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真情至上

【书名: 如意缘 第89章 真情至上 作者:七和香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吃在首尔许静的荣华路山村名医不死佣兵位面破坏神吃货红包群     第八十九章

    赵如意一说折耳根, 莲心就嗤的一声笑出来,那个味儿,不是一个人还真吃不惯,偏丁香还道:“这玩意儿京城药铺里没得卖, 咱们也不多了呢。”

    还有一点不想给她的样子。

    赵如意笑道:“叫千金坊送些来就是,锦城那边儿, 不漫山遍野都是吗!”

    这里说说笑笑,不过赵如意还是嘱咐丁香:“虽说你们几个我是放心的, 可到底还是有别人,你也要仔细着点她们, 别弄成真的去了, 闹出许多淘气来。”

    赵如意自己四个陪嫁丫鬟,是在确定要带来公主府的时候,赵如意就跟她们说过的,今后年龄到了, 许她们自行婚配,自己选到人家也罢,想求主子替她挑人也行,总是有的商量的,她赵如意没打算给安郡王预备丫鬟开脸收房,有这个心思的趁早儿说明白, 或是留在赵家奔前程,或是想别的法子,别到了今后没有遂意, 反倒埋怨主子冷心冷血不顾情分。

    当时安郡王已经就侧妃事件上表了,赵如意这话说的理直气壮,丝毫没考虑什么贤良名声。

    不过公主府拨过来的丫鬟,赵如意就确定不了了,楚荃的主意是有几分道理的,有人是宁愿做正头夫妻,可有人却想要富贵日子,这是人性所致,保不齐的。

    而且安郡王不仅荣华富贵双齐,还年轻英俊健壮,这样的男人,赵如意觉得自己能心动,难道别人就不心动了?这里伺候的可都是十几岁的情窦初开豆蔻年华的少女呢。

    丁香说:“郡王妃说的是,这种事是保不齐的,我自会小心着点儿。”

    这里说着话,青黛捧着一个大红呢罗的包袱进来了,对赵如意道:“公主吩咐了,长宁公主府,瑞宁公主府,还有端王府,理郡王府几处送来请客的帖子,郡王妃如今月份还轻,就不必去了,公主自个儿去就是了,公主自然替郡王妃描补。只到底人家单给郡王妃下了帖子的,郡王妃添的礼,公主一并打发人送去了。另外公主新收两件人家孝敬的衣服,公主吩咐拿给郡王妃看一看,好预备皇后娘娘那边儿千秋节的礼,既是娘娘的千秋,郡王妃的礼不好薄了。”

    那包袱打开一看,一件大红舒袖五彩缂丝银鼠皮成衣,一件石青缂丝立水狐狸毛成衣,毛皮看起来都是上上等的,连扣子都是金线编的,赵如意看了,就吩咐青黛收起来,好添到礼单上去。

    青黛一边开箱子,一边道:“别人家不去也罢了,皇后娘娘的千秋,郡王妃说什么也不好不去。”

    赵如意道:“那可不,上个月家里事儿多,我就进宫去了一回,这个月倒正好名正言顺不去,娘娘千秋节那是必去的,不要紧,宫里头虽然人多,我时时小心着点儿就是了。”

    虽然赵如意时时都标榜自己老实,随和,脾气好,不惹事,可连她自己都清楚她在宫里可有的是敌人,所以才说出这样的话来。

    皇后娘娘的生辰在九月初上头,去年刚好是皇后对外宣称病重,也就没在宫里宴客,不过是诰命们在宫门上磕头就罢了,且以前宫里太后娘娘势大,皇后娘娘存在感薄弱,便是千秋节都算不得什么,自比不得每年三月里太后娘娘的圣寿了。

    但是今年,想必不一样了吧,赵如意想,横竖不管一样不一样,她的身份,都不能怠慢了。

    不提赵如意这里在预备着千秋节的礼,到了八月底,那位南郑侯夫人燕氏也在念着千秋节的事:“那个贱人,千秋节是必要进宫的吧?”

