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七十五章

【书名: 如意缘 第75章 七十五章 作者:七和香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盛世医香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购买率满50即可看见正文,72小时更换请支持正版!

    哦她!赵如意就明白了怪不得针对她提到这个事,她才想起来笑道:“姐姐消息这样灵通,那位田太太今儿也没在想必是走了吧?”

    这亲也退了镇南王妃也走了田太太还留这里做什么呢?

    赵淑兰是真佩服赵如意这心无旁骛她自忖是做不到这样洒脱的便笑道:“你是不理这些事那日王妃把他们家的礼退了回来田太太后来不知道走了哪里的门路,往镇南王府的一位管事那里送了一回礼到底说了什么,就不知道了倒是前日听说运城那边送了信来,也不知出了什么事,说是田太太看了信不知怎么恼了,当场打了大少奶奶几个嘴巴子,又急匆匆的回运城去了。”

    看来又是出事儿了吧,照着田家这种见高拜见低踩的做派,其实是挺容易得罪人的。

    “哦唷。”赵如意笑道:“这一位想必腿得很疼一阵子了。幸好我没替她治呢!”

    走到大花厅丫鬟上了茶,姐妹在这边闲聊,赵二夫人在大花厅与人应酬,赵淑兰关切的往那边看了好几次,赵家现在虽然暂时稳住了阵脚,可到底赵大老爷还在大牢里没出来,也没消息,如今有敬而远之的,也有不明心理在打探的,当然还有幸灾乐祸的。

    赵家在锦城几百年,且别说家里人有省事的也有惹事的,难免树敌,就是有那等妒忌荣华富贵的,见赵家开始落败,自也难免幸灾乐祸。

    甚至还有些眼浅皮薄想要谋夺赵家产业的,不一而足。

    要不是还有永宁侯那个爵位在这里镇着,只怕有些人都已经动作起来了。

    坐了一会儿,又有平日里相好的姐妹看到了她们过来说话,小姑娘的世界虽然也免不了妒忌啊争斗啊什么的,但终究要单纯一些,说话也更简单些,她们长期生活在锦城,互相认识,有脾气相合的慢慢成了好友。

    赵家姑娘这些日子统共不出门,隔的日子久了,自然更亲热些,几个姑娘性情不一,有与这个好的,也有与那个好的,自然都有些悄悄话要说,连十姑娘赵淑秀都被两个姑娘拉了去了。

    只有赵如意一个人也不认识,只管坐在那里。八姑娘赵淑兰还觉得不好走开,倒是赵如意笑嘻嘻的推她:“去玩去玩,也让我清净清净。”

    赵淑兰好笑,这妹妹,她要怎么清净?

    赵如意是真的一点儿也不觉得无聊,她以前也跟师傅一起出席过类似的场面,师傅跟前说话的人多,难免撇下她一个人,她一个小孩子,自然觉得无聊,跟师父抱怨,师父就笑着对她说:“这样多人,你还嫌闷的慌?”

    “我都不认识,又没话说,师父你跟人一说话就没完没了把我忘了,我怎么不闷?”赵如意其实也是惯于撒娇的,只是看跟谁罢了。

    “笨!”师父也跟她十分亲昵,笑着捏她脸:“乖徒弟,有人的地方是最不闷的,你不认识人,正好仔细打量她们,你就看着,慢慢的你就知道她们经历了些什么事情,你看那边那个穿着红衣服绣蝴蝶衣服的女人,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

    赵如意老实的摇摇头,师父就笑道:“我也不认得,可我们仔细看看她,就会知道她的经历,她的脾气,她的性子。你看看能看出来什么。”

    赵如意就仔细的打量那个女子:“嗯,看她的耳朵和脸颊带脖子,我知道她大概二十六到二十八之间,我也知道她没有生育过,她看起来有点抑郁。”

    师父点头道:“还有,她跟面前的人说话没有很客气的词,穿的衣服虽然颜色花纹都不一样,但滚边的手法和针线很类似,所以很可能是一家人,那个人大概二十三岁左右,已经生育过两次了,跟她说话也不是很恭敬。”

    当时师父就跟她说:“女子成亲通常在十七八岁,这样她嫁人已经十年左右了,可没有生育,所以她抑郁,她身边那个人很可能是她的妯娌,她家里有这样的妯娌对比,就会更加深她的抑郁,这样的人,脾气通常都不会好,很难宽容待人,所以最好是敬而远之。”

    师父继续说:“可是你如果不得以必须要和她攀谈世间总是有许多的不得以,乖徒弟你也不会例外。那么你就可以谈哪位太太心虔,三十了终于生了个儿子,嗯,三十五也可以。”

    “喔,只要比她的年龄大就可以了!”赵如意说:“这样她会觉得自己还有希望的,会有转机,就会比较欢喜。”

    “对!乖徒弟真聪明!”

