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省事

【书名: 如意缘 第85章 省事 作者:七和香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不死佣兵盛世医香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山村名医位面破坏神     购买率满50%即可看见正文, 72小时更换,请支持正版!  可是有一件事却叫人费解, 赵家这永宁侯的头衔,在这样的大案里, 却依然屹立不动, 并没有随着赵大老爷的被捕而夺爵。

    第一章

    两顶八宝璎珞轿从角门抬进了锦城永宁侯赵府,虽然四月初的阳光十分灿烂, 可照在赵府紧闭的大门上,却仿佛依然透出了那灰暗的衰败。

    出事不过十余日光景,赵老夫人就明显衰老了许多, 不过依然能端坐在大厅上, 这些日子, 满府里太太奶奶们惶惶不可终日, 倒只有老夫人掌得住,每日在这里亲自理事见人, 此时, 老夫人跟前伺候的黄嬷嬷弯着腰, 小声的在老夫人耳边道:“老太太, 田家太太和大少奶奶来了。”

    田家婆媳?赵老夫人富态的脸上露出了一点意外的神色来, 反问了一句:“田家也来了?”

    好似这是件多奇怪的事情似的,黄嬷嬷心中想,自赵家被贬斥以来,几家未来亲家都上门退亲,已经不是新鲜事了, 老太太也退的很痛快,怎么偏到了田家这里,老太太倒这样问一句。

    黄嬷嬷心中虽这样想,面儿上却不露出来,反是说了一句:“或许也不是来退亲的,大约只是来看看罢了。”

    赵老夫人想了想,摇了摇头,田家在运城,离着上千里路,这个节骨眼上来锦城,难道还能只是白看看?

    赵老夫人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道:“请老二媳妇去陪着过来就是。”

    赵家大老爷携家眷在京,锦城老家里就由二夫人王氏主持中馈。

    黄嬷嬷躬身应了出去打发丫头去请二夫人,回头却见赵老夫人嘴角仿似有一丝嘲讽的神情,正跟侍立在一边的丫鬟吩咐:“去看看九姑娘在做什么,若是得闲,请九姑娘来见一见客。”

    黄嬷嬷越发觉得奇怪了,真要是这九姑娘的未来婆家是来退婚的,老太太吩咐九姑娘来做什么呢?前头几位姑娘和少爷被退亲,老太太可没打发来见客呢,都是老太太和夫人们见了客,就做主应了。

    怎么到了九姑娘这里,就不一样了呢?不过,一转念黄嬷嬷就释然了,九姑娘惯常就跟别的姑娘不一样,这也算不得奇怪。

    九姑娘叫如意。

    连名字都没有跟着姑娘们的排行走。

    九姑娘虽然才十四,却已经长的高了,比她的姐姐们都高半头,在姑娘里算的十分高挑的了,黄嬷嬷跟她说话也得仰着头。

    虽然不清楚九姑娘到底为什么跟别的姑娘不同,不过黄嬷嬷到底是老太太跟前伺候老了的人,心中总要多些计较,对这位刚从别院回来才几日的九姑娘说话便格外仔细些:“是田家夫人和少夫人,听起来好像是来退亲的,老太太才请九姑娘来说话,九姑娘心中有个数才好。”

    九姑娘赵如意点点头,耳畔一颗莲子大的南洋珠耳坠子跟着乱跳:“我也想着是这码事,不然这会儿来做什么呢?”

    她的神情也很镇定,虽然从小就养在外头,倒也依然有赵家嫡女的气派,赵家七姑娘、十姑娘听到消息时虽也镇定,却透着几分苍白,倒是这位九姑娘连容色都很寻常,她含笑对黄嬷嬷点了点头,便走进去了,站在屏风跟前听。

    田家果然是来退亲的,连理由也说的毫无诚意,只说拿了两人生辰八字去大方寺请高僧合吉凶,便说两人八字不合云云。

    家败如此,对这样勉强的借口,赵老夫人并不动容,没有接这话,却好似还在与田太太在说家常:“老太太身子还好?也有三年没见了。”

    见问候婆母,田太太恭敬的微一欠身,道:“原是还好的,不过这春夏交的时候染了时节,略咳喘些,大夫说在家里不宜,如今在千岛湖别院养着,这次出来还吩咐我替她老人家问候老夫人呢。”

    赵老夫人轻轻点点头,却说:“是么?不过依我看来,田老太太只怕不知道你们来锦城吧?”

    田太太脸上微微一僵,随即又笑道:“老夫人说笑了。”

    赵老夫人并没有继续说这个,只是转头问了丫鬟:“九姑娘来了吗?”