    蓉四奶奶在一边儿看着丫鬟们做着针线,她也顺便挑两个花样子做鞋,听了这话,就丢下手里的东西过来,见南郑侯夫人大约是在开箱子拿东西装盒子预备千秋节的礼,就明白她为何突然念叨起这事儿来了,便笑道:“那是自然,不管她再怎么着,千秋节是必去的。”

    南郑侯夫人拿着东西的手突然停了一下,狐疑的道:“你说咱们议的这事儿是不是走漏了风声?她以前隔三差五的就要进宫一回,这两个月,她总共才去了一回,且还四五个跟车的,半点儿机会都没有。”

    她心中闪出了这个念头,就不由的往自己屋里伺候的丫鬟脸上扫去,恶狠狠的道:“若是叫我知道有人敢在外头乱说一个字儿,我活剥了她!”

    那些丫鬟们吓的都忙站起来,只都低着头,不敢说一个字。

    蓉四奶奶都皱眉,这位夫人,早些年虽说刻薄些,心狠些,可到底也有分寸,且总端着架子,还说不出这样的话来,可自打锦城回来,不久南郑侯出了事儿出京养病,太后娘娘逐渐示弱,如今已经在寿康宫不大见人了,蒋家一日不如一日,这位南郑侯夫人就跟着乱了方寸一般,反倒是戾气一日比一日重。前儿听说又把南郑侯以前纳的一个妾室打了一顿,还不是打嘴巴子,是拖到角门子上按倒了拿板子打的。

    那好歹也是明公正道的姨娘呢,这位侯夫人越发的是没了分寸了。

    蓉四奶奶这样想着,忙笑劝道:“姐姐这可是想的多了,您想想,宫里这两个月没什么事,反倒她们家事情多,又是姐姐出嫁,又是外甥满月,又是她们家老太太的寿辰,这桩桩件件的,她哪一处是能不去的?既然忙着那头了,就顾不得进宫去了,也是有的。且她如今是郡王妃的规制,自然跟她做姑娘的时候不一样,有四五个人跟车那也是应该的,一点儿不寻常的地方都没有,要我说,要是她只带两个人,我反而要劝姐姐多看看再说,反常起来,才像是走漏了风声呢!姐姐说是不是?”

    蓉四奶奶这样一说,南郑侯夫人听着就觉得很有道理了,便点头道:“说的也是。”

    那蓉四奶奶偏身在炕沿坐了,把一盅儿玫瑰露递给南郑侯夫人,笑道:“千秋节必能成事的,那一日人多车多,自然乱些,就是公主府的人多,要寻个漏子也容易些,姐姐不必在意了,只管等好信儿就是。姐姐只管想一想,回头堂堂一位郡王妃的车在路上就翻倒了去,多有趣儿!”

    她一边说着,一边又替南郑侯夫人收拾翻腾出来的那些东西:“哟,这个实地纱的茧儿不是外头出的吧,便是如今宫里使的,只怕也没这个密实了。”

    “你拣两个去使吧。”南郑侯夫人随口道,她的心思还是全在赵如意身上的,燕氏恶狠狠的道:“最好是就摔死了,才是阿弥陀佛呢!”

    千秋节那一日天气极好,秋高气爽的天气,微风习习,又有阳光,赵如意是避不过这一日的,还要早一点去伺候。

    虽然是皇后娘娘的好日子,但进宫来第一处还是要先去给太后娘娘请安,太后娘娘今日还是给了面子,见一见人,自皇后娘娘中毒之后,赵如意已经有近三个月没见过太后了。

    太后本来年纪就不轻了,已经是六十好几的人了,以前大约是权势在握,精神不错,虽然头发花白了些,脸上皱纹其实不算多,保养良好,但今日看起来,短短三个月,太后娘娘好像已经过了好几年一样,头发和脸都显出明显的衰老了,她这样的变化,落在赵如意的眼中,又比别人更不同。

    赵如意看出来太后娘娘这明显的气虚血弱的症状,看起来,还有头晕目眩的毛病,老年人本来就比不得年轻人,看起来,太后娘娘在势弱后被人趁势狙击,连内宫控制权都失去了,对太后娘娘的打击真的是极大的,自然反应到身体上了。

