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人赃俱获

【书名: 如意缘 第90章 人赃俱获 作者:七和香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盛世医香许静的荣华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山村名医位面破坏神吃货红包群     第九十章

    康三太太着急的什么似的, 暗中接应康二姑娘的那个姑姑,她当然知道是谁,是康千玉的奶娘家的亲戚,在长春宫当差, 还没混上有品级的女官呢,只是个宫女的小头目。因有这层关系, 康三太太每回进宫来都赏她一点儿东西,说句话儿, 这也算是在宫中的一个不怎么要紧的耳目罢了。

    没想到,这一回居然要起紧来, 可康三太太这会儿往哪里找她去呢?赵如意见康三太太急的有点没主意了, 在一边道:“或者康太太去与皇后娘娘说一声儿,就说二姑娘前儿受了凉,还弱些,闻不得香味儿, 就出去走一走透透气,只宫里不熟,这么会儿没回来,只怕走迷失了,担心冲撞到贵人,请娘娘打发人找一找。”

    这可是赵如意真心话, 她觉得自己都来了这么多回了,可要是自己独个儿在这里走走,只怕真的要迷路的。

    赵如意道:“二姑娘到底是奉诏进宫的, 只要没走到要紧地方去,多半是不要紧的。娘娘向来慈悲,想必会体谅的。”

    说到底,康三老爷是有数儿的大员,皇后娘娘刚刚享有权势,对这样的人家,想来是宁愿拉拢不愿得罪的,皇后跟康二姑娘又没仇,犯不着那么公事公办。

    康三太太刚才是一听到这样的消息就急的乱了分寸,此时叫赵如意这样说两句,尤其是提到奉诏两个字,隐约点明了康家身份,康三太太就醒悟了过来,感激的看了赵如意一眼,便是在这种时候,她都不由的再一次感叹,这人家的女儿到底是怎么教的这样千伶百俐的呢。

    康三太太为着女儿,就顾不得姿态了,也不管别人还在皇后娘娘身边说话奉承,硬挤上去,不顾礼仪的悄悄在皇后耳边说话,皇后先是一怔,然后就放松下来,露出了一个微笑,显然就如赵如意所想的那样,意识到了这是一个向康家施恩的好机会。

    皇后娘娘点了点头,看起来好似还宽慰了康三太太两句,便叫了自己宫里的大太监李桂来吩咐,康三太太立在一边,虽然心中还忐忑的很,可脸色没有先前那样白了。

    这里李桂正叫人来吩咐,却听得外头一阵喧闹,然后喧闹声渐渐传到了这边儿宫里,变成了议论。宫里人虽多,却向来是有规矩的,宫人们都是惯于低声说话的,行动都轻手轻脚,少有这样喧哗的时候,极其不寻常,康三太太心中顿时一咯噔,难道是玉儿?

    这样一想,康三太太脸上刚起的那一层血色立时又退下去了,这时候眼见一个穿浅红的丫鬟急急忙忙的从外头进来,寻到了赵如意附耳说了两句话,赵如意向来不怎么动容的脸上都露出了一点儿讶异的神情来,康三太太哪里还呆得住,也顾不得礼仪了,赶紧的就过去问道:“安郡王妃,可是小女……?”

    赵如意连忙道:“康太太放心,安郡王找到令嫒了,令嫒无恙,就是被吓到了。”

    这会儿谁都已经意识到了有事情发生,见赵如意这样的举动,便都围过来听,赵如意见人多了,自然要维护人家康二姑娘的名声,便笑道:“康姑娘真是兄妹友爱,因康公子平日里不能回家去,康姑娘念着兄长,在宫里得了一盒点心,便想着康公子本来就在宫里,要给兄长送去,也顺便看一看。”

    如今康二姑娘在宫里乱走的事情掩盖不住了,赵如意只得拿兄妹友爱来遮掩一下她不顾规矩的事儿,康三太太自然颇为感激。

    赵如意含糊的说:“安郡王刚巧在宫门口,知道康二姑娘是奉诏进宫的,便送二姑娘进来。”