    田太太一怔,没承想赵家会把赵九姑娘直接叫出来,只见大厅屏风后面转出来一个明丽的姑娘。

    当初定亲的时候田太太在为自己娘家父亲守孝,定亲是由田老太太亲自操办的,田太太并没有见过赵如意,此时一见,不由的心中暗想,若单说容貌,配自己儿子倒也是配得过了。

    论起来她对赵家并没有恶感,虽说是公婆做主,但在此事之前,她也并不抵触这门亲事,甚至还颇有些得意,赵家是锦城第一大世家,又有侯爵在身上,真论起门第来,田家还差着一层呢。

    不过此时境况不同,赵家这是卷进了谋逆案,虽没有罪及满门,可到底是再难翻身了,有这样的忌讳,赵家连寻常人家都不如了。

    纵是赵如意模样儿再好,他们家也不能结这门亲事。

    赵如意上前见礼,近一点看更觉得明媚,肌肤如瓷,目如点漆,虽然明知道自己是来退亲的,可是镇定大方,礼数周到,并没有惊慌失措,或是愤怒,或是哭闹。

    赵家这数百年世家果然不是寻常,单看姑娘这份气度,做自己家媳妇只怕也不差。

    田太太不无惋惜的想,只可惜赵家出了这样的事。

    赵如意见过了礼,便退回到了赵老夫人跟前,赵老夫人道:“三年前我与田老太太订的这门亲事,论理,此事我也该与老太太面谈才是,不过这既是九姑娘的事,九姑娘若是应了,那也无妨。”

    田太太觉得这话透着古怪,婚姻之事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有让姑娘自己做主的,且这话里的意思,若是九姑娘不同意,那赵家便不同意,要老太太亲自来谈。

    想到先前赵老夫人那句话,这赵家这个做派,是觉得老太太肯定不会退亲的吗?所以拿出这样一个借口来。

    田太太心中不由的就冷笑起来。

    赵如意却没有觉得什么古怪,她柔和的说:“田太太的意思,我刚才已经听明白了,这事想必和大方寺的高僧没什么关系,是因着我们家近日的事,田太太才觉得我与令郎八字不合的吧?”

    因对方犯事而退亲,这在官吏富贵之家并不罕见,只是双方都心知肚明,无非寻一个普通借口略为遮掩,让双方面上都好看些罢了,一方已经家世衰败,只要肯退亲,自是不愿意得罪对方,大家和和气气留个情面,今后或许还有要对方照看的地方。

    除非不肯退亲,才会撕破脸闹起来,如今这位九姑娘这样说,那果然就是不肯退亲的意思了吗?、

    赵家现在这个样子,他们家凭什么敢不退亲,这位姑娘真是不识时务,亏她先前还觉得她有气度,原来也是不懂事的,真以为你不同意就能不退的吗?

    听说这九姑娘从小儿养在外头,果然差些儿,幸而不会娶她。

    现在你们赵家还有什么资格说话?

    田夫人心中冷笑,面儿上还是和气的道:“姑娘想多了,犬子既然与姑娘八字不合,那自然就是不宜婚配,不管贵府有没有事,有什么事,那都不能成亲,姑娘明白吗?”

    这话说的这样,赵老夫人还是低眉垂目,好似没有听到,说了让九姑娘做主,那就真的完全不插手了的样子。

    田家大少奶奶端起茶喝了一口,嘴角含笑,心中有一种莫名的畅快感。三年前家里为三弟定下了赵家的九姑娘的时候,她就有些不安宁了,她虽是长媳,可娘家只是在运城本地算得上有头有脸,放在外头就不算什么了,哪里比得上赵家,虽然早不在京畿,放在京城里算不得什么,可终究也是侯爵。

    作为大嫂,她以后怎么压得住这样人家出身的姑娘?

    而且三弟也比自己的丈夫出息,自小就有神童之名,后来送到京城读书,听说连皇上都看过三弟写的诗词。

    其实婚期还有两年,并不用急着现在就要退亲,这个时候上门退亲,本就有点欺负人了,这会儿把话又说的这样,田大奶奶看着赵如意心想,这真是尴尬呀,这本该是父母长辈承受的事,现在却直接推了姑娘出来说话。

    田大奶奶看看赵老夫人,却见她一脸平静,好像这事与她无关一般。

    赵如意却似乎并不觉得尴尬,她认真的说:“如果只是因为这个,那就不能现在退亲了,我们家还存着三年前请大方寺高僧合的八字的札子,上面明明白白写着大吉,我明日就可以与夫人一起去运城,请高僧解释一下,不过三年而已,这大吉怎么变成不合的。”

    连赵老夫人都抬起眼睛看了九姑娘一眼,但又一言不发再次垂了下去,田大奶奶更是睁大了眼睛,然后又不由的去看自己婆母。

    这位九姑娘也是在这样的人家养大的,怎么这样不谙世事,还跟这样敷衍的理由较起真来。

    田太太脸上一直保持着的淡然的笑意凝固起来,显然是没想到赵如意会说这样的话,她心中已经觉得恼怒了,而且还有些鄙夷,这姑娘也不想想,自己家都这样了,她自己自也不再是以前的赵九姑娘了,凭什么能嫁到自己家去,凭什么能嫁给自己的儿子?

