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怀孕

【书名: 如意缘 第86章 怀孕 作者:七和香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不死佣兵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位面破坏神     购买率满50%即可看见正文, 72小时更换, 请支持正版!  她话还没说话, 那妇人陡然就发作了,她猛的别过头来,打断了赵如意的话:“你胡说什么?”

    她声音突然变的又尖又细, 眼睛也瞪大了, 双手下意识的护住了自己身前的孩子, 恼怒道:“你竟然敢咒我们家!”

    赵如意没承想她反应这样大,还给她吓了一跳, 后面的话就说不下去, 只是解释道:“不是我咒令公子, 实在是, ”

    那妇人根本就没有要听她说话的意思,此时目光看到了桌子上那一碟点心,心中突的一跳, 再次打断了赵如意的话, 问那奶娘:“这点心是哪里来的?哥儿用了没有?”

    那奶娘显然没见过自家主母这样如临大敌的样子, 也有点畏缩起来,嗫嚅着说:“是……是那位姑娘给的……”

    ‘啪’的一声,那妇人扬手就给了那奶娘一耳光,气急败坏的道:“也不知哪里来的腌臜东西,你就敢给哥儿吃,哥儿要是有个不好,你……你……”

    奶娘捂着脸不敢说话了, 赵如意啧了一声,倒不觉得恼,只觉得这妇人真可怕,她见过不愿意人说有病的人多了,这是人之常情,谁也不爱听,可是不爱听到这种地步的,她还头一回见。超快稳定更新小说,本文由 。。 首发

    赵如意不恼,雁儿倒是恼了,这点心可是她端过去的,她腾的就站了起来:“你干什么大呼小叫的!这里是你家吗,当着人就打起奴才来了,打给谁看啊,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你能打人的地方吗?王妃的饮食在这里呢,这样要紧的地方,怎么什么不三不四的人都得进来了,来人,都给我撵出去!”

    赵如意又啧了一声,王妃跟前的丫头,骂起人来可真是什么也不怕的,真是越是奴才越惹不起,王妃总还要讲究个体面,这奴才恼了,才不管你什么体面不体面的,只要骂的着的,就敢骂。

    在这锦城,雁儿这样身份的丫头,那就是骂了知府家老太太,那也是白骂,找不回来的。

    这妇人果然有点懵了,犹豫了一下,还真没敢还嘴,显然是不敢肯定雁儿的身份,倒是那小孩子见奶娘挨了打,有点眼泪汪汪的拉拉他娘的裙摆,扁着嘴说:“没有,我没有吃。”

    那妇人得了这个台阶,连忙拉着他往外走,一边还说:“没吃就好,外头的东西再不许乱吃的。”

    小男孩委屈的点头,那奶娘连忙追上前去抱了他起来,跟着出去了。

    雁儿呸了一声,还恼道:“九姑娘这样的神医,好心跟她说,她还跟见了鬼似的,不识好人心!”

    旁边那个丫鬟嗤的一笑:“雁儿姐姐这话,连自个儿都骂了,你骂自个儿也罢了,怎么还饶上九姑娘呢?”

    雁儿得她提醒,连忙笑道:“我可没说九姑娘,她明是骂的我,可不与九姑娘相干。”

    赵如意只笑了笑,可不是吗,这妇人自见了她,真的就跟见了鬼似的,倒也奇怪,好像那孩子在跟前,她就会暗算她孩子似的,她嘴里却道:“哎,没人愿意听人说得病的,也没什么,不找我治,我乐的清闲。”

    “可不是吗!”雁儿连忙道,一时玉叶金叶也收拾好了东西出来,雁儿便又说:“王妃听禅想必也该好了,我们还是往前头去吧。”

    果真她们回到前头的时候,讲禅刚刚结束,雁儿并没有把先前那妇人的事回王妃,赵如意也懒得说,只是陪着镇南王妃用了斋饭,才一齐下山去。

    镇南王妃又打发王府的车送赵如意回了赵家,才罢了。

    赵如意回了家,自去见赵老夫人把今日与镇南王妃出门的事说了一说,赵如意这样精乖的人自然看得出来,老太太虽然对她从来没有要求什么,更没有要她好生侍奉奉承镇南王妃,但心里却不是不关心的。

