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书名: 我在红楼当奸臣 第60章 作者:墨染青丝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渣受洗白攻略[快穿]山村名医不死佣兵盛世医香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     沈舟淡漠地点点头, 自己倒了杯水, 江陵也顾不得金明岚,抬手拿过他的杯子,“里头放了佛手柑的香料, 你不喜欢这个味道。我让他们重新沏一壶上来。”

    耳报神不单消息方便, 这些舶来的东西但凡只要说得出,都能买得到,江陵近日已经不大自己调茶了, 都是从耳报神那儿购现成的。

    幕后老板很会做生意,命人给江陵送了一套花草茶作为贵宾礼,总共八罐,口味各异,俱数是精巧鲜亮的珐琅罐, 今天泡的便是其中一罐。

    “一股橘子皮味道。”沈舟确实不大喜欢佛手柑, “你管你说事,我暂时还不渴。”

    “不渴也润润喉。”江陵道, 朝金明岚笑了下, “郡主稍坐, 这就命人上茶。”

    金明岚脸上浮起淡淡的红晕,煞是好看, “叨扰江大人了。”

    不一会儿下头奉了茶水上来, 沈舟和金明岚的却是不一样的,她也没多想,只当江陵是尊重皇子, 喝了半盏茶,定了定心神后道,“既七殿下也在,便把事都说清楚罢,我竟不知道我姐姐设计要把我嫁给七殿下是如何说起,实在是无稽之谈。那日江大人说南安王府如何如何,是我反应过激,细细想来江大人所言甚是,但我尚有一片真心,只求大人成全。”

    江陵暗地里给沈舟打求饶的眼色,小殿下只当没看见,“你已经让他沦为别人话柄,何谈一片真心。若你是男儿,他是女子,早已经名声有碍一条绳子吊死了,如今这样风月的流言,谁家还会把女儿嫁给他。哦,也对,那样就如你的意了。你们姐妹两个好生奇怪,一个嫁了,不情不愿,作出欲语还羞的样式,一个又强买强卖,跑人家家里来个非君不嫁。”

    金明岚端着茶的手有些发抖,慢慢落下来泪来,“纵殿下瞧不上我,也无妨,我只为了我这片心。”

    江陵道,“郡主的心意,与江某并无干系,且南安王府的意思,您也很清楚。江某一贫如洗,人才品品,配不上郡主尊贵身份。送客。”

    “……我,罢了,只当我痴心妄想了。”金明岚自觉已然低到尘埃里,江陵依旧不为所动,“告辞。”

    出门时候,小书童递了个小布包给金明岚,“物归原主。”

    里头是她殿试那日扔给江陵的荷包,她失魂落魄地接了东西,浑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屋里沈舟倒是同江陵道,“比起金明华,这个小郡主倒还算凑合。”

    江大人异常警觉,“你一个时辰前方才可怜过她姐姐,现在又来可怜她,我上辈子是欠了南安王什么债不成?今生叫他女儿搅得不能安生。”

    沈舟懒得理他。

    他未曾欠过南安王的债,但是南安王却着实欠了有个人的债。

    十日一大朝,新一次的大朝上,江陵弹劾南安王为了爵位暗害兄长,以至于他的嫡亲哥哥,前任南安王世子堕马残疾。

    贾赦听罢觉得自己简直要多谢贾政不杀之恩,哥哥挡你道了,你就能把他搞瘸腿?

    “这可不是小事。”今上照旧摆一张高深莫测的龙脸,对着江陵会露出些纵容小辈般的笑意,“千里,你来京城时日尚短,如何得知这些阴私之事?”

    “陛下英明,臣先前同南安王府有些瓜葛,因此便上了心。”江陵道,“是与不是,只能请有大理寺和刑部来判了。”

    南安王差点在朝上脑梗,怒道,“无凭无据,你血口喷人!”

    “南安王,你激动什么?”江陵笑看他一眼,“御史风闻奏事,惯例便是如此,陛下都不曾怪罪。王爷莫不是做贼心虚?”

    “南安王,你失态了。御史是言官,莫说你,就是弹劾朕,朕也只能受着,祖宗家法便是如此。”今上在朝臣里扫了一圈,“不过也不能真养成你们信口开河的毛病,千里,由你打头,叫大理寺少卿协助你。南安王到底是郡王,北静王,你督办。”

    一个案件调查小分队就组织完成了。

    北静王领命,随后又道,“臣与南安王同品级,又是小辈,有些事不方便。请陛下令哪位殿下一同办案,也好以示公正。”

    江陵就是他的财神爷,他的赵公明,能帮着财神办公的时候谈谈恋爱,总是不会错的。

    不曾想,今上确实同意了,点的却是三殿下,三殿下封了个忠义亲王,除了在花街柳巷有个存在感,任谁都不把他当回事。

    北静王:……大意了。

    今上又问春风楼一事,因为犯案名单太长,暂时还没想好怎么处置,几个重臣翻来覆去地吵,“光顾着你们这些不中用的了,涉事的薛蟠可捉拿归案了?”