    那个时候,赵如意也就觉得很有趣起来,师父说:“当然,不一定都要去攀谈,但你只凭着看,就能知道那个你素不相识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有什么样的经历,她现在大约是个什么样的脾气,也是个很有意思的事情,是不是?”

    “嗯嗯。”赵如意点头。

    师父又捏捏她的脸:“而且,当你需要和别人说话交际的时候,你可以一句话让她高兴,觉得你真是个可亲可爱的人,也可以一句话就让她生气,让她尴尬,让她不敢惹你,这岂不是也很有趣?”

    “那师父跟我说话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吗?”赵如意突然问。

    师父大笑:“当然没有,我是真的喜欢你的。我跟你都说真话!”

    这还差不多,赵如意想到这里就微笑起来,所以她虽然一个人也不认识,却一点也不闷,她饶有兴致的随便看过去,这一位脸色有点发黄,该清肝才好,那一位胖的这等浑圆,这些年定然一直在吃补药,也该停一停了,咦,这个有趣,明明没有怀孕,为什么挺着个大肚子,旁边丫鬟还小心翼翼的扶着呢?

    赵如意就不知不觉的走了过去,听人说话,真的是有人在聊孕期怎么保养,唔,快三十了,一直没有生育,这是打算抱一个回来吗?假装怀孕掩人耳目,以后才好当亲生的养吧?

    赵如意轻轻的笑了一下,自不去理会别人家的事,又转头去打量别人,正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高声道:“二夫人,听说你们家九姑娘是大夫呢?”

    这声音显然是故意这样高的,就是在并不安静的花厅里,听到人也很多,不少人就转过头去了。

    赵如意当然也跟着看了过去,唔,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肝火心火俱旺,定然月信不准,看她脸上有点亢红,显然心情颇好,正是春风得意的当头。

    那女子见吸引了这么多人看过来,颇有点得意,笑道:“据说十分高明,还治好了镇南王妃的失眠?怪道能得镇南王妃的青眼呢。”

    赵二夫人的脸色立时便有点不好看了,如今赵家在锦城稳住阵脚,那是与镇南王妃带着赵九姑娘出现有着密切关系的,镇南王妃的态度震慑了不少人,可是很少有人知道赵如意给王妃治病的事了。

    这里头自然是有个分别的,赵如意是大夫的身份还是赵九姑娘的身份,若是镇南王妃仅仅是因为赵如意治好了她的病,才待她好的,这里头的关节就要重新掂量过了。

    这人不知是怎么打听到的这件事,此时故意选了人多的场合,锦城有头有脸的人家的女眷都在的场合嚷嚷出来,那多半是不怀好意的了。

    赵如意听的真切,心想,狐假虎威果真不长久,还是师父说的话通透。

    她又仔细的打量了这个女子几眼,终于来了!

    她等的那个机会,终于来了,赵如意便也扬声笑道:“这位奶奶如此春风得意,想必是以为自己有喜了吧?”

    以为二字大有文章,那女子脸色也微变,不由的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也没什么意思,这位奶奶小日子停了两个月没来,见不得荤腥,时时欲呕,定然是以为自己有喜了,请了大夫看没有?也说是喜脉吗?那我劝你还是换个大夫再看看吧。”

    “你胡说!”那女子顿时就急了。

    赵如意温柔的笑道:“你刚才还说我医术高明呢,怎么这会儿你又不信了呢?”

    她认真又诚恳的说:“心胸狭隘之人其实是很难受孕的,真的,你再去查查。”

    那姜家几个妇人见了她跟见了观音菩萨似的,老太太还掌得住些,大太太和大少奶奶都不由的站了起来,那大少奶奶是当娘的,最是急切,不由的就出声道:“九姑娘,快救救小儿。那日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您,我给您赔礼,只求您快去救救小儿。”

    赵如意笑了笑:“令公子发病了?发病了七八日了吧,怎么这会儿才来?”

    这话一说,那姜家几个妇人更是服的五体投地,那孩子的病,可不就是七日前开始发作的吗?这位赵九姑娘只看了哥儿一眼,不仅知道他要发病,还知道什么时候发病,这这简直就是神技啊!