    “康姑娘怎么被吓到了?”有人颇为关心的问,竖着耳朵等着八卦。

    赵如意还没来得及说,康二姑娘掩脸哭着就进来了,扑进康三太太怀里,看起来真是被吓到了:“娘,娘……”

    旁边还有个细眉细眼的姑娘,也跟着哭,可这个不像康二姑娘娇弱,一边哭一边说,还说的口齿清楚的很,两不耽搁。

    “我陪着二姐姐去给大表哥送点儿东西,原以为都在宫里不要紧的,大表哥却说我们胡闹,既送东西,打发丫鬟走一趟也就是了,哪有自己来的,叫人看见反是不好,是以大表哥寻了间里头不知哪处平日里没人用的空屋子,让我们先坐一坐,表哥说去告个假,就送我们进来……”表姑娘哭的一顿三叹的,说的有礼有节,把众人都听住了。

    “没承想大表哥刚走不到一盏茶时候,那院子里就进来了七八个人,打开各屋子瞧有没有人,把我们吓的了不得,只大约这屋子平时都锁着,便我们坐着的那里和旁边儿那间有人说不必打开了,这平日里都是锁着的。我跟二姐姐吓的大气都不敢出,便见那几个人带了一辆马车进来……”

    表姑娘说起来脸色都煞白:“我怕的要命,悄悄的在窗缝那里看着,见那些人把马车后头轮子的车轴给锯了,我还听其中一个领头的说……别锯断了,留一丝儿,免得叫人瞧出来,我跟二姐姐就吓的了不得。”

    说着表姑娘又掩面哭起来,周围众人听到此处都倒吸一口凉气,这是要害命呢!那姑娘悄悄看了康二姑娘一眼,当时的情形其实不完全是如此,那个时候,其实是她与表哥在那屋子里私会,康二姑娘在旁边屋子里等着,因那院子其实都是长久上锁的地方,极为僻静,所以康公子才悄悄的把她们带去的那里,可那些人也是选中的那一处,也根本没有进屋检查,哪里想得到这样的巧合呢。

    听到这样害命的事,这位表姑娘掌得住,康二姑娘就掌不住了,不知道怎么弄出了声响来,那边七八个人,就冲了进去,自然连隔壁的康公子和表姑娘都抓住了,便商议要怎么处置他们。

    有的怕事情闹大了,建议威胁他们不许说,横竖他们是私会,本来也是不敢声张的,有人却怕他们嘴不严,想要悄悄弄死他们,那些人争执不下,倒也没有立即动手,暂时把他们丢在了那里。

    后来,安郡王就来了。安郡王来了找不到康公子,当然就觉得蹊跷,康公子和表妹私会,这是他家的事,便是被人发现了,也没有叫人抓起来的道理,安郡王又有品级又有体面又有霸道,如今抬出王爵的身份来,便是宫禁卫的统领也不敢当面儿驳他的话,且这位统领平白的没见了康公子,那当然也要找的。

    既然大张旗鼓的找了,三个大活人哪有找不到的!

    这里头的曲折,自是不好说的,表姑娘也就没说,只管含糊过去,横竖她又惊又怕,说不清楚也是应该的,于是众人只知道她们遇到了这样可怕的事情,却遇到了安郡王,才安全的被送了回来。

    这两个姑娘居然在宫门口遇到害命的事,而且还安然无恙,真是命大,不过她竟然当众说出来,这显然是得了授意了。

    有人脑子转的快的,立刻想到赵如意刚才说的安郡王刚巧在宫门口,送了这位康二姑娘进来,那这件事是惊动了安郡王?

    这会儿,也就只有赵如意和康三太太,知道安郡王不是碰巧出现在那里的,那是赵如意搬的救兵,安郡王见媳妇心软要救人,觉得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便去救了,没想到还遇到这样的事情。

    康三太太当然就知道这是安郡王吩咐她说的,便只得说一句:“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实在太骇人听闻了!”

