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英雄救美

【书名: 如意缘 第69章 英雄救美 作者:七和香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盛世医香近身特工     购买率满50%即可看见正文, 72小时更换, 请支持正版!

    王妃跟前伺候的丫鬟连忙道:“姑娘说的神了,真是如此, 好似亲见一般,倒不用我们说了。”

    赵如意道:“那时候, 王妃是不是小产了一回?”

    镇南王妃道:“确实如此, 九姑娘果真神技。”

    赵如意笑了笑:“这症候就是从这上头来的。不要紧, 我开个方子用了就能好了。”

    她说的这样笃定, 镇南王妃却好像还犹豫了一下,赵如意看的清楚, 便道:“怎么?王妃是有什么禁忌吗?先告诉我, 我好斟酌方子。”

    那丫鬟显然是镇南王妃跟前得用有脸的, 说话也胆子大些,见状忙笑回道:“倒不是禁忌, 只是先前府里行走的几位老爷也是这样说的,都说王妃这症候是从这上头来的, 只偏开了方子,药吃了几个月,还是不见好,倒是说……”

    “说什么?”赵如意追问。

    “说是王妃自己放不开,才药石罔效的。”那丫鬟道。

    赵如意总算是听明白了,笑道:“我明白了,想必王府的老爷们是说那一回小产后王妃睡不好,是因为小产后伤怀, 郁结难解,思虑伤神所致?其实不是的。”

    王妃小产,王府御医自然是知道的,小产后接下来就是失眠,自然就归结于小产后郁结难解所致难以入睡。

    赵如意笑道:“我看王妃气色,虽因睡不好有些倦怠烦躁之意,但神色还属平和,且眉间开朗,想必从来都是爱笑之人,这小产之事,大约虽然当时难免伤心,但王妃天性定是很快就释怀了。”

    那丫鬟连连点头:“可不就是姑娘说的这样么。”

    镇南王妃是续弦,虽说不算老夫少妻,镇南王也比她大着十几岁,待这小妻子算得上如珠似宝,十来年已经有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去年再有孕,也不过是锦上添花的美事,加上小产后有镇南王宽慰,在府里地位稳固,是以小产后也很快能放开心怀,并没有郁结在心。

    赵如意虽不知道这个中情形,却说的一清二楚,镇南王妃到底矜持些,只是微微点头,她跟前的丫鬟们就都个个惊讶不已了:“姑娘真是说的清楚明白,倒比我们常在跟前的还清楚些了。”

    赵如意笑:“王妃这症候是从小产上来,却并不是因着小产后抑郁难解,而是胞宫血脉受损,胞宫留淤,伤及冲脉,因冲脉起于胞宫,上至于头,胞宫淤阻循经随冲脉上至心脉脑络,才引得王妃夜不能寐的,以前王府的老爷想必开的是解郁的方子,自是无效,如今只要用逐淤的方子,王妃就能睡得好了。这症候我以前见过,只要对了症,吃一副就能见到效应了。”

    一边解释,一边提起笔来开方子。

    “原来是这样。”赵如意没有咬文嚼字说脉象,倒是说的十分形象,解说的十分明白,镇南王妃立刻就听懂了,笑着点点头。

    赵如意写好后略微斟酌,便双手奉上开好的方子:“请王妃斟酌可用不可用。”