    连赵如意这样的后宅女子,都亲眼见着太后娘娘一次又一次的败仗,旧年里侧妃事件被打击,大伤元气,到今年,皇后娘娘中毒事件,又再一次剑指太后,直接夺去了她在后宫的影响力。这或许算不上阴沟里翻船,但至少人人都知道她已经被人踩了下去。

    所以,今日太后娘娘这里虽然也是人来人往,看着颇为热闹,但来请安的人也都坐的不久,只说怕扰了太后娘娘的清净,也就只有蒋家的女眷坐在一边没动而已。

    赵如意迎面就撞上了南郑侯夫人的目光,瞧着寿康宫如今的衰败模样,南郑侯夫人就更痛恨赵如意了,只是想到今日的好事儿,南郑侯夫人碰上赵如意的目光中,居然还带出了一丝笑意。

    这一丝笑意,带着阴冷,叫人极其不舒服,看得赵如意牙疼似的咧了咧嘴,直接就无视了,在这里行了礼,赵如意就往皇后娘娘的长春宫里去。

    长春宫里的景象那就完全不同了,不是寿康宫那种几乎宛若实质的衰败,这里显出来的是勃勃的生机,人人脸上的笑容都不同,谈话的内容也不一样,婚嫁生子,多少都带着些欢喜的语调,赵如意进去皇后娘娘跟前磕了头,皇后就笑着招手叫她到跟前来,很显出一份母亲的亲热慈爱来。

    赵如意走过去,正听到皇后娘娘跟着站着的那位穿银红的夫人在说话,那是林乡侯诰命,身边还带着个十五六岁的美貌姑娘,林乡侯夫人笑道:“她那一房的长嫂是县主的身份,咱们自然不敢比,不过到底是妯娌,差的远了叫人笑话,说起来也不好听,臣妾想着娘娘是最慈悲的,这才破着这张老脸,来请娘娘赏个体面,下一道赐婚旨意,就是咱们家的体面了。”

    赵如意一听就明白了,这位林乡侯诰命,也不算什么要紧侯爵,不过她是皇后娘娘的娘家姨表妹,大约是自己的女儿定了人家,为着女儿叫夫家看重,来撞皇后娘娘的木钟,求个赐婚的荣耀。

    皇后娘娘一身明黄的大礼服,头戴凤冠,在这样穿红着绿,人人都珠翠堆满的华丽场合,越发显出庄重荣耀来,那一份儿母仪天下的气势,竟在她母仪天下多年后才显出来,此时便笑道:“既是咱们家孩子,那自然是没得说,回头表妹送一份儿履历进来就是了。”

    林乡侯夫人听了欢喜的了不得,忙又带着女儿给皇后磕头谢恩,待她带着女儿走了,皇后娘娘才对赵如意笑道:“这好些日子没见你进宫来了,想是事多不得闲儿?”

    赵如意笑道:“我能有什么事?我原是想着娘娘如今忙,本来就事多了,我有事没事儿进来坐着,反叫娘娘为了我费精神,岂不是我的罪过了?”

    “我说你体贴呢,必是怕我忙了。”皇后娘娘深宫如此多年,向来是以恬淡无争的姿态出现,此时才现出几分威严来,含笑道:“无事不来也就罢了,若是有点儿什么,必要来与我说,我自会替你做主的。”

    赵如意笑道:“是,多谢娘娘,我若是受了委屈,是必要来回娘娘的。”