    所以虽然老太太什么也没说,赵如意还是主动的把今日的情形汇报了一番,赵老夫人听了,点了点头,想了一下,才跟赵如意说:“这些日子,观望的人家不少,王妃这样给体面,想必能安静些了。”

    赵如意有点意外赵老夫人会跟她讲这些,按理说着向来不是闺阁姑娘该管的事,不过在别院的时候,师父什么事都跟她讨论,她的意外倒也不大,就只是笑道:“王妃给体面,那也不止是因着我的好处,终究咱们家这会儿还是永宁侯呢,若是事儿真犯大了,王妃也不会给我这样的体面,所以我觉得老太太还是该放宽心些。”

    开玩笑,要真是谋逆罪坐实,镇南王妃最多就抬了银子来谢她,绝对不会邀她出去的。

    赵老夫人听了点点头:“你说的很是。”

    不过王妃给了体面,自然更能杜绝一些猜想,让赵家少些麻烦,这就是赵如意的功劳了。

    这里说着话,却见赵四夫人笑吟吟的走了进来,给老太太行了礼,就笑道:“九姑娘在这里呢,我问一个事儿,我瞧着你院子那边在翻地种东西?九姑娘知道吗?”

    赵如意就点点头:“是啊。”

    “是原本种的那些不合意么?九姑娘这是预备要种什么?”赵四夫人笑道:“我问明白了,好吩咐他们预备苗子东西。”

    赵家是大族,在锦城也绵延数百载,几经扩建,占地极广,虽说一大家子,老老少少几十主子住在这里,也不逼仄,但赵如意住的院子又格外大些,虽然平日里不住,却也都年年修葺整治,院子前后种着四季花卉,一年到头都有花儿看,这如今南墙那一带的蔷薇正开的如火如荼。

    赵家是赵二夫人主持中馈,三夫人四夫人都分管着一部分,四夫人正好就管着府里的苗木花卉等。

    赵如意听了就笑道:“这个不必四伯娘预备了,我栽些药苗,是早就预备好的东西。”

    赵四夫人便皱了皱眉:“药?那些东西,合该送到庄子上去种的,放到小姐的院子里种了那些,越发没个陪衬,叫人看着不像,别的姑娘房前屋后的都能看着那些花儿,九姑娘院里只有那些个,只怕人说闲话。”

    “有什么闲话可说!”赵如意没说话,赵老夫人先说话了:“又不是只有花儿才看得的,九姑娘喜欢看什么样子的,就种什么样子的,你理会人说什么?你去把人和东西预备好,预备九姑娘使就是了。”

    赵四夫人就低下了头应是,心中却是嘀咕,老太太这心都不知道偏到哪里去了,以前五姑娘在家里的时候,因不喜欢院子里那一片矮海棠,要换成玉兰,老太太颇为不以为然,说了她两句,那也是二房嫡女呢,结果二嫂也没有许她换,这会儿九姑娘招呼都不打一个,直接把院子前后种的花树都掘了,翻了地要种药,老太太却这样说了。

    这九姑娘是老太太的心尖儿,真是一点儿没说错,再没人比得上的。

    赵如意见状,温柔的解释道:“不要紧的,不是什么古怪的药,只是香草为主,虽花儿不大,味道却好,因这些药苗精细,我也是才学着种,放到庄子里看不到,得种在我跟前,我才好料理。若是坏了规矩……”

    她腼腆的笑着对赵老夫人说:“老太太……”

    赵老夫人就安抚道:“不要紧,本就没有只许种花的规矩,那花儿种来也是为着姑娘们平日里看着陪衬的,你养药苗是正事,只管养去,缺什么东西,或是缺人了,只管找你四伯娘要,她就是管这个的,若是你院子不够大,花园子里头你看哪里好,也只管找你四伯娘要就是了。”

    老太太当面吩咐,赵四夫人也没话可说,只得对赵如意笑道:“是,九姑娘要什么,只管跟我说。”

    “多谢四伯娘。”赵如意应道:“若是缺了什么,自然找伯娘要去。”

    赵四夫人抓住机会告了一状,没想到没告准,只得怏怏的辞了出去。

    赵老夫人看她出去了,好一会儿叹了一口气:“家里风雨飘摇,还琢磨这些小节,能争些什么呢?”