    赵如意虽然是第一次给这个级别贵人们看病,却一点儿也不陌生,知道规矩,不管谁开的药方,可用不可用,那都是要几位御医共同斟酌的。

    丫鬟忙接过去奉上,镇南王妃接过来看了看,先就见一手娟秀的小楷,却没有署名,显然是因为是闺阁笔墨的缘故。

    镇南王妃笑道:“九姑娘还没诊脉,只看一眼就知道我这是个什么症候,哪里还错得了,定是可用的。”说着便递了给跟前的丫鬟。

    听镇南王妃这样说了,赵如意便起身告辞,也免得叫人觉得她粘着不想走,师父早说过,越是这样的人家,越是要少说少看,看了病就走最好。

    难道师父也给这些贵人看过病吗?以前赵如意没有想过,现在倒有点好奇起来。

    华先生本来是来教她读书的,可有一次她得了病,请了好几位大夫,喝了半个月苦药汤子都没好,倒是华先生喂她两次药丸竟就好了,她便觉得有趣起来,就要缠着学医术,华先生也不推辞,一样教她,且她觉得,师父对医术上还更上心些,教了她三年医术才让她拜师,且闲暇时说些掌故旧事,那也多半与医术有关,这给贵人看病的规矩,就是师父闲着提起过的。

    见她告辞,镇南王妃却笑着留她道:“九姑娘且等一等,我还有两句话问一问,且先前我心急,九姑娘来了半日,连茶也没有喝一口。”

    这王妃难道是还不放心么?赵如意倒是知道病人常常是想的多些,要问个透彻的心理,便站住了脚等她。

    镇南王妃的排场当然跟普通人不同,她留了客,跟前伺候的丫鬟早预备了大铜盆等请赵如意洗手喝茶,鱼贯送上来四甜四咸八色点心,镇南王妃与她对坐闲话,其实也不过是问些锦城的景致特产,名山大庙的,却没有问她这症候的事,赵如意有点摸不着头脑,可是一盏茶都还没喝完,又不好又提告辞,只得坐在那里与镇南王妃说话。

    幸好这镇南王府虽然是在外头,可显然带了个好厨子出来,八味点心都不是什么珍奇东西,无非就是红枣糕绿豆酥之类,偏偏做的精致味美,赵如意颇有兴致的每一样都吃了一块。

    这份儿精致供奉,赵家那显然是比不过的。

    镇南王妃微笑,越觉得这个小姑娘有意思,她看起来有气派,见识明白,遇事镇定,说话也有文有路,一看便知道是大家子精心教养出来的,镇南王妃见过那么多豪门贵胄家的姑娘,跟她们比起来,这位赵九姑娘也丝毫不逊色。

    但她偏又没有那种矜贵之气,颇舍得下脸面说得出话来,就好像她这吃东西的样子,只要自己有兴致,并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倒有些像朝里几位公主的做派,当然,那是另外一个层级的人物了,公主们是没有人敢有什么眼光,这一位,大概只是不在意罢了。

    赵如意喝完一杯茶,每种点心都吃了一块了,见镇南王妃还没有放自己走的意思,这锦城的景致都说的快要说到他们家门口的石狮子是一景了,赵如意只得接过话题来,主动说起了养生护肤的话题。

    这个话题屡试不爽,没有女人不爱听的。

    在这方面,赵如意算是专业人士,她师父平时随口教她的都能写一本书了,赵如意道:“吃丸药是不必的,除非实在体弱常病才要这样调养,王妃性情开朗,自然容光焕发,哪里用吃丸药呢,是药三分毒,还是慎重用药才好,依我看,王妃实在想用呢,那每日里喝一杯调配好的花茶就行了,我记得,有一种茶就合王妃用,回头我做一份儿给王妃送来,不过那个不比药,不是吃了就见效的,慢慢用上一两个月,总能觉出点儿好来的。”

    镇南王妃笑道:“那就多谢九姑娘了,九姑娘这样医术,也不知哪里学的,这样高明。”

    “王妃过奖了,不过是对症罢了,哪里说得上高明。”赵如意笑道:“原是教我念书的先生会医术,我觉得有趣儿,就跟着学一学罢了。”

    这里一头说着,先前接了药方的丫鬟回来了,赵如意扭头一看才明白,原来镇南王妃不放自己走,是因为要王府的大夫斟酌方子去了,这规矩可真不小,那丫鬟回道:“王爷已经看了脉案了,几位太医老爷也都说可以先服两剂,还要问一问赵姑娘,这药还是饭后用么?可有什么避忌的?”

