 乐文移动网

    赵如意不恼,雁儿倒是恼了,这点心可是她端过去的,她腾的就站了起来:“你干什么大呼小叫的!这里是你家吗,当着人就打起奴才来了,打给谁看啊,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你能打人的地方吗?王妃的饮食在这里呢,这样要紧的地方,怎么什么不三不四的人都得进来了,来人,都给我撵出去!”

    赵如意又啧了一声,王妃跟前的丫头,骂起人来可真是什么也不怕的,真是越是奴才越惹不起,王妃总还要讲究个体面,这奴才恼了,才不管你什么体面不体面的,只要骂的着的,就敢骂。

    在这锦城,雁儿这样身份的丫头,那就是骂了知府家老太太,那也是白骂,找不回来的。

    这妇人果然有点懵了,犹豫了一下,还真没敢还嘴,显然是不敢肯定雁儿的身份,倒是那小孩子见奶娘挨了打,有点眼泪汪汪的拉拉他娘的裙摆,扁着嘴说:“没有,我没有吃。”

    那妇人得了这个台阶,连忙拉着他往外走,一边还说:“没吃就好,外头的东西再不许乱吃的。”

    小男孩委屈的点头,那奶娘连忙追上前去抱了他起来,跟着出去了。

    雁儿呸了一声,还恼道:“九姑娘这样的神医,好心跟她说,她还跟见了鬼似的,不识好人心!”

    旁边那个丫鬟嗤的一笑:“雁儿姐姐这话,连自个儿都骂了,你骂自个儿也罢了,怎么还饶上九姑娘呢?”

    雁儿得她提醒,连忙笑道:“我可没说九姑娘,她明是骂的我,可不与九姑娘相干。”

    赵如意只笑了笑,可不是吗,这妇人自见了她,真的就跟见了鬼似的,倒也奇怪,好像那孩子在跟前,她就会暗算她孩子似的,她嘴里却道:“哎,没人愿意听人说得病的,也没什么,不找我治,我乐的清闲。”

    “可不是吗!”雁儿连忙道,一时玉叶金叶也收拾好了东西出来,雁儿便又说:“王妃听禅想必也该好了,我们还是往前头去吧。”

    果真她们回到前头的时候,讲禅刚刚结束,雁儿并没有把先前那妇人的事回王妃,赵如意也懒得说,只是陪着镇南王妃用了斋饭,才一齐下山去。

    镇南王妃又打发王府的车送赵如意回了赵家,才罢了。

    赵如意回了家,自去见赵老夫人把今日与镇南王妃出门的事说了一说,赵如意这样精乖的人自然看得出来,老太太虽然对她从来没有要求什么,更没有要她好生侍奉奉承镇南王妃,但心里却不是不关心的。

    所以虽然老太太什么也没说,赵如意还是主动的把今日的情形汇报了一番,赵老夫人听了,点了点头,想了一下,才跟赵如意说:“这些日子,观望的人家不少,王妃这样给体面,想必能安静些了。”

    赵如意有点意外赵老夫人会跟她讲这些,按理说着向来不是闺阁姑娘该管的事,不过在别院的时候,师父什么事都跟她讨论,她的意外倒也不大,就只是笑道:“王妃给体面,那也不止是因着我的好处,终究咱们家这会儿还是永宁侯呢,若是事儿真犯大了,王妃也不会给我这样的体面,所以我觉得老太太还是该放宽心些。”

    开玩笑,要真是谋逆罪坐实,镇南王妃最多就抬了银子来谢她,绝对不会邀她出去的。

    赵老夫人听了点点头:“你说的很是。”

    不过王妃给了体面,自然更能杜绝一些猜想,让赵家少些麻烦,这就是赵如意的功劳了。

    这里说着话,却见赵四夫人笑吟吟的走了进来,给老太太行了礼,就笑道:“九姑娘在这里呢,我问一个事儿,我瞧着你院子那边在翻地种东西?九姑娘知道吗?”

