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生子秘方

【书名: 如意缘 第88章 生子秘方 作者:七和香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盛世医香吃在首尔许静的荣华路不死佣兵位面破坏神吃货红包群     购买率满50%即可看见正文, 72小时更换,请支持正版!  一边又对刚诊了脉的一位太太道:“许家姐姐这不是什么要紧的症候,你院子里大约是栽了香椿树吧?把这树换了地方也就好了。しw。”

    “九姑娘连我院子里栽了香椿树竟都诊的出来, 真是神了!”那太太连连惊叹, 又见林家都来请了,也就不好多说, 忙让开了。

    赵如意诊金收了一堆,大部分人都给首饰珠宝等, 厚厚的一份儿礼, 自也存着结交的意思,也有人拿不出合适的首饰,索性送上银子, 赵如意也照单收下, 师父说的,出了力当然要收钱,天公地道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不过人家若是实在给不起, 那也就算了。

    林大奶奶等在一边,亲自陪着赵如意走过去, 赵如意照例是带的金叶玉叶出门, 留下一个收拾她今日得的一大堆诊金,只玉叶伺候在后头,走了半路,林大奶奶笑道:“九姑娘真正医术高明, 我这两日也觉得有些不自在,九姑娘也瞧瞧我?”

    赵如意依言打量她一番,又停下来握了她的手诊脉,然后笑道:“大奶奶没有什么,大约这两日为着林夫人这寿辰的事,操劳着了,过后儿歇一歇,也就是了。”

    林大奶奶有点失望:“不必用药么?”

    “当然不必。”赵如意有点好笑:“既没有事,吃药做什么,药又不好吃。”

    林大奶奶应了一声,可依然显得有点失望。

    赵如意觉得真是奇怪的很。

    这没事就想吃药是个什么风气?这还不是她第一次遇到这种要求了,那天镇南王妃不也是吗?

    又走了一段,眼看着就要到摆宴的大花厅了,林大奶奶忍不住又说:“听说有些方子调养女子最好,九姑娘定然知道的。”

    赵如意刚想应一声,却猛然注意到这话中的女子二字,这林大奶奶特特的提到女子,这心思……

    赵如意就有点明白了这位林大奶奶的热切,却是当不知道,笑道:“有不好才需要调养,大奶奶年轻,身子骨儿又好,哪里还须调养呢。”

    林大奶奶颇为失望。

    赵如意一进了花厅,顿时就有不少人,不管是刚才诊病的还是没去诊病的,都热切的招呼着“九姑娘来我这里坐!”

    连那头上首桌上的寿星太太也招手儿叫赵如意,众人自也就不好再争了,横竖热情结识已经表达了,捧了九姑娘的场也就够了。

    那边已经落座的七姑娘赵淑云就悄悄的跟自己妹子说:“你瞧瞧人家的本事,还有什么不服的,反倒该欢喜大家是姐妹,咱们能沾人家的光。”

    赵如意这番风头,十姑娘赵淑秀自然是羡慕的,倒是那妒忌的心反倒淡了许多,通常无缘由的妒忌,只因为大家都差不多,可如今赵如意那一手医术出神入化,赵淑秀连边儿也挨不上,反倒妒忌不起来了。

    不过她嘴上却不肯认,只撇撇嘴不说话,气的赵淑云又拧她一把。

    林太太便要拉着赵如意在自己身边儿坐,能坐这一桌的,都是锦城最有身份地位的老太太和太太们,奶奶们低了一辈,一般都挨不上,赵二夫人也在这边桌上,她原度自己家败落,虽然有个侯爵的名儿,如今却有些不详,不想去招人眼光,便坐到别的桌上去,却不料被林太太并众人生拉了到这桌上来。

    赵二夫人不由的有些感叹了,自己今儿进门来和如今的待遇可完全两样了,众人的眼光那也完全不同,可真是沾了九姑娘的光了。

    连赵家沾光也不是第一次了。

    赵如意笑道:“这里都是老太太、太太们,叫我坐这里,我胆子小,拘束的很,连菜也不敢吃的。”

    众人都笑起来,这位九姑娘可够敢睁眼说瞎话的,她胆子小,那就没胆子大的了。

    赵如意又道:“要我说,这里既还有空儿,不如让大奶奶坐罢,我刚替大奶奶把了脉,这几日显是为着林太太这寿辰,着实劳累着了。”

    那也没有要坐到这里来的规矩,儿媳妇为婆母尽孝那是应该的,赵二夫人见赵如意说的不像,正要替她圆场,赵如意抿嘴笑道:“虽说大奶奶这等孝顺,自不肯坐的,只是这要是伤了腹中的哥儿,林太太岂不心疼?”