    她以为胡搅蛮缠就能不退亲了吗?

    真是好笑,再闹其实也不过是丢自己家的体面,是你赵家自己犯的事,既然我们好心为你遮掩不要,那撕破脸也就是了,难道今日这样的境地,我田家还怕与你赵家撕破脸不成?

    田夫人便道:“这其实也不奇怪,以前自然是大吉的,可如今贵府大老爷犯了谋逆那样的重罪,贵府气运变了,和我们家就不合了,也是很明白的事,九姑娘难道还想不明白吗?九姑娘就是问遍天下高僧,这气运也变不回来,九姑娘也不能嫁给犬子了。”

    这话说出来,田大奶奶更觉得赵如意傻了,亏得自己以前还忧虑只怕压不住她,原来真是杞人忧天。

    她甚至开始有点可怜赵如意了,哪个姑娘听到这样的话不会羞恼的满面通红,说不出话来?

    可是赵如意并没有涨红了脸,她只是点点头,轻声说:“是啊,那自然是不能嫁了。”

    田太太终于觉得有点愉快了,她说:“所以我们来退亲,想必九姑娘也能明白的吧?”

    赵如意又点头:“听了田太太的话,我确实明白了,以前只听祖母说田家诗书世家,家风敦厚,今日才知其实名不副实,也不过是见风使舵,落井下石之辈,若是早知如此,便是你们不来,我们家也要上运城去退亲的。”

    她的大眼睛看着田太太,说着退亲,却还带着笑容,田太太却一点也不愉快了,她甚至气的手都有点发抖。

    这话一说,那姜家几个妇人更是服的五体投地,那孩子的病,可不就是七日前开始发作的吗?这位赵九姑娘只看了哥儿一眼,不仅知道他要发病,还知道什么时候发病,这……这简直就是神技啊!

    赵十姑娘在屏风后听着,气的指甲都要陷进肉里去了。

    姜大少奶奶见这样问,只得道:“原本以为就是受了些风,不妨事,请大夫来看了看,用了药,没承想这都七八日了,竟没半点儿好,倒是越发……不好了……我便想起前日九姑娘瞧见哥儿的时候就看出他的病症来,这才来请九姑娘,九姑娘是神医,只有九姑娘能救我儿的性命了!”

    说着就抹泪,气色看着也十分的憔悴。

    赵如意还是那么和缓的样子,和气的笑道:“当日我就看出来令公子会发病,夫人当日不信,后来令公子果真发病了,夫人想必应该信了吧。”

    那姜大少奶奶连忙点头道:“自是明白了,九姑娘竟是神医!再没有错的。”

    赵如意接着笑道:“我是不是神医我心中有数,不过你既说我是神医,那令公子发病了,你又知道我早看出来了,却没有第一时间来请我,是何缘故呢?”

    姜大奶奶一怔。

    她不等那姜大少奶奶说话,就笑着看了一圈姜家众人,说:“其实我们大家伙儿都很清楚,你们家是没脸上门来请我,对吧?”

    姜家众人齐齐一怔,没承想这样和气的美貌的小姑娘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们上门来退亲的时候赵家还算客气,想到赵家现在要夹着尾巴做人了,想必就是不忿,也不好得罪自己家,姜家众妇人都显然没有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

    虽然觉得来请赵家是有点不好意思,所以不是到了迫不得已也没上门,那也只是为着自己的面子。可还是觉得如今上了门了,说两句好话,赵家九姑娘就会客客气气的前来治病的。

    这显然是太不明白赵九姑娘了。

    赵如意道:“这七八日,想必贵府找了好几位大夫了吧,能请来的好大夫都请了来,可就是治不好令公子的病,实在无奈了,才到我们家来的,是吧?”

    那姜大少奶奶看了看自己的婆母祖母,见她们都脸色不太好看,只不说话,可她却不敢不说话,儿子是自己的,自己嫁过来这么七八年,怀了三回才得了这么一个独苗,她也快三十的人了,还能不能生儿子可说不准,于是她就只得道:“赵姑娘说的再对也没有了,如今只求九姑娘救小儿的命了!”

