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八卦

【书名: 如意缘 第78章 八卦 作者:七和香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吃在首尔盛世医香活色生枭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近身特工     购买率满50%即可看见正文, 72小时更换, 请支持正版!  赵老夫人眼睛垂着, 好似想了一想才说:“你若是自己愿意,那也是无妨的。;lw+”

    听起来赵老夫人的意思好像是说这次去给镇南王妃诊治,是事先不知情, 被田氏婆媳暗算的,可赵如意何等伶俐的人,总是觉得这句话里头还有点别的意思, 但是有什么意思, 却又好像蒙了一层纱, 一时间说不出来。

    于是赵如意坐在那里发呆, 没说走也没说话,赵老夫人看了她两回,见她都没有动静,也没撵她走, 倒只转过头去跟赵二夫人说起话来:“前儿我交给你的地和铺子都卖了没有?总共交割了多少银子回来?”

    赵二夫人忙回道:“只还有城里西街上两间大铺子还没卖,那里贵些, 仓促之间不好脱手,只怕卖的太急, 卖不出价来。其他的都交割了,总得了十一万四千二百两,咱们家还有三万多现银子,也就凑了有十五万两了,不如先送过去使着, 这里卖了再送过去一样。”

    赵如意回过神来,听到了后面一段,立刻就明白了她们在说什么。

    赵家出了大事,赵大老爷如今还在大理寺大牢里关着呢,赵家在京里没得力的人,要活动运作只能使银子,而且还不是一点子银子能跑下来的事,谁家也没有那么大一笔现银子,自然只能卖房子卖地卖铺子凑银子了。

    赵如意就插嘴道:“老太太,我在那边有两个庄子,都是好位置好地的,想必好卖,不如一齐卖了应个急。”

    老太太还没怎么,赵二夫人倒给她唬了一跳,她一个小姑娘,哪里来的庄子?

    可赵老夫人显然心中有数,听她这样说,却缓缓摇摇头:“你那些是华先生送你做嫁妆的,我们家哪能卖那个地来用呢。”

    赵如意还笑的出来:“这不是嫁不成了吗?”

    赵二夫人心中暗暗点头,看向老太太。

    “我知道你的孝心。”赵老夫人道:“不过城里的那两个铺子也能卖个四五万,凑了二十万两,想必也够使了,不必再添,若是这些使了也不够,那也就不是银子的事了。”

    “哦。”赵如意嘴里应了一声,心里觉得有点难受,却又说不出哪里难受来,呆坐着听赵老夫人和赵二夫人又说起家事来,坐着也没意思,就起身走了。

    待赵如意走出去了,赵二夫人才对老太太道:“其实九姑娘的庄子就是不卖,先当出去也是好的,回头铺子卖了,再赎回来一样,咱们也从容些。”

    老太太耷拉着眼皮,却是毫不犹豫的说:“铺子该贱卖就贱卖,不要盘算别的,她的东西别乱动。”

    赵二夫人只得应了,果然这九姑娘是老太太的心头肉,只怕连大老爷这亲儿子也得靠后呢。

    赵二夫人主持中馈也近十年了,看的明白,满府里那许多儿子孙子连同姑娘们,没一个比得上九姑娘的,虽然九姑娘的用度从来不走公中,想必都是老太太的私房给的,她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但看九姑娘在那边别院用的人手就知道不同,单是先生就有四个,姑娘们在家里念书,才两个先生教着呢。

    就一点赵二夫人想不明白,老太太这么疼九姑娘,怎么从小儿就把九姑娘养在外头,一年到头难得回来一回,有两年连过年都没回来。老太太说的是看到她就想到早逝的五老爷夫妇,心里难过,不忍相见,可那也没有这样一年到头都不想见的吧。

    且与家里的叔伯婶娘姐妹兄弟都不太熟悉,更无从谈起什么感情了,她又是无父无母的,五老爷也没留下个儿子,就她一人,越发像是孤女一个了。也不知老太太究竟是怎么想的。

    这样的疑问赵二夫人只是在看到赵如意的时候偶尔想一想,也当然不会去问老太太。赵如意从老太太这里出来,照例在府里转了大半圈才找到路回自己的小院子,几个丫鬟迎了出来,这都是在别院里就伺候赵如意的,当先的一个叫丁香,年纪最大,跟着赵如意的日子也最久,此时笑道:“姑娘去给王妃请安,去了这么半日了。”