    赵如意微微一笑:“没有惶惶不可终日,就是好事了,就如祖母所说,有心思琢磨这些小节,是赵家之幸。且也是有分寸的,也就不要紧了。”

    赵老夫人点点头:“是的,你说的对。”

    赵如意坐了一会儿,就告辞回去种药了,她现在很忙,缺药很多,正苦恼呢。

    可没想到,这会儿赵如意这样笑吟吟的说了夸那孩子的话,那妇人却好似也并不怎么愿意听,只是好歹伸手不打笑脸人,倒也没说什么,却也不理会赵如意,只问:“水得了没?快些前头去。”

    赵如意碰了个软钉子,其实也不大舒服,不过想了一想,觉得孩子无辜,还是决定说出来:“这位奶奶,我看令公子似有隐疾,不日就要发作出来,回去该请个儿科……”

    她话还没说话,那妇人陡然就发作了,她猛的别过头来,打断了赵如意的话:“你胡说什么?”

    她声音突然变的又尖又细,眼睛也瞪大了,双手下意识的护住了自己身前的孩子,恼怒道:“你竟然敢咒我们家!”

    赵如意没承想她反应这样大,还给她吓了一跳,后面的话就说不下去,只是解释道:“不是我咒令公子,实在是,”

    那妇人根本就没有要听她说话的意思,此时目光看到了桌子上那一碟点心,心中突的一跳,再次打断了赵如意的话,问那奶娘:“这点心是哪里来的?哥儿用了没有?”

    那奶娘显然没见过自家主母这样如临大敌的样子,也有点畏缩起来,嗫嚅着说:“是……是那位姑娘给的……”

    ‘啪’的一声,那妇人扬手就给了那奶娘一耳光,气急败坏的道:“也不知哪里来的腌臜东西,你就敢给哥儿吃,哥儿要是有个不好,你……你……”

    奶娘捂着脸不敢说话了,赵如意啧了一声,倒不觉得恼,只觉得这妇人真可怕,她见过不愿意人说有病的人多了,这是人之常情,谁也不爱听,可是不爱听到这种地步的,她还头一回见。

    赵如意不恼,雁儿倒是恼了,这点心可是她端过去的,她腾的就站了起来:“你干什么大呼小叫的!这里是你家吗,当着人就打起奴才来了,打给谁看啊,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你能打人的地方吗?王妃的饮食在这里呢,这样要紧的地方,怎么什么不三不四的人都得进来了,来人,都给我撵出去!”

    赵如意又啧了一声,王妃跟前的丫头,骂起人来可真是什么也不怕的,真是越是奴才越惹不起,王妃总还要讲究个体面,这奴才恼了,才不管你什么体面不体面的,只要骂的着的,就敢骂。

    在这锦城,雁儿这样身份的丫头,那就是骂了知府家老太太,那也是白骂,找不回来的。

    这妇人果然有点懵了,犹豫了一下,还真没敢还嘴,显然是不敢肯定雁儿的身份,倒是那小孩子见奶娘挨了打,有点眼泪汪汪的拉拉他娘的裙摆,扁着嘴说:“没有,我没有吃。”

    那妇人得了这个台阶,连忙拉着他往外走,一边还说:“没吃就好,外头的东西再不许乱吃的。”

    小男孩委屈的点头,那奶娘连忙追上前去抱了他起来,跟着出去了。

    雁儿呸了一声,还恼道:“九姑娘这样的神医,好心跟她说,她还跟见了鬼似的,不识好人心!”

    旁边那个丫鬟嗤的一笑:“雁儿姐姐这话,连自个儿都骂了,你骂自个儿也罢了,怎么还饶上九姑娘呢?”