    赵如意笑眯眯的说:“你早说救命,这话就好说了。”

    众人有点摸不着头脑,不管是姜家众人,还是屏风后面的七姑娘十姑娘,都不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

    赵如意和气的说:“这治病和救命价钱是不同的,前儿在那庙里呢,我说令公子要发病,若是当时就治,那就是治病,诊金十两银子就够了。不过……”

    她笑着道:“现在可不同了,现在是救命,诊金可不同了。”

    “是是是。”那姜大少奶奶没口子的应道:“自当如此,只求九姑娘移驾先去治一治吧。”

    赵如意微微一笑,竖起一根指头:“一万两!是你们家求我救命的价码。”

    “啊?”

    “啊?”

    “啊?”

    连着三声不同的惊呼,分别来自姜家众人,屏风后的姑娘,连同屋里伺候的丫鬟下人。

    唯一八风不动的,只有菩萨似端坐的赵老夫人。就如同赵九姑娘被退婚的那一回,她老人家照样儿如此。

    “你!你这是敲诈!”姜家老太太腾的就站了起来,敏捷的简直不合她的年龄。

    “对,我就是。”赵九姑娘笑眯眯的说:“谁叫你们现在指着我救命呢!”

    姜老太太气的喘起了粗气,对赵老夫人道:“老太太,你们家教养的好姑娘!竟然做得出这样下作的事来!”

    “哦。”赵老夫人答应了一声,连眼皮子都没掀,就再没下文了。

    赵如意一点儿也不生气,占了上风的人很难生的起气来,她只是笑嘻嘻的说:“哎呀,别人能说下作两个字,怎么您老人家也有脸说啊,上回您上我们家来欺负我妹妹,怎么就不知道这两个字呢?”

    赵十姑娘的婚期当然在她这个姐姐的后面,田家那是欺负人,这姜家当然也是欺负人了。

    她说:“你们欺负人的时候,没想到还有求我们家的一天吧?现在既然指着我救命,那我自也没有白救的!一万两现银子,五千两给我妹妹,做她的嫁妆,算是你们家给她的赔偿,五千两我收了算是你们家对我无礼的赔礼。我就去救令公子的命。”

    赵十姑娘没承想会听到这样的话,呆在了屏风后头,七姑娘轻轻叹息了一声,她们家这九妹妹的心田真是不一般,怪道老太太格外偏疼她。

    那姜老太太气的发抖,嘴唇直哆嗦,话都说不出来,赵如意笑着看她:“老太太且歇歇脾气,你要是恼厉害了中了风,我再救你,那就要两万两了,到时候你们家卖起地来那可心疼呢!”

    那老太太眼见得赵老夫人完全不说话,只凭赵如意做主,知道今日这是讨不得好了,用力的喘了两口气,恼道:“我就不信,天下就你一个大夫了,离了你赵屠户还就得吃带毛猪不成,我们走,再去请好大夫去!”

    赵如意也不急,慢悠悠的说:“我还道姜家多了不得的人家呢,原来长子长孙的命还不值一万两呢,丢人啊!”

    “走!走!”姜老太太气的连拐杖都不柱了,提在手里挥舞着,差点没打着后面来扶她的丫头。

    “这可不是我见死不救啊。只是你们舍不得银子。”赵如意说了半日话有点口渴,左右看了一眼,就有伶俐的丫鬟连忙倒了茶小心翼翼的捧过来,这九姑娘可是家里一宝啊!

    姜大太太有点为难,她也不想走,犹豫着站在那里,只有姜大少奶奶顾不得那么多,噗通跪下泣道:“老祖宗,母亲,我就宝儿这一个儿子……”

    她膝行两步,拉着姜大太太的衣襟哭道:“母亲,宝儿是您的亲孙子啊。”

    这七八日来请了七八个大夫,锦城有名的大夫都请了个遍,她儿子还是药石罔效,到昨日已经昏睡的醒不过来了,若不是这样,她们家老太太怎么肯答应亲自上门来请赵家的姑娘呢。

    再是觉得赵家不敢拿乔,那姜家还有脸面在那里呢!

    姜大太太自也舍不得自己的大孙子,不由的就去劝道:“母亲,到底是嫡亲的哥儿……”

    作者有话要说:  开始收掉太后那条线了。

    感谢

    羽叶千里光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9-17 09:50:44?

    我爱我家地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7 10:26:37?

    mint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7 11:18:42?

    兰色回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7 12:24:24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如意缘相邻的书:这时对 那时错皇帝偏要宠她宠她[综]带子的海贼之旅谁与争锋[网游]撩夫日常梦幻西游之黑衣刺客眼睛成精了以后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恩爱秀你一脸[综英美]外星少女今天仍然在拯救地球狼牙戮论仙女人设的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