    “那是谁家的马车?”有人按捺不住的问了出来。

    表姑娘掩着脸哭:“是……是安郡王妃的马车!”

    哎唷!好几个人都叫出声来,果然!怪不得惊动了安郡王呢。

    赵如意一脸无奈。

    这事儿大了!谋害安郡王妃,安郡王这霸王岂肯善罢甘休?众人正在琢磨着这件事呢,护国长公主就恼了:“是谁要谋害我们家的子嗣?”

    子嗣?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赵如意这里,赵如意这还没满三个月,自然没对外头声张,但是这种事只要不是故意要瞒着,略为有心就打听出来了,那位表姑娘掩着脸继续说:“安郡王去寿康宫了,听说……听说是南郑侯夫人!”

    又是他们家啊!众人又不由自主的议论起来。

    此时皇后娘娘当然也都听了个清楚,脸上露出了一个极为舒心的笑容,她这个干女儿还真是福星的厉害。

    皇后娘娘款款的吩咐道:“安郡王妃有身孕了?怎么不早说呢?快些扶着安郡王妃坐下来,可小心着点儿。”

    赵如意笑着谢恩,情绪还很稳定:“回娘娘的话,我这月份还轻,公主吩咐先不要声张,待满了三个月,再给娘娘报喜呢,只没想到遇到这样的事。”

    这样的事情也是常有的,皇后便点头道:“小心些也是好事,不过到底是喜事,瞒不过有心人,也是有的。”

    皇后谨慎的没有就南郑侯夫人发表议论,可正经的婆母护国长公主就顾不得了,立刻道:“我也去寿康宫问一问母后去!”

    多少人都想跟去看热闹呢,可这到底是在宫里头,又是皇后娘娘跟前,实在不好随便走开,且也不好表现的太八卦,只得三三两两的私下里议论起来。

    也真是奇怪,明明是南郑侯那家子总去惹安郡王妃,安郡王妃真没干什么呀,怎么这位南郑侯夫人还恨不得人家去死呢?不少人都觉得疑惑。

    而太后娘娘就不止是疑惑了,更多的是恼怒,她明明吩咐了这燕氏不要去惹赵如意,她不仅去惹了,还惹出这样大祸事来,叫人家安郡王人赃俱获,抓了个现场,如今安郡王绑着燕氏的兄弟到寿康宫来兴师问罪,连太后都说不出什么话来。

    安郡王那样的性子,向来跟温文尔雅不沾边,一脸铁青凶神恶煞的大步进了寿康宫,还没说话,先就把坐在众人中间,巧笑嫣然的南郑侯夫人捏着脖子,像提小鸡一般的提了起来。

    “你敢害我儿子!”安郡王恶狠狠的道。

    要不是女人,安郡王早就先揍一顿再说了。

    寿康宫尖叫一片,周围的妇人纷纷仓皇闪避,南郑侯夫人叫他捏的话都说不出来,只死命的挣扎,两腿乱踢,双手抓着安郡王的手想要掰开。

    太后娘娘吓了一跳,然后嚯的站起来,就沉下脸来:“楚长寿,你干什么!反了你了!”

    随即宫禁卫郑统领率了手下进来,燕氏的兄弟燕泰华被捆的结结实实,鼻青脸肿的推了进来跪下,安郡王这才把燕氏丢到燕泰华的面前去,燕氏已经吓呆了,又说不出话来,只咔咔的咳嗽着,但不知不觉间已经是满身冷汗了。

    郑统领跪下请安,然后便一五一十的把在宫门车马处发生的事情说了一回,当然,还是掩去康二姑娘的真实意图,只说康二姑娘是来看兄长的。

    太后娘娘听到给马车动手脚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大半,不由的跌坐在了座椅上。

    这个蠢货这个蠢货这个蠢货这个蠢货……

    太后娘娘已经没有别的想法了,这是唯一的想法。

    这样的事情,就是在她权势最盛的时候,也别想毫发无损的遮掩过去,何况如今!