    哥儿?林太太眼睛一亮,居然张口就说:“媳妇有身孕了?九姑娘诊出来是哥儿?”

    这下子,赵如意尴尬了。

    如今通行的惯例,但凡妇人有了身孕,人人都说好话,自然都说是个哥儿,再没有说是个姑娘的,赵如意嘴上也自然这样说,哪里想到林太太竟把她当了神仙,这才一个多月的身孕,自己能看出来就不错了,哪里还能诊出来是哥儿还是姑娘呢?

    旁边有人就看出了赵如意的尴尬来,忙笑道:“大奶奶有喜了?恭喜恭喜,今日可真真是双喜临门啊,林太太好福气!”

    林大奶奶在一边站着,又惊又喜,看着赵如意还一脸感激。

    那林太太也醒悟了过来,这儿媳妇这才诊出来有身孕,月份这样浅,坐胎还没稳呢,哪里就能知道男女了,自己果真是太心急了些,连忙就道:“有了身孕还操持我这点事,交给管家们不是一样吗,我难道还会怪你?赶紧着,扶你们大奶奶进里头歇着,把给我熬的那参汤端来,先叫大奶奶用。”

    赵如意在一边就笑道:“大奶奶体热,先不要用参才好。”

    “好好好。”林太太没口子的应着:“听九姑娘的!”脸上越发笑出一朵花儿来,硬拉着赵如意坐在身边,这样的好日子,赵如意又诊出媳妇有孕,让林太太看着赵如意真是越看越顺眼,越看越喜欢。

    这么美貌,嘴又甜,又会哄人又会说话,先前既然已经诊出媳妇有孕,却没有说,留到这宴席上来说双喜临门,这显然是为着讨个好口彩,好体面!

    花花轿子人抬人,谁不喜欢这样的姑娘呢。

    这林太太晚间就跟知府林老爷说起这件事来,又说:“赵家这大老爷的事到底有没有个着落?要是不妨事……”

    “大事定然是没有了。”林老爷说:“不然我也不会让你也请赵家的人来。前日我去给镇南王爷请安,还说起这件事,也是想问问情形,王爷的意思,进京了看一看,若是没有十分要紧的事,王爷还是要保一保的。那赵家老大不过才五品,没人管他也就罢了,王爷肯给他说句话,我看只怕不日就要出来了。”

    林太太便道:“这可是赵九姑娘的面子了。我瞧着这赵家爷们都普通,倒是灵气都钟到姑娘们身上去了,往日里我见他们家几个姑娘都好,如今没想到一个养在外头的九姑娘更好,那医术也罢了,那说话,那心田,都剔透的了不得,实在招人喜欢。老爷,你看老二这亲事,求这九姑娘可好不好?”

    林二少也是林太太的嫡子,今年十七了,林太太就这两个儿子,自然爱的什么似的,早早的在十五就定了亲事,没想到这刚开始商量婚期,那姑娘得了病,竟病死了,这亲事就搁了下来,想着冷一冷再重新说亲事,这过了两年,孩子也大了,林太太心里自然就惦记上了。

    今日见了赵如意,怎么看怎么喜欢,也就拿出来说了,这赵家虽然落败了,可这爵位却还在的,底蕴也深厚,且这娶媳妇跟嫁闺女不同,只要姑娘好,娘家只要过得去也就行了。

    林老爷道:“你既说好,那自然是好的,只不过,这九姑娘父母早亡,只怕有点忌讳,老二又……”

    他这样一说,林太太就踌躇起来了,林二少订的未婚妻去世,这会儿再订一个又是个父母双亡的姑娘,好像福气上是欠缺了一点,想一想,林太太又道:“那就再看看再说罢。”

    林老爷便说起别的来:“今天接到京城里本家递来的信,说是南郑侯奉了密旨要到锦城,只是到底做什么却是不知道。只听说还带着夫人家眷,想必伺候的人不少,这些日子要约束底下人,不要在外头惹事,万一不认得人家的人,冲撞起来,就是麻烦了。”

    林太太应了一声,便道:“那位南郑候夫人,就是宫里贤妃娘娘的嫡亲妹子的那一位不是?那可不是个好伺候的,又是在太后娘娘跟前有体面的,差些儿的公主只怕都比不过她。”

    林老爷点点头,同样是侯爵,南郑候与锦城的永宁侯赵家那自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南郑候那是太后娘娘的亲侄儿,太后娘娘没有亲儿子,自是宝爱这个侄儿,南郑候夫人又是宫里贤妃娘娘的妹子,贤妃娘娘有宠,便是皇后娘娘,那也要让她三分的。

