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书名: 我在红楼当奸臣 第40章 作者:墨染青丝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盛世医香渣受洗白攻略[快穿]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     江陵和北静王签完契约, 从此江陵就是耿记钱庄的董事长了, 他索性把宅子的事也托给北静王。

    北静王拍胸脯道,“你放心,小七的喜好我知道的一清二楚,这事交给我就是。”

    江陵忽然就起了弄死他的心意,阴恻恻一笑, “王爷不如也来清楚清楚我的喜好?”

    “咳咳, 我就这么一说, 自然还是你最知道。”北静王道, “你现在这破屋子住着也不是办法, 要不我拨个宅子给你先住着?”

    “懒得搬, 到时候再说。”江陵心情并不算好, 无端端又被系统坑了一把, 说好的十万两黄金, 一半儿都没捞着,全给这北静王败家了, “银子我就搁这儿了,王爷再帮我办件事。”

    “你先说。”北静王很是警惕。

    江陵不以为意,“劳王爷派个人,去把海底捞买下来。”

    北静王想说就这事儿?后来忆起来沈舟喜欢吃这家海底捞, 点头道, “我知道了,明日就去办,这家生意说不上很好, 花不了多少钱。”

    在耿记钱庄耽误得这点功夫,就来不及去下个目的地了,江陵只好先放下这个奖励,不想才走到街口,就见顺子火急火燎地过来,“少爷,宫里有旨。”

    传旨的内侍正由慎言陪着喝茶,被小书童哄得喜笑颜开的,“不愧是江状元家里伺候的,就是会说话。”

    家里香案什么的都备好了,江陵看着那掉了漆的一脚,自己都发现自己过得挺惨的。

    “劳公公久等了,耽误您回去复命了。”江陵笑道。

    内侍忙摆手,“江状元客气了,那就开始罢,这可是大喜事。”

    江陵老实跪好,丝毫瞧不出心里不情不愿的,内侍展开圣旨,念了遍,大致意思是皇帝给江陵赏了座宅院,又赏了纹银千两,调他去做文华院讲学。

    文华院是本朝皇子念书的地方,他昨日便知道文华院离着沈舟住处不远。

    忽然间要做一个老师,江陵难免龌龊地想自己教小殿下念书时候的场景,作业做得不好可以换些处罚方法。

    他将魂儿收回来,塞了红包给内侍,笑问道,“天要黑了,就不留公公喝茶了。只是我来京城时日短,不知如今是哪几位殿下在文华院里读书?”

    内侍道,“七殿下往后的几位都在,不过明儿开始,太子殿下也会去文华院。”

    他放低了声音,“陛下今日申斥了太子殿下,叫他回文华院学学何谓孝悌。皇贵妃娘娘说瞧您人品不错,陛下就点了您去讲学。”

    江陵有些惊讶他这样直言,听得内侍又道,“小江状元勿要多心,七殿下身边儿的小许是我干儿子,换作别人,我万万是不敢说的,七殿下让您当差多小心,这几日风口浪尖的。”

    天恰好飘起小雪,江陵又多塞了份银子,“都过了春闱了,雪还不停,公公回去路上仔细些,别摔着了。”

    内侍没敢收,他也瞧见那掉漆的香案了,怕这位状元郎给了赏钱自己没饭吃,江陵看出来了,失笑道,“拿着罢,陛下才赏赐过我,不用同我客气。”

    何况本状元是坐拥十万黄金的钱庄董事长,不差钱。

    他此刻已然将那鸡对吐的荷包忘在脑后,但有人却牢牢记在心中。

    南安王府中,某座小院中的红梅上落着星星点点的雪,愈发衬得花瓣艳丽。

    不知道谁先叹了口气,立在院中几个姑娘家互相对视几眼,又老老实实地重新垂首。

    婆子抬着软轿缓缓而来,轿边服侍的两个丫鬟,一个打帘,一个撑伞,动作从容稳重。

    绣着国色天香的轿帘被掀起,露出那张叫这几个姑娘又羡又妒的脸来。圆润的小脸巴掌大,如莹玉一般,那牡丹都因此失色,似是有些惊讶,她微微睁大了眼,瞳仁本就大,她这样一瞪,就显出和年纪不相符的稚气和令人怜惜的无辜来。