    赵如意就点点头:“是啊。”

    “是原本种的那些不合意么?九姑娘这是预备要种什么?”赵四夫人笑道:“我问明白了,好吩咐他们预备苗子东西。”

    赵家是大族,在锦城也绵延数百载,几经扩建,占地极广,虽说一大家子,老老少少几十主子住在这里,也不逼仄,但赵如意住的院子又格外大些,虽然平日里不住,却也都年年修葺整治,院子前后种着四季花卉,一年到头都有花儿看,这如今南墙那一带的蔷薇正开的如火如荼。

    赵家是赵二夫人主持中馈,三夫人四夫人都分管着一部分,四夫人正好就管着府里的苗木花卉等。

    赵如意听了就笑道:“这个不必四伯娘预备了,我栽些药苗,是早就预备好的东西。”

    赵四夫人便皱了皱眉:“药?那些东西,合该送到庄子上去种的,放到小姐的院子里种了那些,越发没个陪衬,叫人看着不像,别的姑娘房前屋后的都能看着那些花儿,九姑娘院里只有那些个,只怕人说闲话。”

    “有什么闲话可说!”赵如意没说话,赵老夫人先说话了:“又不是只有花儿才看得的,九姑娘喜欢看什么样子的,就种什么样子的,你理会人说什么?你去把人和东西预备好,预备九姑娘使就是了。”

    赵四夫人就低下了头应是,心中却是嘀咕,老太太这心都不知道偏到哪里去了,以前五姑娘在家里的时候,因不喜欢院子里那一片矮海棠,要换成玉兰,老太太颇为不以为然,说了她两句,那也是二房嫡女呢,结果二嫂也没有许她换,这会儿九姑娘招呼都不打一个,直接把院子前后种的花树都掘了,翻了地要种药,老太太却这样说了。

    这九姑娘是老太太的心尖儿,真是一点儿没说错,再没人比得上的。

    赵如意见状,温柔的解释道:“不要紧的,不是什么古怪的药,只是香草为主,虽花儿不大,味道却好,因这些药苗精细,我也是才学着种,放到庄子里看不到,得种在我跟前,我才好料理。若是坏了规矩……”

    她腼腆的笑着对赵老夫人说:“老太太……”

    赵老夫人就安抚道:“不要紧,本就没有只许种花的规矩,那花儿种来也是为着姑娘们平日里看着陪衬的,你养药苗是正事,只管养去,缺什么东西,或是缺人了,只管找你四伯娘要,她就是管这个的,若是你院子不够大,花园子里头你看哪里好,也只管找你四伯娘要就是了。”

    老太太当面吩咐,赵四夫人也没话可说,只得对赵如意笑道:“是,九姑娘要什么,只管跟我说。”

    “多谢四伯娘。”赵如意应道:“若是缺了什么,自然找伯娘要去。”

    赵四夫人抓住机会告了一状,没想到没告准,只得怏怏的辞了出去。

    赵老夫人看她出去了,好一会儿叹了一口气:“家里风雨飘摇,还琢磨这些小节,能争些什么呢?”

    赵如意微微一笑:“没有惶惶不可终日,就是好事了,就如祖母所说,有心思琢磨这些小节,是赵家之幸。且也是有分寸的,也就不要紧了。”

    赵老夫人点点头:“是的,你说的对。”

    赵如意坐了一会儿,就告辞回去种药了,她现在很忙,缺药很多,正苦恼呢。

    赵如意进门来一看,知道自然都是大夫,她就微微一笑,也不避人,只是以晚辈的身份行了一个礼。

    那几人怔了一怔,没想到这位小姐这般客气有礼,反应过来才赶紧还礼,这些人都是锦城常年行医吃饭的人,这大户人家自也常去,医者不比工商,多半人家都要客气些,但终究比不得官身豪富,主家虽不是当下人般喝呼,可也是要小心伺候的,此时见赵如意这样客气,那这些人中年长的那位老者就忙道使不得。

    这位可是赵家的姑娘,赵家虽然败落了,那也是侯门,不同寻常人。

    赵如意并不多客气,只是笑了一笑。

    那老者大概六七十的年纪了,颇有高寿之象,就忍不住道:“姑娘真是大夫?”

    赵如意笑着点头:“是的,我真是。”

    她虽然没有坐堂挂牌,可她学了这么多年医术,还治好了不少人,自己觉得自己真是个大夫。

    那位老者不由的还自悔失言,觉得自己问的十分不妥当。他也是听到了知府家的那场热闹的传言的,他也觉得定是夸大的,并不能信。是以才有这一问。

    医者看气色那是常事,望闻问切,望字排第一,自有道理,可望气能望到这样的程度,就他这样行医之人来说,也是觉得不太可能的,可是偏偏先前又听到姜家的丫鬟说了,大奶奶去请的这位姑娘,在小公子发病之前,只看了两眼,就说小公子很快会发病。

    不由的将信将疑,这位姑娘,真有这样神?

