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刁难

【书名: 如意缘 第61章 刁难 作者:七和香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吃在首尔不死佣兵盛世医香福运宝珠[清]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购买率满50%即可看见正文, 72小时更换, 请支持正版!  马车上下来的姑娘身材高挑, 容色明丽,一双黑亮的大眼睛明亮有神, 在镇南王妃身边, 姿态从容, 十分自如, 没有半分不自在,叫人觉得,定是生来就是贵重身份,不然哪里有这样的气度。。

    “王妃嫁过去才十来年吧,怎么有这样大的郡主?”有人听了议论,不由的就疑惑起来。

    “莫不是前头王妃留下的?”立时又有了新的猜想, 随即又赞道:“与王妃这样亲热,可见王妃待这郡主自是好的。”

    一群太太奶奶们莫不赞叹起镇南王妃的好来, 终于有个站在远一点的地方的一个太太听到了,疑惑的道:“怎么我看着, 这倒像是赵家的九姑娘。”

    “赵家?就是那个赵家?”有人立刻就问道。锦城赵家, 那向来是指那一家的。

    那个太太是赵二夫人王氏的娘家嫡亲妹子,因一家子只有她们两姐妹嫁在锦城,自然亲密, 走动的勤些,大约是过年的时候去过一回,见过赵如意。

    这曾太太王氏就点点头:“他们家九姑娘从小儿养在外头的, 少回来,我也就是旧年过年的时候见过一回,依稀记得就是这个形容。”

    众人面面相觑,赵家的九姑娘?这赵家不是落败了吗?怎么镇南王妃还跟他们家这样亲密,这位九姑娘,那可是从镇南王妃的马车里下来的,显然是从镇南王府所下榻的驿站一起来的。

    要知道,在场这些人,都是往驿站递了帖子的,可王妃差不多儿都没见,有些亲自往驿站送礼请见的,见到的也只是女官,这就算是体面了,可这位九姑娘,那可是在镇南王妃的马车里说说笑笑的呢。

    难道赵家其实没多大的事?镇南王那可是实权的王爵,他的层面和众人自然都不同,要是赵家真坐实了谋反的罪名,那镇南王定然是一清二楚的,镇南王妃也不会这样的吧?

    有人就补了一句:“我也记得王府的大郡主,已经嫁在京城了,王妃出的郡主还小呢。”

    这里正说着呢,有靠的近些的,就听着王府的丫鬟赶着那美貌的姑娘叫九姑娘,态度又恭敬又亲热,十分殷勤。

    各人就都默然了,各自心头就琢磨开了,有些原本有的想头都偃旗息鼓的,有的想着,回去要赶着跟家里的男人说一说,凡事宁可慎重些,看明白了再说。

    还有的人看着几家太太奶奶们的目光就颇为耐人寻味了,那几家人,原本是赵家十姑娘的未来夫家,和赵家五少、六少的未来岳家,这几家都是在锦城的,当时一听到赵家出事的消息,就忙忙的赶着去赵家退了亲。

    有人就笑着想,连赵家到底出了什么事儿都没清楚,这些人家就赶着去退亲,要是这赵家没事儿了,这几家可颜面无光了。

    爷们还好些,那两家姑娘可就难寻夫家了。

    这么一想,顿时有人就想起一件事来:“哎你们可听说了没有,运城的田家,也上赵家去退亲来着。”

    曾太太王氏道:“那不就是九姑娘的未来夫家吗?我这些日子家里母亲有点不大好,我心里不清净也没出门,竟不知道。”

    “是吗是吗?”说话的那夫人激动起来:“哎哟怪不得,听说那田家也是有体面的人家,退了亲第二日,去给王妃请安,王妃还见了呢,可没想到好端端的,也不知怎么惹恼了王妃,打发了她们出来,连礼都没收,都叫人送了回去。”

    镇南王府那边儿的动静,不少人家都是时刻注意着的。

    “那可真是恼了啊。”有人就帮腔,这些贵人的规矩都是差不多的,见人当然不是都见,有心的,在门口请了安就是了,但通常礼是要收的,也算是赏面子,横竖敢去送礼请安的,都是自忖有些身份,有这个体面的。

    可是这礼都没收,那王妃就是不肯赏面子了啊。

    众人不由自主的就望向了那边正与王妃低声谈笑的赵如意。

    而那几家人,脸色就有点发白发青了。

    赵如意正在笑道:“我跟着您进去烧支香,听禅就不必了,我是个坐不住的,倒是听说这里的素斋最好,我去观摩观摩。”

    镇南王妃笑嗔道:“难道还少得了你吃的,那种地方,就是清净之地,也是烟熏火燎的,有什么趣儿。”

    “我去替王妃看看,那也是我的一片心不是?”赵如意借口倒是不少,镇南王妃这样级别的贵人在这寺里听禅用斋饭,那自然是要有王府的人全程警戒,吃喝的东西更是要小心。

    镇南王妃听她这样说话,也就笑道:“也罢,你去看一看也就罢了,倒是这地方幽静,你自去逛逛。”