    皇后微微颔首,此时另外又有人要上前来说话了,赵如意多有眼色的人啊,不好在那里耽搁人家,说笑了两句,就走开了去。

    可就是如此,这一幕落在众人眼里,都知道这位嘉宁县主安郡王妃是皇后娘娘跟前的红人儿,来找着她说话的人自也不少。

    这里与寿康宫两相一对比,太后娘娘的势弱真是鲜明,如今太后也就是宫里供着的一尊菩萨了。

    要知道,太后除了指着一个孝字,更有一部分权力是来自于后宫决策的,后宫常常影射前朝,太后自然精通用种种方式通过后宅影响着前朝。

    频繁的联姻,后宫的升迁晋位,这些都影响着京城的各大家族,自先帝到如今,这几十年来,蒋家的姑娘嫁的好,在夫家开枝散叶,有多少世子嫡子身上有蒋家的血脉了呢。

    如今这些权利,已经转移到了皇后娘娘这里来了,是以皇后如今的模样儿早都不同了。

    皇后娘娘跟前奉承的,不仅仅是赵如意认得的京城中的高官贵胄的诰命们,还很有几个低品级的诰命,赵如意不认得,但是看那热络的劲儿,端茶倒水的动作,皇后娘娘神态里的亲近,赵如意心中就有点儿分数了,这些想必是以前皇后娘娘跟前伺候过的人,自是得了恩典,以女官身份,嫁出去做了官太太了的。

    这些人,以前大约要差些儿,赵如意都没见过,如今可就不一样了。赵如意看了一回,也没理会,各处走了走,说了说话,后来眼见的人越来越多,大约该来的都来了,便坐到一边儿去。倒是康三太太瞧见了她,过来行礼请安。

    赵如意很收过人家几次重礼,事关康二姑娘的名声,那礼不收还不行,收了才能表明你们家的事我一定保密不往外头说,有了这层渊源,赵如意也就跟人家笑着打招呼,见康三太太身边只有个差不多儿年龄的太太,赵如意也没别的话跟她聊,只得就笑问道:“怎么没见二姑娘?”

    康三太太颇会顺杆爬的跟旁边那位解释道:“二丫头跟安郡王妃最好了。”然后又笑对赵如意道:“先前出门的时候她还念着安郡王妃,说今日定会碰得到的呢,这会儿偏不知道哪里去了。”

    赵如意其实很想解释一下的,但也不好开口,只得保持微笑。

    不过赵如意眼尖的很,看见康三太太身后跟着的一个丫鬟,赵如意在康二姑娘身边见过,此时一脸焦急,频频的往自己这里看过来。

    赵如意是红人,康家三太太也是新贵,这里刚说了几句话,又有人过来与康三太太说话了,赵如意乐的走开去,正想过去与那头的廉郡王世子妃说话呢,康三太太身后的丫鬟竟然悄悄儿过来了,大着胆子拉拉赵如意的袖子,轻声道:“安郡王妃,求您救一救我家姑娘。”

    这叫什么事!赵如意道:“我?你问错人了吧,你们家太太不是在那边儿吗?”

    若不是人多显眼,那丫鬟大约就给赵如意跪下了:“不敢、不敢跟太太说,太太若是知道了,姑娘就完了,您是好人,您救过我们姑娘,求您今日再救一救我们姑娘吧。”

    完了?赵如意吓一跳,那位二姑娘又干什么了?

    这会儿人多,有人已经好奇的看了过来,那丫头眼瞧着真要跪下了,赵如意看康三太太与人说着话,都走到偏殿门口去了,她又不能直接跟个丫鬟讲道理,只得叫她一起出来,问她:“你们姑娘到底做了什么?”

    这丫鬟大约是真当赵如意是救命菩萨了,一五一十就把康二姑娘干的事说了出来,这一回不是二姑娘的事了,是他们家表姑娘,因与康家三房的大公子有情,如今这位大公子被提拔到宫禁卫了,一月只能回家一次,那位表姑娘在内宅里头,又不见得那一天能见得到,今日因是千秋节,来的人多,好容易康家三太太连表姑娘一起带了来,那位表姑娘难耐相思之苦,要去给情郎送一回香袋儿,于是康二姑娘仗义相助……

    赵如意听的都无语了,她其实一听就懂了,这显然是康家不打算给大公子娶这位表姑娘了,才特意看的那么紧,连面也不让他们见。康二姑娘还真是真情至上,怪道当初会与田公子做那场戏呢,当然,真情破灭之后,也还是蛮绝情的。