    可是真看到了,这样娇滴滴美貌的千金小姐,就更觉得难以相信了。

    那姜大奶奶可顾不得他怎么想,好容易请来了赵九姑娘,那就是个救命的菩萨,连忙道:“九姑娘快看一看小儿。”

    赵如意过去床边坐下,看看小孩子,她并没有托大,不仅观了气色,也仔细诊了脉,然后才说:“是麻疹。”

    那几个大夫都点点头,他们自信是看准了的,也不信这小姑娘能看出什么花来。

    赵如意见他们辩证都无误,却治不得这孩子,也是觉得奇怪,便道:“前几日的方子我看看。”

    一边伺候的人连忙奉上脉案医方。

    赵如意把方子看了一回,道:“这是几位一齐斟酌的方子吗?”

    那老大夫便道:“是我开的方子,不过这几位也都是议过的。”

    方子中规中矩,孩子高热惊厥,便以药清凉下泄热毒,很正统的思路,可是如今这疹子发不出来,才是致其高热惊厥的缘故。

    赵如意谨慎起见,又摸了摸脉,摸的准了,便站起身来,把方子交还,姜大奶奶在一边拿着手绢子抹泪,紧张的问:“九姑娘可治得了小儿?”

    赵如意现在的样子,又好像那一万两银子跟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了似的,神态平和的很,她语气柔和的说:“我能治。”

    然后就走到外间的桌子前提笔开方子。

    见赵如意没有打算避开众人,几人就忍不住围观,都伸长了脖子看她开方子,赵如意提笔在手,第一味药便是——肥厚附片一钱!

    顿时一群人都大吃一惊,其中一个中年大夫就忍不住,重重的道了一句:“荒唐!”

    赵如意却没有理会,只管低头写方子,那人恼怒的说:“这位小爷高热如此,还开这样大热的药,这一剂下去,只怕就烧死了!”

    他一着急,说话就顾不得忌讳,倒是把姜大奶奶吓的一抖。

    那老者大概在众人里头年长,也较有威信,此时就道:“胡说什么!”

    “难道不是!”那人不服气:“这样虎狼之药,岂能轻易用得,这……”

    他瞪着赵如意,好像她在谋财害命似的。

    赵如意写完了方子才说:“若是寻常高热,自该以清凉下泄为主,可是这高热却是因为发麻疹的缘故,麻疹此症,各位想必以前也治过,第一险便是发出疹子来,只要发的出来,就容易治些,若是发不出来,就像现在姜小公子这样,才叫凶险呢!”

    这话自是正理,可却也没见过这样治的。

    “只是姑娘此方,也确实匪夷所思。”那老者道。

    “这一位是?”赵如意和气的问。

    “鄙姓方。”

    “方老大夫。”赵如意客气的说:“此方并不凶险,这只是以温补之法,鼓舞病人阳气,促发疹子,难道诸位以前没有见过这样的法子吗?”

    众人都摇头,那中年大夫还道:“哪有这样的说法!”

    赵如意并不肯让步:“麻疹第一要促发疹子,然后才治高热,我的方子没有错。”

    她跟着师父出诊,用这方子治好了好几个孩子,对于赵如意来说,这是麻疹验方,并没有风险。倒是这些人,这样如临大敌,才叫她觉得奇怪。

    姜大奶奶在一边着急,她没有想到请来了赵如意,却是这样的场面,她说:“这到底用得还是用不得?”

    “当然用得。”赵如意还是很坚持。

    那个中年大夫却重重的哼了一声。

    边上有个年轻一点的看着好像还不到三十一直没有说过话的大夫迟疑了一下道:“我是没见过,不过我好像听说过一回这样的事。”

    众人自然都扭头去看他,他有点局促,想了一想才道:“那是两年前,我到江左一带买药,听说名医宁默师宁老正在江左,也是机缘巧合,在一家人家里见到了宁老,正好听到宁老与人谈起医案来,说宫里大皇子幼时出麻疹,十分凶险,也是好几日发不出来,连御医都束手无策,后来有人用温补之法促发,才保住了大皇子的,因提到了附片一味,是以我印象十分深刻。”

    他看向赵如意:“今日见姑娘也用了附片,才想起那一日的事来。”

    那位方老大夫听到这个话,便迟疑道:“这既然有人用过……”

    他想说的其实是,能给大皇子医治的人,医术高明当然非他们这些民间医生可比,或许真是自己孤陋寡闻呢?

    那姜大奶奶见他们争执不休,满耳里只听到凶险二字,实在胆战心惊,再忍不住了,问老者道:“方大夫,到底赵姑娘开的这方子能用不能用?”

    “当然能用!”赵如意道:“一剂见效!”