    赵如意笑应了,镇南王妃又打发自己跟前的两个丫鬟一起跟着:“我在这里头坐着,用不着这许多人,你们帮着你妹妹们伺候九姑娘,别叫人冲撞了去。”

    赵如意笑道:“怎么当得起。”

    倒也没有推辞,她来这玉佛寺的目的不就是扯镇南王妃的大旗吗?王妃肯赏丫头伺候,赵如意正巴不得呢。

    一时众人鱼贯进去烧了香了,又随着镇南王妃进殿听禅,只有赵如意悄悄的走了出来,她没有来过这玉佛寺,既然来了,自然也就逛逛。

    玉佛寺是千年古寺,又建在山间,雄山大寺,参天古木,颇有古韵,赵如意慢慢的走了一阵,心中渐渐宁静,又在文殊菩萨跟前发了好一会儿呆,果真往后头厨房去了。

    玉佛寺的素斋在锦城算得有名,不过赵如意听师父说,各地的大庙素斋都挺有名的,也不知是何缘故。此时厨房正在备菜,十分热闹,镇南王府果然有人在这里全程看着。

    王妃跟前的丫鬟在府里自然都是有体面的,此时远远的见王妃跟前的两个大丫鬟伺候着一个不认识的姑娘过来,早有人迎过来笑道:“姐姐们怎么过来了,快坐一坐,刚煮了茶,姐姐们喝一盅。”

    那个叫雁儿的丫鬟笑道:“原来是徐大哥在这里,九姑娘在寺里走了这半日,正还没喝茶呢。”

    得雁儿这一说,这位王府管事就知道了,这位能让王妃跟前丫鬟伺候的姑娘,就是那位治好了王妃赵家九姑娘,连忙就笑道:“九姑娘且安坐,我这就打发人沏茶来。寺里自己摘了茶叶做得一种茶,虽没名字,我闻着倒是好的,正好九姑娘尝尝鲜。”

    赵如意笑道了声有劳,就在厨房外头天井的那颗大桉树底下的石凳子上坐了,又笑道:“姐姐们也坐罢,玉叶姐姐,金叶姐姐也都坐,喝杯茶再走。”

    几人便都坐下,片刻,那管事打发了两个小子,送了茶上来,又送上来几碟寺里做的素点心,因不敢与姑娘接近,便都退的远些。

    山里好泉水,煮的茶也格外清些,带着栗子香气,赵如意喝了半盅,又吃了一块八宝卷酥,听玉叶说着这玉佛寺有几样素斋格外有名,府里太太奶奶们都爱吃,便笑道:“你们两个进去说一声,这几样都装两盒子,我回去也好送人,总不好单我一人出来,还空着手回去吧。”

    玉叶金叶听了便应了,果然进去办这事。

    这时候,赵如意见外头走进来几个人,中间一个胖乎乎的年轻妇人,手里牵着一个三四岁模样的小男孩,那男孩身着锦缎衣衫,脖子上挂着金项圈,记名符等,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公子,牵着他的那妇人看衣着首饰想必是他的奶娘,旁边跟着的几个就是丫鬟了。

    那奶娘牵着小男孩走到近处来,见有衣着贵重的美貌姑娘坐在那里喝茶,就没再走了,只一个丫鬟进去,想必是要点什么东西的。

    这么大点儿的孩子,自跟大人的起居不同,要吃要喝的时辰也不同,这会儿到厨房来,自然是这个缘故。王府的两个丫鬟看了一眼,没有理会,倒是赵如意多看了两眼。

    她沉吟了一下,便拿起一块蜜豆糕来,对那小男孩笑道:“要吃吗?来姐姐这里吃。”

    那奶娘早看见她了,知道是小姐,此时见她逗那男孩,倒也就跟着笑道:“大哥儿要吃米糕吗?姐姐请你吃呢。”

    那孩子看着赵如意,没点头也没摇头,赵如意便指了指旁边那张空着的桌子道:“你们这边坐罢,没有人的。”

    那奶娘道了谢,和那几个丫鬟都过来坐下了,把那小孩抱在怀里,赵如意就示意了一下,雁儿起身,端了那碟蜜豆糕过去。

    那奶娘忙教小孩子:“快谢谢姐姐。”

    那小孩子大概怕生,看了赵如意一眼,害羞的把头藏在奶娘怀里,不肯出来,那奶娘自忖身份,也不好跟赵如意攀谈,只等那丫鬟拿了水出来,倒是赵如意一手端着茶盅,一边再三的打量那个小孩子。

    “怎么把哥儿带到这样地方来了!”赵如意还没想好要怎么开口说话,却听到外头传来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众人都一起转过头去,却见一个衣着富贵,穿金戴银的妇人打扮的年轻女子带着几个丫鬟从那边儿过来。

    那奶娘就忙站了起来,那小孩儿停了一下,跑过去抓着那女子的裙摆,赵如意心中就有数了,这想必是那孩子的娘。

    奶娘笑道:“大哥儿跑了一阵,出了点汗,我想着到厨房来倒些水,又怕外头腌臜,自己看着煮的洁净些,又不敢把哥儿交给别人,就一起过来了,我们并不敢进去,只这外头也没味道的。”

    这可是捧在手心里的孩子,赵如意这个时候终于出声道:“你可是这哥儿的母亲?”