    大部分是各种时气,有过敏的,有受凉的,有上火的,都不算疑症,只要辩证明了,开方就简单了,到了开宴时分,林家大少奶奶亲自来请赵如意:“原是安心请九姑娘来我们家玩玩,看看花儿的,没承想反劳累着了,这也要开宴了,我母亲打发我来请九姑娘过去呢。”

    赵如意也看得差不多了,笑着点头:“劳动大奶奶走这一趟。”

    一边又对刚诊了脉的一位太太道:“许家姐姐这不是什么要紧的症候,你院子里大约是栽了香椿树吧?把这树换了地方也就好了。”

    “九姑娘连我院子里栽了香椿树竟都诊的出来,真是神了!”那太太连连惊叹,又见林家都来请了,也就不好多说,忙让开了。

    赵如意诊金收了一堆,大部分人都给首饰珠宝等,厚厚的一份儿礼,自也存着结交的意思,也有人拿不出合适的首饰,索性送上银子,赵如意也照单收下,师父说的,出了力当然要收钱,天公地道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不过人家若是实在给不起,那也就算了。

    林大奶奶等在一边,亲自陪着赵如意走过去,赵如意照例是带的金叶玉叶出门,留下一个收拾她今日得的一大堆诊金,只玉叶伺候在后头,走了半路,林大奶奶笑道:“九姑娘真正医术高明,我这两日也觉得有些不自在,九姑娘也瞧瞧我?”

    赵如意依言打量她一番,又停下来握了她的手诊脉,然后笑道:“大奶奶没有什么,大约这两日为着林夫人这寿辰的事,操劳着了,过后儿歇一歇,也就是了。”

    林大奶奶有点失望:“不必用药么?”

    “当然不必。”赵如意有点好笑:“既没有事,吃药做什么,药又不好吃。”

    林大奶奶应了一声,可依然显得有点失望。

    赵如意觉得真是奇怪的很。

    这没事就想吃药是个什么风气?这还不是她第一次遇到这种要求了,那天镇南王妃不也是吗?

    又走了一段,眼看着就要到摆宴的大花厅了,林大奶奶忍不住又说:“听说有些方子调养女子最好,九姑娘定然知道的。”

    赵如意刚想应一声,却猛然注意到这话中的女子二字,这林大奶奶特特的提到女子,这心思……

    赵如意就有点明白了这位林大奶奶的热切,却是当不知道,笑道:“有不好才需要调养,大奶奶年轻,身子骨儿又好,哪里还须调养呢。”

    林大奶奶颇为失望。

    赵如意一进了花厅,顿时就有不少人,不管是刚才诊病的还是没去诊病的,都热切的招呼着“九姑娘来我这里坐!”

    连那头上首桌上的寿星太太也招手儿叫赵如意,众人自也就不好再争了,横竖热情结识已经表达了,捧了九姑娘的场也就够了。

    那边已经落座的七姑娘赵淑云就悄悄的跟自己妹子说:“你瞧瞧人家的本事,还有什么不服的,反倒该欢喜大家是姐妹,咱们能沾人家的光。”

    赵如意这番风头,十姑娘赵淑秀自然是羡慕的,倒是那妒忌的心反倒淡了许多,通常无缘由的妒忌,只因为大家都差不多,可如今赵如意那一手医术出神入化,赵淑秀连边儿也挨不上,反倒妒忌不起来了。

    不过她嘴上却不肯认,只撇撇嘴不说话,气的赵淑云又拧她一把。

    林太太便要拉着赵如意在自己身边儿坐,能坐这一桌的,都是锦城最有身份地位的老太太和太太们,奶奶们低了一辈,一般都挨不上,赵二夫人也在这边桌上,她原度自己家败落,虽然有个侯爵的名儿,如今却有些不详,不想去招人眼光,便坐到别的桌上去,却不料被林太太并众人生拉了到这桌上来。

    赵二夫人不由的有些感叹了,自己今儿进门来和如今的待遇可完全两样了,众人的眼光那也完全不同,可真是沾了九姑娘的光了。

    连赵家沾光也不是第一次了。

    赵如意笑道:“这里都是老太太、太太们,叫我坐这里,我胆子小,拘束的很,连菜也不敢吃的。”

    众人都笑起来,这位九姑娘可够敢睁眼说瞎话的,她胆子小,那就没胆子大的了。

    赵如意又道:“要我说,这里既还有空儿,不如让大奶奶坐罢,我刚替大奶奶把了脉,这几日显是为着林太太这寿辰,着实劳累着了。”

    那也没有要坐到这里来的规矩,儿媳妇为婆母尽孝那是应该的,赵二夫人见赵如意说的不像,正要替她圆场,赵如意抿嘴笑道:“虽说大奶奶这等孝顺,自不肯坐的,只是这要是伤了腹中的哥儿,林太太岂不心疼?”

