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大公主之死

【书名: 如意缘 第83章 大公主之死 作者:七和香

强烈推荐:活色生枭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吃在首尔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近身特工     购买率满50%即可看见正文, 72小时更换,请支持正版!  田太太看了赵老夫人一眼, 这老妇人依然眼观鼻鼻观心,别说呵斥赵如意, 竟是连看也没看这边一眼,泥塑木雕般的坐在那里,任凭九姑娘自己做主。。

    这还真是说到做到。

    田太太开始恼怒起来, 原本以为赵家已经落入了泥潭, 自是直不起腰, 说不起话,自己来退婚,他们定是不情愿,可是也不得不退,且还得客客气气的,自己随便给个缘由, 也就退了。

    就好像前头上赵家退亲的几家似的。

    赵家都已经这样了, 难道还敢得罪他们这样的人家不成。

    可没想到今日上门退亲, 当面就被打了一巴掌,田家在运城是数得着的大族,向来是被人恭维惯了的,从来没人在她面前说过这样的话,田太太的脸就沉了下来:“姑娘这是什么话!”

    赵如意还是带着笑,眼睛明亮,一点怨恨不满的情绪都没有:“我这话不对吗?若是不对, 田夫人再给我一个缘由好了。”

    她认真的说:“退婚这样的事,总得要一个缘由的,怎么能随便退呢?”

    那就是说,如果田家不承认自己是见风使舵,落井下石的人家,她就不会答应退亲?

    虽然事实是这样,可叫人自己说,自己承认,却很难说得出口,田太太又尴尬又生气,所以不由的又看了赵老夫人一眼。

    赵老夫人依然如泥雕木塑一般的坐着,对田太太的频频张望完全当不知道。

    田大奶奶倒是心里明白,这位九姑娘说了这样的话,赵老夫人没有出言呵斥,那就是默认了,只是老夫人自持身份,没有自己说出来罢了,只让个小孩子来说,田太太再等,那也是不可能得到赵家人打圆场了。

    如今的情形,更不可能挽回什么了,田太太那是定要退亲的,田大奶奶更觉得愉快,她想,其实便是认了这句话也就罢了,小姑娘这样说一说,待退了这门亲,出了这个门,她们回了运城,谁还知道呢?

    所以田大奶奶不能让自己婆母继续这样晾着了,她带着那一点点愉快道:“九姑娘觉得是什么理由那就是什么理由好了,我们既然已经来了,就不劳烦贵府到运城去退亲了,只要贵府现在拿出婚书来退了亲,大家和和气气的岂不是好?便是今后有什么事,也好商量着办,是不是?”

    这是在暗示赵家现在败落,很有求人帮忙照看的可能了,能有机会说出这句话来,她觉得更愉快了一点。

    赵如意对她笑了一笑:“你家太太还没应,你就先说了这样的话,不怕你家太太恼了吗?”

    田大奶奶也只是笑了一笑,并不答这话,她在田夫人跟前伺候也有好几年了,自是看得出眉眼高低,知道这是打圆场的时候,不然也不会贸然开口,田太太果然觉得自己不愿意开口的话,由这个儿媳妇出头说了才好,便道:“九姑娘虑的倒多,只是我们家的事,和九姑娘是再无干系的了。只管把婚书还回来便是。”

    赵如意笑,便请赵老夫人取出婚书和当日送的礼来还给田太太,然后笑道:“我逼的田太太应了这个缘由,就是退了亲了,您也很生气是不是?肯定想,你们家都这样了,凭什么我们家还要承认自己不是好人家才能退亲?”

    田太太简直不愿意跟这个胡搅蛮缠的小姑娘再多说一句话,只当没听见,赵如意笑的更愉快了点,又说:“那今晚您的腿就要开始疼了是不是?瞧您现在的气色,想必要疼到明天晚上才会好一点。”

    田太太再没想到会听到这个话,不由的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泥雕木塑般的赵老夫人和刚刚愉快的接过婚书的田大奶奶也不由的看向了赵如意。

    “我看出来的。”赵如意温柔的说:“这毛病大概有三十年了吧,生气恼怒之后,到了晚间,你的右腿就会痉挛疼痛,彻夜不歇,无法缓解,如果我不是看出来这一点,我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呢”

    “你们家既然要退亲,我当然不能再嫁过去。强扭的瓜不甜,我非要嫁过去那也没什么好处,想通了这一点,其实也可以和和气气的退亲的。”赵如意一直就这样不急不缓,和气的解释:“可是你们家也太欺负人了,成亲的日子还有两年,你们家偏要赶着这个时候来,实在太过分了。”