    这次赵如意是回来长住的,别院里近身伺候的几个丫鬟都是赵家的丫鬟,自然也都跟着回来了,加上老太太又赏了两个丫鬟在这里,赵如意屋里的丫鬟比别的姑娘整多了一倍。

    赵如意不大爱管事,在别院里她屋里的杂事就都是丁香统领着,院子里另有两个积年的嬷嬷,如今回来了,她也照样不理论,倒是丁香与金叶玉叶不知道怎么样商量了一回,但凡赵如意在这府里走动出门拜客,都是金叶玉叶跟着,她们都是这府里的家生子儿,又在老太太跟前伺候过三四年,都是老太太跟前有体面的丫鬟拨过来的,在府里等闲主子还得叫一声姐姐,不像丁香几个长在别院,自是生疏。

    回了这院子,伺候的事儿就交给丁香几个,倒是各司其职,看着也安稳。

    赵如意见她们都商议好了,也并不干涉,她是个大方疏朗的人,遇事想的开,她们都能说好,只要自己平时支应得动人,没有人绊手绊脚的,她就不理会了。

    这会儿进了院子,丁香几个迎上来,金叶玉叶就把镇南王妃跟前的事交代给了丁香,丁香笑道:“她们也是井底之蛙,不懂事儿,这样小看我们姑娘,要说咱们姑娘的本事,华先生都是赞的,说姑娘有天分,念书是不行,这医术上可是多少年没见这样好苗子了!”

    赵如意就瞪了她一眼,几个丫鬟连同玉叶金叶都笑起来,天气正好,都是十几岁鲜嫩美貌的姑娘们,笑起来莺声燕语,鲜亮明媚,赵如意也跟着笑了,先前那一丝不知从何而来的难受就随之消散了。

    玉叶金叶把赵如意交给了丁香几个,就算完成了交接,刚要回后头屋子去歇着,赵如意却道:“两位姐姐等一下,镇南王妃送的那些东西,我分一分,劳烦两位姐姐叫几个小丫头子各处送一送罢。”

    府里待字闺中的一共是两代八位姑娘,最小的才一岁多点儿,另外还有几位伯娘并嫂子,长辈送茶叶,嫂子和姑娘们送手帕,小的送点心,玉叶在一边看着,笑道:“姑娘留一点儿自己使罢。”

    赵如意笑了一笑:“不要紧,这是头一回,送一送也就罢了,回头镇南王妃自是还要送来的。”

    另一个别院跟着回来的丫鬟莲心也笑道:“今儿是诊病,过两日王妃好了,那定然还会打发人来请姑娘的,那送的礼自也不同的,我们姑娘诊金很贵的!”

    这几个别院来的丫头信心倒是很足,玉叶金叶便都放了一点心,赵如意道:“哪有很贵,有时候我也不收钱的。不过王妃不一样,那是千金之躯,值钱的很,送的少了,那就是她自己也看不起自己不是?”

    莲心嗤一声笑:“姑娘歪理最多。”

    赵如意鼓鼓腮帮子不理她了,分完了东西交给玉叶和金叶,她又打开妆奁,拿出几张银票来交给玉叶:“把这个给二伯娘。”

    玉叶一看,盛昌票号全国通兑银票,每张两三千两不等,几张加起来也有一万多两了,玉叶吓一跳:“姑娘这是……”

    “也没什么,家里有事要使银子,我这搁着也是搁着,给伯娘拿去使,也是我的心意,你送过去就是了。”赵如意倒是轻松随意,并不多说。

    那几个别院来的丫鬟看着,也一个个不说话,不过看神情,倒真没觉得多大事似的,玉叶是丫鬟,自然没有她多说的,便只应了一声,就去见赵二夫人了。

    丁香等丫鬟提都没提这个事,只是笑道:“先前姑娘不在,庄子上带了信来,说蕊寒香打花苞了,今儿一早就开始摘了,可惜姑娘去不了。”

    “哎哟,那可不!”赵如意提到她的花儿,就什么都忘了:“过两日镇南王妃定要遣人来请的,我不好不在,唉你说她早不来晚不来,这蕊寒香栽了三年了第一回打花苞她就来了,简直跟算好的一样!”

    说着,又迁怒了田氏婆媳:“都是她们有毛病,非觉得我看不好病,要看我出丑,活生生的把王妃给拖进去,要我是王妃,就找人来乱棍打她们出去,还客客气气的打发走呢!”

    莲心笑道:“那是人家是给王妃荐大夫的,不是下毒的,当然不好打出去,不然谁还敢给王府办事呢?不管心里怎么想的,可到底是荐了好大夫不是?这不就是华先生说的那个什么……什么不唯心?姑娘说是不是?”