    赵十姑娘在屏风后听着,气的指甲都要陷进肉里去了。

    姜大少奶奶见这样问,只得道:“原本以为就是受了些风,不妨事,请大夫来看了看,用了药,没承想这都七八日了,竟没半点儿好,倒是越发不好了我便想起前日九姑娘瞧见哥儿的时候就看出他的病症来,这才来请九姑娘,九姑娘是神医,只有九姑娘能救我儿的性命了!”

    说着就抹泪,气色看着也十分的憔悴。

    赵如意还是那么和缓的样子,和气的笑道:“当日我就看出来令公子会发病,夫人当日不信,后来令公子果真发病了,夫人想必应该信了吧。”

    那姜大少奶奶连忙点头道:“自是明白了,九姑娘竟是神医!再没有错的。”

    赵如意接着笑道:“我是不是神医我心中有数,不过你既说我是神医,那令公子发病了,你又知道我早看出来了,却没有第一时间来请我,是何缘故呢?”

    姜大奶奶一怔。

    她不等那姜大少奶奶说话,就笑着看了一圈姜家众人,说:“其实我们大家伙儿都很清楚,你们家是没脸上门来请我,对吧?”

    姜家众人齐齐一怔,没承想这样和气的美貌的小姑娘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们上门来退亲的时候赵家还算客气,想到赵家现在要夹着尾巴做人了,想必就是不忿,也不好得罪自己家,姜家众妇人都显然没有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

    虽然觉得来请赵家是有点不好意思,所以不是到了迫不得已也没上门,那也只是为着自己的面子。可还是觉得如今上了门了,说两句好话,赵家九姑娘就会客客气气的前来治病的。

    这显然是太不明白赵九姑娘了。

    赵如意道:“这七八日,想必贵府找了好几位大夫了吧,能请来的好大夫都请了来,可就是治不好令公子的病,实在无奈了,才到我们家来的,是吧?”

    那姜大少奶奶看了看自己的婆母祖母,见她们都脸色不太好看,只不说话,可她却不敢不说话,儿子是自己的,自己嫁过来这么七八年,怀了三回才得了这么一个独苗,她也快三十的人了,还能不能生儿子可说不准,于是她就只得道:“赵姑娘说的再对也没有了,如今只求九姑娘救小儿的命了!”

    赵如意笑眯眯的说:“你早说救命,这话就好说了。”

    众人有点摸不着头脑,不管是姜家众人,还是屏风后面的七姑娘十姑娘,都不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

    赵如意和气的说:“这治病和救命价钱是不同的,前儿在那庙里呢,我说令公子要发病,若是当时就治,那就是治病,诊金十两银子就够了。不过”

    她笑着道:“现在可不同了,现在是救命,诊金可不同了。”

    “是是是。”那姜大少奶奶没口子的应道:“自当如此,只求九姑娘移驾先去治一治吧。”

    赵如意微微一笑,竖起一根指头:“一万两!是你们家求我救命的价码。”

    “啊?”

    “啊?”

    “啊?”

    连着三声不同的惊呼,分别来自姜家众人,屏风后的姑娘,连同屋里伺候的丫鬟下人。

    唯一八风不动的,只有菩萨似端坐的赵老夫人。就如同赵九姑娘被退婚的那一回,她老人家照样儿如此。

    “你!你这是敲诈!”姜家老太太腾的就站了起来,敏捷的简直不合她的年龄。

    “对,我就是。”赵九姑娘笑眯眯的说:“谁叫你们现在指着我救命呢!”

    姜老太太气的喘起了粗气,对赵老夫人道:“老太太,你们家教养的好姑娘!竟然做得出这样下作的事来!”

    “哦。”赵老夫人答应了一声,连眼皮子都没掀,就再没下文了。

    赵如意一点儿也不生气,占了上风的人很难生的起气来,她只是笑嘻嘻的说:“哎呀,别人能说下作两个字,怎么您老人家也有脸说啊,上回您上我们家来欺负我妹妹,怎么就不知道这两个字呢?”

    赵十姑娘的婚期当然在她这个姐姐的后面,田家那是欺负人,这姜家当然也是欺负人了。

    她说:“你们欺负人的时候,没想到还有求我们家的一天吧?现在既然指着我救命,那我自也没有白救的!一万两现银子,五千两给我妹妹,做她的嫁妆,算是你们家给她的赔偿,五千两我收了算是你们家对我无礼的赔礼。我就去救令公子的命。”

    赵十姑娘没承想会听到这样的话,呆在了屏风后头,七姑娘轻轻叹息了一声,她们家这九妹妹的心田真是不一般,怪道老太太格外偏疼她。

    那姜老太太气的发抖,嘴唇直哆嗦,话都说不出来,赵如意笑着看她:“老太太且歇歇脾气,你要是恼厉害了中了风,我再救你,那就要两万两了,到时候你们家卖起地来那可心疼呢!”