    耿直大人一早听了江陵的建议,那日朝会后就把薛蟠抓起来关好了,既不审问,也不许人探望,只管关着。

    “回禀陛下,早已捉拿归案,流放之人擅归本就是大罪,原打算择日发回的。”耿直道。

    开青楼倒不是罪过,不管啥行业,也算是正经经营。

    “那为何没发回?你也学会说一句藏一句了?”

    “回禀陛下,因为兵部王大人并户部卜大人都来替这位薛蟠求情,尤其是王大人,昨日送了一沓子银票,臣还未来得及报与陛下知道。王大人,你这钱是送来干嘛使的?”他还要问一句王子腾。

    他自来人如其名,耿直得吓人,但王子腾也没想过他学得和江陵一样,满朝文武面前把受贿说得这么大义凌然,他心理建设一番后道,“臣没教好这个外甥,这些银子是他赔给苦主的,可能未曾说清楚,叫耿大人误会了。”

    耿直道,“哦,这就好,以为你要为他徇私枉法。我这就安排人去安置苦主。”

    王子腾除了哦之外,还得感谢他。

    户部的卜大人就没这么好命了。

    江陵笑眯眯道,“薛家是皇商,和卜大人挺相熟的吧?帮着说一句两句的,也不是什么大事。”

    耿直大人很耿直地道,“可不止一句两句,说了挺多句的。”

    卜大人跪得非常虔诚,“臣受薛家所托,想留下薛蟠一条性命,臣……”

    “你有罪,朕知道。”今上不耐地摆摆手,“你自己还在那单子上,倒有脸替薛蟠求情。这些时日,朕听到的臣有罪,臣惶恐,臣万死,没有一百也有九十了。”

    好家伙,一下满朝全跪下了,齐刷刷地道,“臣等万死,请陛下恕罪。”

    这样就显得还站在那儿的江陵身姿非常挺拔了,哪怕宁老头在边上偷偷扯他衣服下摆,他都屹立不倒,谁爱跪谁跪。

    但是讲真,他刚刚真的被吓到了,排山倒海,异口同声,尼玛排练过都没他们齐。

    江先生第一千次唾弃这个狗逼游戏,以后改名叫红楼佳缘好了,除了让他找到老婆一无是处。

    “行了行了,单子上的人都罚一年俸禄。”今上在想春风楼如何有这样大的魅力,叫这么多臣子都陷进去。

    扬州瘦马而已,很多人家都有养,是家里的丫鬟不美貌,还是姨娘不风情,非跑到个酒楼去摸人家婢女。

    他本就多疑,如今更是多想,会不会是有人借着春风楼的名号结党营私,是老三,还是太子?

    不管幕后黑手是谁,薛蟠是活不成了。

    最后革了薛家的皇商,薛蟠判了斩监侯。

    皇贵妃有点不太开心,因为她想好要点薛宝钗进宫的,结果皇帝革了人家皇商名号,薛家姑娘连小选都排不上了。

    今上更生疑了,“不过一个民女,你是怎么知道的?还这样上心。”

    “贤德妃说的,她还给这个表妹赏了不少东西,说是四角俱全,品貌端庄。”皇贵妃道,“我就不免好奇了,宫里这么些好姑娘,怎么听贤德妃的意思,都比不过她这个表妹。”

    这话没冤枉贾元春,她封了贤德妃之后就等同失宠,凤藻宫和冷宫无异,哪怕她在皇后面前小意讨好,皇帝还是不肯睡她。

    她就想到了外援,薛宝钗进京就是为了选秀的,据进宫请安的王夫人说,薛宝钗国色天香,年岁也合适,既这样出众,不如收进宫来讨好皇帝用。

    譬如当时皇后用她,也是同一个意思。

    “既然如此,那便留下她的选秀名额,到时候让你瞧瞧。”今上对宫里多不多一个宫女不太在意,“朕今日本来想点小七的差事,只是想到他懒得动弹,便又给老三了。”

    皇贵妃笑道,“挺好的,三殿下也封了许久亲王,该做些实事了。何况私心来说,之前小七和南安王府小郡主的婚事都到太上皇那儿去了,我也不大想让他再接触南安王府。”

    薛宝钗的选秀名额还在,从贾家到薛家,都以为是贤德妃受宠的缘故,薛姨妈在儿子死缓的打击下,还稍感一些安慰。

    兄长王子腾不再搭理她,薛姨妈也只剩下王夫人这根救命稻草了。

    作者有话要说:  =3= 比心,我爱你们

    给你们说个丢人的事,今天想放松下的,于是跑去喝一杯,最后在人家门口吐了……

    我……的酒量……可能是假的了,我以前喝半斤白的也不会吐……它跑去脱团了吗……

    我再也不会去这家店了,太丢人了。

    但是当时我还挺高兴的,带着极大新鲜感给徐小姐打电话,要求她表扬我,【还好么弄了身上,我是不是很腻害。】

    徐小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在红楼当奸臣相邻的书:东华帝君实力宠妻指南暴君家的小娇娘模范快穿手册幻卡世界[重生]被文物追杀的日子女主性转后要给我小心心[快穿][综]刀剑攻略本宫命不久矣冥王溺宠小王妃24小时红包群这个驸马,本宫拒收!神印