    赵如意道:“跟平常用药是一样的,用药这几日,少食辛辣也就罢了,其实,吃了也关系不大,不要紧的。”

    她倒是洒脱,镇南王妃一笑,这才起身亲自把赵如意送了出来。

    赵二夫人还在厅上喝茶呢,喝的忐忑不安,什么滋味都尝不出来,此时见镇南王妃一脸笑的把赵如意送出来,赵如意也一脸轻松,赵二夫人才算松了一口气,虽然这诊病是没有包治得好的说话,也不是真的治不好就要杀大夫,可先前赵如意是借镇南王妃立了威,若是治不好,那可就得罪镇南王府了。

    镇南王妃又吩咐人送上了几盒点心,几盒茶叶并一盒十方京制绣花棉纱手帕算是随礼。上了马车,赵二夫人忙问赵如意,赵如意是个省事的,并没有说太多,只是说:“王妃的病症不要紧,我开了方子了,吃两剂应该能见好的。”

    “阿弥陀佛。”赵二夫人念了句佛,也没多问了,在她看来,如今的赵家,只要不多生枝节,就是好事了。

    至于赵如意对老太太解释的那句话学医术的话,赵二夫人也是后来从丫头那里听说了,虽然她觉得侯府千金学这些东西有些古怪,可也不是什么大事,尤其是老太太都不追问,不置评,她这隔房的伯娘就更没什么可说的了。

    九姑娘的事,只当不知道,这已经是多年来在赵老夫人治下,赵家人的共识了。

    “九姑娘连我院子里栽了香椿树竟都诊的出来,真是神了!”那太太连连惊叹,又见林家都来请了,也就不好多说,忙让开了。

    赵如意诊金收了一堆,大部分人都给首饰珠宝等,厚厚的一份儿礼,自也存着结交的意思,也有人拿不出合适的首饰,索性送上银子,赵如意也照单收下,师父说的,出了力当然要收钱,天公地道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不过人家若是实在给不起,那也就算了。

    林大奶奶等在一边,亲自陪着赵如意走过去,赵如意照例是带的金叶玉叶出门,留下一个收拾她今日得的一大堆诊金,只玉叶伺候在后头,走了半路,林大奶奶笑道:“九姑娘真正医术高明,我这两日也觉得有些不自在,九姑娘也瞧瞧我?”

    赵如意依言打量她一番,又停下来握了她的手诊脉,然后笑道:“大奶奶没有什么,大约这两日为着林夫人这寿辰的事,操劳着了,过后儿歇一歇,也就是了。”

    林大奶奶有点失望:“不必用药么?”

    “当然不必。”赵如意有点好笑:“既没有事,吃药做什么,药又不好吃。”

    林大奶奶应了一声,可依然显得有点失望。

    赵如意觉得真是奇怪的很。

    这没事就想吃药是个什么风气?这还不是她第一次遇到这种要求了,那天镇南王妃不也是吗?

    又走了一段,眼看着就要到摆宴的大花厅了,林大奶奶忍不住又说:“听说有些方子调养女子最好,九姑娘定然知道的。”

    赵如意刚想应一声,却猛然注意到这话中的女子二字,这林大奶奶特特的提到女子,这心思……

    赵如意就有点明白了这位林大奶奶的热切,却是当不知道,笑道:“有不好才需要调养,大奶奶年轻,身子骨儿又好,哪里还须调养呢。”

    林大奶奶颇为失望。

    赵如意一进了花厅,顿时就有不少人,不管是刚才诊病的还是没去诊病的,都热切的招呼着“九姑娘来我这里坐!”