    她的大眼睛明亮黝黑,先前那些认真的气色,那些看起来好似不谙世事的神态都敛去了,可赵如意的笑容还是那么温柔和气。

    田太太是被气的更厉害了:“你……你……”

    简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赵如意笑道:“你可以来欺负我们家,我当然也可以欺负你,田太太现在是不是更生气了?你这样会发作的更厉害的,说不定要疼三天呢。”

    田夫人更是气的差点没晕过去。

    田大奶奶连忙道:“我们两家曾为姻亲,又是世交,九姑娘不知道怎么打听到了我母亲的隐疾,也是有的,只是如今拿出来取笑,也未免太过了些吧。”

    对对对,就是这样!田太太刚才被气的发昏,没想到这一层,此时被儿媳妇提醒了,顿时便道:“赵家也是世家大族,没曾想竟养出这样刻薄的姑娘来,便是我们老太太知道了,也是不敢与贵府结亲的。”

    赵老夫人也略微皱皱眉,她也觉得田大奶奶这话才是真相,不过连自己都不知道田太太这隐疾,赵如意是怎么知道的呢?

    赵如意依然笑道:“这毛病根本不用打听,我是看出来的,我不仅看得出来,我还治的好,不过想必田太太是不会求我治的。”

    还治得好?听到这个话,田太太一怔,不由的便有点犹豫起来,她原本是真觉得这小姑娘不知道怎么偶然知道了自己的隐疾,特意说出来气她的,可这会儿她就犹豫了,要真是她看出来的呢?那说不准她真治得好!

    自己这个隐疾,已近三十年,也不知寻了多少大夫求治,可是再多的药吃下去,受了气还是疼,疼起来那种钻心的感觉,还真只有自己才知道,也不知道抱着希望寻了一个又一个有名大夫,又一次又一次失望,眼见得这有人说治得好……或许求一求她?万一真的就……

    田大奶奶转头看向有些犹豫了的田夫人,真没想到这件事居然还会有变数,田大奶奶便轻轻笑了一声道:“倒没想到侯府千金小姐还当起大夫来了!”

    她是真的不信赵如意那话,赵如意定是不知道怎么打听到田太太这毛病,故意唬她的,她这毛病也有三十年了,就是不张扬,知道的人也自是不少,婆母一听她治得好,就慌张起来,不管不顾就要求人,也不想想这可能吗?

    田大奶奶便赶着又道:“赵姑娘这样的年纪,也不知怎么学的这样信口开河,我们太太这点儿小毛病,连太医院的掌院老爷也瞧不好,赵姑娘倒是瞧的好了?我也知道,赵姑娘是不忿退亲这事,可是这事我们也不愿意有的,姑娘要怪罪,就该怪贵府大老爷才是啊。”

    她这样一提醒,刚才犹豫了一下的田太太又觉得自己醒悟过来了,对呀,连太医院掌院老爷都瞧不好的毛病,这个十五岁的小姑娘怎么会治得好,这明显就是这姑娘不愿意退婚,耍的花招呢,差点就上了她的当了!

    田太太立即鄙夷的道:“赵姑娘不必费心了。”

    赵如意依然柔和的笑着:“嗯嗯,我不费心,不过我知道你刚才差点就信了,回头你想起来差点就上了我的当,那可定然气的了不得,且回头了还会想,万一她真的能治呢?可又不好意思问,这还得撑着脸面呢不是?哎哟好气啊!气的腿疼!”

    这姑娘说话简直叫人肝疼,真是死人都能给她气活,田太太脸上青了又青,连田大奶奶自诩见事明白,也都说不出话来,田太太想了又想,还真说不出别的话来,只气的恨恨的道:“胡搅蛮缠!”

    赵如意却是一点也不生气,笑道:“不管夫人信不信,横竖我是不会替你治的,左右不过是疼一阵子,又要不了命,是不是?婚书已经交给你了,我们家也不好虚留,黄妈妈,代祖母送客罢。”

    田夫人拂袖而去!

    田少夫人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来,跟着出去了。

    待田家婆媳走了,赵老夫人才终于说话了:“真是你看出来的?”

    “对呀。”赵如意道:“华先生会医术,我觉得有趣儿,拜了师傅,也跟着学了,有时候我还跟着华先生出诊呢。”

    华先生是赵家给赵如意请的女先生,跟着住在别院,教授赵如意念书,赵老夫人也不知道她竟然会医术,不过赵老夫人也没有追问,只是点头道:“原来是这样。”

    她甚至并没有对今日退婚之事说上一句话,没有任何置评,赵如意也没有,这于一个女孩子最要紧的一桩事,她却好像并没有放在心中,只是说:“祖母这些日子劳累着了,大概有点睡不好,我给祖母送点熏香来,晚上改用这个香,就能好些了。”

