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已替换】

【书名: 我在红楼当奸臣 第42章 【已替换】 作者:墨染青丝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渣受洗白攻略[快穿]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娱乐之教师也疯狂山村名医盛世医香盛世芳华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各位支持正版的各位

    _(:3∠)_别打我,这两天颈椎不太好,去按摩了也没有,每天起床了就很不舒服,只能放弃日万计划了。

    防盗章还是不用了,看得人越来越少,怕把你们也赶跑了,给各位带来不便,非常抱歉。

    昨天防盗章的内容是免费小甜饼里面的,叫被偷走的二师兄。

    说实话,也不怕你们笑,写的有点灰心了,订阅越来越低,希望都是养肥的还会再回来的吧。

    北静王府的管事在约定的地方等着江陵, 见他只带了一个人晃悠悠过来,作揖道,“江状元这也太平易近人了,哪有谁家官老爷两条腿走来走去的。”

    江陵笑道,“我年纪轻,走走也无妨,不耐烦坐轿。”

    “您快车上请。”管事的态度很殷勤,江陵尚且有些话想问他, 便邀他一并上车来坐, 管事连连推辞, “这是贵人坐的, 小的坐后头那辆,您请。”

    还扶了江陵一把。

    车内的少年正百无聊赖地托着腮,见江陵上来便道, “你这人就磨磨唧唧的。”

    “你怎么出来了?”江陵坐到他身边,“正好瞧瞧那宅子你喜欢不喜欢。”

    沈舟没好气地道,“什么叫我怎么出来了, 我又不是关笼子里了。”

    江陵自知失言, 只管认认真真地看着他, 沈舟也没脾气了, 撑不住跟着笑了, 眼眸清清亮亮。

    “每回看到你笑,就觉得这人世(游戏)怎么这么好。”江陵道,宠溺地点点沈舟鼻尖, “吃了饭再回去?”

    沈舟慢吞吞别过脸,“难不成你还想不给饭吃?”

    “不敢不敢。”江陵道,忽然问沈舟,“你不问我哪里来的钱买宅子?”

    “不问,爱说不说。”

    “我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天外横财罢,反正我保证不是偷的抢的贪污的。”江陵也不知道北静王到底给沈舟说了多少,这话说的自己都不太信。

    沈舟却道,“哦,那你有钱了吃自己去,我没有软饭给你。”

    “那不信,软饭还是要吃的。”江陵看着小殿下好看的侧脸,凑过去吧唧就是一口,“也不知道陛下赏的宅院怎么样,御赐的不住都不行。”

    “直殿监还在收拾,我已经让人催过了。”沈舟道,“仿佛是以前谁静养时候的住处,有五进,也算不错了。今上对你还算大方。你既有御赐的了,北静王那儿推了就是,也别另置了。”

    对比江陵那个破四合院何止是不错,简直是上天了。

    江陵道,“哪儿能总让你和我住这样的院子,总得弄个荣国府那样有花园子的府邸。”

    “江状元,您这会儿七品,就望着人家超一品国公府的规格了,合适吗?”沈舟戳戳他的脸,很是无语。

    “合适。”江陵大义凌然,抓着他的手指亲了亲,沈舟怒道,“你是不是属狗?”

    “这样才属狗。”江状元从善如流地将白玉似的指尖含在嘴里轻咬,“先买下来慢慢修整,总会有天用得上的。”

    沈舟嫌弃地把手抽回来,在他衣服上擦干净,“上回那个双鸡对吐……不是,双金凤纹的荷包带着了么?一会儿给我。”

    “我带那个干嘛,对了,还有人来讨过。”江陵把方才侍卫的事说了,“只不知道是不是南安王府的主子。”

    “哦,大概是南安王府来找你提亲了,恭喜江郡马。”沈舟一本正经地道,“啊!”

    原本都是压低声音说话,他忽然叫起来,车夫忙惶恐地问道,“公子可是有事?”

    吴山骑马护在一侧,无语地朝天翻了个白眼。

    沈舟忍着痒,板着脸道,“无事。”

    等帘子放下了,他便扑过去掐江陵,“让你别戳我!想死是不是!”

    “据说怕痒的人怕老婆,殿下怎么一点都不怕我。”江陵揽着他的腰,怕他摔倒,“小骗子,还想让我嫁给谁?你良心痛不痛?”

    沈舟抓着他挠痒痒的手,额头抵在他胸口笑得整个人都在抖,“你才不是我老婆。”

    “那你是我老婆?”江陵朝他耳朵吹气,小殿下缩缩脖子,“滚蛋!”

    二人打打闹闹了一路,到了地儿方才停下,江陵把各自衣服整理一番,若无其事地下了车。

    宅子很大,据王府管事说,有三分之二个荣国府这么大,江陵还能接受,沈舟却不乐意了,“让你们王爷再找找,不行两三家拼在一起,到时候拆了墙重修。”

    江陵不解,问了半天,小殿下叨咕着道,“怎么能比他们家小。”

    北静王接到话简直无奈,非常后悔用荣国府做了面积单位,人家荣国府多少人,江陵就算加上沈舟,也就俩人,住这么大地儿干嘛使。

    眨眼间江陵上班头一天了,这时候文华院已经不叫文华院了,今上表示德行比才学更重要,尤其是对他的儿子们来说,文华院被改名作明德院。

    在太子被勒令去重修思想品德之后,把名字改了,饶是太子是个温吞脾气也觉得脸上挂不住,江陵进门前,他正领着超龄伴读——承恩公世子,堵着沈舟找麻烦。

    太子摆出一副储君架势训斥沈舟道,“七弟年岁也不小了,怎能和无知孩童一样,由着性子想不来上课就不来。这么大个人了,也不知道好生上进,日后怎么为君父分忧?”