    连那头上首桌上的寿星太太也招手儿叫赵如意,众人自也就不好再争了,横竖热情结识已经表达了,捧了九姑娘的场也就够了。

    那边已经落座的七姑娘赵淑云就悄悄的跟自己妹子说:“你瞧瞧人家的本事,还有什么不服的,反倒该欢喜大家是姐妹,咱们能沾人家的光。”

    赵如意这番风头,十姑娘赵淑秀自然是羡慕的,倒是那妒忌的心反倒淡了许多,通常无缘由的妒忌,只因为大家都差不多,可如今赵如意那一手医术出神入化,赵淑秀连边儿也挨不上,反倒妒忌不起来了。

    不过她嘴上却不肯认,只撇撇嘴不说话,气的赵淑云又拧她一把。

    林太太便要拉着赵如意在自己身边儿坐,能坐这一桌的,都是锦城最有身份地位的老太太和太太们,奶奶们低了一辈,一般都挨不上,赵二夫人也在这边桌上,她原度自己家败落,虽然有个侯爵的名儿,如今却有些不详,不想去招人眼光,便坐到别的桌上去,却不料被林太太并众人生拉了到这桌上来。

    赵二夫人不由的有些感叹了,自己今儿进门来和如今的待遇可完全两样了,众人的眼光那也完全不同,可真是沾了九姑娘的光了。

    连赵家沾光也不是第一次了。

    赵如意笑道:“这里都是老太太、太太们,叫我坐这里,我胆子小,拘束的很,连菜也不敢吃的。”

    众人都笑起来,这位九姑娘可够敢睁眼说瞎话的,她胆子小,那就没胆子大的了。

    赵如意又道:“要我说,这里既还有空儿,不如让大奶奶坐罢,我刚替大奶奶把了脉,这几日显是为着林太太这寿辰,着实劳累着了。”

    那也没有要坐到这里来的规矩,儿媳妇为婆母尽孝那是应该的,赵二夫人见赵如意说的不像,正要替她圆场,赵如意抿嘴笑道:“虽说大奶奶这等孝顺,自不肯坐的,只是这要是伤了腹中的哥儿,林太太岂不心疼?”

    哥儿?林太太眼睛一亮,居然张口就说:“媳妇有身孕了?九姑娘诊出来是哥儿?”

    这下子,赵如意尴尬了。

    如今通行的惯例,但凡妇人有了身孕,人人都说好话,自然都说是个哥儿,再没有说是个姑娘的,赵如意嘴上也自然这样说,哪里想到林太太竟把她当了神仙,这才一个多月的身孕,自己能看出来就不错了,哪里还能诊出来是哥儿还是姑娘呢?

    旁边有人就看出了赵如意的尴尬来,忙笑道:“大奶奶有喜了?恭喜恭喜,今日可真真是双喜临门啊,林太太好福气!”

    林大奶奶在一边站着,又惊又喜,看着赵如意还一脸感激。

    那林太太也醒悟了过来,这儿媳妇这才诊出来有身孕,月份这样浅,坐胎还没稳呢,哪里就能知道男女了,自己果真是太心急了些,连忙就道:“有了身孕还操持我这点事,交给管家们不是一样吗,我难道还会怪你?赶紧着,扶你们大奶奶进里头歇着,把给我熬的那参汤端来,先叫大奶奶用。”

    赵如意在一边就笑道:“大奶奶体热,先不要用参才好。”

    “好好好。”林太太没口子的应着:“听九姑娘的!”脸上越发笑出一朵花儿来,硬拉着赵如意坐在身边,这样的好日子,赵如意又诊出媳妇有孕,让林太太看着赵如意真是越看越顺眼,越看越喜欢。

    这么美貌,嘴又甜,又会哄人又会说话,先前既然已经诊出媳妇有孕,却没有说,留到这宴席上来说双喜临门,这显然是为着讨个好口彩,好体面!

