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一百零九

【书名: 如意缘 第109章 一百零九 作者:七和香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以嫡为贵不死佣兵琏二爷的科举之路救世主都是美少女     第一百零九章

    楚安安确实不是个手善的, 她娘真没冤枉她, 赵如意一回家,吃饱喝足还睡足了的楚安安看到娘亲就笑眯眯的扑了过来, 要娘亲抱。

    小姑娘是赵如意自己喂大的, 本来就格外亲近些,小姑娘又爱笑, 此时眉开眼笑,扑进赵如意怀里,就不安分的伸出小胖手去抓赵如意的那南洋珠的耳坠子。

    “不许乱抓!”赵如意连忙握住她的手,安安抓不到她也不生气,她脸蛋肉嘟嘟的,大大的黑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那晃动的滚圆的珠子看, 赵如意轻轻的戳戳她的左边脸颊,楚安安笑起来,左边脸颊上一个肉窝窝, 说不出的可爱。

    赵如意也跟着笑起来, 在她的胖乎乎的脸上亲一口,笑道:“乖宝宝,回头咱们进宫去看你……”

    她终于没说出口,可这不妨碍她眉目舒展。

    小安安胖手搂住赵如意的脖子,小小的手心热乎乎的, 软软身体的整个重量信任的压在赵如意身上,她觉得自己的全部都可以给怀里这个小肉团,想一想当年总是把大公主抱在怀里的年轻晋王, 应该也是如此吧。

    这样想着,赵如意有一点发呆,直到怀里的小家伙扭动起来,还依依呀呀的叫唤,赵如意才见安郡王也回来了,已经换了家常衣服,一下子就把安安从她怀里抱起来,往空中一举,然后单手抱住她让她坐在自己的胳膊上。

    楚安安大声的笑起来,她特别喜欢这样的游戏。

    安郡王经常抱她,也经常把她举起来玩,在小姑娘毫无掩饰的喜好里,她每一次都毫不犹豫的选择让父王抱。

    父王……

    赵如意看着又笑的露出脸上肉窝窝的安安,觉得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

    安郡王一只手抱着楚安安,一只手还能捏捏赵如意的脸,问一句:“皇上今日怎么样?”

    “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才几天呢。”赵如意回答:“摔的不轻,就是内伤也还没大好。”

    “你那头呢?”赵如意问。

    安郡王当然知道她问的是什么,他一边抱着楚安安坐下来,一边说:“那些人能抗什么刑讯?还没怎么动手呢就招了,不过几个人的口供里还有些细节对不上,要反复审几次,看看到底是有意隐瞒还是因时间太久忘记了。”

    这就是审讯技巧了,重复无序的提问,能最大程度的获得真实的答案,赵如意听安郡王提过一回,她就点了点头,道:“今日临近晌午的时候,皇后已经得到消息了。”

    这会儿丫鬟们抬了桌子进来放晚饭,楚安安在安郡王怀里乖乖的窝着,清澈的圆眼睛看着爹娘说话,赵如意虽然知道楚安安听不懂,可也突然觉得实在不想她听这样的阴私诡计之事,便示意丁香把她抱走,可是楚安安在爹爹怀里最舒服,又宽阔又坚硬,完全不想让人抱走,小手死死的抓着安郡王的衣服不放。

    安郡王笑道:“让她在这里玩吧。”接着又说:“抓了人快十个时辰了才得到消息,果真消息很不灵通啊。”

    皇后的家世不算多高贵,又被太后压制十数年,根本还来不及构建自己的班底和渠道,看她跟前常走动的几乎都是当年她跟前伺候过,后来放出去做了五六品官太太的人,就知道了,她无非就是仗着一个阴私算计,躲在人背后暗算的本事,以前还够谨慎。

    如今连个谨慎都没有了。

    安郡王道:“再审两日,口供核实清楚了,我就去奏请皇上圣裁。”

    赵如意却道:“我觉得她既然已经知道那些人被你抓了,必定不会坐以待毙。”

    “她能做什么?”安郡王冷笑道:“做得到什么?”

    “这我当然不知道。”赵如意道:“只是我觉得她惯会从背后阴人,而且是意想不到的角度,还是要小心才好。你想想,当年大公主之事,先帝亲自下旨调查,三司俱出动了人马,查了那么久,查了那么多人,却没查到她,可不是因为没人想到她这算计的角度吗?”