    众皆哗然,那中年大夫还有点不服气的说:“这也未免……”

    方老大夫在回春堂行医已经四十年了,反而更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只是人命关天,他踌躇了一下才说:“既然清凉下泄的法子没有用,那可以用一用这方试试?我们且都守在这里……”

    他看向赵如意,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其实他也怀疑,这样的方子吃下去,若是真有不对,只怕他们守在这里也不一定救得回来。

    可是这些日子来,他们也确实束手无策了,下泄之方几次增减,也没有再改的办法了。他认为可用,其实是死马当活马医的意思了。

    药很快煎来了,孩子昏睡着,只能给他灌下去,赵如意也磊落,并没有走,只管坐在那里等着,那几人在一边轻声议论着那个年轻大夫说的医案,赵如意也好奇,她向来大方,直接就走了过去听,倒把他们都给吓一跳,那个年轻大夫正说道:“宁老并没有提名字,只说神医二字,又赞其用药举重若轻,配伍大胆,常有从未见过之配比,细究之下却严谨有度,又惯用生僻药,也常收出人意料之功,实有开一派之先的风范。”

    那中年人嘀咕:“这些年没有听说京城里有什么神医啊,当得起宁老这样赞许。”

    那年轻大夫见赵如意明亮的大眼睛看过来,反倒不敢说话了,赵如意想,怪不得师父要到处走,果然各地的流派用药都不同,要多见识才行。

    赵如意看众人还很有些焦灼不安,就解释说:“这温补的方子并非个案,我师父曾与我说过此方实为验方,只是因药性凶猛,难以控制,怕出风险,如今敢用的人才不多。”验方就是早经人用过证明了有效验的房子,方老大夫得她这句话,也算放心了点。

    做大夫要太平,方老大夫做了这么多年大夫,当然最清楚这个道理,而且他们这样的身份,又跟侯门千金不同,赵如意敢用这样的药方,他们却不敢用。

    只是方老大夫还是忍不住提醒了赵如意一句:“姑娘用药大胆,或许自有奇效,只有些时候,能慢慢来,还是慢些才好。”就是验方,太为凶险了,也难说后果。

    赵如意微笑,点头表示明白:“方老大夫说的对,若是此时不是要救命,我也不会开这样的方子。”

    此时天色已晚,姜家后厨早整治了饭菜来请众位大夫用饭,赵如意身份不同,另外在后头收拾了一个房间出来给她和她跟前的丫鬟使,她刚与几个丫鬟走到院子里头,却听见外头马蹄声震天而来,竟停在了姜家别院门口。

    几乎是顷刻之间,别院的大门‘砰’的一声就被撞开了,骑马的人冲了进来,什么也不避,乱踏乱踩,顿时混乱起来,马嘶声人喊声,还有小丫头的哭声,混成了一片,这里头依稀听得到姜家的人在大声的喊着。

    “干什么!”

    “你们是什么人!”

    姜家别院所有人都往门口看去,然后听到有人喝问:“赵九姑娘在哪里?”

    这是找赵九姑娘的?他们姜家哪里来的赵九姑娘啊?

    被问的那个人,显然不知道这新请来的大夫就是赵九姑娘,一脸茫然,迟疑着不敢答话,顿时就被刀鞘一抽,整个抽飞了出去。

    被吓呆了的姜大奶奶此时一个激灵,原来是来找赵如意的?她回过神来连忙喊:“赵九姑娘在里面,在这里面!”

    这位赵九姑娘仗着会医术这么嚣张跋扈,定然是惹恼了什么贵重人物了吧!居然派兵来抓她了,姜大奶奶想。

    那些兵士于是又冲了进来。

    自己惹了什么人,赵如意这会儿自己都摸不着头脑,她却奇异的没有什么害怕的感觉,她站在那里,看着一群兵士冲了进来,然后一个披着黑面红底绣着海纹的披风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那是禁卫军将军的服饰,他问:“你是赵家九姑娘?”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贝乔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0 00:10:29

    mint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0 10:08:00

    mint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0 10:08:05

    24186279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0 10:51:05

    swingsheep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0 12:51:17

    mint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0 17:48:30

    布t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0 20:15:59

    从伊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1 10:11:07

    swingsheep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1 11:07:52

    清梵鈡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1 11:18:29

    25338296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1 15:39:39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如意缘相邻的书:这时对 那时错皇帝偏要宠她宠她[综]带子的海贼之旅谁与争锋[网游]撩夫日常梦幻西游之黑衣刺客眼睛成精了以后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恩爱秀你一脸[综英美]外星少女今天仍然在拯救地球狼牙戮论仙女人设的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