    那女子这时才看到坐在一边的赵如意,脸色突然一变:“你怎么也在这里?”

    赵家如今风雨飘摇,可再经不起一位王侯的怒火了。

    不过这会儿看着镇南王妃还是和风细雨的,坐下上了茶,还关切的问起了赵老夫人的病,二夫人才算放下了一点心,连忙起身答道:“回王妃的话,家慈只是偶感了风寒,养了这几日,已经见好了,不过到底上了年龄,身子弱些,也没好齐全,若是见了王妃,过了病气,便是万死了,这才不敢来请王妃安。”

    镇南王妃微微一笑,示意她坐下:“夫人言重了,老夫人有恙,正该养着,我原是想去看望老夫人,也是事务繁杂,竟是动弹不得,这才请二夫人过府叙叙,听到老夫人没有大碍,我也就放心了,还请二夫人回去后替我问安罢。”

    赵二夫人连忙站起来道:“不敢。”

    镇南王妃这样屈尊客气,赵二夫人心中难免不琢磨,这还没琢磨出个由头来,镇南王妃已经寒暄完了,目光转向了安静坐着的赵如意:“听闻赵九姑娘擅岐黄之术,不知……”

    “啊?”赵二夫人意外极了,甚至难以自制的出了声,虽然声音不大,可依然成功的打断了镇南王妃的话,镇南王妃看一眼赵二夫人一脸错愕,心中开始不悦起来。

    难道竟不是真的?

    镇南王妃也有点意外,这田太太先前说的如此言之凿凿,怎么会这样不对呢?

    先前田太太所说的那些话,赵九姑娘一没诊脉,二没问诊,单看气色就能说出她腿上的症候来,是以自己虽然觉得一个十五岁的侯府千金会医术,甚至医术很厉害有些难以置信,却还是愿意让她来试试的。

    当然,除了因为她觉得田太太不可能这样信口开河之外,也是因为这症候实在很痛苦很难受,让她宁愿相信这话。

    田太太这样的身份,怎么敢这样黄口白牙的在镇南王府胡说呢。

    赵二夫人这声小声的惊呼,让田太太心花怒放,立时便笑道:“二夫人难道不知道?赵九姑娘可是神医呢!”

    赵二夫人也不是个傻的,昨日田家婆媳来退亲的事,她当然也知道,两家人说了些什么也基本都知道,当然,她也同样认为,赵如意说出那样的话,定是因为不知道怎么知道了田太太的隐疾,说出来气她的。

    昨日赵二夫人还觉得心中畅快,这会儿就开始惶恐起来,这误会可真大了啊!

    田太太不等赵二夫人说话,立刻又道:“昨日我上贵府给老太太请安,赵九姑娘一眼就看出了我的隐疾,还说能给我治好呢!这可是太医院掌院的徐老大人瞧过都说没法子的症候呢,没承想九姑娘竟然能治好。这样本事,二夫人怎么不知道吗?这可是亲侄女不是?”

    “要我说。”田太太含笑看向镇南王妃:“赵九姑娘既有这样的能耐,我既然知道了,不能不与王妃解忧,二夫人也不要藏着掖着,想来也劳累不了九姑娘太多。”

    被田夫人这一顿抢白加表功,赵二夫人脸色有点发白,昨日这确实是赵如意说的话,被她拿来做了文章也得想个解释的由头,她强笑了一下正要说话,赵如意伸手过来按住了她的手,看也没有看田太太一眼,只站起身来,温柔的笑道:“既然王妃问了我,我自该与王妃解忧。”

    一屋子人,连同镇南王妃在内,都没想到赵如意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赵如意明丽的脸上神情十分认真:“先前没敢仔细打量王妃,这会儿王妃问了我,我才看了一回,王妃这症候其实不大,只是睡不好罢了,不过虽不是大症候,却十分熬人。”

    众人愕然!

    这没有诊脉没有问诊,张嘴就敢说王妃的症候,这到底是神技还是胆大啊?赵二夫人不安的很,连忙道:“九姑娘还是先诊脉罢,光看气色怎么准呢?”

    她们家这九姑娘在外头养了这么些年,还真学了医术?

    可是镇南王妃愕然之后,竟是笑了,连忙追问:“那我这症候到底如何医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如意缘相邻的书:这时对 那时错皇帝偏要宠她宠她[综]带子的海贼之旅谁与争锋[网游]撩夫日常梦幻西游之黑衣刺客眼睛成精了以后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恩爱秀你一脸[综英美]外星少女今天仍然在拯救地球狼牙戮论仙女人设的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