    “你说的对。”安郡王听赵如意这样一说,便点头称是:“那我再加强宫里的警戒,叫人多盯着她。”

    “其实我也很想看看她这一次又有什么手段。”赵如意说。

    每一日赵如意都进宫去,很快便见皇后已经若无其事的出现在了含德殿,率嫔妃等侍疾,赵如意观察了一阵,见皇后心平气和,嘴角含笑,显然已经镇定下来,甚至见赵如意进来,还如同往常一般恰到好处的亲热说话,跟昨日的毫无血色判若两人,似乎完全不知道安郡王在外头抓了她的人,目的要致她于死地。

    赵如意暗忖,要不是昨日自己亲自看到她变脸,根本看不出她知道那消息,那么,这样看起来这位永远躲在阴影里筹划的皇后娘娘,不止是有了对策,甚至是连布置都做好了的样子了。

    赵如意进去看皇帝的伤势,皇帝见她又是自己一个人来的,还颇觉得失望:“安安呢?”

    赵如意道:“您先安心养伤,这会儿我抱她来了,您也不能抱她,过阵子吧。”

    “她可以坐在旁边陪我。”皇帝说。

    “她还坐不住呢!”赵如意有点没好气:“您消停一会儿,养好了伤看谁不能看?”

    可是皇帝很有兴致,笑道:“你去拿那边格子上那个杏色边的画轴看。”

    赵如意狐疑的过去,拿起那画轴打开来,有一点泛黄的泥金纹纸上,一个胖乎乎的穿着大红衣服的小姑娘正对着她笑。

    笔法看起来不算很好,但却很传神,尤其是那笑看起来十分可爱,左边脸颊上一个肉窝窝,楚安安就跟她一模一样。

    不过这画上的小姑娘看起来是两三岁的大小,赵如意细细的看,这个小姑娘眉眼间与楚安安确实极其相似,不过嘴和下巴有点不像,楚安安的嘴有点像赵如意,要薄一点儿,下巴也略尖,不过这个时候的小姑娘,大都胖乎乎的,眉眼相似起来,多半就忽略了下巴了。

    再加上脸上那个一笑起来就特别可爱的肉窝窝,小小的楚安安简直就是画上的小姑娘的翻版。

    赵如意自然很快就意会到皇帝让她看的,必然不会是别人,当然就是当年那个夭折的小姑娘,她有点怔怔的看着这显然被常常打开,摩挲的画轴,以前的那个当年虽然依然模糊,她却从里面感觉到了真切的疼爱。

    那种被宠爱的感觉,或许一直就留在她的身上,就算没有明确感知,却有下意识的反应,所以她第一回见面就能对着皇上笑,所以她第一回与皇帝说话就没有面见天子的战战兢兢,那种自然,那种好像不管说什么都不要紧,都会被包容的意识,那几乎就是这个夭折的小姑娘留下的烙印了。

    赵如意回头对皇帝笑道:“这画的哪位公主?安安倒是与她像呢。”

    这皇上的病榻前还有别人,比不得御书房,赵如意就是知道这是大公主,也不好说。

    可皇帝知道赵如意有多冰雪聪明,见她这样说,便格外欢喜:“那多好,所以快些带安安来给朕看看。”

    赵如意笑眯眯的点头。

    从这里的窗格看出去,赵如意看到德妃娘娘扶着两个丫头的手,后头跟着大群太监宫女的走进来,赵如意隔的不算远,倒是看得出德妃一脸喜色。

    因皇后坐在前殿的,是以德妃先给皇后请安,然后笑道:“给娘娘道喜,诚郡王府打发人进来回娘娘,诚郡王侍妾蒋氏昨夜临盆了,养下来一个哥儿!”

    诚郡王虽然是德妃生的,却是皇后的儿子,德妃当然就要给皇后道喜,不过两人相视一笑,这道喜里头,反是有别的许多东西。

    蒋姨娘与楚姨娘同日进府,蒋姨娘如今算是抢先生下了儿子,当初太后赏人的时候,是当着人说的,谁生了儿子就封谁做侧妃,这会儿太后虽然没有了,但这话是许多人都听到过的,便在两可之间了,若是皇后娘娘或者德妃要以孝道为名,吩咐照着太后这话行事,自是谁也说不出她一个不字来。

    当然,皇后和德妃都当不记得这事,那也完全可以。

    这样一来,楚荃的压力就大了,皇后与德妃眼神交换,都眼含笑意,觉得真是天助我也。

    诚郡王一系经过两天的反复推演和补遗,终于认定这是一个出手的好时机,对于皇后娘娘的这个计划,细细推敲了细节,只需要略微补充少量细节,那可行性就非常高了,出错的可能性很小。就是万一天意弄人,真的出了错儿,只要杀了那个藏在赵如意身边的暗子,就牵连不到自己身上来。