    送客回来的黄嬷嬷垂手站在一旁,听了这个话,抬头看了看赵老夫人的神情,便轻声答了一声是。

    只是等赵如意告退回房去了,黄嬷嬷倒了蜜茶奉给赵老夫人,说:“九姑娘会不会太过了些?既然肯退亲,又何苦得罪人呢?尤其是如今咱们家正在这要紧时候……”

    赵老夫人接了茶,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又放回去,半晌才说了一句:“咱们就是不得罪人,人家也一样上门来欺负的。”

    赵老夫人嘴角勾起一点笑,她居然跟着赵如意说起了欺负这两个字了。

    不过,田家确实是欺负人了,赵如意一点儿也没说错。

    而且欺负不欺负,也跟笑脸无关,家败了,就是再有意结好,人家也一样能上门来欺负你的。

    黄嬷嬷听了这话,便不再提了,只转而说起其他的事来:“镇南王和王妃进京朝见,昨日晌午时分到的锦城,老太太是不是也该去给王妃请个安?”

    永宁侯赵,还没有被夺爵,按礼数是应该去给路过锦城的王侯请安的,而且镇南王爷是进京,这谋逆案自也要问这位实权王侯的意见,有些可上可下的事,他说上一句话,大约比赵家在外面跑断腿还强。

    黄嬷嬷深宅老婆子,对这些事情自是不懂,可见识多少还是有一点,都说大老爷是卷入了谋逆案,可这案子都杀了一批人了,抄家也不知道抄了多少了,赵家这个永宁侯还牢牢的长在头上,可见就是卷入了进去,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人物,说不准就是那可上可下的。

    若是镇南王爷肯替赵家说一句话……

    赵老夫人却摇摇头:“这会儿去也太没眼色了,镇南王妃是见还是不见呢?反是不好,倒叫人为难,你去跟老二媳妇说,照往日的例备一份礼,命管家送去,就说我这些日子不大好,不能亲自去请安了。”

    赵家出了大事,老太太不安,媳妇们侍疾,自是情有可原,不去请安也算说得过去,而且镇南王妃只怕也希望看到这样的礼数,黄嬷嬷应了,等了一下,见赵老夫人没有别的吩咐,才退下去吩咐了。

    赵如意也看得差不多了,笑着点头:“劳动大奶奶走这一趟。”

    一边又对刚诊了脉的一位太太道:“许家姐姐这不是什么要紧的症候,你院子里大约是栽了香椿树吧?把这树换了地方也就好了。”

    “九姑娘连我院子里栽了香椿树竟都诊的出来,真是神了!”那太太连连惊叹,又见林家都来请了,也就不好多说,忙让开了。

    赵如意诊金收了一堆,大部分人都给首饰珠宝等,厚厚的一份儿礼,自也存着结交的意思,也有人拿不出合适的首饰,索性送上银子,赵如意也照单收下,师父说的,出了力当然要收钱,天公地道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不过人家若是实在给不起,那也就算了。

    林大奶奶等在一边,亲自陪着赵如意走过去,赵如意照例是带的金叶玉叶出门,留下一个收拾她今日得的一大堆诊金,只玉叶伺候在后头,走了半路,林大奶奶笑道:“九姑娘真正医术高明,我这两日也觉得有些不自在,九姑娘也瞧瞧我?”

    赵如意依言打量她一番,又停下来握了她的手诊脉,然后笑道:“大奶奶没有什么,大约这两日为着林夫人这寿辰的事,操劳着了,过后儿歇一歇,也就是了。”

    林大奶奶有点失望:“不必用药么?”

    “当然不必。”赵如意有点好笑:“既没有事,吃药做什么,药又不好吃。”

    林大奶奶应了一声,可依然显得有点失望。

    赵如意觉得真是奇怪的很。

    这没事就想吃药是个什么风气?这还不是她第一次遇到这种要求了,那天镇南王妃不也是吗?

    又走了一段,眼看着就要到摆宴的大花厅了,林大奶奶忍不住又说:“听说有些方子调养女子最好,九姑娘定然知道的。”

    赵如意刚想应一声,却猛然注意到这话中的女子二字,这林大奶奶特特的提到女子,这心思……

    赵如意就有点明白了这位林大奶奶的热切,却是当不知道,笑道:“有不好才需要调养,大奶奶年轻,身子骨儿又好,哪里还须调养呢。”

    林大奶奶颇为失望。

    赵如意一进了花厅,顿时就有不少人,不管是刚才诊病的还是没去诊病的,都热切的招呼着“九姑娘来我这里坐!”