    周围人少了,那丫鬟不由的都哭了出来:“姑娘说大公子就在宫门口,不要紧的,又有宫里认得的姑姑带着,悄悄的去见一回也就是了,吩咐奴婢在这里哄着太太,可如今姑娘都去了快半个时辰了,还没见回来,这万一……万一有点什么,奴婢便是粉身碎骨也没用了,郡王妃您是好人,求您帮帮咱们姑娘。”

    宫里的事儿,悄悄没人管的时候确实不算什么,可若是闹出来就不是小事了,那位康二姑娘又不是那种运筹帷幄的人才,就是有宫里人接应,只怕也难免安排的不妥当,赵如意也不知该叹这位康二姑娘是不知轻重还是胆大包天了,照她说的时辰,确实有点不妙了,这丫头自然是怕的了不得了,又不敢跟康三太太说,于是看见了赵如意,她显然是知道赵如意曾经救过她们家姑娘的,就把赵如意当了救命稻草。

    这会儿没听到外头有什么动静,大约还补救得,赵如意心中叹了口气,康家那份儿厚礼收着可真扎手啊,她想是这样想,心思动的却快,她妹子赵淑秀今后可是康家的儿媳妇,这求到头上了,实在是不能不管,但也不能贸然管,于是她转头就吩咐丁香:“张越是留在宫门口的,你去与李公公说一声儿,说我打发你回去取药,请他送你到宫门口去,就把这事儿说与张越,叫他便宜行事。”

    张越是安郡王给赵如意的护卫头目,在宫里行事,想必是有分寸的,知道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所以赵如意才没有吩咐具体该怎么办,只叫他裁度着办,能办当然办,若是不能办,也总不能为着康二姑娘的花样,把自己家搭进去,丁香在一边听了全部事情,连忙答应一声,就过去寻长春宫掌宫大太监李桂了。

    赵如意又吩咐杜鹃:“我先前看见娘娘旁边伺候的宫女徐蕊儿,她是皇上跟前伺候的小于子的对食,你跟她说,我有要紧事跟安郡王说,请她帮帮忙带你去传话,你身上可带了银子?给她一百两。”

    赵如意第一个可以依靠的,当然还是安郡王。

    康二姑娘那丫头在一边傻乎乎的听着,此时倒赶紧说:“回头让我们姑娘给您补上。”

    赵如意啼笑皆非,见杜鹃忙忙的去了,赵如意才跟那丫鬟说:“这是杀头的事儿,这事儿瞒不住,我也不能替你瞒着,趁早儿告诉你们家太太去才是。”

    这丫头哪里知道厉害,此时听到杀头两个字,吓的筛糠似的发抖,嘴里只说:“那我们姑娘……我们姑娘……”

    “这会儿还没闹起来,大约你们姑娘还没被拿住。”赵如意都无奈,好歹这位康二姑娘也是大家闺秀,就不知道宫里规矩最大么?竟然为了这么个事儿在宫里乱跑,真不知道这真情怎么就能叫人这样胆大包天:“你们姑娘是你们太太的亲闺女,总是要救她的。”

    凭康三老爷的体面,估计这位二姑娘就是被拿住了,皇上也不会把她怎么样吧。只是赵如意这样理智的人,实在很难明白康二姑娘这样文艺女青年的心理,总觉得她就是没事儿找不自在。

    康三太太本来在与人说笑,见赵如意给她使了眼色才过来,听了赵如意的话,顿时脸色都白了:“这……这,多谢郡王妃援手。”

    赵如意道:“我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不过既然二姑娘这里有宫里认得的姑姑,康太太想必也是知道的,还要赶紧着才好。”

    康三太太顿时明白了赵如意的意思,又不是自己的闺女,人家自然是能帮才帮,自然没有豁出性命去帮的。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梦想中的世外桃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1 10:21:23?

    羽叶千里光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9-21 11:15:22?

    羽叶千里光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9-21 11:15:48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如意缘相邻的书:这时对 那时错皇帝偏要宠她宠她[综]带子的海贼之旅谁与争锋[网游]撩夫日常梦幻西游之黑衣刺客眼睛成精了以后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恩爱秀你一脸[综英美]外星少女今天仍然在拯救地球狼牙戮论仙女人设的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