    花花轿子人抬人,谁不喜欢这样的姑娘呢。

    这林太太晚间就跟知府林老爷说起这件事来,又说:“赵家这大老爷的事到底有没有个着落?要是不妨事……”

    “大事定然是没有了。”林老爷说:“不然我也不会让你也请赵家的人来。前日我去给镇南王爷请安,还说起这件事,也是想问问情形,王爷的意思,进京了看一看,若是没有十分要紧的事,王爷还是要保一保的。那赵家老大不过才五品,没人管他也就罢了,王爷肯给他说句话,我看只怕不日就要出来了。”

    林太太便道:“这可是赵九姑娘的面子了。我瞧着这赵家爷们都普通,倒是灵气都钟到姑娘们身上去了,往日里我见他们家几个姑娘都好,如今没想到一个养在外头的九姑娘更好,那医术也罢了,那说话,那心田,都剔透的了不得,实在招人喜欢。老爷,你看老二这亲事,求这九姑娘可好不好?”

    林二少也是林太太的嫡子,今年十七了,林太太就这两个儿子,自然爱的什么似的,早早的在十五就定了亲事,没想到这刚开始商量婚期,那姑娘得了病,竟病死了,这亲事就搁了下来,想着冷一冷再重新说亲事,这过了两年,孩子也大了,林太太心里自然就惦记上了。

    今日见了赵如意,怎么看怎么喜欢,也就拿出来说了,这赵家虽然落败了,可这爵位却还在的,底蕴也深厚,且这娶媳妇跟嫁闺女不同,只要姑娘好,娘家只要过得去也就行了。

    林老爷道:“你既说好,那自然是好的,只不过,这九姑娘父母早亡,只怕有点忌讳,老二又……”

    他这样一说,林太太就踌躇起来了,林二少订的未婚妻去世,这会儿再订一个又是个父母双亡的姑娘,好像福气上是欠缺了一点,想一想,林太太又道:“那就再看看再说罢。”

    林老爷便说起别的来:“今天接到京城里本家递来的信,说是南郑侯奉了密旨要到锦城,只是到底做什么却是不知道。只听说还带着夫人家眷,想必伺候的人不少,这些日子要约束底下人,不要在外头惹事,万一不认得人家的人,冲撞起来,就是麻烦了。”

    林太太应了一声,便道:“那位南郑候夫人,就是宫里贤妃娘娘的嫡亲妹子的那一位不是?那可不是个好伺候的,又是在太后娘娘跟前有体面的,差些儿的公主只怕都比不过她。”

    林老爷点点头,同样是侯爵,南郑候与锦城的永宁侯赵家那自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南郑候那是太后娘娘的亲侄儿,太后娘娘没有亲儿子,自是宝爱这个侄儿,南郑候夫人又是宫里贤妃娘娘的妹子,贤妃娘娘有宠,便是皇后娘娘,那也要让她三分的。

    那伙计咧嘴笑:“我就知道姑娘是富贵人家,少来外头,这锦城谁不知道咱们千金坊是安郡王爷的买卖?要说安郡王他老人家那可是有名儿的善心人,虽然开了药店,那也不全为着银子,咱们这店药材全,品相好,从无假货,价也不贵,且若是真遇着那些差点儿银子买不起药的,舍一副两副药那也是常有的事,满城里谁不说咱们千金坊好?都愿意上咱们千金坊来抓药呢。就是安郡王爷他老人家的长生牌位也不知道立了多少了。”

    赵如意想了想,笑道:“安郡王不是不在锦城吗?怎么想起到锦城来开这买卖吗?别是你们自己说的罢。”

    打上王爷的旗号,做生意自然更顺利,上门来闹事也得掂量掂量,赵如意倒是明白这个道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查无此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01 09:27:48

    我爱我家地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01 09:32:14

    mirand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01 11:28:30

    从伊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01 15:04:37

    兰色回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01 15:08:38

    猫叔钟爱少林寺素饼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7-09-01 20:07:0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如意缘相邻的书:这时对 那时错皇帝偏要宠她宠她[综]带子的海贼之旅谁与争锋[网游]撩夫日常梦幻西游之黑衣刺客眼睛成精了以后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恩爱秀你一脸[综英美]外星少女今天仍然在拯救地球狼牙戮论仙女人设的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