    而这蠢货,她不单单是燕氏,她是南郑侯夫人,是皇太后的嫡亲侄儿媳妇,在宫里做这样的事情,谁会认为这只是她自己私心想要报复?谁不怀疑这是得了皇太后的授意?

    而且安郡王还提到儿子……

    太后娘娘深吸了一口气,问安郡王:“长寿,你是说安郡王妃有身孕了?”

    “是。”安郡王真是又惊又怒,今日若不是她媳妇好心想要救人,说不定就要出事,这样的事情,是完全没有任何预兆,难以防范的。

    “差不多两个月了。”安郡王面无表情的说,可几乎谁都可以从他那咬牙切齿的话里头,听出来他想要立刻杀了南郑侯夫人的心情来。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南郑侯夫人大哭,先前算计得志得意满,如今一旦被抓到了,才知道怕的要命,又听说了安郡王妃有了身孕,这事儿就更严重了一层,忙忙的哭道:“太后,我真的不知道安郡王妃有身孕了啊!”

    “闭嘴!”安郡王大喝一声。

    再听这女人说一个字,他就想立即杀人了!他完全没想到,南郑侯一家,沉寂了这么久,却突然对他媳妇起了杀心,竟然想出了一个这样阴毒的计划来,在宫内动手脚,自然难以防范。

    “来人!”太后怒道:“把蒋燕氏给我绑起来!”

    啊?燕氏还期待着太后救她呢,没想到太后反倒先出手了,她跪爬两步,哭求道:“太后、姑母……我、唔……”

    立刻就有人上前扭住了南郑侯夫人燕氏,顺势堵住了她的嘴。

    不过瞬间功夫,太后就已经有了决断了:“蒋燕氏胆大妄为,谋害安郡王妃,虽说自有国法处置,但这等恶毒之妇,蒋家也该将她休逐归家才是!”

    太后就指望舍弃一个蒋燕氏,换取蒋家平安无事,可是谁不明白,如果燕氏不是嫁给了南郑侯,有个太后姑母,她哪有那么大的底气和依仗不服气安郡王妃,要与安郡王妃叫板。

    甚至还谋害安郡王妃!

    安郡王哪里肯就这样善罢甘休偃旗息鼓,别说安郡王妃肚子里有了一个,就单是如意出事儿这个猜想,就叫他怒火中烧了,安郡王丝毫不给太后面子的道:“若是这么容易就罢了,今后谁都敢来我们家动动手脚了!横竖若是不慎露了馅儿,就休逐一个女人也就够了,回头再娶个年轻貌美的,岂不是更好?”

    若是这样就放过了蒋家,毫无震慑力,那今后只怕谁都敢伸手了。法律之所以有用,便是在这震慑力上,因为知道杀人要偿命,所以绝大部分人才不敢杀人,不受震慑的,到底还只是极少数。

    “你胡说什么!”太后怒道,随即又摆出长辈的款儿来:“长寿,我知道你恼,此事谁不恼呢?连我也还没见过这样胆大妄为之人!只是此事之前并没有人知道,不过是这蒋燕氏一时鬼迷了心窍,胆大包天才干出这样的事来,别说是你,就是我也是想不到的啊!”

    太后放下身段来向安郡王解释此事,心中自是懊悔至极,当年就不该心软,让荣儿娶了这个光有美貌的蠢货,以前只觉得有自己在,并不要紧,哪里想得到这个蠢货不仅蠢,胆子还这样大呢!

    安郡王冷笑一声:“自是没有人想得到的,横竖微臣只是来缉拿蒋燕氏的,如今既然拿到了人,就不敢扰太后娘娘清净了,此事想必自有三司会审,皇上圣裁!并不是我说了算的。”

    安郡王刚说完这话,一个小太监连滚带爬的跑进来回道:“太后娘娘,刚才皇上听闻了这事,大为恼怒,已经下旨将南郑侯夺爵,即刻缉拿回京!”