    沈舟没伴读,皇后塞过俩自己亲戚,最后都被撵出宫去了。

    他托腮仰头看看两个已经算是青年的家伙,半晌慢悠悠道,“太子殿下真的想要我上进吗?那我一会儿就去求了父皇将户部的差事给我,好好替君父分忧。”

    太子欲要加重语气,承恩公世子拉了他一把,无比温柔地对沈舟道,“太子殿下也是关爱您,难免性急了些。您如今正是要好好打底子的时候,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待得学有所成,再替陛下办差,岂不是更好?况且您向来不喜欢那些琐碎麻烦事,还是趁功夫多多清闲。”

    江陵心说躲尼玛,这声音就快掐出水来了。

    他对上沈舟的眼神,笑眯眯和小殿下卖萌,眉梢眼角皆是春意,整张脸都写着勾人二字,七品的鸂鶒补服亦叫他穿出段风流气度来。

    沈舟抿抿嘴唇,耳根悄然就红了。

    江陵上前拱手,给这群龙子皇孙的行礼,“诸位殿下都到了,小臣就开始了。”

    八殿下坐在沈舟边上,手里捣鼓着个怀表,怀表已经被他分尸成很多块了,九殿下支着下巴直打瞌睡,十殿下据说病了没来。

    最认真的便是坐在首位的大哥哥太子了,他态度极好,“小江翰林请。”

    再加个世子,三个男人碰头皆是走温润如玉款式,只是因为颜值高低呈现出不同效果和气质加成,在那儿客气来客气去,把沈舟恶心的够呛,他正是靠窗的位置,只好把视线投向窗外。

    既然是要上思想品德课,江陵这儿就好办多了,他自己也不太会那些论语什么的,总不见得让太子来做三年科举五年模拟。

    他直接从古代经典孝悌故事讲起,“在汉朝的时候,有一个人姓赵,单名叫孝,表字常平,和他弟弟赵礼平日非常友爱。有一年饥荒……”

    八殿下努力拼着怀表,头也不抬地插嘴道,“饥荒时候就不友爱了对吧,我记得这个故事,好像强盗把赵孝抓走了,要吃他,赵孝说你不要吃我,要吃吃我弟弟,他比较好吃。”

    江陵忍笑,“八殿下,您说反了。是强盗抓了弟弟,赵孝愿意以身相替,赵礼不肯,兄弟二人为谁赴死争执了一番,最后强盗感动他们的德行,就把兄弟二人都放了。当时的君王知道之后,就封了他们做官。”

    “哇,这皇帝怎么这么傻!”八殿下手一抖,把个小零件掉地上了,忙趴到地上去找,眼前忽然出现了双明黄色的靴子。

    今上刚下朝,想来关心下儿子们的学业,也顺便给太子两颗甜枣,结果就看到小八这样吊儿郎当的样子,他一脚将那小零件踢出去老远,怒斥道,“满嘴的胡言乱语,朕让你们明德,你就是这么明的?手里是什么?翻了天了。”

    太子起身道,“父皇息怒,八弟少年心性,难免贪玩。”

    今上冷笑,“你这个做兄长的也就这么惯着他?眼睁睁看着他走了歪路也不阻拦,朕如何能指望你友爱兄弟,明辨忠奸?”

    承恩公世子道,“陛下息怒,太子殿下素来仁厚,对几位小殿下难免面慈心软。”

    沈舟是事不关己跟着罚站,眼见那边一来一回地争辩,朝着江陵偷偷吐吐舌头。今上带的人都在外头,恰好能看到江陵,却瞧不见里头沈舟的动作。

    江陵被萌个半死,也不能有别的动作,只能继续低着头装恭敬。

    今上发完一通火,看八殿下可怜兮兮跪着,摸摸他的头道,“往后不可这般调皮,你们几个的功课朕届时都会亲自过问,万一小江翰林说你们哪里有不妥,都是要罚的。”

    诸位殿下只好遵命,把如狼似虎的眼神投向江陵,江陵无意中和承恩公世子视线相交,挑衅地弯了弯嘴角。

    不过他发现,承恩公世子长得和太子很像,一双眼睛活脱脱是ctrl c + ctrl v的,他中午吃饭时候和沈舟说了,沈舟正在戳一个白玉丸子,闻言道,“不稀奇,他们是表兄弟,长得像很正常。”

    皇子只有上午需要上课,下午则是有骑射一类的课程,沈舟完全不感兴趣,从来不去。而江陵下午也没其他工作,更不用去翰林院应卯,午间就能和男朋友厮混在一起。

    莺歌张罗着加菜,将红彤彤油汪汪的一大盆水煮肉片搁在江陵面前,“小江翰林尝尝,咱们殿下最喜欢这个菜了。”

    沈舟严肃地指着大盆道,“特意让小厨房做给你的,吃不完要挨打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在红楼当奸臣相邻的书:东华帝君实力宠妻指南暴君家的小娇娘模范快穿手册幻卡世界[重生]被文物追杀的日子女主性转后要给我小心心[快穿][综]刀剑攻略本宫命不久矣冥王溺宠小王妃24小时红包群这个驸马,本宫拒收!神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