    雁儿得她提醒,连忙笑道:“我可没说九姑娘,她明是骂的我,可不与九姑娘相干。”

    赵如意只笑了笑,可不是吗,这妇人自见了她,真的就跟见了鬼似的,倒也奇怪,好像那孩子在跟前,她就会暗算她孩子似的,她嘴里却道:“哎,没人愿意听人说得病的,也没什么,不找我治,我乐的清闲。”

    “可不是吗!”雁儿连忙道,一时玉叶金叶也收拾好了东西出来,雁儿便又说:“王妃听禅想必也该好了,我们还是往前头去吧。”

    果真她们回到前头的时候,讲禅刚刚结束,雁儿并没有把先前那妇人的事回王妃,赵如意也懒得说,只是陪着镇南王妃用了斋饭,才一齐下山去。

    镇南王妃又打发王府的车送赵如意回了赵家,才罢了。

    赵如意回了家,自去见赵老夫人把今日与镇南王妃出门的事说了一说,赵如意这样精乖的人自然看得出来,老太太虽然对她从来没有要求什么,更没有要她好生侍奉奉承镇南王妃,但心里却不是不关心的。

    所以虽然老太太什么也没说,赵如意还是主动的把今日的情形汇报了一番,赵老夫人听了,点了点头,想了一下,才跟赵如意说:“这些日子,观望的人家不少,王妃这样给体面,想必能安静些了。”

    赵如意有点意外赵老夫人会跟她讲这些,按理说着向来不是闺阁姑娘该管的事,不过在别院的时候,师父什么事都跟她讨论,她的意外倒也不大,就只是笑道:“王妃给体面,那也不止是因着我的好处,终究咱们家这会儿还是永宁侯呢,若是事儿真犯大了,王妃也不会给我这样的体面,所以我觉得老太太还是该放宽心些。”

    开玩笑,要真是谋逆罪坐实,镇南王妃最多就抬了银子来谢她,绝对不会邀她出去的。

    赵老夫人听了点点头:“你说的很是。”

    不过王妃给了体面,自然更能杜绝一些猜想,让赵家少些麻烦,这就是赵如意的功劳了。

    这里说着话,却见赵四夫人笑吟吟的走了进来,给老太太行了礼,就笑道:“九姑娘在这里呢,我问一个事儿,我瞧着你院子那边在翻地种东西?九姑娘知道吗?”

    赵如意就点点头:“是啊。”

    “是原本种的那些不合意么?九姑娘这是预备要种什么?”赵四夫人笑道:“我问明白了,好吩咐他们预备苗子东西。”

    赵家是大族,在锦城也绵延数百载,几经扩建,占地极广,虽说一大家子,老老少少几十主子住在这里,也不逼仄,但赵如意住的院子又格外大些,虽然平日里不住,却也都年年修葺整治,院子前后种着四季花卉,一年到头都有花儿看,这如今南墙那一带的蔷薇正开的如火如荼。

    赵家是赵二夫人主持中馈,三夫人四夫人都分管着一部分,四夫人正好就管着府里的苗木花卉等。

    赵如意听了就笑道:“这个不必四伯娘预备了,我栽些药苗,是早就预备好的东西。”

    赵四夫人便皱了皱眉:“药?那些东西,合该送到庄子上去种的,放到小姐的院子里种了那些,越发没个陪衬,叫人看着不像,别的姑娘房前屋后的都能看着那些花儿,九姑娘院里只有那些个,只怕人说闲话。”

    “有什么闲话可说!”赵如意没说话,赵老夫人先说话了:“又不是只有花儿才看得的,九姑娘喜欢看什么样子的,就种什么样子的,你理会人说什么?你去把人和东西预备好,预备九姑娘使就是了。”

    赵四夫人就低下了头应是,心中却是嘀咕,老太太这心都不知道偏到哪里去了,以前五姑娘在家里的时候,因不喜欢院子里那一片矮海棠,要换成玉兰,老太太颇为不以为然,说了她两句,那也是二房嫡女呢,结果二嫂也没有许她换,这会儿九姑娘招呼都不打一个,直接把院子前后种的花树都掘了,翻了地要种药,老太太却这样说了。