    连那头上首桌上的寿星太太也招手儿叫赵如意,众人自也就不好再争了,横竖热情结识已经表达了,捧了九姑娘的场也就够了。

    那边已经落座的七姑娘赵淑云就悄悄的跟自己妹子说:“你瞧瞧人家的本事,还有什么不服的,反倒该欢喜大家是姐妹,咱们能沾人家的光。”

    赵如意这番风头,十姑娘赵淑秀自然是羡慕的,倒是那妒忌的心反倒淡了许多,通常无缘由的妒忌,只因为大家都差不多,可如今赵如意那一手医术出神入化,赵淑秀连边儿也挨不上,反倒妒忌不起来了。

    不过她嘴上却不肯认,只撇撇嘴不说话,气的赵淑云又拧她一把。

    林太太便要拉着赵如意在自己身边儿坐,能坐这一桌的,都是锦城最有身份地位的老太太和太太们,奶奶们低了一辈,一般都挨不上,赵二夫人也在这边桌上,她原度自己家败落,虽然有个侯爵的名儿,如今却有些不详,不想去招人眼光,便坐到别的桌上去,却不料被林太太并众人生拉了到这桌上来。

    赵二夫人不由的有些感叹了,自己今儿进门来和如今的待遇可完全两样了,众人的眼光那也完全不同,可真是沾了九姑娘的光了。

    连赵家沾光也不是第一次了。

    赵如意笑道:“这里都是老太太、太太们,叫我坐这里,我胆子小,拘束的很,连菜也不敢吃的。”

    众人都笑起来,这位九姑娘可够敢睁眼说瞎话的,她胆子小,那就没胆子大的了。

    赵如意又道:“要我说,这里既还有空儿,不如让大奶奶坐罢,我刚替大奶奶把了脉,这几日显是为着林太太这寿辰,着实劳累着了。”

    那也没有要坐到这里来的规矩,儿媳妇为婆母尽孝那是应该的,赵二夫人见赵如意说的不像,正要替她圆场,赵如意抿嘴笑道:“虽说大奶奶这等孝顺,自不肯坐的,只是这要是伤了腹中的哥儿,林太太岂不心疼?”

    哥儿?林太太眼睛一亮,居然张口就说:“媳妇有身孕了?九姑娘诊出来是哥儿?”

    这下子,赵如意尴尬了。

    如今通行的惯例,但凡妇人有了身孕,人人都说好话,自然都说是个哥儿,再没有说是个姑娘的,赵如意嘴上也自然这样说,哪里想到林太太竟把她当了神仙,这才一个多月的身孕,自己能看出来就不错了,哪里还能诊出来是哥儿还是姑娘呢?

    旁边有人就看出了赵如意的尴尬来,忙笑道:“大奶奶有喜了?恭喜恭喜,今日可真真是双喜临门啊,林太太好福气!”

    林大奶奶在一边站着,又惊又喜,看着赵如意还一脸感激。

    那林太太也醒悟了过来,这儿媳妇这才诊出来有身孕,月份这样浅,坐胎还没稳呢,哪里就能知道男女了,自己果真是太心急了些,连忙就道:“有了身孕还操持我这点事,交给管家们不是一样吗,我难道还会怪你?赶紧着,扶你们大奶奶进里头歇着,把给我熬的那参汤端来,先叫大奶奶用。”

    赵如意在一边就笑道:“大奶奶体热,先不要用参才好。”

    “好好好。”林太太没口子的应着:“听九姑娘的!”脸上越发笑出一朵花儿来,硬拉着赵如意坐在身边,这样的好日子,赵如意又诊出媳妇有孕,让林太太看着赵如意真是越看越顺眼,越看越喜欢。

    这么美貌,嘴又甜,又会哄人又会说话,先前既然已经诊出媳妇有孕,却没有说,留到这宴席上来说双喜临门,这显然是为着讨个好口彩,好体面!

    花花轿子人抬人,谁不喜欢这样的姑娘呢。

    这林太太晚间就跟知府林老爷说起这件事来,又说:“赵家这大老爷的事到底有没有个着落?要是不妨事……”

    “大事定然是没有了。”林老爷说:“不然我也不会让你也请赵家的人来。前日我去给镇南王爷请安,还说起这件事,也是想问问情形,王爷的意思,进京了看一看,若是没有十分要紧的事,王爷还是要保一保的。那赵家老大不过才五品,没人管他也就罢了,王爷肯给他说句话,我看只怕不日就要出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羽叶千里光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9-15 03:54:47

    木偶波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5 12:27:28

    敏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5 21:10:59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如意缘相邻的书:这时对 那时错皇帝偏要宠她宠她[综]带子的海贼之旅谁与争锋[网游]撩夫日常梦幻西游之黑衣刺客眼睛成精了以后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恩爱秀你一脸[综英美]外星少女今天仍然在拯救地球狼牙戮论仙女人设的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