    那几个姑娘忙欠身,几乎是齐声道,“大姐姐。”

    皆是上浅下深的对襟袄裙,唯有颜色和纹样按个人喜好不同。

    “下着雪呢,怎么都在外头等我,快些进屋。”南安王府的大郡主金明华扶着丫鬟往里走,瞧着那一水儿的秀丽容颜,露出个温和的笑容。

    屋里早生了炭盆,融融暖意,她正要进去,忽似想起什么,转身吩咐道,“那伞记得安置好,可不敢弄脏,更不能弄丢了,回头还要用的。”

    伞面是幅山水画,众女也是学过画的,回想那山水层峦耸翠,气韵天成,看她又这样慎重,不由猜测又是哪位名家的手笔。

    二姑娘金明竹比她小一岁,笑道,“还是大姐姐雅致,雪天打这伞最好不过,等伞面落满雪,便是一副新的雪景图。”

    她素日里是最怯懦无话的,今日倒肯说笑,金明华也不会下她面子,“刚才瞧你打着的伞还是百蝶的样式,春日里合适,我这里正好有把红梅,你等会儿带回去换了。”

    要说旁人的伞,肯定没什么大意思,可金明华素日里用度清贵,就是门口那花盆都是前朝的古董,她拿来送人的,多半和刚才那把也差不离多少。

    立时就有人就看不过去,她嫡亲的妹子金明岚冷笑道,“二妹妹病了一场,倒是会些诗啊词了的,早知道也教教我,好叫大姐姐也赏我把新伞。”

    她同金明华一样,早早受封了郡主,故而府中皆称她小郡主,便是那日给江陵扔了荷包那位。

    金明华捧着热茶喝了一口,淡淡道,“诗情,去库里寻十把伞来送与五妹妹那里。”

    小郡主的脸涨得通红,偏她怕这个嫡姐的很,还必须要道谢,只得讪讪笑道,“多谢大姐姐,我一人也不用了这么多,不如分个姐妹们吧。”

    “既给了你,自是由着你吩咐。”金明华面对这一屋子的妹子,有些头疼,“这几日天凉,要是缺银霜炭了只管来要,别冻着了。”

    众女齐齐称是,又说笑几句,明华便道散了。

    画意从小丫鬟手里接过点心搁在炕桌上,“才做好的,郡主尝尝。可要去给老太妃请安?”

    “这时候祖母该在午睡,等会儿瞧过母亲,我和母亲一起去罢。”金明华捏了块糕,有些走神。

    原是大伯袭爵的,后来她出生了,她父亲现任南安王便因为不可描述的原因,和大伯掰了,并且顺利得到了王位。

    老太妃尚在所以也不能真赶了大伯一家出去,最终斗争结果就是,各退一步,南安王养着这个大哥,大哥也不插手王府事,只是太妃偏爱大儿媳,握着府中大权不肯给王妃,反而时时喊了大儿媳去帮忙。

    明华和明岚的母亲自是正经王妃,为了这些事不知道和姐妹俩念叨了多少次。

    说实话,当年掰得肯定特别厉害,老太妃打小就不待见她,她们也不乐意和大伯家的女孩儿玩。

    诗情去小郡主住的西院送完伞,又转了回来,就见金明华举着糕呆呆的样子,禁不住捂着嘴笑道,“郡主这是想什么呢?”

    她是上头赏下的宫女,在这位郡主面前素来很有几分体面。

    “没想什么,你这包打听,可打听回来了?”金明华道。

    要是堆着一起,可能看不出来,但是今天院子里几朵花分立两列,少一个特别明显,老四明宜没在。

    “四姑娘在老太妃屋里呢,二位史侯夫人领了她们家几个姑娘来了,有个云姑娘很是得四姑娘喜欢。”诗情道。

    金明华起了个大早赶回来,有些疲倦,不太想计较老四这种在王妃眼里被称作吃里扒外的行为,她小小地打了个哈欠,放下了那块无辜的糕,“撤下去你们分了吧,不想吃。”

    这话恰好被一片慈母心肠的南安王妃听见,这可是捅破天了。

    王妃一叠声地先喊“我的儿”,然后上下的打量她,最后含泪道,“我早早吩咐人做的桂花糕,你原最是爱吃的,怎么今日不想吃了,可是在宫中辛苦受累了?”