    这九姑娘是老太太的心尖儿,真是一点儿没说错,再没人比得上的。

    赵如意见状,温柔的解释道:“不要紧的,不是什么古怪的药,只是香草为主,虽花儿不大,味道却好,因这些药苗精细,我也是才学着种,放到庄子里看不到,得种在我跟前,我才好料理。若是坏了规矩……”

    她腼腆的笑着对赵老夫人说:“老太太……”

    赵老夫人就安抚道:“不要紧,本就没有只许种花的规矩,那花儿种来也是为着姑娘们平日里看着陪衬的,你养药苗是正事,只管养去,缺什么东西,或是缺人了,只管找你四伯娘要,她就是管这个的,若是你院子不够大,花园子里头你看哪里好,也只管找你四伯娘要就是了。”

    老太太当面吩咐,赵四夫人也没话可说,只得对赵如意笑道:“是,九姑娘要什么,只管跟我说。”

    “多谢四伯娘。”赵如意应道:“若是缺了什么,自然找伯娘要去。”

    赵四夫人抓住机会告了一状,没想到没告准,只得怏怏的辞了出去。

    赵老夫人看她出去了,好一会儿叹了一口气:“家里风雨飘摇,还琢磨这些小节,能争些什么呢?”

    赵如意微微一笑:“没有惶惶不可终日,就是好事了,就如祖母所说,有心思琢磨这些小节,是赵家之幸。且也是有分寸的,也就不要紧了。”

    赵老夫人点点头:“是的,你说的对。”

    赵如意坐了一会儿,就告辞回去种药了,她现在很忙,缺药很多,正苦恼呢。

    她微微皱眉,回身问那伙计:“这是安郡王开的店?”

    那伙计咧嘴笑:“我就知道姑娘是富贵人家,少来外头,这锦城谁不知道咱们千金坊是安郡王爷的买卖?要说安郡王他老人家那可是有名儿的善心人,虽然开了药店,那也不全为着银子,咱们这店药材全,品相好,从无假货,价也不贵,且若是真遇着那些差点儿银子买不起药的,舍一副两副药那也是常有的事,满城里谁不说咱们千金坊好?都愿意上咱们千金坊来抓药呢。就是安郡王爷他老人家的长生牌位也不知道立了多少了。”

    赵如意想了想,笑道:“安郡王不是不在锦城吗?怎么想起到锦城来开这买卖吗?别是你们自己说的罢。”

    打上王爷的旗号,做生意自然更顺利,上门来闹事也得掂量掂量,赵如意倒是明白这个道理。

    赵如意这样的贵家姑娘,这伙计平日里自是难得一见,且又如此美貌动人,这般和气的愿意攀谈,那伙计也就越发说的来劲了:“我们就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胡乱借安王爷他老人家的名号啊,找死不成?这真是安郡王爷的买卖,姑娘想想,咱们千金坊做的这么大,各城都开了分店,就是安郡王爷的眼皮子底下就有一家分店,要是敢胡说,他老人家嘴里漏一个不字来,咱们也得关张不是?倒是他老人家干嘛开在锦城来,那小的就不知道了,横竖凭是安郡王爷,别说开的锦城,就是要开在皇城,那皇上也得让他开不是?”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大家,破费了

    阿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7 22:17:41

    爱蜜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8 09:11:36

    梦想中的世外桃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8 10:19:53

    mirand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8 12:00:45

    木偶波儿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9-18 12:19:21

    我爱我家地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8 12:25:05

    pfphoenix扔了1个浅水□□投掷时间:2017-09-18 12:40:58

    羽叶千里光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9-18 14:01:27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如意缘相邻的书:这时对 那时错皇帝偏要宠她宠她[综]带子的海贼之旅谁与争锋[网游]撩夫日常梦幻西游之黑衣刺客眼睛成精了以后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恩爱秀你一脸[综英美]外星少女今天仍然在拯救地球狼牙戮论仙女人设的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