    就如同当初南郑侯强夺赵如意的时候,虽然被发现了,但诚郡王及时斩断线索,他知道安郡王有怀疑,但无凭无据,也拿自己毫无办法。

    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德妃就上皇后这里讨药了,下一步当然就是想办法让楚荃去换药。

    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蒋姨娘居然就瓜熟蒂落,一举得男,皇后和德妃自然都是满脸喜色,两人不由的都想,难道真是老天爷也觉得此事可为,这也实在太巧了些,昨日晚间才刚刚议定,今日蒋氏就生下儿子了。

    楚荃当然不觉得这是好事,昨日晚间蒋姨娘发动了,楚荃整晚几乎都没有合眼,心里头求神拜佛希望蒋姨娘难产生不下来,便是生下来,那也要是一个姑娘才好,偏偏天不遂人愿,蒋姨娘生的颇为顺利,天蒙蒙亮的时候,便生下来了,而且还是个哥儿。

    楚荃本来就没有睡着,在绣床上辗转反侧,猛然间便听到隔壁欢喜的声音:“是个哥儿,是个哥儿!”

    这声音刺的她心疼,她现在也有了近四个月身孕,肚子刚刚有了凸起的轮廓,可是却晚了,比不过蒋姨娘的儿子,只差六个月,那却是皇长孙!

    想起太后娘娘遗下的懿旨,那不仅是皇长孙,还是一个侧妃之位。

    楚荃简直恨不得大哭一场,可是在如今这样的境况之下,满府里都披红挂彩,庆祝当今天子的长孙,诚郡王长子的出世,她哪里敢哭,她还得笑,还得吩咐开了箱子取些东西送去蒋姨娘处恭贺。

    真是一丝儿不满也不敢带出来。

    她跟前的丫鬟深知她的心思,当然不敢露出喜色来,便是进出都轻手轻脚,小心翼翼,有小丫头不懂事,欢欢喜喜的跑来说:“琥珀姐姐,郡王妃吩咐府里发喜钱了,姐姐不得闲儿,我去替姐姐领一份儿吧?”

    话还没说完,那小丫头就叫琥珀一巴掌打的往旁边一栽,捂着脸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琥珀竖着眉毛小声骂道:“几百钱就浪的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姨娘还没起呢,吵着姨娘,打不死你!”

    其实楚荃早醒了,琥珀心中是知道的,她只是不敢明着拦小丫头的欢喜,这是整个府里都应该欢喜的事,楚荃这里,自然也不能例外。

    琥珀刚打了小丫鬟一巴掌,却见颀长俊秀的诚郡王穿着一身家常常服,只带了两个小厮走进院子里,那两个小厮留在了门外,琥珀怔了一下,连忙迎上去,心中却在想,蒋姨娘刚养了哥儿,郡王爷不去那边看蒋姨娘,怎么到这边来了?

    琥珀当然不敢问,只殷殷勤勤的迎了诚郡王请了安,把诚郡王引到里头去,楚荃当然已经听到了动静,忙起身来,因匆忙,连头也没来得及梳,只拢在身后,匆匆的披了件浅蓝金线绣海棠花的袍子,带着一点儿初起的慵懒,偏又说不出的欢喜的神情。

    蒋氏生了儿子又怎么样,郡王爷也不是一早就来了自己这里,当然是来安慰自己的,楚荃想,只要郡王爷的心在自己这里,蒋氏就是生了儿子,也压不了自己一头。

    楚荃打点起精神,就要放出手段来收拢诚郡王的心,琥珀极有眼色的出去端茶,她怕打扰到主子,端了茶来便先掀了帘子一角悄悄的看,见诚郡王把楚荃抱在膝上说话,她连忙放下帘子,不敢进去,只那一瞬间,她隐约听到几个字:“……就封你做侧妃……”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羽叶千里光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10-11 00:06:14 

    羽叶千里光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10-11 10:48:48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如意缘相邻的书:这时对 那时错皇帝偏要宠她宠她[综]带子的海贼之旅谁与争锋[网游]撩夫日常梦幻西游之黑衣刺客眼睛成精了以后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恩爱秀你一脸[综英美]外星少女今天仍然在拯救地球狼牙戮论仙女人设的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