    一个尖脸的小丫头,也跟她们差不多儿年龄,正从外头拿东西进来,听到就笑道:“莲姐姐快别揭短了,姑娘上课的时候打瞌睡呢,哪里记得这样难记的词儿。”

    “胡说,这个词儿可不是上课说的!我记得呢。”赵如意倒不反驳丫鬟取笑她上课打瞌睡,一本正经的说:“华先生的新鲜词儿倒是多,偏是真有道理。”

    想到师父,赵如意笑容总是很舒展,可惜师父旧年里就出海去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新走进的丫鬟叫青黛,平日里管着赵如意的东西,赵如意就吩咐她:“把配雪黛茶的东西找出来,我要配几袋出来。”

    雪指雪颜,白的能发光,黛指乌发,头发浓黑亮泽,这花茶有这两种功效,便称雪黛茶,青黛听说了,便道:“姑娘要配多少?别的都还多,就是红巧梅没多少了,估摸着就够半个月的量了。”

    “这可不够。”赵如意道:“怎么得也得给人三个月的量才好说,少了可就瞧不起人家了,咱们上街买点去吧。”

    “我去就是了,姑娘今儿劳精费神的给王妃诊治,就不说看病,单见人也费精神,这刚回来还不歇着呢么?”青黛忙笑道。

    莲心这个牙尖嘴利的,在一边笑道:“姑娘难得在锦城,往年回来一次三两日,府里都没逛过,更别说出去了,如今在这里长住了,府里先逛了几回了,还不想出去逛逛吗?你偏拦着!依我说,今儿先歇着,配茶也不是非要这会儿,明日一早出去买花儿,也趁便逛逛才好。”

    “还是你理解我啊!”赵如意笑嘻嘻的说。

    丁香和云实一起上来伺候赵如意换衣服取簪环,莲心又捧着大铜盆过来,赵如意换了家常衣服,才坐下来喝茶,又对青黛说:“你查查咱们备的常用药材,有哪些不多了,都列个单子,明儿一并买了。治伤治病的不用太多,我在这里又不大给人瞧病,倒是那些平日里使的花草药包膏丸,多预备一点,保不齐就要送人。”

    青黛应了是,又说:“那也用不着那许多,姑娘那边庄子上种的多是这些东西,每一种都是华先生吩咐的数目,想必都是算着配的,或许就是预备着姑娘回来了免不得要用这些呢。”

    “那可不!”赵如意点头道:“师父最是通透明白的一个人,可惜太明白了,算着我要今年冬天才开始回来长住,自然明年才用得上,东西大都是今年才开始收成,看那红巧梅,我那回自己种的那几株这才开始收,师父吩咐种的明年才能打花苞呢。可不就预备着我明年好使吗。这会儿还得现买了用。”

    师父待她最是周到,事事都替她想到了,可惜却没想到赵家会出这样的事。

    第二日一早起来,赵如意去给老太太请安,就说了要出去买些东西,给镇南王妃配药茶,赵老夫人也不拦她出门,只说多叫几个媳妇婆子跟着,又叫几个常在外头跑腿的小子小心跟车就是了,赵二夫人在一边听了,忙叫管家去安排。

    跟着出门的小厮头儿叫曹贵,赵如意叫他到窗子边上来说话,问他锦城哪里热闹,哪里好买药材,那曹贵知道是伺候九姑娘,那是府里最有体面的姑娘,自然格外的殷勤小心,听了问话忙笑回道:“要说热闹,自然是西边北边两个大集市热闹,生药铺和医堂是各边上都有的,大的几处,回春堂,千金坊,仁善堂,在东南西北都是有分店的,看姑娘想去哪里了。”

    “千金坊!”还有分店呢?赵如意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千金坊总店在哪里?”

    “那就是西面了,姑娘去那里吗?”曹贵忙问。

    “嗯,就去那里。”曹贵吩咐了一声,一行人就往西边集市去了。

    车里伺候赵如意的是丁香,她当然知道赵如意此时的心思,抿嘴一笑道:“倒没想到这里也有千金坊,听起来好似还做的不小呢。”

    赵如意笑道:“是呀,我还只跟着师傅去过江城那边的千金坊,不知道这里也有。”

    千金坊乃是五年前赵如意出资一万两,交给师父华先生一手筹划开办的药铺,不过赵如意当时只是听师父吩咐,跟她说:“你既然有志于医学,身份又不能坐堂问诊,那开个药铺自是最好不过的营生了,银子搁着反是无益。其实,终究还是可惜了你这资质。”

    赵如意当时才十岁,似懂非懂,不过她极为信赖华先生,师父这样吩咐,她就拿了银子给师父,至于怎么经营,在何处经营,她是不大理会的,倒是从第三年起,师父每年都给她银子,三五千两不等,只说是千金坊的利润,她也不理,只管收下罢了。