    那老太太眼见得赵老夫人完全不说话,只凭赵如意做主,知道今日这是讨不得好了,用力的喘了两口气,恼道:“我就不信,天下就你一个大夫了,离了你赵屠户还就得吃带毛猪不成,我们走,再去请好大夫去!”

    赵如意也不急,慢悠悠的说:“我还道姜家多了不得的人家呢,原来长子长孙的命还不值一万两呢,丢人啊!”

    “走!走!”姜老太太气的连拐杖都不柱了,提在手里挥舞着,差点没打着后面来扶她的丫头。

    “这可不是我见死不救啊。只是你们舍不得银子。”赵如意说了半日话有点口渴,左右看了一眼,就有伶俐的丫鬟连忙倒了茶小心翼翼的捧过来,这九姑娘可是家里一宝啊!

    姜大太太有点为难,她也不想走,犹豫着站在那里,只有姜大少奶奶顾不得那么多,噗通跪下泣道:“老祖宗,母亲,我就宝儿这一个儿子”

    她膝行两步,拉着姜大太太的衣襟哭道:“母亲,宝儿是您的亲孙子啊。”

    这七八日来请了七八个大夫,锦城有名的大夫都请了个遍,她儿子还是药石罔效,到昨日已经昏睡的醒不过来了,若不是这样,她们家老太太怎么肯答应亲自上门来请赵家的姑娘呢。

    再是觉得赵家不敢拿乔,那姜家还有脸面在那里呢!

    姜大太太自也舍不得自己的大孙子,不由的就去劝道:“母亲,到底是嫡亲的哥儿”

    那老太太当然也还是爱曾孙的,不过是恨赵如意下她们家的脸面,此时见难以转圜,孙媳妇又跪下磕头,这脸面不丢也丢了,不由的长叹一声,道:“随你!我是管不着了。”

    她也没脸呆在赵家了,把丢脸的活留给儿媳妇和孙媳妇,扶着丫头就自己回去了。姜大太太连忙吩咐自己跟前的管家媳妇好生跟着。

    姜大少奶奶得了这一声,才委顿在地上,以手掩面,丫鬟连忙去扶她起来。姜大太太道:“既然九姑娘开了这个价,只要治好了我孙子,即刻奉上。”

    赵如意摇摇头:“先拿出银子来我才去,你们家太下作,我信不过。”

    姜大太太脸色铁青,可此时有求于她,只能当没听到:“那要是九姑娘治不好呢。”

    “那我就还你。”赵如意笑道。

    “可是我们也信不过九姑娘。”姜大太太心中有怨气,再是忍着也忍不住,终于还是说:“要是九姑娘没治好,又不肯还银子呢?”

    “那你们可就吃大亏了!”赵如意爽快的说。

    赵七姑娘在屏风后噗的笑出了声,十姑娘倒还呆呆的。

    赵如意道:“现在是你们家求我,不是我求你们家,大太太怎么还不明白呢!”

    那意思很明白了,这亏你们就是吃定了,除非真敢不求赵如意救命。

    姜大太太也给她气的发抖了。

    只有姜大少奶奶顾不得什么,管是什么脸面体面,都没有儿子要紧,她只得又道:“母亲,就给她吧。”

    既然都要给钱了,还犹豫什么呢。

    姜大太太也败下阵来,只得吩咐自己的丫鬟:“回去跟三娘说,不拘哪里的银子,凑一万两来,我在这里等着。”

    她还是忍不住,带点讽刺的说:“盛昌票号的银票,姑娘信得过吧?”

    “行!”赵如意笑道:“盛昌票号的信誉,比你们家那自然是强多了。”

    姜大太太忍气,再不说话了。

    赵如意又喝了一口茶,站起来吩咐这厅里不知道谁的丫鬟:“我先去歇着,银票送来了来告诉我。”

    然后甜甜的,有礼的对赵老夫人说:“祖母,我先回屋了。”

    赵老夫人点点头。

    田太太看了赵老夫人一眼,这老妇人依然眼观鼻鼻观心,别说呵斥赵如意,竟是连看也没看这边一眼,泥塑木雕般的坐在那里,任凭九姑娘自己做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如意缘相邻的书:这时对 那时错皇帝偏要宠她宠她[综]带子的海贼之旅谁与争锋[网游]撩夫日常梦幻西游之黑衣刺客眼睛成精了以后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恩爱秀你一脸[综英美]外星少女今天仍然在拯救地球狼牙戮论仙女人设的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