    什么?!

    夺爵?!

    这连审都还没审,仅仅是宫禁卫禀报南郑侯夫人意图谋害安郡王妃,就乾纲独断立刻下旨夺爵了?

    难道这事儿真是荣儿吩咐做的?皇上已经有了证据了?所以才下这样的旨意。

    可是不对啊,荣儿还在那么远,怎么会做这样的事?而且他的那毛病明明还要着落在安郡王妃身上,就是要动她,也不会是这个时候啊……

    无数的念头纷至沓来,太后娘娘的脸阵青阵白,强烈的眩晕袭来,太后只觉得周围的声音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太后!”

    “太后!”

    “快传太医……”

    太后晃了两晃,一头栽了下去,周围的宫女们连忙上前扶着,一群人围着哭喊,安郡王冷笑一下,也懒得上前去看了,跟郑统领说了两句,就拖着堵了嘴的南郑侯夫人燕氏走了。

    不管是蒋家人干了什么,太后终究是太后,晕倒之后,皇后娘娘得了信儿,也忙带着人去寿康宫伺候,赵如意却没去。

    赵如意不知道燕氏干的这事儿有没有太后的影子,她也不关心,但她也不想去给太后医治,皇上也不愿意,这头太后晕倒了,皇上倒打发人来招她了。

    皇上好像还真是给吓到了,今日皇后娘娘的千秋,后宫有诰命来行礼,前朝也同样赏宴大臣,皇上正是在含德殿的后殿见的赵如意,赵如意见皇上面上居然有点后怕之色,不由大为感动。

    “皇上,我没事。”赵如意脱口而出。

    说了出来,赵如意自己都吓一跳,她也未免太随便了一点吧。

    可是皇上是真担心,听了这话都还说:“你既身上不便,其实也不该进宫来,你叫长寿来说一声就是了,皇后自不会挑你的礼的。”

    那一日知道如意有了身孕,皇帝欢喜的了不得,若不是护国长公主劝着,皇帝早不知道赏多少东西去了,而且皇帝其实也还一心盼着今日,赵如意进宫来招她说话,也看看她。只到了今日,差点儿出了那样的事儿,皇帝那满腔的欢喜都化成了害怕,倒巴不得她不要进宫来才好。

    倒是赵如意在一边安慰皇帝:“俗话说,只有千年做贼的,哪有千年防贼的,人家真要想打主意,在家里坐着都能祸从天降呢!咱们又不是神仙,哪里就能知道有人的心思那么恶毒呢?”

    赵如意说句在家里坐着都能祸从天降,简直立刻就勾起了皇帝的记忆,当年的事,可不就是在家里出的事儿吗?皇帝本来就一直愧疚着她,此时说起来,不由的就更愧疚了,好一会儿,皇帝才轻轻的说:“都怪我。”

    不管大公主的死到底是不是意外,目标都是当年的晋王,只不过方向不同罢了。

    这句话,赵如意听得清楚,却十分的不解。

    今日这件事,跟皇上能有什么关系,赵如意一边想,一边笑道:“这与皇上有什么相干。”

    可皇帝很坚持的说:“朕一定会替你做主的!”

    他说的不仅是这一次,还有上一次。

    赵如意当然不知道这里头那许多的意味,可她还是笑的甜甜的,特别相信皇上的样子笑道:“嗯,我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羽叶千里光同学,你太破费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如意缘相邻的书:这时对 那时错皇帝偏要宠她宠她[综]带子的海贼之旅谁与争锋[网游]撩夫日常梦幻西游之黑衣刺客眼睛成精了以后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恩爱秀你一脸[综英美]外星少女今天仍然在拯救地球狼牙戮论仙女人设的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