    不然这会儿她哪里拿得出一万两银子来呢。

    马车辚辚的在锦城热闹的大街上穿行,外头颇为热闹,带着市井惯有的朝气活力,赵如意这样不老实的人,当然不会好端端的坐着,从头到尾都只管掀了窗帘子到处看。

    她从小儿养在别院,少在锦城,后来大些了,跟着师父也颇去过一些地方,不过西南这一带,再没有什么地方比得过锦城的繁华了,赵如意觉得看什么都新鲜,酒楼都比别处的高。

    车行了半晌,到了一条繁华的大街上,一个四间门脸,上下两层的大店,四壁都立着赵如意最为熟悉的药柜,另有药酒的大瓶子等,长长的柜台,柜台后站着有七八个伙计,抓药的人也不少,叫赵如意奇怪的是,门口还坐着两位大夫。

    她的千金坊不是医堂,怎么有大夫?

    曹贵隔着窗子回道:“九姑娘,这里就是千金坊总店了,九姑娘要进去瞧瞧,还是拿方子叫他们抓药?”

    赵如意当然要进去,她的铺子,总要看看是个什么样子,她带着丁香和青黛进去,青黛自去拿着单子配药,赵如意在抓药的别人后头跟着看看药的成色,转过头又去看了十几罐子泡的药酒,这边却听青黛好似了提高了点声音说:“什么,连这几样都没有?”

    赵如意自然知道青黛的性子,这是急了,不由自主的就提了声音,她便走过去看,青黛见她过来了,忙忙的说:“姑娘你瞧,这几种都说没有。”

    柜台后头站着的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一见就知道赵如意才是正主儿,便解释道:“并不是没有,只是这些东西贵重,且不是常用药,店里没有现货,这类货都是要先订了才能拿货的。”

    “你们这样大的店,连这几样都不备的?”青黛说:“也不知你们这是怎么开店做生意的!”

    青黛知道这是给镇南王妃配药茶,自然着急。

    赵如意倒不急,不疾不徐的说:“不要紧,我们去别家买好了。”

    她心里却想,师父这供货有问题吧,这几样没有的东西,都是她常用的几款药茶里要用的,到这里却成了需要订货才有的东西,真让人奇怪,是怎么搞的?

    到了这个时候,她才想起来,她虽是大老板,可一贯没有管这千金坊的事,那师父出海之后,这千金坊到底谁管事呢,师父走的时候没有交代,这下子赵如意连问人好像都找不到人问了。

    她一边想,一边就要往外走,刚走了一步,却听那伙计说:“这些东西我们这里订货还能有,别家别说订货了,只怕连听都没有听过这些东西,姑娘不信,只管去看看。”

    最后,他还加了一句:“我们这千金坊可是安郡王他老人家的买卖,西南这一带论东西论价钱,哪还有比我们强的店呢?”

    这话一说,赵如意就停住了脚,安郡王的买卖?

    这不是她赵如意出银子开的店吗?

    赵如意这样的贵家姑娘,这伙计平日里自是难得一见,且又如此美貌动人,这般和气的愿意攀谈,那伙计也就越发说的来劲了:“我们就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胡乱借安王爷他老人家的名号啊,找死不成?这真是安郡王爷的买卖,姑娘想想,咱们千金坊做的这么大,各城都开了分店,就是安郡王爷的眼皮子底下就有一家分店,要是敢胡说,他老人家嘴里漏一个不字来,咱们也得关张不是?倒是他老人家干嘛开在锦城来,那小的就不知道了,横竖凭是安郡王爷,别说开的锦城,就是要开在皇城,那皇上也得让他开不是?”

    这小子还真是会说话,赵如意都忍不住笑了一下,别看这小子一口一个安郡王他老人家,人家其实才二十岁,一点儿也不老,说起来,这位安郡王那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是本朝护国长公主的独子,护国长公主原封号为福安公主,从小儿就爱习武,长的大了,生的英姿飒爽,美貌过人,先帝盛宠,公主不爱那些世家出身的翩翩佳公子,却只倾心于当年的西北军先锋将军,下嫁后琴瑟和谐,很快就诞下一子。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羽叶千里光扔了1个□□投掷时间:2017-09-10 05:36:57

    23211483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0 07:01:29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如意缘相邻的书:这时对 那时错皇帝偏要宠她宠她[综]带子的海贼之旅谁与争锋[网游]撩夫日常梦幻西游之黑衣刺客眼睛成精了以后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恩爱秀你一脸[综英美]外星少女今天仍然在拯救地球狼牙戮论仙女人设的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