    不待明华回答,又吩咐人去端汤水果子等等。

    “真不吃了,我都胖了。前儿太妃还掐着我的脸还笑了半晌,本来脸就圆,再吃就成了包子了。”金明华忙阻止道。

    她口中的太妃是太上皇宠妃刘氏,因着膝下无子,有年宫宴上瞧着金明华有眼缘,打六岁开始就养在刘氏跟前儿,一个月里只有半个月在家住。

    “哪儿有这么小的包子。”南安王妃心疼道,“你正长身子呢,就该多吃些。”

    金明华不肯,赖着她撒娇。

    因为天暗,傍晚便点上了灯,见女儿穿一件大红织金袄,袖口领口都是雪白的风毛,大气又富贵,王妃摸摸她的领口,“这又是太妃赏的吧?”

    “嗯。”金明华含糊地应了一声,“我影影绰绰在宫里听见妹妹看上了新科状元?太妃都问过我一回,我便是为着此事出宫的,是不是真的?”

    她的婚事一早就订了承恩公世子,只是二人命中都不易早婚,故而耽搁了些年岁,她现今也十八了,眼见是拖不下去的年纪,却不见承恩公府来商量婚事。

    因为这桩心结,她提到小郡主婚事时候口气就不太好。

    南安王妃也听出来了,半晌方道,“她自己喜欢了,我又有什么办法,你父王也算惯着他,总会叫她如愿的。”

    “咱们王府的女孩儿就这么不值钱?上赶着嫁?就差满京城都知道了。这会儿知道自己喜欢了,我这个做姐姐的倒是由着人按头喝水,随意婚配。母妃只管宠着她罢,我回宫了,左右也是没人疼的。”金明华气得要下炕,王妃忙拉着她,“你怨我,我也无话可说,可你自己摸摸良心,我是疼你多还是疼你妹子多?先别急,我来说她,叫她安安生生的不给你惹事,你只管和太妃说还在考察人品就是了。”

    金明华这才又上来坐好,王妃问过她在宫中的起居,就开始老生常谈念叨大嫂子的事,“你说咱们王爷才是正经袭爵的,怎么太妃能让你大伯母管家,实在是……”

    “嘘……”金明华截断她的话,“您每个月都要查看账目的,怕甚,权当是家中管事呗,多省心啊。”

    “省心什么啊,前儿银霜炭不够了,我刚说两句她就哭穷,最可气你嫂子还帮着她打圆场。太妃那里,就是丫鬟屋里还燃着银霜炭,这叫炭不够?”

    “我上回就说了,您直接透给几个妹妹知道就是了,比起会哭,谁有咱家这几个会哭?不过明岚得拦住,没得和庶出的在一起闹失了身份。”

    南安王府几朵花一哭,嘤嘤切切,仿佛受了千般委屈万般无奈,更有一位方才提过的四姑娘明宜,唱念做打,活脱脱和她姨娘一个落魄户样。

    可能是想到了明宜生母李侧妃的功力,王妃露出一个想笑又怨念的表情,尴尬得很。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副本所有的boss已出,这姑娘也不是省油的灯。

    微博车已开,狐狸精x天师那条长微博就是。_(:3∠)_小伙伴说含蓄,我争取下趟车带感一点。

    忘了还要说什么了……可能得了少女痴呆……我刚刚还记得的。

    给你们比个心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在红楼当奸臣相邻的书:东华帝君实力宠妻指南暴君家的小娇娘模范快穿手册幻卡世界[重生]被文物追杀的日子女主性转后要给我小心心[快穿][综]刀剑攻略本宫命不久矣冥王溺宠小王妃24小时红包群这个驸马,本宫拒收!神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