    哥儿?林太太眼睛一亮,居然张口就说:“媳妇有身孕了?九姑娘诊出来是哥儿?”

    这下子,赵如意尴尬了。

    如今通行的惯例,但凡妇人有了身孕,人人都说好话,自然都说是个哥儿,再没有说是个姑娘的,赵如意嘴上也自然这样说,哪里想到林太太竟把她当了神仙,这才一个多月的身孕,自己能看出来就不错了,哪里还能诊出来是哥儿还是姑娘呢?

    旁边有人就看出了赵如意的尴尬来,忙笑道:“大奶奶有喜了?恭喜恭喜,今日可真真是双喜临门啊,林太太好福气!”

    林大奶奶在一边站着,又惊又喜,看着赵如意还一脸感激。

    那林太太也醒悟了过来,这儿媳妇这才诊出来有身孕,月份这样浅,坐胎还没稳呢,哪里就能知道男女了,自己果真是太心急了些,连忙就道:“有了身孕还操持我这点事,交给管家们不是一样吗,我难道还会怪你?赶紧着,扶你们大奶奶进里头歇着,把给我熬的那参汤端来,先叫大奶奶用。”

    赵如意在一边就笑道:“大奶奶体热,先不要用参才好。”

    “好好好。”林太太没口子的应着:“听九姑娘的!”脸上越发笑出一朵花儿来,硬拉着赵如意坐在身边,这样的好日子,赵如意又诊出媳妇有孕,让林太太看着赵如意真是越看越顺眼,越看越喜欢。

    这么美貌,嘴又甜,又会哄人又会说话,先前既然已经诊出媳妇有孕,却没有说,留到这宴席上来说双喜临门,这显然是为着讨个好口彩,好体面!

    花花轿子人抬人,谁不喜欢这样的姑娘呢。

    这林太太晚间就跟知府林老爷说起这件事来,又说:“赵家这大老爷的事到底有没有个着落?要是不妨事……”

    “大事定然是没有了。”林老爷说:“不然我也不会让你也请赵家的人来。前日我去给镇南王爷请安,还说起这件事,也是想问问情形,王爷的意思,进京了看一看,若是没有十分要紧的事,王爷还是要保一保的。那赵家老大不过才五品,没人管他也就罢了,王爷肯给他说句话,我看只怕不日就要出来了。”

    林太太便道:“这可是赵九姑娘的面子了。我瞧着这赵家爷们都普通,倒是灵气都钟到姑娘们身上去了,往日里我见他们家几个姑娘都好,如今没想到一个养在外头的九姑娘更好,那医术也罢了,那说话,那心田,都剔透的了不得,实在招人喜欢。老爷,你看老二这亲事,求这九姑娘可好不好?”

    林二少也是林太太的嫡子,今年十七了,林太太就这两个儿子,自然爱的什么似的,早早的在十五就定了亲事,没想到这刚开始商量婚期,那姑娘得了病,竟病死了,这亲事就搁了下来,想着冷一冷再重新说亲事,这过了两年,孩子也大了,林太太心里自然就惦记上了。

    今日见了赵如意,怎么看怎么喜欢,也就拿出来说了,这赵家虽然落败了,可这爵位却还在的,底蕴也深厚,且这娶媳妇跟嫁闺女不同,只要姑娘好,娘家只要过得去也就行了。

    林老爷道:“你既说好,那自然是好的,只不过,这九姑娘父母早亡,只怕有点忌讳,老二又……”

    他这样一说,林太太就踌躇起来了,林二少订的未婚妻去世,这会儿再订一个又是个父母双亡的姑娘,好像福气上是欠缺了一点,想一想,林太太又道:“那就再看看再说罢。”

    林老爷便说起别的来:“今天接到京城里本家递来的信,说是南郑侯奉了密旨要到锦城,只是到底做什么却是不知道。只听说还带着夫人家眷,想必伺候的人不少,这些日子要约束底下人,不要在外头惹事,万一不认得人家的人,冲撞起来,就是麻烦了。”

    林太太应了一声,便道:“那位南郑候夫人,就是宫里贤妃娘娘的嫡亲妹子的那一位不是?那可不是个好伺候的,又是在太后娘娘跟前有体面的,差些儿的公主只怕都比不过她。”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5409909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9 21:14:40 

    25409909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9-19 21:15:09

    25409909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0 12:09:20?

    小院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0 20:50:40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如意缘相邻的书:这时对 那时错皇帝偏要宠她宠她[综]带子的海贼之旅谁与争锋[网游]撩夫日常梦幻西游之黑衣刺客眼睛成精了以后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恩爱秀你一脸[综英美]外星少女今天仍然在拯救地球狼牙戮论仙女人设的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